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道之争 > 正文
第五百二十六章 一声叹息(终章)
作者:雨天下雨

【福蝶小说网 www.orientpaperinc.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说着,双手迅速捏了几个发决,瞬间后他身前就是出现了两道火龙,发出低吼朝着方哲扑来。

    方哲此时动了,只见他一挥手中青剑,顿时一道剑芒疾驰而出,于此同时他整个人也是身形一晃,顿时就从原地消失,等他再一次出现,整个人却是已经出现在了数百丈之外。

    “还敢跑!”许长老看都没有看自己的两道火龙被剑芒击碎,而是顿喝一声后,手掌化为五指,然后朝着虚空一抓。

    顿时,方哲的头顶之下就是凭空出现了一只数丈大小的幻化大手,直接朝着方哲抓来。

    方哲见此,闪过一丝狠色,手中的三尺青剑已经是脱手而出,紧接着这三尺青剑就是带着凌厉无比的剑意破空而上,直奔幻化大手而去!

    当方哲的三尺青剑带着剑修所特有的剑意破空而去的时候,远处的许长老终于是面色有所变化了!

    嘴里还喃喃着:“怎么可能!”

    “传说中的剑修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但是很快他就是面露狠色:“剑修又如何,如果你是元婴期,本尊肯定是掉头就走,但你只是一个小小的结丹期,本尊倒是要看看,传说中的剑修到底有什么能耐!”

    此时,方哲已经是收回了三尺青剑,而他头顶下的幻化大手也是消失了。

    下一刻,他就见许长老拿出了一方圆盘,那圆盘原先不过数寸大小,但是当这圆盘被许长老祭出后,就是瞬间化为数十丈的巨大圆盘,然后如同飞碟一样,高速旋转着朝着方哲疾驰而来,沿途所过之处,空间是泛出了涟漪,并且是出现一道道丈余大小的空间裂缝。

    这应该还是一件带着空间神通的法宝!

    看见如此,方哲那里敢硬抗,二话不说走为上!

    身形又是一晃,他的人就已经出现在了数百丈之外,紧接着又是想要故技重施再一次逃走,但是那圆盘的速度之快超过了他的想象。

    之前闪开的数百丈距离,对于那圆盘法宝而言根本不算什么,他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呢,那圆盘就是已经到了身前数十丈!

    此时,来不及犹豫!

    方哲直接手持三尺长剑,然后深吸一口气,体内的法力疯狂的注入手中的长剑!

    霎间,他手中三尺青色长剑竟然是泛出一阵金黄之色,更是散发着恐怖无比的剑意!

    哪怕是后头的许长老看见了,都是震惊不已!

    虽然两者还没有正式碰撞,但是光凭这一股恐怖剑意,他就知道,这一剑的威能绝对超过了结丹期修士所能够达到的极限,达到了元婴期修士的水准。

    也就是说,这一剑的威能,竟然能够和自己发出的威能相当!

    这些传说中的剑修到底是什么怪物?竟然强悍如斯!

    而接下来的一幕更是让他震惊不已,方哲的三尺长剑超前轻轻一刺,看似轻薄的剑尖竟然是挡住了数十丈大小的圆盘!

    对方不过是区区一个结丹后期修士而已,竟然能够和身为元婴期的自己硬抗?

    这怎么可能!

    这种事简直是颠覆了他的认知!

    可是,事情就真真实实的发生在他的眼前,由不得他不相信!

    现在,他更想要把方哲留下来了,而且还是准备生擒!

    一个活生生的剑修出现在面前,这是什么?活生生的宝藏啊,如果自己能够参悟剑修的功法并化为己用,他日突破瓶颈更进一步乃至化神都不是奢望!

    现在,他看向方哲的目光已经不是想要杀死他,而是像看一个人形宝库一样,想要不顾一起抓在手里。

    他笑了,而且是狂笑!

    笑声穿过天空,甚至传遍了整个天门山,这本来天门上上的庞大动静就是引来了众多天门宗修士的注意,不少结丹期修士都是匆忙往山上赶去。

    这些结丹期修士的速度也非常快,尤其是几个原本就在附近的结丹期修士几乎眨眼间就抵达,然后他们就看到这让他们几乎一生都不能忘记的一幕!

