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幺妹 > 正文
第六章 联姻结盟
作者:邹邹

【福蝶小说网 www.orientpaperinc.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彭莹玉劝说一番,见杨均天仍是沉吟不语,又指着杨幺道:“只看这孩子,危险之时不顾性命告警,哪里又分什么世仇亲人?在大水面前张杨两家都是乡亲,在蒙人面前张杨两家可都是汉人!”

    听到此处,连杨幺都热血沸腾,杨均天哪里忍得住,双掌猛然一击,站起抱拳说道:“彭教主说的是!小老儿受教了!我即刻便随教主去张家见那张精文!”

    三人顿时大喜,便是杨幺也是欢欣鼓舞,杨岳出门将长房二子和杨平泉请了进来,听得杨均天说完此事,三人面色各异。

    杨平湖看了看杨平泉,方要说些什么,却忍了下来。杨平泉面色看似平常,指尖却微微颤抖,倒是杨平泊一脸赞同,笑道:“乡里乡亲,以和为贵,本就是好事!”

    众人商议一番,仍是决定先由彭莹玉与张家族长商量后,两家再行见面,方是稳妥。彭莹玉带着玄观欣然领命而去。

    待得二日午后消息传来,彭莹玉领着张家一干人前来拜访。

    杨均天大喜,急忙迎了出去。只见张阿公张精文依旧拖着一双破鞋,眯着一双老眼,走在彭莹玉身边。身后跟着长子张忠天,次子张忠地,长房里报月、报辰、报阳三兄妹并两个媳妇,二房张报云和他的两个儿子张国诚,张国意,还有走在张报月身边的张报宁。其余张姓族人林林总总也来了上百人。

    除此之外,还有寄居于张家营地的其它小家族的十来位族长、村社之长,一并跟来了杨家。

    杨幺远远站在一边,听得杨下礼给她指点人物,不禁说道:“他们家长房长孙去哪里了?这种时候,张报日居然没来?”

    杨下礼笑道:“小岳叔一回来,幺姨眼里就没了旁人了!你没见咱们家天康叔和相二叔也不在么?一得到大水的消息,他们俩就被派着去岳州路各地报灾告警去了,只是没你这般危急罢了。”

    杨幺啧啧赞叹:“没想到咱们两家都是如此急公好义。”

    杨下礼摇头叹道:“这么伶俐的一个人,不知道小岳叔平常怎么惯着你的,不知世事至此。”说罢转头就走,留着杨幺一个冲自个儿瞪眼,被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批评为“不知世事”实在是太有伤自尊。

    杨幺却是个厚脸皮的,追上去又问道:“张家怎的和我们家一样,长房里的儿子还小,二房里却是连孙子都大了。”

    杨下礼一愣:“我们姐妹只比天康叔晚生了两年而已。他们家只怕也是二房的早得子。”

    杨幺琢磨道:“这就是说,平泊叔比大伯父要早成婚许多?或是比大伯父会生?”

    杨下礼顿时红了脸,啐道:“幺姨哪里像个长辈,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呢,和侄女混说些什么?”

    杨幺笑道:“这会儿又长辈侄女了,平常训我的时候哪里还记得这些?”扯着杨下礼走远几步,凑在一起低声道:“是不是咱姑妈……”

    杨下礼急得直跺脚,甩开杨幺的手,红着脸跑开了,留着杨幺一个人无趣地自言自语道:“我只不过是想说,咱姑妈嫁得晚……”

    因着人数众多,便围坐于一个大竹棚下,除张、杨两家上得台面的人物外,斧头湖百里范围内所有的家族都有代表列席,其余人等都围站在棚外。若不是地方简陋,衣物脏破,只看各人面上喜气洋洋,还以为是办喜事一般,哪里还记得此时还被围在洪水之中。

    杨幺看得如此阵势,早就躲到一边,却被杨岳找到,揪到棚里,自然又是和族长们一番见礼,人人把她夸得天上去了。

    待得她灰头土脸地挤到杨下礼、杨下德身边坐下,又被这两女轻声嘲笑了一番。

    杨幺一抬头,便看见对面张报宁微笑示意,正要挥手打个招呼,却被杨岳转眼看个正着,连忙转头,正与张报辰的眼光对上,两人均是欢喜不已。

    彭莹玉咳嗽一声,棚里安静下来,人人看向坐在正中的张、杨两老和彭莹玉。

    “今日请各位族长和乡亲们齐聚,为的是两件事。其一,张、杨两族百年世仇,一朝而消,愿意结为兄弟之盟。特请诸位作个见证。其二,此次水灾百年难遇,如今虽性命无忧,但水退之后的如何恢复家园,也要商量个法子出来。”

    彭莹玉说完,众人顿时一阵叫好。待得安静下来,彭莹玉又转向张、杨两人问道:“张老、杨老,可还有话说?”

