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锻仙 > 正文
第五百二十五章:你是我的姐妹
作者:新兵扛老枪

【福蝶小说网 www.orientpaperinc.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    “两……两个?”卡徒鼓着眼睛。

    “双胞胎?”卡门瞪着眼睛。

    “不是活人。”卡其最冷静,很快发现第二名黄花女“几乎”没有生命气息,忍不住开口提醒。

    “说出来干吗!”没有生命的黄花女埋怨道。

    “……”众人都傻了眼。

    这还不是活人?

    黄花女望着十三郎说道:“这就是阵盘,专门替我打理这座洞府,对了她的名字叫殇。”

    殇柔柔一笑,又说道:“夫君有何吩咐?”

    十三郎不知该说点什么好。

    ……

    ……

    黄花女的解释,她与殇一体双魂,最要命的是,等到黄花女的母亲发现这种状况,两人竟已处在半融合状态,难分彼此。..

    正常情况下,必然有一个要吞噬掉对方才能完整;然而黄花女的母亲不这样想,认为黄花女与殇都是自己的孩子,必须想个法子让她们活下来。

    “这很难。”十三郎凝重说道。

    “废话。”黄花女的回答干脆利落,神情冰冷。

    与她相比,殇的xìng情就温和多了,轻轻柔柔地施礼说道:“是呵,母亲为此牺牲自己xìng命,殇很难过呢。”

    众人又傻了,目光游离暗自想,她哪有一点难过的样子?

    黄花女眼中闪过怜惜,随即被冷漠所替代,淡淡说道:“分魂没有完全成功,殇没有情感。”

    “我有的。”殇默默低头,神情有些黯淡。

    众人心中一跳,纷纷低下头。卡其卡徒忙着在地上画圈,卡门不停揉着眼睛,嘴里喃喃说些“风大。迷眼睛。”之类的屁话。

    十三郎神情依旧平静,声音不知不觉变得温和,说道:“在你这里?”

    黄花女点头,说道:“还有生机,母亲把殇分出来之后发现问题,将全部生机渡化给她。还是没办法固定本源……死之前,她给我留了个法子,将妖力炼化成生机,延缓一下……这座洞府是我给殇建的,需采集妖力时常弥补,不然她会死……”

    略顿了顿,她补充说道:“洞府里的一切都是她控制,她就是阵盘。”

    一切都已明了,黄花女的双重xìng格。视周围一切屠戮如不见,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等等。

    或许还有别的什么,但已没有人再问。

    “姐姐帮了很多呢!不然我早就死了。”殇轻笑着,随口描述着过去不知多少年一直在发生的事情。

    她的笑容很奇特,不是冷笑不是yīn笑,不是欢笑不是嘲讽,什么都不是。

    她笑得很努力。看得出她想笑出些味道,哪怕是坏的恶的狠的仇的味道。但不管如何努力,都只有动作。

    有动作无含义,明明在笑,眼里却看不到丝毫sè彩;明明是件很沉重的事情,语气神情却像吃饭喝水一样平淡;众人听着看着想着,脊梁骨阵阵发凉。

    三卡的头垂得更低。卡门眼里的风越来越大,十三郎神情越发平静。

    他问道:“在荆棘林的时候,你就发现了这点。”

    察觉罗桑木的变化起自荆棘林,偏偏那个时候碰到黄花女,也就是说。从一开始她就是故意如此,想查明底细后将十三郎留下,或者……

    “我修炼了母亲传下来的法子,对生机感受格外敏锐。”

    黄花女坦然说道:“开始我想杀死你,但不确定那生机是由何而来,后来……我发现你身上元阳之气格外浓郁……普里族有秘法,可以用双修采集元阳之力化作生机,我的元yīn还在,所以想……嗯?”

    十三郎将罗桑木重新拿出来,光芒大放,殇的气息瞬间稳定沉厚许多,好像沐浴chūn风的花儿,又一次绽开笑颜。

    不知道是不是生机得到弥补的原故,此时的殇面sè有些变化,不似开始那样苍白,泛出几分红润。唯脸上的表情还是那么奇怪,好像是满足,又好像不是……或许应该说,她在做出满足时会呈现的表情动作,却没有内容。

    十三郎犹豫了一下,问道:“这些……”

    “跟我学的。”黄花女淡淡回答。

    “姐姐没事的时候就教我做表情,很多呵,比阵法神通难多了。”殇一脸“满足”地回答道。

    没有情感的人学习道法……应该比常人快得多,也容易得多。

    十三郎笑了笑,伸出手摸摸殇的头,说道:“不难,慢慢学,总有会的一天。”

    “真的?夫君你别骗我。”殇“高高兴兴”反问道。

    “叫哥哥。”十三郎纠正说道:“这东西我比较擅长,比你姐姐教得好。”

    殇“疑惑地”望着十三郎,又看看黄花女,说道:“哥哥?可是……”

    “她胡说的,别信。”

    十三郎将罗桑木推到殇怀里,说道:“抱着,舒服点。”

    “咳咳!”卡门抬头又低头,揉着眼睛嘴里嘀咕:“风太大了,狗rì的老天,怎么这么大的风。”

    “喔!是很舒服啊!”

