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锻仙 > 正文
第八百零三章 :赶妖突围
作者:新兵扛老枪

【福蝶小说网 www.orientpaperinc.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    长鞭起,海浪翻,妖兽奔腾涌起。   尽在

    两边黑sè长索上下抖动,似极了摇摆身姿的蛇,银sè的海面顿起黑芒......黑墙,一道因鞭影纵横切削空气所形成的墙。

    墙壁两侧,本就难以压制的妖兽彻底疯狂,成批成片shè出水面,以其所能达到的速度极限,以它们所能施展的一切神通,猛扑向前。

    赤红的双眼,扭动的身体,凌空的影子,张开的大嘴;还有咆哮的声浪,瓢泼的神通,漫天的光华,以及无处不在的死亡。那种感觉,就好像海水中出现了某种比死神更可怕的事物,追逐着、驱赶着、逼迫着所有拥有生物,爆发出生命中的最强。

    “天魔驱妖,神佛退避,给我让开!”

    手持长鞭脚踏青波,古鸣约面sè苍白中透出极不正常的红,显然负担极重;其双眼被疯癫之意占据大半,yīn狠的表情似要将对手生吞到肚子里,嘶吼咆哮着冲向前方。

    与四族大修那种人情关系不同,古鸣约是十三郎亲自挑选,怎么可能是弱者?蓝山、百花与这个看似脾气古怪的道士,都有自己的独门绝技,且极有针对xìng。古鸣约的xìng情桀骜不驯,其最最能打动十三郎的地方就是对妖兽的熟悉程度,还有那条堪称逆天的长鞭。

    赶妖鞭,不杀人,只赶妖,驱赶一切妖物!

    ......

    千万妖兽所向,首先遭殃的不是当头红袍,而是位于右侧神情最为焦躁的那名魔修。脚下妖禽不止为何突然发了疯,曲颈转向双头齐动,神通利喙齐齐施展。直接反噬其双腿。

    境界不高于古鸣约,距离不超过赶妖鞭限制,没有那只妖兽能够不受影响。这只妖禽是古鸣约早就盯准的目标,此时攻势发动,鞭稍回旋盘绕正指着它的头。而且是两个。

    那个瞬间,妖禽心里就像一个空荡荡罐子突然间被恐惧装满,惊恐瞬间达到极致,也彻底失去了控制。其一只大嘴喷出红霞,带着刺鼻的酸腐气;另一颗头颅闪电般回缩,铁嘴如钩。凌空划出一道绚丽红影。

    七级妖兽全力一击,哪个大修轻视得了?脚下妖禽驾驭了将近一年,红袍魔修哪里想得到它会突然间反噬?退一万步讲,他们都曾被星主加持过特殊气息,便是陌生妖兽也不敢轻易攻击,怎料得到这只早被收服、只因某些原因未被收做兽宠的妖禽会在最最关键的时刻反扑。攻击还这么狠?

    撕心裂肺的惨嚎声中,修士双腿齐根而断,所化血雾被那只妖禽一口吸光,其目光中凶芒大盛,背身一抖将修士甩到空中,迎头再次出口。

    “孽畜,啊!”

    骤遭重创。红袍修士的身体只余下半截,内心惊恐已无法形容;所幸其头脑因剧痛清醒过来,匆忙间来不及调用法宝,只好施展神通将双手化作利爪,分别迎向妖禽的那两颗头。

    很不幸,围攻他的妖兽不止一头,其受的伤也比预料重得多。其腰腹之下,红丝弥漫、如千万条蚯蚓努力朝伤口里钻;与此同时,旁边不只从哪里窜出一只百多米长的庞大触手,顶端一只吸盘闪烁不停。恰似恶魔脸上专吸灵魂的那只眼。

    触手庞大,但有着绣女都难以比拟的灵动,扭曲几次来到红袍修士身后,直接攀上了他的头。无数倒钩瞬间弹出,钉入他的脸。钻入他的眼,恶狠狠凶残残刺透颅骨,一吸,一扭。

    “呃......”

    闷哼声中断,修士的头颅与身体分了家,鲜血如喷枪一般飙shè,其右手仍抓着那只妖禽的头,几乎在同一时间扭动,捏紧,捏爆!

    很可惜,怪鸟的头比他多生了一颗。

    那只生长着弯刀般利喙的头极其灵活地摆动两次,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反向绕过修士的左掌,径直啄向丹田。

    土生土长,能在乱生海这种地方活下来并且成长到七级,哪只妖禽不经历千万次搏杀。虽未必见过人类,但凭着本能与对法力流转极其敏锐的灵觉,怪鸟准确地找到了修士的核心,也是他的真正致命处。

    “吼!”

    红袍凄厉狂啸,四五寸大小的元婴被怪鸟啄穿,险险碎成了片。jīng纯的魔力如喷泉般四shè,纯由魔力构成的躯体松松垮垮,其面孔五官都因痛苦扭曲到一起,身体连连晃动,竟然......逃不掉?