    杨均天站了起来,作了一个罗圈揖,朗声说道:“各位乡亲,我杨家自宋末一直与张家为敌,为私仇争斗不休,百多年来,实在带累了众乡亲。杨某在此给大家陪罪了!”说罢深深作揖。在座的杨家人纷纷起立,站在中间作揖,辈份小的跪在地上叩头不已。

    棚里顿时又乱了起来,族长们纷纷回礼不辞,连称:“不敢。”待得行礼已毕,杨均天又转头向张精文说道:“张老哥,小老儿也代表杨家向你赔罪了。”

    张精文跳了起来,抬着他的手叹道:“杨老弟,我一向自负武艺出众,与你争斗时却从未能占过上风,今日才明白是何原因,真是愧煞我了。”

    两人互握双手,呵呵而笑,两旁的人都甚是欢喜,又听得张精文叫道:“可惜此处无酒,否则,定要与杨老哥和各位乡亲好好地喝上一回!”众人纷纷大笑附和。

    彭莹玉趁热打铁,高喊一声:“请两家祖宗牌位,张杨两家歃血为盟!”

    两家的牌位都是逃难时一要紧的东西,早已准备着,一时都抬了出来,两位族长拜天、拜地、拜祖宗,杀了一只鸡,各取了鸡血涂在嘴上,互拜了三拜,兄弟之盟便成。

    彭莹玉肃然道:“虽是因陋就简,但两家其心甚诚,从此后,世世代代为兄弟之盟,危难不弃,富贵不离!”

    张、杨两家之人轰然应是,一时间互相见礼,男子们把臂而笑,互称兄弟,女人们挽手而言,同唤姐妹。

    待得坐定,却有一人站了起来,正是那刘姓族长刘云天,只听他手抚长须,笑道:“既是兄弟之盟,何不为两家儿女定下亲事,如此一来,岂不更加和睦?”

    顿时又有王、陈、李几家族长附合,只听他们笑道:“以前的规矩是誓不通婚,如今自然也要改改才是。”

    彭莹玉笑道:“在下也是此意,两家长房子孙都已成*人,各位正好做个现成的媒人呢!”

    张精文与杨均天互视一眼,低声商谈,却把两家长房的少男少女们惊得不轻。

    杨幺吐了口气,暗暗庆幸没有生在东屋长房里,转头见得杨下德眼圈已经红了,泪水将下未下,杨下礼面色有些苍白,却还算镇定。

    杨幺却不知要如何劝慰,反听得杨下礼轻声对杨下德道:“姐姐,妹子知道你的心思,可是泉奶奶已经明白叫你断了这个念想,这事是不成了。两姓联姻,是天大的好事,退一步说,平江县里,也只有张家的人物最为出众。姐姐,你且放开罢。”顿了顿又说道:“就是小岳叔也只盼着这事成,断不愿半路出岔子的。”

    杨下德听到此处,哽咽道:“妹妹,你放心,姐姐我还不糊涂。”杨下礼松了口气,又叹道:“妹子知道你不甘愿,但是,还有人更不甘愿呢。”

    杨幺与杨下德顺着她的目光向张家看去,只见张报阳一脸死白,牙齿紧紧咬住嘴唇,靠在张报辰身上,张报辰一脸担忧地看着她。

    杨下德恍然道:“这样一来,她不是要嫁给天康叔了么?”

    杨下礼点头道:“好不容易盼得两家能通婚,这头一桩的婚事,只怕就是长房长孙的。杨家长房长孙是天康叔,张家长房里能配得上的,也只有张报阳了。”

    杨下德不免兔死狐悲,越伤心起来。

    杨幺听得一哆嗦,全身都不对劲起来,偷眼看得杨岳正与张报月、张报宁谈笑风生,忍了又忍,趁着众人混乱一团,悄悄走到杨岳背后,叫了一声:“杨岳。”

    三个人的眼光顿时都落在杨幺的身上,杨岳微微一笑,向张报月、张报宁说道:“两位哥哥,这是我妹子杨幺。”

    张报月和张报宁大惊失色,一时说不出话来,杨幺不禁笑道:“张二哥,小宁哥,我们又见面了。”待见得张报宁面色忽红忽绿,不由说道:“小宁哥,我可不是故意瞒你,你若是不高兴,我这里给你赔罪了。”

    张报宁见她眼睛笑得弯弯,嘴上虽如此说,却半点没有赔罪的意思,心里半是苦涩半是喜悦,只好说道:“妹子说哪里话?以前是哥哥得罪了。”

    倒是张报月上上下下好好打量了杨幺一番,笑道:“不怪我们认不出,实在是女大十八变,小宁,你说是不是。”

    张报宁见他又开始打趣,连忙扯着他走开。

    杨岳看了看走开的张报宁,又看了看笑得洋洋得意的杨幺,低声道:“你可别笑得太好,张报宁虽不是长房所出,却是张精文格外看重,自小儿带大,若是有什么大事相求,都是应的。”

    杨幺一惊一愣,忍不住狠狠扭了杨岳胳膊一把,啐道:“没见过这样的哥哥,只会吓唬自家妹子,真当你妹子是天仙啊?是个人就会惦记着?”见得杨岳又是吸气又是笑,瞪眼道:“反正你记着,我的亲事我自家说了算,天王老子都别想替我作主!”

