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锻仙 > 正文
第一四六六章:当末日来临
作者:新兵扛老枪

【福蝶小说网 www.orientpaperinc.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两域交汇地,青鸾星,因古时曾有青鸾落足而得名。

    凤凰是上古神禽,和巨龙一样属于传说,青鸾星有没有青鸾少有人知道,但它的确具有凤凰的一个特点:美丽。

    星空玄奥含有无数世界,美丽者不计其数,都是美,青鸾星的美与众不同,它大部分被青绿色覆盖,灵气充足且平和,罕少风暴滋生;这样的地方,养育出来的生命、灵物、乃至人类也继承了这个特点,安静而喜乐。

    青鸾星上宗门不少,争斗虽有,但极少伤人性命;不光人,连妖兽的性子都相对柔软,遇到有修士截杀,多数妖兽的反应是逃,而非反向扑杀。

    真的很古怪。

    修真世界从来残酷,外人眼中,青鸾星的修士、生灵是一群废物,不堪一击。当然,身在其中的他们不会这么看待自己,相反很为之骄傲。

    为什么要争斗?为什么要杀人?

    咱们这里灵气充足,只要吃得了苦,耐得住寂寞,不用杀人也能修炼有成,不用抢夺也能活的很好,再说杀人夺命有伤天合,本就不符道心。

    除了那些拿杀人当乐趣的邪魔,谁不想拥有慈悲面孔。再说边境之地祸乱多,青鸾星却是特例,情况完全颠倒。过去上千年时光,这里几乎没有“外星人”落足。

    没有外人就没有掠夺,没有掠夺就没有凶杀,没有凶杀的青鸾星习惯了着一些,平静而喜乐的过着他们的日子,艰苦、但不艰难的修炼着。

    很少有人想到,边境之地,乱哄哄一片反而安全。平静才代表不正常。

    放飞战马的前一刻,战士们需要极力收缰,避免它们因肃杀之气乱了秩序;就像利刃贴近脸颊,首先感受到的不是痛也不是怕,甚至不是冷,而是微微的、有点舒爽的凉。

    ......

    ......

    “坚持住。就要到了。”

    走在漆黑的山路上,李小义呼呼直喘,心里不断给自己鼓劲儿。连续七天,他在森林里摸索前行,体力精神都临近极限,很辛苦。

    祖辈猎户,生活不易但是很平静,因为一个陌生人的出现,李小义的人生彻底改变。他生平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拥有道基、是可以修仙的人。

    修仙啊!

    久居山野,李小义连字都不认识,可他听过很多故事,无数次梦到过那些云端里穿梭的仙人;突然有一天有人告诉他,这一切可能成真......仅用眨一次眼的时间考虑,李小义决心放下一切,拜师修仙。

    陌生人是修士,而且有宗门。其宗门就在这片山内,距离李小义所在的村寨不算远。

    千里之遥。

    李小义想拜师。那名修士看去挺高兴,但提出一个条件:让他徒步登山门。

    青鸾星修士和善,收徒弟找传人散播道法,在他们看来这些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这不意味着他们没有要求,首先坚毅是必须的,若连千里山路都不肯走。不收也罢。

    以实际历练观察气运,如李小义死在路上......死了就死了呗,修士毕竟是修士,不会因此就道心不宁;相反如果他能活下来,起码表明不易夭折。收徒也可安心。

    “独自找到山门,便可拜师修行大道;届时本座赐你一个毅字,李毅。”

    听到这个要求,李小义犹豫了一下。

    他是猎户,最能理会山路艰险,犹豫才是正常反应。往日村寨捕猎的时候,壮年男丁集体行动,最远也不过走出两百里路,有时还会折损人手,如今让他一个人远涉千里,难度凶险可想而知。

    但他最终答应了。

    精心准备,揣着梦想,李小义在一双双羡慕的眼神、殷切的叮嘱声中上路,斗志昂扬走向仙长所指。

    修仙道路果然艰险,七日行程,李小义至少经历三次性命危机,能活到现在、一方面有赖于其猎户经验,更是十足侥幸。现在的他,疲累憔悴,连随身携带的包裹都在一次逃亡中丢失,狼狈不堪。

    可他没有放弃,不仅为了拜师修仙,更因为对身处丛林时的孤独有极大畏惧,他害怕自己如果放弃的话,那种孤独会永远陪伴着自己,纵死难以消解。

    “师傅说修道艰苦,其苦首要在于寂寞,真是这样啊。”

    握着不再太锋利的柴刀,李小义奋力挥舞,在茂密的枝叶与荆棘中劈出一条勉强通行的路。他的衣服几乎全破了,不少地方撕开血口,还有些毛毛扎扎的刺钻进肉里,痛,更麻烦的是痒。

    痒比痛危险,李小义很清楚这一点;因为当穿过那片林子、登上一处斜坡破顶的时候,他决定停下来,整顿一下。

    身为猎户,李小义能够辨识草药,他想把伤口处理好,把沾在衣服上的异物、还有些毛虫清理干净,另外他想站在高处观察四周,最好能看看哪里有干净水源。

    “修仙啊,比打猎辛苦多了。”

    走完最后几步,李小义再也支撑不住,一屁股坐倒在地上,不知不觉抬头望天。

    这是他的习惯,也是信念所在,以往看天只是喜欢与星星眨眼,现在则因为充满向往,望着天空、仿佛能够看到将来,看到自己畅游星空时候的风姿。

    看天,天亮了。

    天亮了?

