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锻仙 > 正文
第一五一九章:史上第一爹
作者:新兵扛老枪

【福蝶小说网 www.orientpaperinc.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粉嫩面容,稚嫩声音,听在耳中丝毫没有询问请教的味道,而是感受冒犯之后的苛责。

    十三郎呆愣无言,内心平添许多惆怅。

    “那又如何?”

    这叫什么话?

    这叫什么态度!

    敏锐感觉,不,任何人都能听出来,男童并非任性而发,而是真的像他说的话一样,不允许别人比自己高。

    柔情始生,又见恙怒、甚至感受到危机,十三郎想起莲仙子化月前那句提醒。

    “带儿子不容易,对他好点。”

    ......

    ......

    “为人不识恩义亲仇,罪莫大焉。”

    将杂念抛于脑后,十三郎略想了想,指天空那轮皎月说道:“生养为大,来,给你娘磕个头。”

    说话时十三郎面色沉肃,暗下决心,假如男童拒绝这个要求,哪怕其刚刚出生,也要执行家法。

    出乎意料的,男童一点都没有犹豫,甚至没问自己的娘为何挂的那么远,立即曲身叩头三次,神情恭敬的不得了。

    “熊孩子有点别脾气,内里其实蛮懂事。”

    松了口气,十三郎叫他起来,又说道:“来,给爹也磕个头。”

    男童好奇、甚有些轻蔑的目光看着他,问道:“为什么?”

    刚刚还在想自己的语气太生硬,猛然听到这个回复,十三郎勃然大怒:“生养为大,我是你爹!”

    “我知道你是我爹。”

    男童神情不改,问道:“你生我了?”

    十三郎张口结舌,有心说没我你怎么生的出来,反过来想,这事儿到现在都没弄明白。从事实上讲,生这个儿子的过程与自己理解的生产完全不同,连供精者身份都拿不出来,如何理直气壮。

    男童再问道:“你养我了?”

    十三郎依旧不知该说什么好。

    “怀胎两百年,娘亲燃尽生命才把我生出来,关你什么事?”

    男童三问道:“生养为大。你既没生也没养,认你是爹就不错了,还指望我给你磕头,凭什么?”

    十三郎三度结舌。

    对面,男童望着尴尬的父亲,脸上丝毫没有歉疚的意思,目光中透出的冷漠令人生寒。过来一会儿,他像是想到什么,微微皱眉。抬腿走向法坛边缘。

    “你要干什么,小心......嗬!”

    看他这样做,十三郎心里明明知道他不会干傻事,仍如普通的父亲那样感到担忧,刚叫了一声,又被下一幕所见惊呆。

    男童弯下腰,随手在托举法坛的支撑上摘下一缕光,闪了两闪。身上便多出一身衣装。

    衣装简陋、甚可以说有点丑,男童对自己的表现不太满意。又根据自己的喜好一点点去改;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他连看都没看十三郎一眼,没有请教的意思,当然更不会回应他的呼唤。

    “生而知之,道法自通!”

    十三郎失声惊呼,心里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相反极为沉重。

    “不行,这样下去孩子得丢。”

    出生不过一炷香,男童从凡人成长为修士,这么快就能使用道法。诚然其现在还很弱小,诚然其自身并无法力、而是调取生灵信仰。但以这种速度成长下去,去境界用不了多久便能追上十三郎,甚至超越。

    到那时,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力量?男童并不缺少,相反只闲太多太强。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吸纳界魂的力量,还有经十三郎送进来的狂灵之力;不这样做,估计是他明白现在的自己还太弱,不宜大肆进补。

    刚出生的狮子不吃肉,这何尝不是生而知之。

    总而言之,这个刚出生的儿子不能用正常人思维衡量,十三郎时间并不充裕。

    心里这么想着的功夫,男童把衣装改造完毕,标标准准一身公子装,连头发都梳理好用木叉穿起来,脚下弄了一对登云靴。眨眼之间,三尺男童看上去长大十余岁,配合面容、等比放大到成人,绝对风靡天下。

    “这套行头是打扮啊,他的记忆哪来的?”一旁愣愣看完全程,十三郎如在梦中。

    “我娘教的。”

    打扮一新的男童踱步回到十三郎面前,一眼看穿其心中疑惑,解释道:“我我记事时候开始,事后猜想是从怀上我那天开始,娘亲每天都会抽时间心里默念,教我穿衣、吃饭、做人做事,还有修行。”

    要说优点,唯一让十三郎感觉安慰的是男童不会隐瞒任何事情,或许是他还没学会;不管问出口还是看出来,都会把心里的话合盘托出。

    言罢稍顿,男童开口问道:“我娘对我好不好?”

