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锻仙 > 正文
第三百二十章:踏须弥(六)
作者:新兵扛老枪

【福蝶小说网 www.orientpaperinc.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严萌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夜莲说道:“带你过山。”

    “可是,为什么?”严萌又问。

    夜莲说道:“不为什么。”

    严萌再次问道:“那你干吗要带我?”

    夜莲不再理她。

    严萌jǐng惕说道:“我不会原谅你。”

    没有回音,她又道:“你别想威胁我……还有哥哥,还有师尊。”

    夜莲干脆扭过头,好似在欣赏风景。

    严萌感觉无奈,丧气地说:“好吧,我就当你回心转意想做好事,你带我过山,我就不计小白的仇,好不好?”

    她认真想了想,又说道:“好像你吃亏点,这样吧,我帮你在哥哥面前说点好话,叫他不要太难为你,可以了吧?”

    听了这番话,夜莲终于转过身,静静地看着打坐休息的严萌,目光略显复杂。

    严萌有些紧张,说道:“你什么意思……干吗这样看我?”

    夜莲轻声道:“你多大了?”

    “一百……问这个做什么?”

    “一百……”

    夜莲叹息一声,说道:“真佩服蛮尊前辈,能把一百岁的人教成这样。”

    “你敢说我幼稚!”

    “你不幼稚。”

    夜莲轻轻摇头,说道:“能算出我让你跟着便是吃了亏,怎么会笨。我只是想不通,蛮尊前辈是怎么让你如此……”

    一时找不出合适的词来形容,她神情忽冷。说道:“男人果然虚伪至极。”

    “……”

    严萌想说的话被她噎了回去,心里想这疯婆娘病得厉害,讲话驴头不对马嘴。

    夜莲不知道严萌心里想的什么,却能从她的表情里看出,这个心思聪慧却未经世事的女孩定是歧视自己,不禁有些讥讽。

    “简单果然就是强大。”

    她的话越来越不着边际,严萌也听得越来越迷糊。干脆将杂念扔道一边,问道:“能不能回答我几个问题?”

    “说吧。”

    “这座山……”

    严萌斟酌一下言辞,尽量让自己的话听起来玄奥莫测一些。问道:“怎么和传说不太一样?”

    夜莲望着她反问道:“什么不一样?”

    “那个……怎么会这么热,怎么会这么多火灵,怎么这么耗费法力……反正你知道的。”

    她朝周围看了看。神情渐有几分惊恐庆幸,说道:“还有,为什么你一点都不怕?”

    单单是燥热,自然不能将严萌逼道如此程度。自踏上山路的那一刻起,她就察觉得到周围的空气里仿佛隐藏着无数看不见的生灵,阵阵愤怒地嘶吼不停都朝耳朵灌入心神,几yù让人癫狂。两侧山石中不时有一股股火苗窜出,竟能幻化出各种面孔,朝山路上的人们发起猛攻。

    严萌的见识不低,很快就通过几次接触辨认出。这分明是在火灵力异常充裕之地才能形成的自然火灵,攻击能力不算可怕,却胜在不死,击散仍可重新凝聚,且实力渐有增强的趋势。

    若只是这些。她犹自不会狼狈道这般程度,严萌很快便发现,自己在这里几乎得不到喘息和弥补的机会,一旦尝试吸纳灵气,还需要分出心神戒备,否则脑海里便会被一股狂躁之意所充斥。恨不得大喊大叫甚至疯狂施展法术神通才可缓解。

    几种情形交错在一起,这位天之骄女好生无奈,行至半山竟已觉得难以支撑,需要打坐休息以图恢复了。

    尤其让她不解的是,夜莲对周围的一切熟视无睹,神情淡然如同在自家花园散步,悠闲得不能再悠闲,轻松到不能更轻松。

    有比较方能明白差距,严萌此时不得不承认,万世之花的确拥有自傲的本钱,不是像自己所想的那样靠脸蛋吃饭,也不是纯粹依赖法宝的废修。

    放弃了比较的心思,严萌顿时觉得心胸坦荡起来,索xìng继续问道:“还有啊,你有没有发现后面那几个……情形有些不对头?”

