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锻仙 > 正文
第一四四一章:强大
作者:新兵扛老枪

【福蝶小说网 www.orientpaperinc.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锥自千里来,印从头顶落,苏大老板一面求救,亦不忘、也必须全力自助。

    彩桥出,爪影现,五苏合一仍受掣肘,动不得法宝。不过没关系,上使不会眼见自己被杀,苏大老板只需扛住其中一道。

    久掌仙灵,大老板知道上位者的心思,忠奸善恶不论,谁都不会容忍属下是孬种。再则说,碰到点事情就要上使出面出手,还要下属干什么,不如通通滚蛋。

    扛其一道,是责任是义务,也是他作为十六苏之首必须表现出来的勇气。

    程血衣、齐傲天,两个都是劫修,且因修炼狂灵道,此地非但不受规则压制,反而实力大涨。

    既如此,扛谁呢?

    苏大选择齐傲天。

    刚刚接十三郎一箭,大老板看似举重若轻,内里着实因那种“不惜与敌皆亡”的气势而惊怕,尤其最后那次爆发,来势突然而暴烈,感觉就像与死亡来了次亲密拥抱,至今仍觉心绪不宁。大老板是位长寿星,活越久越体会到生命不易,纵与人斗狠也留三分余地,怎能动不动就搏命。

    论风格,血锥与掌天弓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气势更强、更烈、更嚣张,更加一往无前!

    罢了罢了,血衣狂魔是个亡命徒,那就由他快,由他强,由他凶,由他去撞墙;咱家去找齐傲天,以生境斗劫修,何尝不是光鲜且值得骄傲的事迹。

    抱着这种想法,大老板置那条速度更快的血色狂龙于不顾,双手齐开吐气向空,奋全身之力怒吼。

    “太岁爷!”

    外人不知,这三个字苏大老板的最大秘密,也是他敢于斗战强劫的底牌。以往经验告诉他。每当这样做、只要心意足够虔诚,血气足够沸腾,意志足够坚定,有很大几率造成一些奇妙后果。

    比如对手忽然失神,施法中途遇到绊子,甚至莫名其妙大笑几声。结果一败涂地。

    为什么会如此?

    苏大老板自己都不清楚。

    不是不肯下功夫求索,实为苏大有苦难言;使用这门本事有代价,每用一次,苏大老板会失去很多记忆,有时连战斗如何发生的都不知道,让他如何做研究。时间长了次数多了,苏大老板把这理解为“禁忌”,就像那些祈祷、召唤类神通,不需要明白。只管留到关键时刻去用。

    眼下是此生最关键的时刻,苏大老板全力以赴,以前所未有的虔诚对天呼唤。

    “太岁爷!”

    此时苏大不知道,当他的叫喊声在周围回荡,本已咆哮升空的十三郎猛然醒悟,同时感受一股前所未有的屈辱与愤怒,内心疯狂呐喊。

    “太岁?太岁!太岁......你大爷啊!”

    ......

    ......

    银袍青年摆手,一摆摆出一只大爪子。四趾。

    爪长百尺,与之相比银袍青年就像站在大象脚下一只豆丁。挥舞起来却毫不费力,随手一抓。

    血色狂龙扑面而来,一下被那只大爪子捉住,仅用前后两趾。

    就像当头挨了一刀,血龙哀鸣退回锥内,疾驰中的血色身影低吼声中突然停顿。面孔煞白,额头汗如雨下。

    出道以来从未失手的血锥被夺,血衣狂魔破境成劫,一击落败。

    就是这么简单。

    “不错的宝物,尤其这个器灵......龙形。”

    器灵内隐。法器还原,锥还是那只锥。银袍青年将那只锥送到眼前,目光穿透铁躯落在器灵身上,稍稍有些犹豫。

    “既然是龙形......”

    嘴里念着,他用空着的两根爪中的一支在锥身上敲了敲,发出两声脆响。

    锥声出现两条清晰痕印,若再用力些,怕要当场断掉。

    “你,可愿臣服于我?”

    没等器灵应声,耳畔传来一声大喝,一声尖叫,一声怒吼,一声闷哼。

    银袍青年轻轻皱眉,唯一空着的那根爪扬起,没做太多动作,甚至不像要攻击的样子,顶多只是弹了弹。

    “泼风......”

    连三个字的名字都来不及叫全,瞬间劈出一百零八斧的邵林吐血腾空,黄花女与左宫鸣更不用提,连靠近的资格都没有,直接被利爪带起来的罡风卷到天边。

    进阶生境的家成比他们强,而且捡到便宜,趁邵林全力抗击时家成掩杀侧面,成功地在那只爪子上砍了两斧。

    两斧过后,不用青年撵,少年家成自己跑了。他的斧头变成向上弯曲的铁棍,有心拼命无力杀敌,不跑也只能干瞪眼。

    就这,还是因为那把斧头出自十三郎之手,用了不知多少种珍贵材料、以真火淬炼、九锻之法精心打造而成;换作家成原来用的那把,根本没资格挨上人家。

    “忙你们的事情,不要打扰本座。”

    银袍青年没想着追杀,连看都懒得多看他们一眼,只顾问那个器灵。

    “可愿臣服......咦?”