    他们的太上长老许长老,正在和五十年前新招收的记名弟子方哲大打出手!

    这不算什么,师徒反目成仇相互厮杀的例子在修真界多的是,不值一提,真正让他们震惊的是。

    方哲明明只有结丹后期,但是却和元婴期的许长老打的难解难分!

    许长老催动圆盘法宝,方哲则是驱使三尺长剑,两人在半空中相互厮杀,而且方哲竟然还有功有防。

    这怎么可能?

    眼前的这一幕,几乎刷新了他们的所有认知!

    但是也不是没有聪明人,很快他们就从方哲身上的那股特殊剑意发现了真正的原因!

    方哲竟然是剑修!

    剑修的传说那么广,而且几乎所有关于剑修的典籍里都会说,剑修的剑意是多么的特殊,要想分辨一个修士是不是剑修,不是看他的剑,也不是看他的功法,而是看他的剑意!

    剑修的剑意,这种特殊的气息难以描述,但是当他们亲身感受到的时候,几乎第一时间就能够确定,这是剑修的剑意!

    这也是这么多年来,方哲绝少在外人面前动用剑修神通的原因,因为剑修神通所附带的剑意实在是太过显眼的,稍微有点见识,看过有关剑修记载的修士,哪怕是一个练气期修士都能够一眼看出来。

    方哲什么时候变成一个剑修啊,而且还这么厉害,竟然能够和许长老这个元婴期修士斗的旗鼓相当!

    就当他们震惊的时候,方哲心里却是暗自叫苦,外人看到他和许长老打的旗鼓相当,但是只有他们两个当事人知道,许长老这是利用法力雄厚拖延时间。

    刚才方哲连续动用两次的剑修神通全力一击的时候,就出现了短时间的法力不继的情况,而谁都能够猜得出来,这么威能庞大的剑招肯定是需要耗费庞**力的,他一个结丹后期修士能坚持多久?

    答案是肯定的:继续这么高强度的打下去,不用片刻时间他就得法力耗尽!

    所以许长老很理智的选择的了暂避锋芒,没有主动进攻,而是采取了拖延时间,但是每当方哲想要脱身而走的时候,许长老却又会是主动加大进攻,让方哲逃无可逃。

    眼看着体内的法力逐渐被消耗,最后只剩下不到三成的时候!

    方哲就知道,当初自己的预计还是太乐观了,他以为自己有了变异后的剑胚,就能够超越当年的静元,哪怕是不如静元也应该能够在和许长老的战斗之中自保。

    但是现在却不是这样!

    许长老拖延时间的策略让他根本无计可施,而一旦他的法力耗尽,他强大无比的剑修神通也就等于化为了泡影!

    到时候,他就得任人宰割!

    而且他还看到了许长老眼中的贪婪,他很清楚,一旦自己落到了许长老手里,下场绝对不会好到哪里去,恐怕到时候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不行,自己修炼一辈子,那是死了,也绝对不能让自己落得一个如此悲惨的下场!

    片刻时间后,再一次尝试着脱身而走的方哲被许长老拦下来后,他突然是不再动了。

    此时的他面色有些苍白,一身白衣随风舞动,手中的三尺青色长剑依旧!

    只见他抬头看了许长老一眼,缓缓地轻声道:“这是你逼我,就算是死,我方哲也要拉你垫背!”

    听到方哲的这话,许长老不屑轻笑,他看的出来,方哲已经是法力临近枯竭,估计威能庞大无比的剑招只能再用一次,只要再拖过这一剑,这方哲是死是活就在自己的一念之间。

    而且到时候方哲想要自爆而死他还不让呢,凭着自己的修为和神通,他有绝对的把握在方哲自爆之前镇压下来。

    至于拉他垫背,那就更搞笑了!

    他堂堂一个元婴期修士,之前不和他硬拼,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以便方哲法力耗尽,最后生擒他罢了,如果真狠了心豁出去,他也有很大的把握当场击杀方哲。

    山下的一群观战的天门宗结丹期修士也是一个个惊讶无比,这个方哲竟然要说许长老一起死。

    这怎么对抗,方哲就算是剑修也不可能吧!

