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锻仙 > 正文
第四百零八十七章:戏子皆属不易
作者:新兵扛老枪

【福蝶小说网 www.orientpaperinc.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    嘶吼声在通道内回荡,好似千万面巨鼓同时敲打,众人愕然呆愣了半响,爆出整齐的狂喊。レwww.siluke.com♠思♥路♣客レ

    “跑!”

    很没骨气的举动,同时也是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对这些百战余生的魔修来说,世间已没有多少人能够让他们觉得恐惧,更不要说闻声而退,惶惶如丧家之犬。

    那道声音可以,那只鸟可以,声音与火鸟同时出现,听到看到的人除了逃跑,还能做什么?..

    木长老看了鬼道一眼,发觉老家伙脸sè煞白没有丝毫血sè,好意说道:“不知道友替谁护法,可需老夫帮忙?”

    “护法?护什么法,我有说过吗?”

    鬼道愕然反问,反手将一个大活人扔给他,喝道:“这是你的人,老夫走了。”

    言罢,他也不看木长老什么脸sè,身形如飞纵掠而去,竟连头也不回。身后木长老吓了一跳,充忙间接过来才发现是牙木,略做查看自然明白了究竟,不禁摇头苦笑。

    到了这个地步,每个人都已耗尽全力,区区反噬,倒显得不是太重要了。木长老随手将牙木收好,对夜莲说道:“十年不见,仙子风采依旧,老夫甚为叹服。眼下大变将起,仙子不如赶紧离去,脱离险境以防不测。”..

    当年出使道院,木长老亲眼见到夜莲于大比激战,心里将她看得与萧十三郎同一高度,转眼十年过去,再次相逢木长老才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她,内心好生感慨。

    魔族圣子jīng英辈出,其中不乏百年、甚至千年难遇的奇才,然而无论哪名圣子。若与这两人对比,皆有所不如。萧十三郎暂不去说,夜莲十年间进阶成婴,如今已堪堪要再次突破,很快便会跃升到中期,谁堪与之相较。

    见他发问。夜莲淡淡回礼说道:“多谢长老好意,晚辈尚有要事向天谕长老请教,不能就此离开。”

    木长老微楞,问道:“找道兄所为何事?可方便与老夫说?”

    夜莲略有犹豫,木长老见状说道:“不瞒仙子,道兄为窥天机已经两侧祭献寿元开卦,若为了……”

    天谕之名不仅仅限于魔宫,灵域也有很多人知其能,见夜莲如此执着。木长老下意识便认为她是为了求证己运,不禁生出几分失望,还有庆幸。

    夜莲似明白他的意思,说道:“长老误会了,晚辈只是想打听一个人的下落,非为求算而来。”

    木长老再次一愣,不知该不该继续问下去。

    夜莲略想了想,微笑说道:“其实不是什么大事。问于长老也无妨,晚辈只想知道。此次降临,魔修中是否有一名三生族人,其现在何处。”

    “扑通!”

    “哎呀!”

    夜莲一笑,如圣洁之莲瞬间绽放,哪里是天姿国sè所能形容;原本为紧张恐惧的气息所弥漫的通道竟瞬间变得清凉舒适,上方飞落的几名魔修集体失神。竟无法控制体内修为,一头扎到地上。便是木长老本人也有片刻失神,心中大起凛意。

    “滚!”

    几名魔修被喝醒,狼狈不堪地爬起来,失魂落魄而去;两名年轻稍轻的修士犹不能控制心神。奔跑中尚不忘回头窥视,神情痴迷且自愧,竟如失了魂一般。

    木长老借此机会调理好呼吸,回过头温声回答道:“这样的人确实有一个,不过她是魔宫要犯,乃偷入妖灵大陆,如今下落……我等也不甚清楚。”

    夜莲目光微闪,蹙眉说道:“既知其偷入而来,想必有些线索才对,长老若能告知详略,晚辈不胜感激。”

    木长老说道:“感激就不必了,此女流落妖灵,已非我魔宫所能把握,仙子既然有问,老夫焉能不尽力。”

    说着话,他随手取出一枚玉简,勾勒几笔后交给夜莲,笑着说:“这是之前我们感应到的几个点,希望对仙子有助。”

    夜莲接过玉简,也不查看直接收进怀里,再度躬身施礼。

    “多谢长老成全,将来如有需晚辈效劳之事,尚请明言。”

    “仙子客气了,举手之劳而已,老夫岂能推辞。”

    作礼以别,夜莲再没有什么话说,展动身形朝通道另一方激shè而去;身后木长老大有深意的目光望着她的背影,神情渐有yīn沉。

    “两虎相争么?那倒是好事情……”

    ……

    ……

    通道内人心惶惶,金山之上却像一锅大火烧开的水,彻底沸腾起来。

    四面皆敌,八方受困,生死关头,罗桑修士由最开始的震撼惊恐中清醒,不得不拿出压轴底牌,与联军誓死一搏。

    东西两面,各有两名化神修士当先冲出,率两百人的队伍迎击对手,与之展开激战。无需有人吩咐,七名距离化神仅差一线的大修士围成圈,zhōng yāng两名化神长老掐诀施咒,同时朝天空打出一颗星。

    一颗水晶般剔透的星。

    赤橙黄绿青蓝紫,七颗水晶之星各shè出两道迷离光线,顷刻间链接在一起,徐徐朝周围扩展,构成一个如六角星芒且带有尖顶的锥。两名化神抬头看了看扑过来的对手,眼中均流露出决绝之意,各自朝胸口狠拍一掌,身体顿时僵硬。

    “元神出窍,罚!”