    十三郎还能说什么,内心酸苦只剩下点头。

    男童目光转冷,继续说道:“要不是你,我娘根本不会死,你不觉得羞愧......”

    “等等!”十三郎挥手叫停,放缓语气说道:“先说一件,我养过你。”

    男童默默看着他,就像看着的是个骗子,或者傻子。

    十三郎忍受着那种目光,如临大敌般问道:“我不知道你记得多少事。这么着,你了解界魂吗?”

    男童回答道:“界魂就在我体内,失去了思维和说话的能力;可以这么讲,现在的他就是我,我就是他,暂时意志由我做主。”

    十三郎的心一下子悬起来,关切问道:“暂时什么意思?界魂还能反扑?”

    男童摆手不屑说道:“当然会,难道他甘心被我吞灭?”

    听着好有道理。十三郎哑口无言,对自己的智商产生怀疑。

    男童如大人一样想了想,又说道:“不过不能叫反扑,应该叫......算了算了,不用你管。”

    这都不用我管?那我这个爹算是干吗的?!

    脸上苦笑,心内苦涩。所幸界魂的确不醒,十三郎强迫自己专注眼前,缓缓说道:“你之所以能出生,一条重要原因在于吸收界魂之力。界魂随我三百年,它的力量由我而来,是不是等于我养过你。”

    男童微微皱眉。小脸看着格外肃穆,沉声说道:“不知者无罪,故意骗我就是欺天,大罪难赦,爹你可要想清楚了。”

    满满讥讽,这声“爹”听着心里够苦;十三郎暗骂一声“靠!”,暗想这叫什么事儿。

    男童说道:“九十九岁那年,界魂入体,开始吞并我......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十三郎知道他想说什么。可是没法回应,此时他满脑子想九十九岁不出娘胎的娃长什么样。

    这次男童没能看出十三郎的心思,粉嫩面孔冷冽表情,寒声说道:“你养界魂,界魂要杀我,如今你说养他等于养我三百年,是不是欺天!”

    末尾突然怒喝,天地顿生感应。头顶隆隆雷动不停,身下怒涛席卷。法坛为之颤抖。

    天怒!

    男童虽弱,但他是天,天怒便是天下怒,天下视天敌为自己之敌。让十三郎惊讶的是,此前界魂与莲仙子都曾有过举天下成志,但就威势、尤其那种一呼必应的效死感觉均不及男童。甚至没能引发天动。

    是因为生灵灭绝太多,还是别的?

    稍一转念,十三郎心里有所明悟;界魂上身、内里莲仙子从未真正屈服,后来几大强敌捣乱,外有十三郎强力压迫。已然力不从心。至于莲仙子,她本就不是正统天道,充其量是个代言人身份,号令之威难免降低。

    现在不同了,界魂沉眠甚至沉沦,莲仙子化月,剩下道胎内含界魂,成为这个世界的真正主宰,且是唯一的那个。上天下地只认一主,怒其怒仇其仇,威势自然增强。

    这边心内胡思乱想,那边天威动荡轰鸣,可惜男童到底还是太弱了,引发雷动狂涛容易,要指挥它们作战远远不及。话说回来,就算指挥得了,他也没办法将其力量集中与一点,平常几道雷霆海涛,哪怕十三郎伤的更重些,仍能视之如无物。

    风暴中,雷霆下,十三郎看似呆若木鸡,实则心里转着别的念头,根本连看都没看周围一眼。这副样子落在男童眼里,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怎么不说话?爹刚才不是挺能说的吗?”

    背身负手,三尺小儿摆君王姿态,眼望四野,睥睨八方。

    “欺天有罪,罪不容赦。可你是我爹,弑父杀君是更大的罪,所以我不会责罚你。但要记住,我管你叫爹是情分,你敬我为天是大道,大道无情,千万记到心里去。”

    仰望星空,男童小脸上浮现出追忆缅怀的神情,自语般说道:“用不了多久,我就能够主掌世界,之后再过段时间,我就能便能恢复对昊阳的控制,能够自如登天。到那时,我会先把那团该死的劫力抹去,再把这星天清理干净,之后好好陪着娘亲,问问她当初、为何会看中这么无情的爹......”

    “等等!”

    十三郎没法再保持平静,急问道:“得福,你说你要干吗?”

    男童转身望着他,毫不迟疑说道:“我要问问娘亲,为何会......你刚刚叫什么?得福,得福是谁?”

    “是你的名字。”十三郎认真回答道。

    “我的名字?”男童皱起眉,嘴里不知不觉念了两句“得福”,“得福”。

    “是的。是我给你取的名字,在你还不记事的时候就取好,希望你出世后多福少难,事事如意,逢凶化吉。”

    眼脸尽是沉痛表情,十三郎半弓着身子凑上前,声音异样温柔。

    “你娘没告诉过你,对不?”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