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锻仙 > 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信之本!
作者:新兵扛老枪

【福蝶小说网 www.orientpaperinc.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山脊上,蚊王冷漠的双眼望着下方,役有一丝表情。

    修炼到它这种程度,其灵智远非普通魔蚊可比;如果纯粹按照思维能力,紫蚊几与常人无异。

    它拥有血脉本能与自身成长积累的经验,但它没有如人类那样时代相传的文字,以及无数前人以文字书写的知识。

    它经历过上次秋猎,对人类的狡诈深有体会:从一开始它就明白,十三郎的的目标是自己。

    一直都是自己!

    只不过它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不算强大的人类,竟然有着如此强悍的战力,如此多的手段,且如此绵长而持久。

    在无尽魔蚊的消耗下,麦少飞都已支持不住,十三郎依旧生龙活虎:除了浑身涂满鲜血烟尘,竟连疲累的迹象都没有。

    他越战越勇,越战手段越厉害,越是战下去……,就越发强大!

    蚊王很疑惑,觉得难以理解;以它对人类的认知,这种情况根本不可能发生。修士战斗中有着妖兽无法比拟的优势,他们有神通,有法宝,还有符篆阵法等等辅助手段:每一种都威力巨大,每一种都极其危险。然而他们也有致命的弱点,其一是不够齐心,然后就是他们法力有限;只要耗上一段时间,再强的修士也会变得弱不禁风,成为食物。

    现在的情况完全颠覆了蚊王对人类的看法,人类万众一心,进退有序且悍不畏死;更重要的是,他们有一个永远昂扬、永远不会累的强者:而他的目标、就是自己!

    随着战斗的持续,尤其是几只蓝蚊被灭杀,一股不安的气氛在蚊群中浮现:当那些飞蚁出现后,这种气氛达到顶峰。原本无知无畏的魔蚊竟然会害怕,甚至有崩溃的迹象!

    那些似是而非的同类比魔蚊更凶猛,比魔蚊更冷漠,也更加服从指令。它们有着如此可怕的外形,有着魔蚊无法想象的坚硬外壳,还有着更加多样、更加强悍的攻击手段。

    几乎是本能的,魔蚊对这些变异的同类产生畏惧,它们根本不能理解,为什么自己的口器刺中对方,它们竟然能不死!非但不死,还变得更加凶残。

    有些飞蚁,普通魔蚊甚至都不能扎穿它们的壳!换句话说,根本就不能破防!

    这还怎么打?

    任何生物都有情绪,魔蚊也不例外;不同的是,它们的情绪不会轻易显露,而且因为上层蚊王的威压,让它们漠视了生死与恐惧,看起来也就没有了情绪。

    魔蚊以种群给单位,一只蚊王对下级子民拥有绝对的权威;然而那些蓝色蚊王却并非都是紫蚊的子民,而是因为强力镇压才不得不服从。一旦蓝蚊死去,它想操控数量上百万的魔蚊,根本是天方夜谭。

    与魔蚊不同,飞蚁永远保持单层结构,所有飞蚁都是一只蚁后的子民,是它亲生亲养、百分百服从、绝对不可能背叛的孩子!

    不客气点说,哪怕是十三郎下令,飞蚁也不会做出任何对蚁后不利的举动。这是本能,是不存在任何隔阂的血脉联系,是天道!

    魔蚊怎么和它比?哪有资格去比!

    “得杀了他!亲手杀了他。”蚊王冷漠地注视着那条身影,心里暗暗想道。

    假如它有百度启航有嘉嘉心的话。…,

    “要干早点干啊!现在我都成这样了,你一个人……,能行吗?”

    麦少飞不愧是麦少飞,一面调息法力,还能抽空咨询战术。他惊叹于十三郎持续作战的能力,对他的战法却不以为然。

    “刚才不行。”

    一面朝周围抛洒铁球,十三郎一面给麦少飞解释:倒不是怕他误会,而是让他明白自己的意图,才能更好的配合。

    “首先要等你把人聚齐,不然的话,没等你击杀蚊王,这些人怕已经死光光,那还怎么打?”

    以炸弹开道,周围还有人流掩护:偶尔有一两只魔蚊漏过,有最强悍的数百飞蚁在身边盘旋,对他也没什么威胁。十三郎除以神念ji发炸弹,再没有事情可做。

    一面徐图恢复,他说道:“蓝蚊也不是那么好杀,开始就这么搞的话,它只要调几只蓝蚊过来,身边跟着一堆青蚊,你吃得消?”

    麦少飞不知该说点什么,只好沉默不语。

    “现在不同了,魔蚊军心已乱,那些蓝蚊不愿轻易送死。最重要的是,此时的紫蚊不能败,连后退都不能。”

    脸上带着冷笑,十三郎一副指点江山的架势,断然说道:“至于我能不能行,等一下你就知道。”

    “德行!”

    麦少飞回头看看周围,低头看看自己,抬头看看十三郎,没由来地悲从心起,破口大骂起来。

    “拽个屁啊!信不信本少主恢复修为,揍你一头包!”