    两人齐声大喝,两条虚影从身体上漂浮而起,直接冲到星阵尖顶两侧,与此同时,那七名大修士纷纷效仿,各自将元神祭出身体,将星芒间的空白填补。

    眨眼间,空中出现一座生有两个平角的锥形尖塔,如百丈彩灯一样旋转,不断加速后形成一个倒挂的漩涡。漩涡周围,罗桑群修汇集在尖塔四周,各施展宝物汇集成四条神通构筑的触角,与数百支利剑撞击在一起。

    无数道波纹四面散开,百支飞剑被瞬间绞灭,数十名燕尾剑修吐血飞退。其中有七八人身体如烂泥,额头上出现一个孔洞,流的却不是鲜血,而是一缕缕颜sè各异的丝烟。

    “模拟yīn阳,摄魂碎骨,这是禁术!”燕山老祖须发飘飞。神情首次出现凝重。

    魔修会禁术,罗桑修士又岂能不懂,他们比魔修做得更彻底,不是一两人施展,而是集中几名甚至更多修士,连肉身都暂时舍弃,强行提升修为构筑阵法,威力更增一筹。优势的时候,没有人愿意自损修为施展禁术。然而当战场上形势逆转,猎妖使面临如魔修之前那样的处境时,什么禁术不禁术,有用就好。

    为jǐng告了周围诸人,燕山喝道:“此阵易破又不易破,若有足够时间等待,他们自己便无法维系;若强攻,无隆择何种角度。都等于面对他们全部。待老夫试过后,尔等从三面将其包围。每次攻击不得少于百人。”

    燕尾群修闻声而动,数百支飞剑分成三个梯队,分波次朝那几条疯狂旋转的触角狂攻。

    “燕山老祖,接我降世天罚!”

    尖锥之上传出两声暴喝,竟好似从一人嘴里发出两道声音,随之而来的是一道黑白相间的粗大光芒。带着刺耳的呼啸与死灭的气息,朝燕山老祖激shè。

    “自残之道也敢称天罚?倒要见识见识。”燕山淡淡一笑,神情流露出几分不屑。

    自从来到战场,燕山的注意力便集中在令主一人,即便罗桑修士施展禁术提升修为。也没有半分松动。他心里明白,假如令主全力施为,此处战场唯有自己才能与之抗衡,便是那位堪称剑道绝世天才的大先生,也因修为所限,实力有所不及。

    但既然对方主动叫阵,燕山自不能置之不理,他将目光从战舟之上挪开,深吸一口气后抬手朝尖塔漩涡斜劈带挂,以八成修为斩出一剑。

    与令主一样,不到万不得已,燕山老祖不敢出全力,生恐于战场上引来雷劫。他的八成修为,已超出寻常化后修士,人界罕有能与之抗衡者。

    赤rì再现,千万丝芒当头罩落,真好似一颗小型的太阳悬挂在高空;几乎在同时,那道黑白之气横冲而至,剿碎无数丝芒光线,与赤剑撞击在一起。

    时间停顿,动作静止,千万到漂shè的丝芒凝固在空中,如一副定格的画。周围的人们目光呆滞,耳中有千万种声音同时震响,又仿佛什么都没有;种种表情僵硬在脸上,数百名修士怔怔地望着空中那颗绚丽的骄阳,魂飞天外。

    轰!

    一切骤然加速,耳膜哄哄响成一团,燕山老祖身形连退三步,眼中浮现出一抹惊叹;那个圆锥带着触手的漩涡出现一个巨大的豁口,几条身影化成血雾,来不及飘飞便被漩涡所吸收,重新凝聚起来。

    “自己人也不放过!”

    燕山老祖厉声呵斥,随即吩咐道:“徐徐以图,老夫不会再出剑。”

    他意识到,自己如要彻底击破这个漩涡恐非易事,为了保留实力对付令主,不得不将其交给其它人面对。

    数百剑修闻声响应,结成三条剑阵徐徐而动,推进的势头不再如之前那样迅猛;反之漩涡中的罗桑修士被燕山一剑震得气血翻腾不休,还付出几名修士死亡的代价,也收起了狂妄心思,不得不耐心与群修展开周旋。

    剑修一侧形势暂成僵持,其余几侧更不用说,人数最少的大先生一侧,猎妖使甚至开始组织反击,虽付出无数鲜血与生命,终究将局势稳定下来。

    然而,所有人心里都明白,这不过是权宜之计,是搏命才得到的一时自保之策,只要过了这一阵,等待猎妖使的就是如魔修一样的下场,很可能全军覆灭。

    所有人都在等待,等待战舟之上的令主做出决断。

    “拙劣的把戏,这又是何苦。”令主望着魔修逃离的方向,眼角如被几根线扯动一样抽搐,冷笑着自语。

    “发星辰令符,待本座种树,坚守金山!”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