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锻仙 > 正文
第四百零二十章:我本残虐!
作者:新兵扛老枪

【福蝶小说网 www.orientpaperinc.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l1-transitional.dtd">

    l">

    

    l; charset=utf-8" />

    锻仙最新章节正文 第四百零二十章:我本残虐!_新兵扛老枪_

    e="keywords" content="正文 第四百零二十章:我本残虐!,锻仙" />

    e="description" content="锻仙,正文 第四百零二十章:我本残虐!," />

    

    

    

    

    enu">

    g src="/logo.png" height="38"  alt="Logo" title="">

    

  •     

  •     

  •     

  •     ethod="post" action="/search" target="_blank">

        e="searchkey" class="text" onkeydown="if (event.keyCode==13) " onblur="if(this.value=='')value='- 搜索小说 -';" onfocus="if(this.value=='- 搜索小说 -')value='';" value="- 搜索小说 -">

        it" class="searchbtn">搜 索

        >

        > 武侠修真 >

        ain">

        

    正文 第四百零二十章:我本残虐!

        一秒记住本站 。)

        不管怎么样,他的直觉告诉自己,一定要先抓住对方。

        抓住她,就抓住了筹码,等若抓住了自己的生命!

        他抓住了……一个人的胸口,本能的催动法力。

        五指入肉,那人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反手一抓,牢牢扣死他的手,另外那只手环腰一抱,将霞姑娘楼在怀中。

        “我……我没有……做好。”霞姑娘哭泣的声音说道。

        “你做得很好,比我想的还要好。”那人说道。

        “那……那你帮我杀了他。”霞姑娘央求道。

        “好。”十三郎认真回答。

        ……

        ……

        “额昂!”

        随着一声嘶鸣,夔神庞大的体型浮在虚空,十三郎轻轻将霞姑娘放到大灰宽阔平坦的背后,又拍了拍她的头,这才徐徐转过身。

        霞姑娘身中诅咒,根本没办法宁心定神,十三郎又不能抱着她对敌,只好让拥有豪迈之气护花之勇的大灰承担重责。

        转过身的十三郎,身体上多了八条血口,肩膀还有一个窟窿。

        右手被十三郎握住,黄衣青年觉得一股雷霆之力顺着手臂朝身体里钻,又生不出壮士断腕的决心,只好挥舞刚刚夺下来的利剑,朝对方身上乱砍乱插。

        因为要护着霞姑娘,十三郎没有移动,直到安顿好一切,他才将身体转过来,真正看清楚黄衣青年的脸。

        那是一张扭曲的脸。

        因痛苦不知所措,因震撼忘记思维,因茫然而疑惑,因疑惑而惊恐,几不知自己身在何地,面对的又是谁。

        他根本无法想象,怎么会有人隐藏在毒冇龙潭内,他更无法想象,怎么会有人背对着自己,任凭他一飞剑狂砍滥杀,完全没有一丝反应。

        极度震撼让他忘记了一切,忘记了这把飞剑并不是自己最厉害的手段,甚至算不上手段。他有太多神通可以用,有太多宝物可以使;然而奇怪的是,他的右手被十三郎握在掌中,左手拿着霞姑娘的飞剑,竟似舍不得扔掉一样。

        “放手,放开我,你放开我!”

        他就像个被吓坏了的疯子,一边狂砍一面狂喊,根本没意识到对方只是一名结丹修士,而自己却是一名临近破阶,快要踏入大修士行列的超级大拿。

        眼前的这一幕,超乎了黄衣青年想象的极限,就算有人亲口告诉他十三郎是结丹,他也不能相信。

        哪个结丹修士会有这样的胆子,哪个结丹有这样的能力,哪个结丹会做出这样的事,哪个结丹……

        “砍够了?”

        十三郎的问话打断了他的臆思乱想,望着身体**血泉、脸sè无比平静的对手,黄衣青年的反应竟然是点头。

        肉冇身与他有了直接接触,且是不可分割的那冇种,元婴又如何?元婴中期,又如何?

