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锻仙 > 正文
第八十三章:为客乡而欺!
作者:新兵扛老枪

【福蝶小说网 www.orientpaperinc.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之前与裂风兽一战,十二郎虽主要依靠肉身获胜,可毕竟还是动用了法力。巧合的是,为了追求对魔兽的最大杀伤,十三郎有意将法力性质调整为灵力。如此一来,鬼道虽然会有所疑虑,终究不改其灵修本质。不然的话,恐怕会带来额外麻烦。

    想到这里,他说道:“前辈抬爱,晚辈受之有愧。然而如今的情形有些不同,暂时晚辈恐怕不能和您回去。”

    鬼道不解又不满,说道:“为何?”

    十三郎说道:“晚辈在此有机缘未了。”

    “机缘?”

    鬼道冷笑,说道:“这种地方能有什么机缘,你不要走上邪路。沾染魔道的话,别说沧云宗、道院不能容你,老夫也势必要将你亲手诛杀!”

    “晚辈修的不是魔道。”

    十三郎苦笑着摇头。他心里清楚,鬼道之所以说这么多,一多半是因为塔山:加之他本来就没有太过为难自己的意思,这才能容许自己解释。否则以他那样肆无忌惮的讥讽嘲笑,根本是自寻死路。

    至于说眼下,假如鬼道知道自己因为一名魔域女子滞留不去,他不定会怎么想。难说不会直接找上门去,将叮当就地斩杀。

    心里这般想着,他说道:“前辈既然接到过大哥的传信,当知晚辈彼时的修为。”

    鬼道点头,说道:“然后?”

    十三郎调整气息,将修为放到极致,说道:“前辈以为,晚辈现在的修为如何?”

    “弱不禁风。”

    “咳咳……。”

    十三郎无奈摇头,说道:“晚辈这点修为,自然难入您老法眼。不过这么短的时间进阶到如此程度,应该算不易吧。”

    感受着体内蓬勃的法力,十三郎自己都不禁为之心惊。

    这一战他受创不轻,飞蚁更被灭杀殆尽,然而收获也是巨大到无法想象。单单这身法力,比来的时候充足数倍,哪里是仓促修炼所能求。

    脸上略微带有自得,十三郎说道:“这些都是近期所得,眼下机缘未尽,晚辈实不能轻易放弃,还望前辈体谅。”

    鬼道想了想,不得不承认十三郎说的是事实:数月功夫连连破阶,何止是不易,简直就是神迹。

    他说道:“那又怎么样?修为毕竟可以考丹药提升。老夫准备了不少良药,如果塔山嗯...…”

    略顿了顿,老人继续说道:“先不说你一个灵修在愿域如何生存,要面临多少艰险口就拿道院来说,他们主要考究的还是神通道法,对修为并不太重视。尤其是内院,对悟性的要求越发严格。你空有修为,施法烂得一塌糊涂,如何能得到赏识。”

    不知不觉间,老人开始为十三郎入院做起打算,此种变化,甚至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

    “眼下距离院试已不足三年,你再不抓紧时间的话,就算能突破结丹也是徒劳。道院之中,修行天才比比皆是,不差你一个修为高深之人。”

    特意强调了“高深”两字,老人不耐烦再和十三郎啰嗦,皱眉说道:“别再婆婆妈妈,老夫这就将你带回古剑门,好好闭关三年,以争取那万中无一的机会。如果实在进不了内院,你干脆就在古剑门修行,未必没有得道的一天。”…,

    说着话,老人心意有变,十三郎身体周围禁锢再起,又一次陷入几乎不能移动的状态。看起来,如果十三郎拿不出能让他满意的理由,此老就要强行动手,生生将其掳走。

    就在这时,十三郎忽然手指连弹,仿佛带有某种节奏,寻找某种韵律。

    下一刻,他的身形一阵扭曲,双脚极为诡异地在地面连踏七步,竟生生从老人的束缚下挣脱出来。

    只不过,他的身体刚一脱出牢笼就几乎委顿在地上,面色更是芥白如纸,气息极为不稳。

    “咦!这是……遁术!”

    鬼道发出不能置信的惊呼,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鬼道的见识何等丰富,一眼就看出十三郎这记神通的不凡。

    眼下十三郎显然刚刚触摸到边缘,施展起来极为吃力,且只能于地面运用:然而假以时日,谁知道他能不能明悟遁术的真谛!

    一名尚未结丹的修士,甚至是刚刚筑基没多久的修士,竟能领悟遁术!

    老人忽然一阵头晕。

    “咳咳……。”

    十三郎原本就有伤在身,此时又强行施展刚刚明悟了一丝的裂风兽神通,胸中如翻江倒海一般。体内的法力更是一团乱麻,几欲当场晕倒。他此时才明白,为什么那只裂风兽轻易不敢使用这种被鬼道称为遁术的神通:他所施展的,不过是半成品的半成品,法力竟被耗去近半,可想而知要将遁术完整施展出来,会是何种恐怖的消耗。

    强行压下心中不适,十三郎涩声道!l【前辈以为,这门神通如何?”