    殇很听话,一脸“满足”地抱着罗桑木,一脸“满足”地望着黄花女,“小心地”征求她的意见,说道:“哥哥让我叫他哥哥,可以吗?”

    “他是个小不点……随便了!”黄花女无力说道,眼里却带着笑,很隐秘。

    ……

    ……

    毫无疑问,这座洞府是不为人所知的秘密洞府,殇是黄花女最大的秘密,两件秘密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众人面前,表示彼此关系拉近许多,坦诚许多。

    十三郎投桃报李,直接告知众人罗桑木的来历,准确讲是告知黄花女一人;之前他心里只有猜测,既然黄花女认识这种神木,很想得到印证,以便确定接下来该如何做。

    他将金山之战大略说了下。重点放在二灵争木那一段,至于金乌与三足四足间的斗法则以chūn秋笔法带过,至于能否取信……

    还是那句话,爱信不信,不信拉倒。

    十三郎说道:“照我估计,那为令主是木灵之体。最后逃到一截没被烧掉的根须里,当时我只想挖点材料,时间仓促一时没认出来。至于它为什么能够吸收生机,从哪里吸收……我也不晓得。”

    黄花女认真想了想,说道:“罗桑木虽然强大,但很难诞生灵智。从某种角度讲,现在这截根须可能比它的本体层次还要高,但是力量不够,所以才拼命从本体掠夺生机。”

    十三郎有些担心。问道:“它怎么不长大?”

    黄花女面带讥讽,说道:“木灵是灵物,再怎么残缺也知道保护自己,现在它的目的是修复灵xìng,而不是长成大树让人采割。”

    十三郎不在乎她的嘲笑,说道:“补充完整之后呢?”

    黄花女说道:“哪有那么容易。就像你们看到的,万米大树都没有灵xìng,其本体肯定更加庞大。依旧不能称灵;若不然的话,就凭令主那么点修为。也敢采它的枝?”

    “令主很强的。”卡门咕哝一句。

    “得看和谁比。”黄花女不屑一顾。

    “说的是,得看和谁比。”

    十三郎对此体会最为深刻,说道:“殇能吸收多少?”

    话一说出来,他就知道自己问了个愚蠢的问题,生机这种东西怎么量化?用什么计算?

    没想到,黄花女居然认真的思考了一番。之后才说道:“殇的寿元和我一模一样,补满之后就没办法再吸收;不过她的生机时刻在消散,速度倒是不快,但没办法阻止……”

    “除非诞生本源?”十三郎问。

    “嗯……还有,我每一次提高境界。她的生机都会变得旺盛些,或许将来有一天,我修炼到某种层次,不用寻找什么办法也能把这个问题解决。”

    黄花女神情变得落寞,低声说道:“很难……”

    当然很难,修士提升境界本就很难,还要照顾另外一个快要死的人,时刻留意她的生机不要断绝,简直难如登天。

    殇察觉到黄花女的变化,小小的身子挪过去伏到她怀里,一只脚搭在十三郎的腿,“黯然”说道:“姐姐不要难过,我活了这么久,知足了。”

    “知足是啥意思?”卡徒突然问了句。

    殇有些迷茫,皱眉苦苦思索,难以找出答案。

    几人目光同时落在卡徒脸上,憨货知道自己说错了话,面孔涨得通红。卡其一脚踹在他屁股上,大喝:“滚!”

    “知足就是你现在的样子,你做的很好。”

    十三郎拍拍殇的脚丫,说道:“起来,给你看件好玩的东西。”

    “好玩的东西?好呀好呀!”

    殇突然高兴起来,一咕噜坐起身,两只眼睛瞪得溜圆。

    “哪儿呢?哪儿呢?”

    黄花女有些诧异,愣愣地望着十三郎,再看看殇,眼神很是疑惑。

    “别急,这就给你看。”

    十三郎张口吐出一件扁扁长长的东西,朝周围说道:“让开,腾点地方。”

    洞府内突然响起千万道声音,有怒吼,有惨嚎,有祈求,还有威严的呼喝,与千万道呼啸之音。

    三卡连忙起身,身材好似十来岁小姑娘的殇最积极,忙不迭腾出地方,睁大眼睛准备看戏。

    “就是它!就是它把那家伙抓住的!”黄花女大叫。

    十三郎不理她,给殇解释道:“这东西叫修罗大狱,是我刚刚得到的法器,还没有完全炼成呢。”

    殇怀里抱着罗桑木,兴奋叫道:“殇能看出来,它是剑阵!不过……修罗大狱……这个名字好难听啊!”

    十三郎笑了笑,说道:“呵呵,是啊,你想个好名字?”

    “那我得好好想。”殇认真回答道。

    “嗯,慢慢想,不着急。”

    十三郎随手朝修罗大狱中释放一道神念,目光却对着黄花女。

    “蠢货!”他淡淡说道。

    黄花女一怒张嘴,最终老老实实低下头,声音中带着惊喜。

    “……你说的对,是我太蠢。”

    ……

    ……

    我想写很多种情感,兄弟、父子、师徒、家国等等;母女前文已经有了,这里一笔带过,重点是姐妹。

    果然是慢点才能写好,嗯,调理身体不是一时之功,媳妇进阶元婴期之前,更新不会太多,请理解。

    本章很jīng炼,效果也不错,求月票!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