        黄衣青年点头,却点不了头,因为十三郎开口说话的时候,那只刚刚腾空的手也随之挥动,凌空一记耳光。

        “啪!”

        极尽羞辱之能事的耳光抽打在黄衣青年耳门,如同惊雷炸响在所有人心中。人们无法想象,为什么一名元婴修士会变成砍柴郎,另一名结丹修士又为何变成……

        变成什么呢?

        “早在三天之前,你在北方的属下就已经死光。”

        一记响亮的耳光,生生抽爆了黄衣青年的半边牙床。

        “南方四人,与半天前死光。”

        又一记耳光,击中的是黄衣青年的左耳,他的右耳却飙出鲜血。他的左手胡乱舞动着,手里还拿着剑,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对手既没有夺剑,又偏偏总能绕过剑幕,准确地落在耳际。

        他的脑袋里有一千面大鼓、八百只铜锣,还有成千上万的冤魂在嘶吼,识海一片混沌,丝丝雷霆跳跃穿梭,搅成一片泥潭。

        他的双耳已失聪,奇怪的是,对方的声音却听得异常清晰,平静,冷漠,没有一丝烟火气,只有无休止的折磨。

        “刚才,雕巢里的卫护已死,那只虚不虚实不实的蝴蝶,变成了食物。”

        再一记耳光,黄衣青年的下巴彻底消失,光秃秃的鼻子下面裂着半张合不上的嘴,却发出一声狂吼。

        他想不通,想不通这一切是如何发生,想不通自己的三名铁卫去了哪里,想不通媚娘又因何消失,更想不通自己为何提不起法力,也聚集不了jīng神。

        他想不通,jīng通火系神通的自己,为何连一丝火力都调集不起来,对方明明修为不及自己,手上却传来一股不可抗拒的压制,仿佛那是……火焰之祖!

        燃灵圣火,红莲业火,天劫怒火,金乌灭世之火,哪一种都是火焰之极,哪一种都是他望尘莫及的存在。偏偏两人又是实体相接,骨肉相连,其中的压制,哪里是他所能想象。

        一只刚出生的幼龙,面对一只猛虎或许会失败,但假如幼龙已经咬住猛虎的脖子,且已经见了血……猛虎会如何?

        更何况,黄衣青年能算猛虎吗?充其量,他也就是一只体型比较壮的猪罢了。

        黄衣青年不明白这些,但他从对方的话里意识到一点,自己还有「百度贴吧★香香★文字」东西可以用。

        那只受伤yù死的母蝶。

        “嗷!”

        如同野兽垂死的哀嚎,黄衣青年终于下了决心,心里发出呼唤,左手挥剑疾斩。

        这一次,他砍的是自己的手!

        血光忽显,哀嚎声起,一只丈余大的灰蝶出现在空中。

        黄衣青年摆脱了被禁锢的局面,身体飙shè飞退,同时发出怒嚎。

        “噬……”

        “是你吗逼!”

        十三郎的声音第一次带上情绪,无边黑影随之炸起,没等黄衣青年看清是什么,灰蝶已被漫天飞蚁包围在其中。

        眼里瞬间涌起绝望的神情,灰蝶根本不理会主人的呼唤,身躯一震化做数百只枯蝶,掉头就想逃。

        朝哪里逃?

        论速度?比凶悍?拼数量?

