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锻仙 > 正文
第两百五十九章:法剑有期!
作者:新兵扛老枪

【福蝶小说网 www.orientpaperinc.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两根佛链材质倒也一般,但它受亿万信徒供奉祭拜,含有一股莫名之力。就是这股力量,使其变得几乎无法摧毁,难以炼化。”

    认真检查了足有半个时辰,鬼道才将那两根铁链放下,缓缓说道:“也许,这就是所谓信仰之力,咳咳……我还是不明白,虽然铁链中佛光尽失,可它依然是佛门至宝,和尚怎么舍得送给你?”

    十三郎原本凝神认真听着,发现他又在纠结这个问题,禁不住失笑道:“您总记着这个干吗,反正东西在这儿,只要考虑如何剩用不就行了。实在想不通,你就当我人品好,和尚广结善缘,不给我还能给谁。

    “……,不要脸!”

    鬼道骂了一句,随后说道:“不会是把他杀了吧?没可能啊,就你所说的情形,当时他不杀你就已经是客气了,怎么会这样?”

    苦思不解,鬼道愤愤说道:“臭小子是不是还瞒着什么,让老夫白白替你担心。”

    十三郎唯有苦笑。

    “飞蚁丧尽,大灰和胖胖变成残废,我自己半死不活,正在压制禁环反噬;就连那个炸冇弹绝招被和尚亲眼看到,已经没有再用的可能:剩下一个没怎么受伤的灵机,还不怎么可靠:和尚与我都得防着他一手,您倒是想想,我还拿什么干掉他。”

    “倒也是。”

    鬼道无奈点头,心里替他捏了一把汗,暗想以当时的情形而论,十三郎其实是在走钢丝,一着不慎,可能就是坠入沉沦的结局。

    “这次来落灵,除了报仇和法剑,我想把小白放归原位,让它自冇由进化看能否适应灵气环境。如今我所有能想到的法子都已经用尽,连佛光都吞了不少,再不行的话,我是真没辙了。”

    十三郎自己的计女,和盘托出,说道:“总之我得称这个机会把事情做好,不然的话,将来再想借用传送阵,怕是没这么方便。”

    还有一句话他没好意恩说出来,鬼道说不准哪天就要嗝屁,没有这位剑道大拿的帮助与指点,那可就真麻烦了。

    “既然你不想进内院,十年之后就是自冇由自身,不过是距离远些,能有多少不便。”

    鬼道显然没料到他的龌龊心思,皱眉说道:“说到这个,那个袁朝年到底可不可靠,道院之中竟然隐藏着这么一号人物,你得防着点。”

    十三郎笑了笑,说道:“可靠不可靠都不要紧,反正我只是借用,以此作为他提供四象阵法的代价。至于其身冇份来历,将来如何,…哪轮到我冇操心。”

    鬼道听了为之冷笑,讥讽说道:“刚才还一副圣人嘴脸,这么会儿功夫就变成如此凉 bo无情:亏你还是道院学子,院长对你那么好,难道就不该提醒一下?”

    十三郎振振有辞说道:“我和袁朝年约定不泄露其机密,怎可违约?”

    鬼道不屑说道:“就你也好冇意思谈约定?不怕亵渎神灵!”

    “我又不信神。”

    “少废话,赶紧和老夫说出实情,否则的话…,川”

    鬼道将铁链摇得哗啦哗啦响,俨然悍匪表情,威胁之意不言自明。

    “好啦好啦,好歹您也是前辈,怎么净干不靠谱的事儿。这么说吧,难道您「百度启航有小安」老真的认为,就凭那小子的道行,可以在紫云城舞动风雨,潜藏数十年?”…,

    

    十三郎一脸戏谑,讥笑说道:“您老”…没那么傻吧?”

    “啪!”的一声,十三郎愕然揉着脑袋,犹如一名受了气的小媳妇,目光哀怨且无辜。

    “混账东西!不教训你不知道厉害,真以为老夫不舍得揍你。”

    鬼道收回手,目光有些不敢与之对视,心里不无担忧地想:“这巴掌重了,不会把他打傻了吧。”

    “子午剑阵威力不凡,老夫也曾有所听闻,你杀的那个道士修为一般,所得的阵法也不全。不过对你来说,暂时也算足够。”

    “剑阵需要好剑,那个小道士若不是剑质太劣,也不会被你一击而破口依老夫看,可以分两步进行。”

    谈到剑,鬼道面色严谨,肃容说道:“第一步仍然以道士留下的飞剑为基础,融入佛链提高其材质灵性,至于主剑,最好是从天绝双剑中选择。这牵涉了古氏血脉,老夫为你施展换血**,力争在短期内得其认可。”

    十三郎内心涌起温暖,羞愧说道:“可惜我连佛链都炼化不了,至于天绝双剑,那是古剑门镇派之宝,怎能流入外人之手……”

    鬼道怒道:“轮到你来考虑古剑门了么?真要有点良心的话,不如说老夫换血是多大耗费。”

