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锻仙 > 正文
第九百九十一章:怎样合理(求推荐)
作者:新兵扛老枪

【福蝶小说网 www.orientpaperinc.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牙木不能完全相信,问道:“假如只有魔族传送被毁,你会不会帮我?”

    十三郎反问道:“你来这里,就是为了问我这个?”

    牙木开始支支吾吾,吭哧半天讲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也许......其实我料到了......我觉得......”

    “大事当前,不要胡思乱想。”

    十三郎没有太多时间为他排解心忧,说道:“夜莲也在那支队伍里,在公在私,我都要插手。”

    牙木勃然大怒,说道:“贪念美色,狼子野心,道貌岸然,喜新厌旧,你你你,你置嫂子于何地,置小宫主于何地,置林家小姐于何地,置七百三十六名痴心魔女于何地!”

    十三郎被他说得愣住,稍后才骂道:“滚蛋!”

    牙木掉头就走。

    十三郎看着他走。

    ......

    ......

    “发生了什么事,尔等看到了,听到了,如今都知道了。”

    “本圣子不说,尔等也能知晓,此事重大,关乎灵魔两族千万将士安危。”

    “同样,本圣子不说尔等也能知晓,敌人很强大,敌人很凶残,敌人很狡诈。”

    俯视着九名灵魔学子,魔魂圣子器宇轩昂,侃侃而谈。

    “但是,不要怕!”

    “尔等皆为两族精锐,生来就是要做大事的人,岂可惧难生怯!”

    略作停顿,牙木扬声说道:“本圣子私下告诉尔等,贾天师的真实身份为:破天观当代行走。”

    “破天观是什么地方,尔等想必也都知道,不知道也应该听说过。”

    “实话告诉大家。天师早已从天像中算准有此劫,因此方能及时赶到,专为应劫、破劫而来。”

    群魔纷纷色变,看着十三郎的目光又有不同;巩固在一旁神情疑惑,心里想破天观当代行走?难道不是那位守在岭南的污道?

    “本圣子还告诉尔等,贾天师适才对我说。此行看似危机莫测,实则有惊无险;只要大家谨慎些,小心些,勇敢些,努力些......”

    “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十几道崇敬目光注视下,魔魂圣子用力挥舞手臂,不知是在给谁打气。

    “建功立业的机会就在眼前,大伙一起努力。找到他们,之后......”

    牙木回过头,问天师道:“之后怎么办?”

    “怎么办?”

    十三郎楞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神情瞬间转冷。

    “当然是杀光。”

    ......

    ......

    三日后,斜谷三千里下游,山谷已成溪,渐渐开阔如河。

    “这场打得惨。”

    岸边,牙木在一处巨坑内直起腰。用力吁一口气。

    “这里,至少有十名妖将被杀。猎妖使应该有人死......你那边怎么样?”

    带牙木不带巩固,十三郎不是担心控制不住他,而是因为牙木确有所长。哑姑不在身边,当年险些成为妖将,没有比魔魂圣子更了解猎妖使;说句不好听的话,牙木嗅一嗅便能闻出妖将的味道。哪怕发生在数月前。

    距离牙木所在两三百米外,十三郎同样在仔细打量一些如凹坑、焦痕、残骸等,将所有能找到的零碎物件通通收集到一起。

    “这里有夜炼施法的痕迹,另一道气息应属于齐飞,没有别的灵修大能。学子死伤......三五人左右。”

    “那还算好了,比妖将死得少。”

    “你的意思,拿学子的命与妖将比?”

    “......我就这么一说。”

    重走当年路,意味着脱离众人视线;三日追踪,牙木很快找到当年感觉,一脸谄媚与依赖。

    “现在基本可以确定,学子们在那位夜仙子带领下边战边逃,顺着河流一路向下......他们的速度并不快。”

    魔魂圣子自己总结,说道:“少爷,你不觉得奇怪吗?”

    十三郎仍在观察着什么,没有应声。

    牙木将身飘上岸边,说道:“首先,传送阵之间距离不过千里,为何他们不朝那边突围,反倒越跑越远?”

    十三郎说道:“魔族那边同样如此。”

    牙木不同意这句话,说道:“不一样,守阵就是守阵,宁死不退是本职;即便突围也只一两人,为的也是求援兵而非逃命;如此,截杀起来就方便得多。灵修那支队伍不是这样,他们有五十人,四面八方一起逃,需要多少人才能一网打尽?”

    十三郎默默听着,问道:“你觉得这是怎么回事?”

    “我哪知道夜莲怎么想,就是觉得怪。”

    牙木并不在乎什么对错,自说自话言道:“跑远也就罢了,她还顺着河流走,要知道这样最难被追踪到,难不成那位夜仙子脑袋被驴踢了,生怕留下痕迹?”

    “单纯计算实力的话,猎妖使能够连拔两座传送阵,其实力当然超出道院那支试炼队伍。那位飞殿下的确很厉害,不瞒少爷讲,我曾亲眼看过他战斗,风格与你有几分相像。”

    “可是不对啊!飞殿下再厉害也只有一个人,夜莲只是漂亮,别的嘛......当初回归的时候她才刚进阶中期元婴,这才几十年,再厉害能厉害到哪儿去。”

    “这么两个人,加几十试炼学子,怎么可能活得下来......”

    一路摇头晃脑,牙木走到十三郎身边,说道:“有古怪呀又古怪,我觉得这件事有古怪,嗯......少爷想说什么?”