    “哼!不过掌握了皮毛而已口你有风灵根在身,天生就与风力亲和:多些感悟又能算得了什去。”

    鬼道内心大为赞叹,嘴上却极力表示不屑。此时的他,甚至开始幢憬将来,将来那种比进入内院更加不可能的可能。

    他随手挥出一道灵力,将十三郎紊乱的气息平复下来。周围的魔气察觉到灵力的波动,翻涌咆哮着猛扑上来,却无一丝能进入到他十丈之内,宛如一道铜墙铁壁,将空间隔绝成两个世界。

    十三郎心头再生感慨,暗想此老不知到底是什么境界,举手投足都能拥有如此莫大的威力,着实有些可怕。

    他拱手道:“多谢前辈施救。”

    “不用谢我,老夫也不是为了你。”

    鬼道用冰冷掩饰惊讶,同时也掩盖住自己的尴尬。刚刚说他施法很烂,十三郎就展示了一道足以让他为之惊叹的神通,这算不算打脸?

    不管是不是打脸,老人的脸色都有些挂不住,他问道:“这也是机缘的一部分?”

    “正是。”

    十三郎回答了一句,平静地目光看着老人,再不言语。

    鬼道也沉默下来,似在思索十三郎的话,又似在做某种选择,踌躇难决。

    两道目光就这样相对而视,一道纯净平和,一道深邃幽远,久久不发一声。

    良久,十三郎说道:“前辈若还是不放心,不妨在魔域停留些日子,以您老的修为,想来不至有太多妨碍。”

    抬头看了看远方,他不无忧虑地说:“不过眼下,可否请您换个地方。晚辈在魔域是以炼体士的面目出现,目前尚未泄露身份。此地天象之变,难说会引来魔修查看,您老可以一走了之,晚辈却不能不防,还望前辈恩准。”…,

    这是将军,十三郎看出鬼道不愿长留魔域,千脆主动提出,多少有些赌博的意思。

    “有人来,杀了便是。”

    鬼道冷哼一声,显露出一代宗师的睥睨之意,说道:“除非燃灵族老祖亲临,那些魔崽子敢在老夫面前出现,定叫他尸骨无存。”

    十三郎哑然,原本还有点向他探听消息的想法,此时也都尽数收回。

    他说道:“好吧,您老愿意在这里谈,晚辈自当舍命奉陪。不过,能否容晚辈先将蚁后收起。万一有事情需要跑路,动作也好麻利点。”

    这种请求明显带有不信任的味道,被他以近乎搞笑的方式说出来,令鬼道大为光火又无从发火。他总不能说不服我带你去杀几个人,看看老夫是何等勇武,那不是成了儿戏。

    “罢了罢了,由着他去闯吧,没准还真是什么了不得的机缘。

    心中有了决断,他说道:“你要厌灵蚁做什么?那东西只能在魔域使用,到了灵域就是个死光光的下场。难不成你打算长留魔域,就此不归了不成。”

    “晚辈是为了它。”

    十三郎面色丝毫不变,伸手指着胖胖说:“原本,晚辈应按大哥所托将此兽归还前辈,然而此时大哥已逝,晚辈斗胆请前辈将它赐予我,也好做个帮手。”

    生怕这条理由不够,十三郎又说道:“正如前辈所见的那样,厌灵蚁在魔域威力不凡。晚辈身在异乡,身边多谢保障,总归是好事。”

    他已经看出来,这个老头对所有与魔有关的东西都很厌恶,万一惹毛了他,随手一掌将蚁后拍死,那才叫欲哭无泪。

    “嗯?哦!”

    鬼道连连点头,说道:“有些道理,青过……胖胖食量有些大,身边带一只蚁后,可称未雨绸谬之举。”

    言语间,老人颇多感慨之意。看起来,这只天心蛤蟆不仅让塔山为之发愁,连身居高位拥有无数资源的古剑门长老都大感头疼:十三郎自己提出将它留下,反倒更合他胃口。

    以鬼道的修为实力,天心蛤蟆这点境界,别说什么上古血脉,就算它是神兽血脉,也不过是个干吃不干活的累赘,没有半点用途。

    “呱呱,呱呱!”

    胖胖如释重负,半是兴奋半是委屈的大叫了几声。它很想提醒鬼道,明明刚才十三郎还从自己的口粮中扣出一部分留给蚁后,又怎么会舍得将它当成自己的粮仓。

    想了想,天心蛤蟆明智地放弃了这个念头。它害怕十三郎一怒之下,索性将它扔回鬼道手里。

    “一个不知廉耻的小家伙,一个禽兽不如的老家伙。”

    经过反复对比,天心蛤蟆最终得出结论:“还是小的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