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锻仙 > 正文
一七二九章:万年前诛杀
作者:新兵扛老枪

【福蝶小说网 www.orientpaperinc.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斩!”

    剑尊出剑,看上去平静甚至有些平淡,既不飘逸,也不沉重,没有刀砍之猛烈,不带枪刺之锐利,唯一特点是堂堂正正,就像剑的剑身。

    君子剑,天下最简单、也是最难炼的剑。

    世人皆知君子之易,因为人人都可以喊,也都做过。极恶大凶曾有善举,贪腐奸佞定带公正,无论是谁,都曾有过君子之心。

    世人皆知君子之难,就像那句“君子可欺之以方”所透露出来的意思,只需要一点点“合理”,便可令其心甘情愿地去做那些本不该做的事。

    谁愿意做这样的人呢?

    口口声声大喊君子的人,通常是因为形势所需,内心其实对君子极为不屑;口口声声不做君子的人,内心也不是真的厌恶,而是知道自己根本就做不到。

    古帝不做君子,因而修王道威服天下,顺我者未必昌盛,逆我者一定灭亡。

    金乌不做君子,纵为昊阳之根,有神鸟之名,也可以心安理得地偷袭后辈。

    老院长不做君子,因此才有服帮打压,联手灵界死敌魔修,只是为了复仇。

    萧十三郎,剑尊唯一亲传,其行为连君子的边都沾不上,曾被无数人痛骂。

    吕修君......修人道且用剑一生,自负从未错杀一人,仍不敢自诩为君子。

    修道者无畏苍天,但非真的无所畏惧,其中最最不敢悖逆的是本心;这种敬畏随其成长而成长,修为越强,境界越高,越是不能自欺。

    天下用剑者。唯剑尊一人敢修君子剑,一修到底,从未动摇。

    百兵各异,不同的人喜好不同,评价千奇百怪,但有一点为所有人公认。剑是最符合平衡、对称的武器,没有之一。

    长剑,短剑,宽剑,重剑,大剑小剑,细剑甚至刺剑,所有剑都按照均衡对称的方式打造,中心一条线。两侧两端,正反两面,包括剑柄都是如此,完全对称。

    没有一丝歪、偏、斜、扭,这就是剑。

    做人如剑,运剑如剑,就是君子剑。

    “君子大成,这不可能!”

    迎面望着突然出现的人。对着那把并不突然的剑,强大如涅祖。内心生出的竟然是“不能抗”的感觉;他眼中的这一剑,无论力量、角度,还是意志、杀机,一切都那么均衡稳定,完美无缺。

    完美意味着没有破绽,没有破绽的攻击如何对抗?

    涅祖不知道对方如何能做到这点。就像他不知道对方是如何出现一样。当年入界之前,天魔宗六组曾经说过,普天之下,九转魔莲是最最适合防御的法宝,因其自带轮回之力。本身就是一界;作为它的主人,除非涅祖愿意放对手进来,没有人能够攻击到他。

    从外攻击,摧毁魔莲等于摧毁血域,岂是随随便便能够做到,而要进入内部攻击,涅祖就是天道,无处不在,无所不能。

    这个人怎么进来的?

    他怎么来的?

    他怎么能这样用剑,为什么那般理所当然?

    满肚子疑惑得不到解释,涅祖唯一知道的是,再不走的话,自己。

    于是他大喝,大喝声中身影消失,避而不战!

    不是遁法,没有征兆,没有禁法可以封印,就像当初十三郎在血域看到投影之身那样,涅祖心中动念便能消失,下一刻,以同样的方式出现在千里外。

    “你是何......嗬!”

    当头迎面,一道剑光,中正平和,角度与之前一模一样,距离比之前更近三分。

    一进一出,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仅仅是时间过了万分之一个瞬间。

    “这不......”