    “物尽其用……”十三郎心里这么想,嘴上可不敢说出来,只能讷讷不言。

    此时,鬼道叹息说道:“一旦我归去,天绝双剑就此失传,即便将来因别的机缘认可了别人,也不再属于我古氏:老夫为宗门忙碌一生,最后连爱孙的仇都不能报,不管从哪个角度,都对得起它了。”

    十三郎沉默半响,轻声说道:“晚辈若有所成,必不忘古剑门。”

    “有这份心就好,将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准,随缘吧。”

    鬼道有些心不在焉,随口应付一句,说道:“不用太担心,就算得不到认可也不要紧:这根佛链,以老夫的修为都只能勉强将其炼化,实在不行,以它做主剑,效果未必差天绝多少。

    “这么厉害!”十三郎真正被吓了一条,惊呼道。

    鬼道轻蔑说道:“当然厉害,不然的话,它怎么可能存留至今:你以为那些秃驴真是信奉佛祖不会想办法挪为己用?”

    十三郎犹疑地望着他,欲言又止。

    鬼道问:“是不是说老夫太狂妄,佛门有的是比老夫修为高深之人?”

    十三郎点点头,赶紧又摇摇头,还随手护在头上,生怕触怒对方。

    “亏你还是即将破五星的炼体士轻轻打一下就怕成这样。”

    鬼道有些悻悻,收回正要探出的手掌说道:“佛门的人厉害归厉害,可是单以剑道而论能有几个强于老夫。真要是强大到那种程度也不会在乎这根破链子了口除非他们也像我这样大公无私,否则的话,谁干这种欺师灭祖的事情。”

    似乎想到什么,他说道:“也许和尚就是这么想的,认为你拿它没辙这才有结缘之说。”

    折腾这么久,他还是忘不了这茬子事:十三郎苦笑不语,心里彻底见识了老头子较真的劲头。

    他忙转移话题,说道:“您老把它炼化,怎么能算我的法剑?不是说本命之宝,必须亲自动手效果才最佳的吗?”…,

    

    鬼道这次没有深究下去,耐心回答道:“老夫只是将它炼成灵液,至于后面的成胚化形以及融精血认主等等,还是由你自己来完成。虽说还是会有些影响,但已无关大局。”

    脸上涌起感慨,他说道:“亏得你小子炼器的底子牢靠,不然半路接手,效果恐怕大打折扣。这样论起来,你真该好好感谢当初那个教你九锻之法的老师,别看花费不少功夫,受益终身。”

    十三郎黯然说道:“老师如今不知道去了哪里,将来若是知道我与道盟结仇怕是见面也会尴尬。”

    鬼道一脸无所谓,说道:“没关系,你不是人见人爱嘛!再说你冇那师傅是女人只要拍几句马屁,自然消了火气。这方面我对你有信心。”

    十三郎哑然失语,腹诽地想到您老眼里我就是个马屁精?真是欺人太甚。

    鬼道不知道他又在骂自己,接下去感慨说道:“说起来,你小子确实不得了,法体双修,厉害的宠兽一堆,风雷之术有成,还精修禁法与炼器,如今又要涉及剑道,实在去……”

    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汇形容,老头子看着十三郎上下打量,目光大为暖昧。「百度冇启航文字」在他眼前,不自觉浮起那个横眉冷对一心与自己对着干的矮驼子形象,内心好生郁闷。

    十三郎大感羞愧且吃不消,诚恳说道:“太过了,太过了,我刚刚接触禁法,哪能说什么专精。其它方面也都是半吊子,上不得台面。”

    “不骄不躁是应该的,但也不要过分谦虚。”

    鬼道犯了较真的劲儿,又或是发出警训,说道:“不过在老夫看来,你的诸多长处之中,刚才提到的这些,都不及一件。”

    “哪一件?”十三郎不禁被提起胃口,好奇问道。他心想自己的本事都被列全了,还能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

    “隐匿之法!”

    鬼道极为认真地说:“你能潜入落灵不被人察觉,就连老夫都大吃一惊。你身上的麻烦太多,切记切记要将这个本事好好修炼,不可一日有缀。”

    十三郎大为感动,心里却在偷笑,他暗想有百幻纱衣,我可以扮成妖兽而来,连气息都毫无二致,您如何能发现得了。

    想了想,他觉得老头子说得也不算错,即便没有百环纱衣,只要十三郎存心掩饰,虽不敢说瞒过鬼道这样的老怪,但在无心之下,怕也很难察觉。

    他诚挚地向鬼道表示自己一定不忘勤修藏身法决,老头子坦然受之,目光转了转,说道:“其实你还有一样本事,比隐匿之法还厉害。”

    “还有!”十三郎大为振奋,赶紧追问。

    “当然有!”

    鬼道认真说道:“你的脸皮hou,超hou,堪称天下无敌!”

    “我……操!”

    正在写,下一章稍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