    战场最能改变人的气质,它能让懦夫变为猛士,令羔羊化为饿狼,还能让谦谦君子变成最粗俗的豪客。因为这场遭遇战,安静的十三郎变得桀骜不驯,麦少飞更是宗奉设有往日的温文尔雅,平添一股豪迈。

    十三郎淡淡说道:“说那些没用,我现在动动指头就能掐死你。”

    “你试试!”

    麦少飞大怒,愤然说道:“想我堂堂燃灵少主,岂能输给你一个灵域奸细!”

    “装,使劲儿装!”

    十三郎抽空拍拍他肩头,语气微讽:“整天勾心斗角不累么?还有啥招数,一会儿可别掖着。”

    这样的情形也探不出真话,麦少飞彻底熄了心思,感慨说道:“不和你闹了,总之我给你一句话,无论你何种身份,都是我的兄弟。若违此誓,少飞天诛地灭!”

    这话重了!

    修士与普通人不同,他们的誓言可不是随便能发的:此时此刻,麦少飞真正将十三郎的身份抛开,主动背起这个包袱。可惜他不知道,为了这个誓言,将来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又会迎来什么样的机缘。

    听了麦少飞的话,十三郎沉默良久才说道:“活下来再说。”

    面对从来没有接触过的紫蚊王纵然十三郎还有底牌,又怎么谈得上把握。所谓人定胜天,其实不过是精神麻痹寻求信心罢了:也许下一刻,两人就会同时殒命成为亿万魔蚊的口粮。

    “怕什么区区一只魔蚊而已!”

    心结尽解,麦少主气势勃发,仿佛全身修为尽复一样。他朝十三郎伸出右掌,慨然说道:“兄弟齐心,其利断佥!”

    “不后悔?”十三郎望着麦少飞的眼睛,静静开口。

    “后悔个屁!”麦少飞大愤而口出秽言。…,

    “啪!”的一声血火交织的战场上,轰鸣与哀嚎的伴奏声中两只手掌拍到一起。

    “一生为兄弟!”

    “生死不相典!”

    两人相视而笑,一道真诚中透出坚定,另一道凛冽里带着ji昂,如穿云之箭直射入无尽之高空:又如九天之雷,劈开重重阻障,回荡在整个战场。

    呼号之声一片,相应之声四起,人们看着那条傲立在驴背的两条身影,齐声欢呼。

    “燃灵之魂万世永存!”

    此时此刻,无论十三郎是何身份他都是燃灵族的一员;如麦少飞一样,是燃灵族复兴的希望之所在。

    永远都是,直到永远!

    一片欢腾中,蚊王狰狞的身影渐渐放大,如在眼前!

    两百米,周围的魔蚊已经疯狂,不顾爆炸带来的冲击,以亡命的姿态朝两人猛扑。这其中,聚集了将近一半青级蚊王,还有数不胜数的灰级蚊王:普通魔蚊更是铺天盖地,漫无边练

    此时,后方人群已经跟不上他们,四面八方都是紫蚊的直系子民。其余几只蓝色蚊王没有加入战团,它们带着各自所属,冰冷的目光投向这里,一副静观其变的架势。

    这是之前斩将的后果。如果没有灭杀那三只蓝蚊,这些蚊王势必要被召唤到一起,其阻力几百度乎难以想象。

    它们要暂时观望,要看到紫蚊获胜还是失败,以此来决定自己的立场。

    扑进内圈的魔蚊越来越多,等级也越来越高:飞蚁渐渐顾此失彼,已经有魔蚊朝大灰发起攻击,此时的神驴心惊胆战,几乎是咬着牙朝蚊王猛冲。它心里已经将十三郎骂翻了天,然而箭在弦上,由不得它不拼命。

    “太过分了,这家伙太过分了!过了这一次,说什么本神也不能再和他混一起,这是要命啊!”

    眼见铁球难以再为自己开辟通道,十三郎长身而起,挥手拿出一面魂幡,口中轻喝。

    “擂鼓!”

    麦少飞早已按捺不住,闻言将法力催到极限,屈指在小鼓上连扣三击。

    “咚!咚!咚!”

    三声鼓响,十三郎一声清啸,气势修为陡然放开!他不再隐匿修为,不再收敛气息,磅礴的威压轰然散开,形成一股咆哮的飓风,席卷八方。

    飓风的核心之处,十三郎的身影仿佛融化在风中,目力难以察觉。飓风盘旋鼓荡,狂暴地碾碎周围一切,无论魔蚊还是那些蚊王,通通被绞成碎片。

    在他身后,还有一条虚幻的身影,紧贴在十三郎的身体,如同竖起的影子。她的眼神比魔蚊冰冷百倍,更有着一股人不可面对,鬼魂也要胆寒的怨毒。

    她几乎是不可视的,哪怕以麦少飞的修为,也很难察觉其存在。而在她的头顶,赫然扎着两支小辫,仿佛一对朝天的辣椒,又好似两团跳跃的火焰,吸扯着人的心魂。

    最后一批铁球炸开,十三郎如风一样冉冉而去,身后留下目瞪口呆的麦少飞,彻底陷入茫然。

    “结丹……”

    …ps:呃。。。与“信之初”那章对应。。。 。)

    前排带上阿达哥哥  纤纤  猥琐姐姐  叶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