    脸色剧变,涅祖的话到一半,身形再度消失。

    十尺外,其身形荡出,迎头剑影牢牢跟随。

    万丈处,涅祖迈出一步,望剑又失去踪影。

    剑尊首度出现之处,涅祖露出头脸,仅一声吼,又因剑光被迫退回。

    每次出现于退回,魔莲都有万重风浪,就好像一万个格子组成的迷宫疯狂旋转,涅祖三次选择,三次被剑光紧紧跟随。

    不止难以抵抗,还似跗骨之蛆!

    相比之下,十三郎的攻击比那一剑来的更突然,但他已被涅祖甩的没了影子,无奈只好放弃夹攻 的念头,开始以魔刀横冲直撞,对魔莲实施破坏。

    这种行为足以说明,他和那把剑、那个人能够跟随没有关联。

    “吼!”

    剑临头,剑意先于剑身临头,涅祖咆哮中身体开始闪烁,瞬间三千六百次。

    那是一种无比奇妙的感觉,此时此刻,不知多少人关注着这一战,每个人看到的情形都不一样。有人言中涅祖原地纹丝未动,傻乎乎等待剑光扑面;有人看到千条身影,分布在魔莲的各个角落;还有人看到金刚怒相,鬼怪逞凶,或有自己熟悉的人站在那把剑下,甚至还有自己。

    “没弄错吧......”

    恍惚中似看到自己的一具分身被那把剑一劈为二,那种凌厉加身的感觉都如此真切,苏老板吓得一哆嗦,回头清点,十三具身躯一个不少。

    “见鬼了!”

    许多人抬手用力揉眼,因为他们看到十三郎被斩成几份儿......怎么可能呢!

    见鬼不见鬼不晓得,可肯定的是,换成任何人用那把剑都斩不下去,纵然狠心不顾一切,多半是对着空气乱砍。

    事实上大家都错了,真正的情况是,从头至尾到现在,那把剑那是那一剑,第一剑,未与目标亲密接触。

    剑未至,血却从身体里流了出来;不知不觉剑意伤身而且伤神,涅祖终于不堪忍受,在内心嘶声狂啸。

    “天魔。解体!”

    轰的一声,魔莲破碎,涅祖飞升!九转九瓣,花蕊无数,魔莲化作无数道黑光,每道黑光中一位涅祖。齐向天外而去。

    其中之一,身边沉睡女子朦胧将醒,刚好看到战场之变,看到下方那个对此张望的人。

    “十三......”

    “萧十三郎,本尊等着你来!”涅祖同时怒吼。

    九天之上,一颗氤氲之眼呈现,看似不大,实则包纳千万层次,那些黑光带着涅祖高高而上。瞬间便可进入其中。

    “飞升通道!”十三位苏老板齐声大喊。

    “最最无解的逃生之法。”燕山老祖摇头叹息。

    “早知如此,我应该早点出手......”罗桑树下,瘦弱孩童神情不忿。

    新纪之战后,沧浪魔族无法飞升,直到后来魔莲修复,并有某些神秘力量配合,生生造就了魔族修士自灵界飞升的奇妙事。今日涅祖放手施为,其胆量很大程度上来自于此。无论碰到什么样的敌人,哪怕如古帝、血魂那样的能者亲自出手。仍有能力逃出生天。

    他很果断,做的也很对。这么多次逃脱不能,涅祖终于认清现实,意识到对方占据了一条自己绝无可能追上的先手:轮回!

    他自轮回中出剑,有轮回中人为其指路,能用任何喜欢的方式朝自己攻击。没办法提前察觉。

    九转魔莲因带 轮回之力而强,当真用实力战斗的话,金乌、四足、甚至连那个用剑的人三者联手,涅祖依旧可以周旋,落败必然、脱逃不难。然而事情就是这么奇妙。当魔莲遇到真正轮回,以往其依赖的轮回之力非但不能制约对手,反为对方所趁。

    换句话说,这场战场,涅祖之最强变为最弱,等于是个瞎子、聋子,和瘸子。

    那还打个屁啊,跑吧!