    十三郎淡淡说道:“古怪的事情还有很多,有些明朗有些模糊,还有些完全没有头绪;但我可以告诉你,夜莲比你想象的强得多。”

    牙木不太相信且不太服气,说道:“强得多是多强。举个例子?”

    十三郎头也不抬,说道:“几十年前,我还不是圣子殿下的对手。”

    牙木轻蔑说道:“一介女流,岂能与千秋万代独领风骚的十三少爷相比。”

    十三郎认真说道:“可以比。”

    左手举起一截不知从哪里找来的断剑,十三郎右手碾动几次,搓出一团火苗置于断剑底部。火焰舔着剑身并未将其融化。而是如水渗大地一样透进去,渐渐朝剑尖方向逼迫。

    说逼迫,是因为剑身中存在一股银色似能流动的“东西”,此刻正与火焰争夺那把断剑的主导权。视线中,有十三郎为后援的火焰节节进逼,银芒败退但一直在顽抗,如活物。

    “这是?”

    “这是夜莲独有神通,当世别无分号。”

    十三郎一面说着,加大力度将那团银芒逼至剑尖。并最终脱离剑身化成一团充满神圣气息的丝雾状物质。周围,十三郎早已布好禁制,团团包裹令银芒无法脱逃,仿佛一颗悬浮在空中的球。

    “夜莲以神通灌注这把剑内,助其伤敌。最后,此剑因无法承受而崩溃,神辉却不肯消散,驻留在残剑内等待主人收回。”

    十三郎静静的目光望着那团银球。说道:“你可知道这样意味着什么?”

    牙木谨慎回答道:“意味着她的战力不绝,可以无限战斗下去。”

    十三郎点点头。感慨说道:“无限战斗倒不尽然,但这的确是我第一见到‘活着的’神通。比较威力的话,这点神辉丝毫不弱于我的火,如若斗法争胜,只看境界高低。”

    魔魂圣子真正吓一跳,严肃说道:“既然如此。本圣子支持少爷,搞定她。”

    十三郎不予理会,继续忙着手上的事。

    他将那颗神辉之球用禁环层层封起来,小心翼翼、且珍而重之吞入口中,仿佛要将它藏到心里去。不知道的人看到这一幕。联系二人身份来历,恐会引起诸多旖旎联想,生出许多误会。

    “世间多奇葩,当代特别多。本圣子要努力,再不能这般虚度时光。”揣着各种心思,牙木一旁讪讪看了会儿,很快又因无聊按不住性子,试探套话。

    “少爷说有古怪的事情还有很多,是些什么事?”

    “奇怪的事。”

    “......比如呢?”

    “比如?比如我一直没有找到魔修痕迹。”

    “我靠!”

    牙木一蹦三丈,喝道:“你敢怀疑我!”

    十三郎平静摇头。

    牙木大叫道:“那就是怀疑魔族。”

    十三郎平静点头。

    牙木咬牙切齿,骂道:“敌我不分,知恩不报,白眼狼......”

    十三郎摆摆手,说道:“不光魔族,我怀疑灵修有内奸。”

    牙木愣住,稍后嘲讽道:“这倒应该。”

    十三郎此刻收拾好一切,站在原地心里想着什么,再度沉默。

    等了一会儿,牙木心痒难熬,一边暗骂自己真贱,忍不住又问道:“想到什么了?”

    十三郎说道:“记得你刚才说的,夜莲为什么不朝跨界方向突围吗?”

    牙木精神一振,说道:“当然记得,有什么发现?”

    十三郎没有直接回答,说道:“发现传送阵被毁的时候,我担心还有敌人隐匿准备偷袭,曾在四面八方层层搜索;结果当然没有找到人,但被我发现一些线索。”

    “首先,魔族传送与跨界传送两个方向,均有人留下过痕迹,跨界那一侧半道而终,魔族那一则笔直向前。”

    “因为此,我估计魔族方向要么也被突袭,要么就是魔族主导的这次突袭,所以才没有急于给跨界那方传递信息。”

    十三郎说道:“在确认夜莲的队伍被突袭后,我再度将四周仔细搜索一遍;发现通往跨界方向的那些痕迹很有意思,半路因发生战斗而终止,有去无回。”

    牙木听得莫名其妙,说道:“这样就有意思?啥意思?”

    十三郎回答道:“这意味有灵修尝试过传递消息,送信的人实力还不弱,但其被人半路截杀。不仅如此,除战场稍有凌乱外,我找不到截杀者一点多余的痕迹,证明此人极善隐匿,且精通暗杀之术。”

    牙木仍不能理解,说道:“此人?意思是,他只有一个人?”

    十三郎点头说道:“能让我一点多余线索都找不到的人,出现一个已属不易。”

    这话何其狂妄。牙木早就习惯了这一点,说道:“然后?”

    十三郎说道:“然后我就开始推衍,试图将这场突袭还原;可无论我怎么推,设计多少种方案,总有些地方不合理。”

    这很正常吧?毕竟没有亲眼见到,而且过了这么久。牙木心里这样想着,没好意思说出来。

    十三郎说道:“后来你们到了,没什么好多说的。再后来就是追踪,线索一点一点被发现,推导却始终进行得不顺利。直到......”

    扬起手中那截断剑,十三郎说道:“直到我发现了它,事情就变得清楚得多。”

    牙木愣愣看了一会儿,说道:“这是什么?”

    “这是一把......半把剑。”

    “......”牙木想说我没瞎。

    “这把剑不一般,嗯,应该说它的主人不一般。”

    几天辛劳,十三郎脸上第一次流露出笑意,看着丝毫不觉温馨,唯有冷漠与讥讽。

    “这是燕尾族的剑。”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