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锻仙 > 正文
第一一五三章:送客难(求推荐)
作者:新兵扛老枪

【福蝶小说网 www.orientpaperinc.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好像不高兴?”

    金乌一直留意着他的表情,此刻忍不住问道:“还是不相信我?”

    自从看到定星盘,金乌的态度明显发生变化,最明显的差异是他不在自称本神,语气神情更称得上和蔼,不能不让人唏嘘。

    真灵又如何?鼎盛不过穿梭大界;如其所讲无误,定星盘自身就可看成一界,相差怎可道理计。

    奇妙奇怪的是,十三郎的表现一点不想金乌预料的那样,非但没有欣喜若狂,脸上一点高兴模样都没有。

    暗自揣测着其想法,金乌说道:“怀璧其罪这句话没错,但要分不同情况而论,如你这......”

    十三郎默默摇头,打断说道:“我相信,也高兴,但是不关心。什么星空崩灭、什么预测星劫,什么重生什么大界,这些都和我没有关系,我关心的只有一条,谁能把它拿走。”

    金乌愕然说道:“这么好的东西不要,傻了不成。”

    十三郎说道:“这么好的东西送给你,拿走吧。”

    金乌呆愣了好半响,骂道:“能拿走的话还用得着你说,本神都不知道它为什么会选择你。”

    这句话道出残酷真相,假如金乌有办法取走定星盘,恐怕不用十三郎去催,也不用谈生意还是交情,早就拼死从封印里蹦出来。

    事实上金乌有些话没说完,境界到他这种程度,什么法力灵力魔力都已经是次要的东西。包括意境也只是辅助,如想继续成长强大。需要的便是本源,大量、特定、需满足各自独特要求的本源。

    一界之本源......那不是数字。只能是概念,是一个庞大的、美妙的、让人疯狂的、根本描绘不出的宏伟蓝图!

    有一位“小朋友”,身上带着一界之源到处玩耍,这种事情想想都能让人发疯。平心而论,现在金乌比十三郎更喜欢他能快一点强大,只有那样才能慢慢尝试着从中引出本源,甚至做筛选、挑出对他有用的那些。

    当然那是后话,当前情况并未改变什么,金乌还是那个连身体都没有的魂。且被封在地下;十三郎还是那个尚未化神的小修士,定星盘所释放的气息能够改变世界,对金乌没有丝毫帮助。

    生怕十三郎胡闹,金乌严肃说道:“留是一定要留的,除非碰到那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或者比我强出很多的老怪物,一般人绝不敢打它的念头。有什么问题说出来,我知道马上解释给你听,不知道将来慢慢查。有什么难处也直管讲。群策群力,总能想到办法。”

    堂堂金乌真灵,居然要和一个人族小修士说出“群策群力”这样的话,传出去不知会吓死多少人。

    “我也想留啊......你先等等。让我好好想想。”

    十三郎满面愁容,原因不方便说,说出来恐也没人相信。

    他知道一个连金乌都不知道的事实。这个所谓的定星盘,能够预测星空崩灭的末日钟是个残次品。

    是个次货!

    相比不着调的金乌。梦中那位老乡或能强出千万倍,所说的话靠谱得多;他说这东西不完整。那就一定是。

    那又如何呢?

    十三郎不能告诉金乌,说我认识一位能做你祖宗的老乡,不如今后你跟我混,将来碰到他,哥替你美言几句,提携提携,帮衬帮衬......谁信啊!

    缺东少西需要慢慢弥补的东西,由此解释了为何这个星印需要宿主,又为什么需要抢夺十三郎的法力与修为,成长基本与之同步。

    按说这不算坏事,一来因为有星印,十三郎的法力比同阶修士精纯太多,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法力精纯,反过来又促进十三郎破境的难度被降低,只要数量达到要求,往往比其他人更容易冲过各层关卡,效果也好得多。

    如此多好处,为何要犯愁?

    原因在于那个“缺”字!

    保有星印百年,十三郎很清楚它和自己一样,在从头开始修行。

    注意,是修行而不是金乌所讲的演变,本质区别。

    它就是一个没有真正孕育成功的婴儿,藏在十三郎身体内,每天等着喝奶。

    问题随之而来,它是一界而不是一个人,境界怎么划分?每个层次需要怎样才算数?需要多少法力,多少时间,还有什么特殊条件?