    当断则断,看透真相的涅祖不但决定要跑,而且跑的极为彻底;飞升通道打开,连出世便可沟通天地的灵胎都阻止不了。

    然而,仍有人不同意这种判断。

    “不包括这一次。”

    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梳子,夜莲仔细帮孩童梳理头发,柔声宣告。

    “好好看着,你爹一定有准备。”

    “是吗?”瘦弱孩童明显不信。

    “不会错的。而且......”万世之花稍显由于,随后坚定说道:“我觉得,他多半等的就是这个。”

    她说的没错。

    “定!”

    一字开口,定空定时定轮回,本尊会的东西,魔族分身一样兼通,只是能力强弱不同。不要紧,他不打算凭自己的力量多做什么,只需多做一次宣告。

    “轮回道,逆转!”

    光芒大放,黑白升空,那颗眼看可以形成的眼睛竟然迟疑起来,没能马上睁开。

    轮回逆转不是为了真的逆转轮回,而是让魔莲内的力量形成刹那逆流,本质改变,飞升如何能够继续。

    千万黑光定在半空,千万个涅祖脸色剧变,终于流露出惊恐的神情。

    与灵界飞升坐盘而上不同,魔族飞升间接利用轮回之力量,途中什么都不能做。

    此刻攻击,魔界大拿不止无法逃脱,连反抗的能力也失去。

    前提是打得到,打的完。

    “这不......不!”

    “斩!”

    依旧只有一个字,又像是千千万万人齐诵高呼,千万把剑光撕破黑风,精准地刺入眉心。

    魔莲失魂,黑光随之破碎。

    涅祖的世界随之黑暗。

    息目之前的那个瞬间,涅祖看到无数残魂将破碎的黑光重聚一起,又变成一朵颜色黯淡的莲花。

    那是他的残魂,其中已无他的意志,但是还能充当连接九转魔莲的丝。

    这是轮回的力量,使人沉沦,不死、但会失去自我。

    涅祖知道,这是对方故意让他看到......如此方能再绝望之上再增凄惨。

    凄惨的不止这里,还有下方战场,那颗此前没怎么发威的罗桑古树终于展开,千万万枝条横抽竖打,大肆绞杀此前魔莲释放出来的血域生魂。

    假如让罗桑古木全力攻击涅祖,结果只能是死;如指望苏老板、狂灵修士、包括剑尊来解决数量那般庞大的血域魔族,耗时费力不说,且需要付出巨大代价;反而由罗桑来做这件事,却能够轻而易举。

    罗桑庞大擅长群战,最最擅长的是欺负数量庞大的弱者,就好比当初星空大战,十三郎与上千狂灵修士冲入罗桑,险些全军覆灭。

    世事奇妙的又一重明证,这就是克制了。

    “原来,这些都是算好的......”

    “魔族敢杀到灵界中来,只有这个结局。”

    咽下最后一口气息,发出最后一声感慨,涅祖身形消散,魂入魔莲,莲花正中,彩衣女子泪湿双眼,但是笑着伸出手,迎接那个走上来的人。

    “灵界魔族,只有这个结局么?”

    “不包括后来的人......当然也不包括你。”

    “可是,飞升通道毁了。”

    “将来我送他们回去,连这颗星球一起。”

    “你要去魔界?”

    “嗯......”握住那双手,十三郎一时不知如何开口,只好说道:“时间很多,有些事情,稍后容我慢慢和你讲。”

    听到时间很多这几个字,仙子笑颜明媚起来,“我等着呢,时间很多。”

    “哼!”罗桑树下,瘦弱孩童不知怎地又生起气来。“原来是个好色之徒。”

    “......”

    这次夜莲没有反驳,抬头朝天上看了看,微微蹙眉,轻轻叹了口气。

    “我觉得也是。”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