    身为元婴修士中的顶级大拿,红袍魔修的元婴没理由因一次钝击就失去瞬移的能力,哪怕此时被撕裂。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任凭他如何努力,如何不惜一切催动本源法力,身体都无法遁入虚空,自然也无法从怪鸟的钩嘴上脱离。

    奇妙的是,身体元神遭到如此重创,那名修士的眼神反倒显出几分清明,其目光透出明悟,好似大梦初醒,张嘴朝旁边两名同伴狂吼。

    “救我......有毒!”

    声音就此终结。

    无数道利爪自其身体上划过,数不清的嘴巴对空猛吸,不知多少道神通在怪鸟身边释放,将它、连同其含在口中的那个残破元婴通通淹没,化为最最纯净的魔气,回归初始本源。

    正如人类修士觊觎妖兽的妖丹,妖兽对人类的金丹、元婴乃至魂魄何尝不贪婪。乱生海这种地方,一名大修士的元婴,且是一个无法移动、残破不停喷涌气息的元婴,不说眼下妖兽如cháo,就算最最平静的平时,也断断没有存活的可能。

    堂堂顶级大修,人类元婴中的佼佼者,连一道像样的神通都没有施展,连一件法宝都没来得及拿出来,连支撑片刻都未能做到,就此身陨。只留下一张凄惶无助的脸,与半截令人费解的话。

    有毒......

    ......

    什么东西有毒?毒xìng是什么?

    两名红袍修士来不及想。同伴身亡前的那一吼多少有些作用。两名红袍同时一愣,眼中闪过几次挣扎,随即便被各种异像刺激到通红,重新陷入混沌。

    “你找死!”

    “啊!”

    太快了,剧变来得实在太快。由不得两人做出反应。那只长鞭居然有这种效果,那只鸟居然会反噬,那个与他们称得上亲密的同伴这么快就身亡,两名魔修再无意研究这一切究竟如何发生,心里只余下一个念头:复仇!

    “我要你碎尸万段!”

    剧变接二连三,令两名红袍应接不暇。或许因为心智的缘故,他们的反应比自己想象的要慢,杀开血路、吼出复仇的时候赫然发现,对手已远在三千米外。

    “你跑不掉!”左侧之人连连怒吼,双眼都因仇恨变得血红:“上穷碧落下至黄泉,哪怕逃到天边。本座也要将你抽魂炼魄!”

    当头红袍仍有几分理智,担心同伴冒进入险,寒声喝止道:“不要急,这些妖兽并非为了攻击我们,只要略做避让便会散开。况且他撑不了太久,这般不惜一切飞遁,用不了多远就会迷失神智。束手就擒。”

    左则修士急道:“前方或许真有他们的人,万一汇合到一处。”

    当头修士冷笑说道:“就算那样,也是自投罗网。”

    左侧修士略显迟疑,说道:“可是,事情未必如星主所言的那样,万一有变......”

    “闭嘴!”

    当头修士目光连闪,喝道:“你敢质疑星主?”

    左侧修士畏惧低头,神情写着犹豫,嗫嚅说道:“不是质疑星主,而是那萧十三郎......”

    当头修士神情微变。挥手打断说道:“不许胡思乱想,追上去看看再说。不管怎么样,我等不惧妖雾侵蚀,进退皆可自如。”

    这话不算错,左侧修士暗暗盘算一番。觉得增加千里距离算不得什么,遂催动身形一路疾驰,与身边同伴追逐着古鸣约的身形而去。与此同时,当头修士面sèyīn沉,默默叹了口气。

    “不能再发生意外,定要将此人生擒。还有那只鞭,如此奇异之宝,定可派上用场,足以弥补少一人的损失。”

    ......

    “逃到天边?太远了吧。”

    天边到底有多远,古鸣约来不及思索、也顾不上理会那颗珍贵无比的元婴旁落兽口,此时的他竭力挥舞赶妖鞭,驱赶着乱妖海的妖兽拦截两名红袍,自己却晃动身形急速远遁,从陨落魔修所在缺口处冲出,狂笑逃向远方。

    “妖xìng都不识也想驾驭妖兽,这么多年过去,魔宫修士丝毫没有长进,还是那么蠢!”

    击杀一名大修士,古鸣约丝毫没有趁胜追击的打算,只想着逃出二人拦截。他自负,但不会因自负而狂妄,更不会因此不识好歹。古鸣约明白,此刻自己其实已经强弩之末,赶妖鞭驱赶的妖物也不足以对付那两名大修士;一来周围妖兽实力并不太强,再则它们此时的主要目的是逃,而不是帮助古鸣约杀敌。

    这就是妖xìng,是古鸣约鄙视对手的关键处;他看出那几名修士暂时拥有驱妖能力,但那种能力不正,且不是他们自己拥有;换言之,那是借来的力量。

    迷信借来的力量,魔宫修士居然会这么蠢?

    对手愚蠢从来都不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古鸣约并不觉得得意,相反涌起几分惶恐。因为他明白,这三名大修绝对不像他所骂的那样不堪,眼下这般表现,要么因为cāo纵他们的力量太强,要么太诡异。

    “本道可以死,但绝不能做别人的傀儡,尤其他们是魔宫修士!”

    如丧家之犬一样在天空狂奔,满眼尽是浊浪滔天,古鸣约眼里疯狂的意味越来越浓,恶狠狠咬牙。

    “萧十三郎,本道在你身上押下全部,你不能让本道失望!”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