    之前经历证明了这一点,星印不仅需要海量法力,还要灵魔二气,五行阴阳,元磁之力,直到最近十三郎生死意境有成,这个无所不吞的吃货竟也跟着闹,这才吓得金乌失色。

    因为它不稳,泄露出来的气意恐怖,如夜莲之类稍有感受,美帅被震撼生出警觉,到金乌这儿花容失色,差点被吓死。

    越强大的人越能看出其强大,越强大就越怕它,而且越难遏制住贪婪。

    万一十三郎不小心,修行过程中把这东西弄到崩溃,结果会怎样?万一今后被哪个不长眼的老怪发现,不管是抢还是别的什么,结果会怎样?

    提出与金乌做交易,因为十三郎觉得它是一颗炸弹,现在想想它哪里是炸弹,分明是一颗原子弹,超大号的那种。十三郎不知如何规避危险,金乌也不懂,但有一条肯定,真灵能提前察觉到危机,且在一定范围内有能力避免、甚至强行封住。

    星印毕竟是个“婴儿”,一切懵懂不知所谓,真灵拥有强大力量,只要小心点伺候着,危机爆发的可能性不大。

    换成十三郎如何?

    还是不要提了,一点可比性都没有。

    不考虑危险,只考虑成长又如何?

    化神之前十三郎速度迅猛,但那不是因为他的天资与勤奋......当然他的天资很不错、也的确勤奋,但那并非最重要的,主要原因是他遇到的机缘太多,个顶个的千载难求。

    今后呢?谁敢说还有那么多机缘等着他,就算有,难道还想如现在这样,动辄从真灵嘴边夺食?

    扯淡么!

    修行道路先易后难,对人如此,对世界想必也一样。十三郎的道路越走越艰难,星印同样如此,而且它是一个界面,几何增长倍数大到不可想象。之前这几次突破,十三郎有理由认为是它本质便有厚实基础,就好比一头大象幼崽,出生时发育不好,喂奶成长与一头猪没多少区别;等其长到一定程度开了胃,就变成一天需要吃掉“好几头猪”那么恐怖......再下去,它会变成一条鲸鱼,一只洪荒怪兽,胃口越来越大。

    十三郎拿什么去供养。

    退一万万步来说,就算他养得起,也断断没有那么多时间去陪!

    “太......玄......生......道......难!”

    不知不觉就想到这几个字,十三郎好生懊恼。他恨自己当初为何醒得早了点,漏了很多关键字。

    那位强悍老乡的话,十三郎能记得的只有两点,一就是这个东西是个次品,现在知道其成因出处;在就是这几个断行字,没头没尾、蕴意根本无从猜测,十三郎本能的认为应该是关键,偏偏无法可想。

    再梦一次?

    呵呵......也只能呵呵了。

    思来想去没什么办法,十三郎严肃说道:“实话回答我,有我主动配合,你怎会没办法把它弄走。”

    空对宝物而不能拥有,金乌自己也觉得愤懑,无奈回答道:“它选了你自有其道理,动不得。”

    听上去有门儿,只是金乌不乐意干,十三郎说道:“不要太迷信,也许它就是碰上我,弄走就弄走,没什么大不了。”

    “胡说!”金乌愤而怒叱,说道:“这么和你讲,假如我死了,附近刚好有合适的火源灵兽,死前我会想办法留下一丝残魂藏身其中,再遇到合适的机缘仍可觉醒、甚至真正复活。换个说法,连我的一丝残魂都懂得筛选宿体,一个大界之心,你觉得它会不如我?”

    “这也能比?”十三郎有些无语,神情越发怀疑。

    “当然可以!”

    金乌断然回答,踌躇半响忽然收敛神情,和颜悦色说道:“好吧好吧,实话和你说,本神能否......那啥那啥,就着落在你身上。”

    “什么那啥?那啥又是啥?”十三郎一头雾水。

    金乌神情难决,咬牙皱眉抓耳挠腮,折腾半响丢尽真灵的脸,才用力跺脚。

    “这么说吧,我已经被它收入界源烙印,不可能充当宿体。”

    “真相要来了。”十三郎冷冷望着金乌的脸,心里暗暗想着。

    果不其然,金乌忍了一会儿,终于说道:“传闻定星盘空有本源神力,要成长为真正一界,需要收集构成一个界面的基本要素。别的我就不谈了,其中重要的一条是各类生灵,比如人鬼妖魔花鸟虫鱼,等等等等。”

    金乌说道:“刚刚你也看到了,星盘照出我的本体模样,这就意味着,假如那个世界能够演变成功,金乌一族先天存在,而且......”

    稍稍停顿片刻,金乌得意说道:“我会是金乌一族的祖先,最最最早诞生的那一个。”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