    ......

    ......

    虹桥飞天,大印落顶,双方都是全力以赴,毫无花哨撞在一起。

    齐傲天是名人,翻天印功效为许多人熟知,金光万道可摄魂夺魄,走的是镇压路子。苏大老板对此有备,毫无保留地催动法力,生生摧出百丈虹桥,化索编织再成网。

    同样是流光四射,五彩大网晶莹剔透,比金芒更多几分美艳与玄奇;巨网腾空,一兜兜住金光大印,就像托住一座大山,猛地往下一沉,又为之停顿。

    托住了?

    围住了。

    疑惑到惊喜,惊喜到狂喜,苏大老板看到,金色大印看去并不完整,本该光洁的身躯处处裂纹,传闻中那些蕴含莫**力的符文一个都没出现......开始还以为齐傲天故意保留。慢慢他发现,大印居然裂开了。

    法宝崩裂!

    “不可能?”

    第一个反应是不信,若非双手都不得空,苏大老板恨不能揉揉眼睛。

    不是没有这种例子,战事激烈用尽手段,法宝承受不了大力自行崩溃。按说这种事情实在不该在齐傲天身上发生。一来翻天印的名头太大,二来齐傲天又不傻,怎会弄个快要散架的宝物上战场。

    不信,然而事实摆在眼前,金光打印块块崩散,被极副灵性的彩虹之网分割包围,正在围歼!

    这就假不了了。纵然金印自带幻术,骗得了苏大、可是骗不了他的神通。

    实实在在的崩裂,再神奇的法术都不可能伪装的崩裂!

    是太岁爷做的么?这手笔。未免太大了!

    以往太岁爷帮忙通常都是小打小闹,似出手也像捣乱,不,捣乱的意味更足些。

    战场争锋胜负常在一线,苏大老板战胜过不少强敌,自己也曾险死还生,还因此埋怨过太岁爷爷不止一次,怪他老人家不该那么小气。

    今天这是怎么了。赶上太岁爷心情好,还是预先知道自己大功将成。额外恩赐?

    那还怕个屁啊!

    “狂灵劫修,不过如此!齐傲天勾结贼患,今日老夫将你......”

    高声宣喝,苏大老板意气风发,耳边突闻一句提醒,半声冷哼。

    “咦?小心。”

    “杀!”

    头顶上。碎成千百份的大印突生变化,每块当中均有一个齐傲天。

    卧佛钟石,仙道落棋,农夫挥镐,猎户开弓。千百条人影千百种姿态,脸上千百种表情、最终凝成无匹狂暴,同喝一声杀。

    磅礴大力隔空传来,感觉就像被人一脚瞪在肚子上,一掌抽在脸上,一刀砍在腿股,一锤砸在头顶,还有七八只小鬼撕扯心肺......数不清承受多少次攻击,苏大老板脸色变之右变,肌肉肌肤跳之又跳,身形陡然矮半截。

    腰断了,真的断了。

    无可形容的剧痛与惊恐传入心神,苏大老板喷血跪伏。

    “不!”

    “法相千变,天魔解体,应该是魔族功法啊。”

    银袍青年察觉到这边不大对劲,回头时看到金印异状,越发感到惊奇。

    齐傲天不但修狂灵道,还有魔族功法?

    呃对了,又是那个萧十三郎搞的鬼......他可真敢想,齐傲天也真敢炼。

    “救命!”

    “唉!”

    大老板的哀嚎将青年惊醒,凑巧爪子上的四趾都有事儿,又实在懒得为这点事情多费手脚,便把那个大爪子摇了摇,挪动到金印下。

    此刻虹桥之网早已溃散,千百金印再聚一体,以雷霆万钧之势轰击当头。

    看到这一幕,青年心头有些生气,暗想这帮人也真是的,什么愁什么怨,非得杀死苏大不可。

    虽然不怎么争气,可......这事儿其实不怪苏大,青年此前也曾低估对手,现在才看出齐傲天这一击的威力超乎想象,换个劫修过来也很难。他还要验证心中猜想,再说自己就在身边,宗不能眼睁睁看着苏大被人杀死。

    那就替他挡一挡。

    动念有思,巨大的爪子平平移动,其中两根爪子还钳着锥,一根保持敲击状态,另外一根刚刚回弹。

    轰鸣声起,千百齐傲天齐齐仰面,双拳互握,身体如绷紧到极限的弓。

    轻敌了?

    下一刻,千条身影合二为一,绷紧的身躯一下子弹回,双拳猛砸。

    “翻天!”

    轻敌了。

    听到那声吼,巨爪被大印金芒接触一刹那,银袍青年微微挑眉,发现自己二度犯错,再次低估了那个刚刚进阶的劫修。

    “好吧......嗯?”

    又一重意外来自爪中,血锥通体再放光华,颜色比之前亮丽百倍,汹火百余丈。耳边同时传来低喝,不似头上那位贲烈豪勇,但却更加冷漠、肃杀,并有深深不屑。

    “瞎了你的狗眼!”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