    毕竟许长老可是元婴期修士啊!

    方哲真的能拉着许长老一起同归于尽吗?许长老不信,天门宗的那些观战的结丹期修士也不信!

    但是他们的反应方哲却是不关注也不在乎,他知道自己已经是到了生命的最后关头,事到如今,他手段尽出,哪怕是剑修神通的全力一击都动用了九次之多。

    但是就算这样,他还是不能从许长老手中逃出去!

    既然逃不掉,那么就死吧!

    一百八十多年的修行生涯,他尝遍了人间的酸甜苦辣,经历了无数危险!

    这一生的一幕幕不断的在他脑海浮现,还是练气期散修的时候,他在落线城摆摊卖低阶灵符的日子,进入落仙山脉获得了静元遗泽,获得了剑灵诀传承的日子。

    想起了在齐州为结丹而努力修炼的日子,想到了差一点死在重阳秘境的日子,想起了在满是绝望的寂灭海的日子,想起了在天门宗,自己满怀希望借着天门宗结婴的日子。

    过去所有的这一切彷佛都化为了泡影,他梦寐以求的结婴,他一生渴望的大道,今天就要彻底离他而去了。

    这个时候,他彷佛明白了之前在三生石上的剑痕里感应到的不舍以及不甘是什么,是对某些人和事的不舍,是对大道中断的不甘!

    许长老的狂笑彷佛剑影里的怒吼一般,嘲笑着他,要把他撕碎!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体内仅存的法力尽数注入手中长剑!

    然后他缓慢的抬起了手,轻轻地挥动着手中的长剑!

    他的动作是那么缓慢,带着不舍和不甘,他不想挥下这一剑,但是此时此刻,他已经别无选择。

    随着手中长剑的缓缓挥下,他能够明显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在不断流失,甚至意识都在逐渐模糊,这就是陨落的感觉吗?

    当方哲挥下这下这一剑的时候,不管是许长老还是其他人都不觉得有什么,以为这只是方哲的普通剑修一剑,顶破天了就是和之前的那九剑一样,虽然威能庞大,但是许长老却是有足够的实力接下来。

    然后随着方哲的动作,对面的许长老内心深处却是突然生出了一种恐惧感,那种恐惧甚至可以说是来自灵魂深处的,这是对生命快速消失的恐惧!

    这一瞬间,他想要逃走!

    哪怕是舍弃肉身,他也要用元婴瞬移而走。

    但是任凭他怎么努力,却是身躯却是无法移动分毫,甚至元婴都无法出窍瞬移逃走。

    他只能是张大了嘴巴,露出惊恐的神情!

    下面观战的诸多天门宗修士也是一个个面露或是惊恐,或是震惊!

    然后画面就此定格!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山风徐徐吹过,许长老就是如同幻影一样溃散,化为了尘埃随风而去,彷佛从来都不存在一样!

    伴随着许长老一起消失的还有几乎整个天门山的上半部分以及原先在周围观战的诸多天门宗结丹期修士,他们全部化为尘埃消失在空气之中,半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只剩下半截的天门山还留下了一道深不可见的巨大剑痕,把剩下的半截天门山直接劈开两半,而且还朝着外面延伸,一直到很远很远!

    四周除了这半截天门山以及那道望不到尽头的剑痕外,四周静悄悄的,彷佛死寂之地一样!

    数息后,只听虚空中传来一声咳嗽声,随着尘埃彻底散去,虚空中露出了一个面色苍白,捂嘴咳嗽的白衣年轻人,此时他手中还拿着一柄三尺青剑,剑身上刻着二字‘寻道’。

    这年轻人看上去虽然年轻,但浑身上下却透露浓郁地死气,彷佛随时都会死去一样。

    只见他露出一丝自嘲之色,然后深深地叹了口气!

    下一瞬间,就已经破空而去!

    眨眼间,那白衣少年就是已经消失在远方天际。

    只在虚空中留下了一声叹息,以及那半截天门山和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剑痕!

    ……

    (全书完)

    ……

    ps:本来是预计另外一个结局的,但是考虑了半夜,还是选择了这个版本,算是一个开放式的结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