    李小义迷惑咋着眼,心里想天怎么亮了?

    明明东方晨曦未露,天却已经发亮,从当头开始亮,而且是大亮。

    先是无数星点逼近,就像一颗颗天星断了绳索从天上掉下来,临近时变成一团团巨大火球、光球、彩虹、漩涡,还有无数刺目流光。

    时间仅仅过了一瞬,整个天空突然亮起来,耳边同时响起山呼海啸的声音,嘈杂、巨大、仓惶、凶狠。如此复杂的声浪冲击耳鼓,李小义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茫然四望。

    “我的天啊!”

    他看到,一片片飞禽冲天而起,惊恐大叫着四方乱窜。

    他看到,一只只猛兽飞扑之后跌落。仿佛有大力当空降临,把它们死死按入尘泥。

    他看到,一股股风暴无端形成,席卷八方,摧毁无数千百年才能长成的老树。

    他看到,一声声、一阵阵喝问响于四周,一团团璀璨光华升腾,并有无数个人。

    那些是仙长吗?原来世界上有这么多仙长。

    念头刚刚在脑海中闪过,天上忽闻炸雷霹雳。煌煌之声响遍世界,大地都为之颤抖。身下巨石摇晃,李小义跌倒翻了个跟头,仓惶中抬头看。

    那是什么?

    那是什么啊!

    一根似可撑天的怪兽,不,那不是怪兽,那是一颗大树的枝条......世间居然有那么大的树,向天一样悬在头顶。

    距离其实遥远。感觉近在咫尺,树冠上飞出无数条身影。有人,有兽,有剑,有船;有体型千丈喷吐黑气的巨蟒,有振翅高飞顷刻万里的大鹏,有威压无尽跨步斗转的修士。还有嘶吼声声、感觉能够扛起整座世界的龟。

    无论哪一种,哪一个,都是传说、故事里才有的生物,前所未见。

    强大是它们统一的标签,凶狠是其写在脸上的画。千万到流光分头射向四面八方,之后再往下。

    杀戮自此展开。

    数百里外,一团耀眼光华闪烁,有此界修士升空迎敌,不知是因为天太亮、还是李小义此刻的眼神特别好,他恍惚看到自己碰到的那名仙长,那名随手便能斩杀猛兽的强者......他看到了他的死。

    一根天柱当头砸落,长万丈、粗如山,蛮不讲理,横冲直撞,摧枯拉朽,扫荡八方。

    那名仙长死了,他的同门也死了,他的山门被一击抹去,耳边响起刺耳的尖叫,呼号,祈求,呐喊,咆哮......

    看不过来,听不完整,李小义茫然坐在山头,东看看,西看看,上看看,下看看。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意识不到这些景象代表着什么含义,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念头:这是梦。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李小义脸上挂满泪水,却没有哭出声音。

    他觉得这是梦。

    这肯定是梦。

    这必须是梦!

    “因为我想修仙,才会有这样的梦,是的,一定是这样,这是梦,这是梦啊......”

    嘶喊声响起,呼啸声同时响起,不知从来飞来半座好似大殿的建筑,壁画精美,气势恢宏,一路解体残破,撞上李小义所处的这座山。

    李小义望着那座大殿,体会着其中残留的威严与神圣,感觉像是闻到了仙之气息;可他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也不觉得恐惧,脸上慢慢生出几分明悟,开始呢喃,认真祈祷。

    “既然这是梦,我还是不要修仙了,都过去吧,消失......”

    破碎大殿砸上山头,轰鸣声起,中间夹杂着几声脆响,几声低吟。

    世界陷入黑暗。

    ......

    ......

    竹园外,齐守仁脚步徐徐,瘦弱脸庞略有阴郁;在其身后,齐飞亦步亦趋,本就老实的面孔木讷无神,如行尸走肉。

    近林止步,齐守仁抬头,目光穿透重重叶影落在那面清湖上。

    湖面一座小小法阵,当中女子端坐,氤氲之气四方流淌,宛如神仙。

    看了一会儿,女子丝毫不见动静,齐守仁有些不耐,皱起眉,扬声开口。

    “不死既然来了,就不要假装看不到。域战开启,朕需要你的力量。”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