        哪一样,它都落在下风,不,是完全不在一个级别。

        假如它在全胜时期,与厌灵蚁的争斗旗鼓相当,飞蚁或许能胜,付出的代价绝不会小。

        现在……完全是蹂虐。

        数十只飞蚁面对一只蝴蝶,会是什么结局……

        黄衣青年绝望了,断臂之痛提醒他,这一仗不能再打下去;虽然他此时已看到,自己的三卫拖住了其余敌人,媚娘也正与一名看不清形状的敌人对峙,自己所需要面对的,仅仅是一名结丹修士,而已……

        但是他不敢,真的不敢,他已吓破了胆,惊裂了魂,受了不可恢复的重伤,失去了最后一点勇气。

        他甚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怕!那种感觉,就好像老鼠落入猫口,羔羊面对猛虎一样,丝毫兴不起战斗的勇气,连看对方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但他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死去,更不甘心死在这个罪奴之地,成为罪孽的一部分。

        他抬起手,扔掉那把带来无边恶果的飞剑,手指点向眉心,身体化做火球,瞬移而走。

        十几丈外,黄衣青年身形显露,刚准备再次施法,目光陡然呆滞。

        在他的对面,出现两道冷厉的目光,与两只交错而来的……巴掌!

        “冇啪!啪!”

        两声闷响,黄衣青年的脑袋左摇右晃,眼前一片混沌。

        他不甘心,不相信,抬手再点,以吐出一口jīng血,再次遁走。

        结果与前次如出一辙,昏花的眼前两道利目,左右两记耳光。不同的是,这次还多出一脚。

        噗!

        裆下传来清晰的碎裂声,黄衣青年如同一只落入沸水的大虾,高高跃起,又重重落回原地,他喉冇咙里发出咕咕的声音,不停吐出坨坨肉块一样的东西,怎么都停不下来。

        他没办法再走,甚至不能再飞行,更不要说什么瞬移,什么神通。他全身的法力都被打散,体冇内元婴手舞足蹈,竟不能捏出一个像样的法决。

        “嘭嘭!”两声几乎同时响起,他的双腿被一掌击碎,连着两层血肉模糊的皮,软哒哒挂在身体上,如同两只摇摆的白旗。

        黄衣青年身披黄衫,裤子却是白sè,他觉得这样配很帅气,实则有些混搭。

        发觉他已经衰弱到极致,十三郎终于停了手,开始施展真正的法术与神通。

        “封!定!封封封!”

        一道道一叠叠,一层层一串串,片刻间,不知多少禁环被打入黄衣青年体冇内,那个小人想挣扎,却十三郎凌空一拳打穿了肚皮,再狠狠一捏。

        一切休止,此时的黄衣青年,除了有一身充裕的法力和半口气,已然是个死人。

        修士,修士是什么?

        是神仙!

        没有胆略,不会战斗,毫无强者之心的修士是什么?

        是废物!比猪都不如的废物!

        ……

        ……

        旁边的战斗还在持续,且甚为jī烈,三名护卫与三卡还有两名魔修鏖战,一时尚难以分出结果。

        十三郎对此视而不见,仿佛根本不值得理会,也不需要他担心。

        “解她的咒,我杀了你。”

        十三郎指着神情萎顿、眼神却异常明亮的霞姑娘,朝黄衣青年不容置疑说道:“这是你的造化。”

        “咳咳……咳……你当我是傻子,你……啊!”

        不得不说,修士道法着实神奇得可以,黄衣青年居然还能说话;只不过他的声音怎么听都好像漏了风的蛤蟆,沙哑凄凉,好像在叫chūn。

        “本少是火焱星火灵胜宗少主,你敢杀我,整个星空都会记住你的气息……啊!”

        一根烧得通红的细丝插进他的身体,顺着血管朝心脏附近钻,不亲身感受,根本想象不出那是怎样的痛苦,又是怎样的恐怖与绝望。

        “你知道,人身上有多少条血管吗?”十三郎认真地望着他的脸

        “相信我,前世今生,你都扛不过过去。”

        l" title="阅读《锻仙》的上一章">(快捷键 ←)上一章

        ulu" href="/duanxian/" title="锻仙最新章节">本书目录

        l"  title="阅读《锻仙》的下一章">下一章(快捷键 →)

        

    最新推荐

        argin-left:5px;">异世邪徒

        ">好看的小说推荐 All   rights Reserved

        

        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