    一口气问出这么多问题,她长长吁出一口气,理所当然地说:“我问完了,你答吧。”

    “……”

    被人以如此“信赖”的目光注视,夜莲不觉有些失神,心头升起一股异样的感受,好生感慨,好生无状自嘲。

    “难道说,一个小丫头就可以让你如此失态?”夜莲心里冷笑,不无失望地想道。

    ……

    ……

    “须弥山异变,外界不会全无察觉,只是木已成舟,纵然所有尊者加院长一齐出手,也没有办法重头来过。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最安全的办法就是现在回去,否则一旦真正入山,返程玉盘极有可能失去效用,再没有后悔的机会。”

    “这么厉害!你怎么知道的?别是故意吓唬我。”

    “这里火灵力虽然充裕,还不至于山外便能凝结出如此多的火灵,其强悍也远超预料。”

    夜莲没有理会她的质疑,自顾说道:“这是煞气过重的标志,你自己也感觉得到。”

    严萌渐渐沉默下来,她的修为不是白来,自然能明白夜莲所讲。

    夜莲说道:“至于他们,三个不知自量的火修,一个与蓝梦同门,还有一个白痴,情形当然好不了。”

    扫了一眼徐徐靠近并且围拢过来的五名修士,夜莲说道:“到我身后来。”

    严萌显然料不到学子间的内讧来得如此之快,愤怒站起身说道:“我不怕,他们怎么这样……”

    “火力吸得多了,难免丧心病狂。”

    夜莲斜跨半步将严萌挡在身后,冷漠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说道:“不要动用玄灵,没有用。”

    “呃……你怎么知道!”

    “因为仙子要借用它来收取神兽之魂。”

    一名蓝衫女子袅袅行于四人身后,温和说道:“严萌师妹不要上了仙子的当,来与我等同行,可好。”

    亲切的神态,自信的口吻,蓝衫女子虽在问,语气却显得异常坚定,仿佛在她看来,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不容拒绝。

    ……

    ……

    大比一战,万世之花由云端跌落尘埃,几乎所有学子心中都摘掉一座大山。即便有些人依然心存敬畏,与以前也不可同rì而语。

    随着登山公告发布,夜莲又重新出现在众人眼前,这种如释重负的轻松便转为另一种念头:搬倒她!

    不止何问柳这么想,许多学子,甚至包括那些以往对万世之花无限仰慕崇拜的人,也都多少存有这种yù望。

    从大势看,大比一战改变的不仅仅是学子,还有众多分院对夺院的态度;此次现身的四大尊者,蛮尊早已亮明旗帜,火尊随后由观望改为主动,大地尊者闻风示好,连本来以五雷为首的灵尊态度也变得暧昧;可以说,紫云道院因此形势突变,再不是当初的风雨飘摇。

    当然,也可能是更加飘摇。

    最重要的是,有夺院资格的不止十三分院一家,踏须弥之行既然变成大家的事,包含的意味自然也多了起来。眼前的情况是,无论哪家分院学子获得须弥之行的最终胜利,便意味着其师长拥有了挑战院长、进而得到紫云大位的资格。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凭什么只有五雷这样想?别人难道就不能动动念头?

    比如说:灵尊?

    没错,萧十三郎很强大,可他分明志不在此,且从种种端倪可以看出,他身上有许许多多可以借用的东西,比如身世,比如战道双盟,比如魔域……

    没有不透风的墙,随着萧十三郎身上遮掩的迷雾被渐渐掀开,人们由无望变为蠢蠢yù动,熄灭了的心思跳跃起来。假如萧十三郎此行不成功,没有人愿意冒着得罪他与紫云的风险作祟;可他若是成功了,这些都可以拿出来摆一摆,用一用,谁又能断定其结果?

    至于夜莲,虽然有十三郎的jǐng告,可大家终不能将她放在与以往那样的高度看待,凭什么就不能想一想?

    须弥之行靠的终归是机缘,而机缘这个东西,从来都不是实力所能代表。来这里的人个个都是天之骄子,谁会认为自己铁定没有机缘?

    再说了,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火山,是三大火修可以超水平发挥战力的主场,这里地形狭窄,而且是五对一,甚至可能是六对一。

    此时不战,更待何时!

    “莲仙子姿容不改,着实让小妹好生羡慕。”

    蓝灵面容生得极美且带有端庄富贵气,其身形略显丰腻,凸凹有致处处透着荡人心魄的摇曳之感,仿佛那是一具充满水分的皮囊,看着便想要揉捏一番。

    与夜莲的冷傲高洁相比,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女人,却拥有更多让人敢于尝试的诱惑。

    她的目光落在那条空荡荡的袖管,笑了笑说道:“不过眼下看起来,仙子再没有以前那样受人拥戴的威仪,不如你我商量一下,仙子就此返回紫云,不再参与须弥之行如何。”

    语气是问话语气,口吻依然是肯定的口吻,蓝灵柔如清水的眼波流转,耐xìng等待着夜莲的回复。她觉得夜莲可能需要思考一番,揣摩一下利弊得失,权衡一下双方实力后方能给出答案。

    她是一个成熟的女人,既然给了对方尊重,便不会吝惜一点时间。

    “白痴!”

    夜莲没有让她多等一秒钟,冷冷给出回应。

    “一把年纪活在狗身上,不知死活。”

    ……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