    杨岳哭笑不得,轻轻拧了拧杨幺的脸,柔声道:“小没良心的,就是爹爹、哥哥们也说不上话么?”

    杨幺哼了一声,道:“别人我不管,若是你说上几句倒也行,不过,听不听在我。”临了又恶声恶气道:“若是你为了什么原故,背着我乱来,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罢,大摇大摆离去。

    杨岳尚在苦笑,玄观悄悄走近笑道:“你们家的小妹真是个女霸王的脾气,我劝你趁早打算,杨家长房里没有和张报辰同辈份的女儿,我昨日随彭祖过去,看着张精文的意思,倒是对你家妹子甚是中意。”

    杨幺变了脸色,冷冷一笑道:“他是着紧他们家天下一的神功,哪里肯让外人带了去,只是我们家不比杨家长房,嫁或不嫁便是族长也作不了主的!”

    “话虽如此,但谁叫你们家小妹人缘好,这满座多的是想知恩图报,把她扶上张家当家***位置的。”

    “张报日虽不算出众,也是中规中矩,见事也算明白,守成足矣。张报辰再得宠,也是老四,哪里轮得上他当家?”杨岳不由侧目道。

    “但凡和你妹子有关的事,你都犯糊涂,倒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玄观忍不住讥笑道:“如今这世道,能让张报日安安分分地守成么?”

    “我看难说,张报辰武艺虽然出众,见事却未必明白。若是他当了家,守成都未必做得到。”杨岳扫了一眼正和张报阳窃窃私语的张报辰,冷笑一声说道:“他的性子只怕反是个拿不定主意的人!”

    玄观一惊,看了看杨岳的脸色,沉吟半晌突然笑道:“我怎么忘了,你们家小妹和他极好,必是有些见地。如此说来,假以时日,这岳州一带终是以你杨家马是瞻,若是如此——”玄观转头看了一眼杨幺的背影道:“三弟反是要越与张家亲厚些才好。”

    杨岳摇摇头,道:“不成的,我妹子可比不得寻常女子,她要是不乐意了,会搅得张杨两家都不得安生!好不容易等了她几句好言好语,我还想过几天清静日子。”

    玄观笑道:“倒不知你如今越来越怕她了,看你在潭州温柔乡里乐不思蜀,我还想你丢了个小累赘倒是越快活了,怎的又打回原形了?”

    杨岳不动声色看看远处的杨幺,低声道:“算我怕了你了,只是这话可别到传到我妹子耳朵里,别给我乱编些混话!”

    “我就不明白,你爹和你大哥都没管你,你妹子又不是你老婆,你怕个什么劲?”玄观越取笑起来。

    “你知道什么,不说我大哥了,就算是我爹,要是被我妹子知道他们平日里的行径,也就是两个字——‘不认’!”

    “你妹子竟是这样一个狠角色?话说回来,那日我和相二哥回家,若是相二哥不顺着她的意淘汰我,难不成她还真翻脸不认人?”

    “你猜呢……”

    杨岳与玄观两人正嘀咕着,那边张精文与杨均天站了起来,棚里的声音渐渐低了。

    果然不出众人所料,杨天康和张报阳定了亲,杨下德、杨下礼两姐妹分别与张国诚、张国意两兄弟定了亲。

    众人纷纷上前恭喜,长辈们为这三对未婚*了聘礼,倒真是让杨幺吃惊,没想到乡下人家底子如此之厚,逃难之中拿出来的居然均是有来历的珠宝古玩,真不愧是官、匪之后,百年大族。

    长辈们互相恭贺,当事人却站在一边不言不语,张报阳的苦楚无人可解,杨幺只能为之叹息,转眼看那张国诚、张国意两兄弟,确实一表人才,看着性情也佳,倒也堪配杨家两朵姐妹花。

    又热闹了一阵,张精文忽然又高声说道:“杨老哥,小老儿知道你们家的规矩,所以方才未曾提出,现下却想和你商量一二。”

    杨均天眉头不经意的微微抽*动,笑道:“张老哥请说。”

    “我还有两个得意的小孙儿,一个武艺出众,一个饱读诗书,不是老哥哥我吹牛,确实出众。小四,小宁,出来拜见杨家阿公。”

    张报辰、张报宁不敢怠慢,急步上前见礼,杨均天笑呵呵地受了,夸了两句“少年英雄”便等着张精文说下文。

    “这回大水,乡亲们都承杨家的情,尤其多亏了你们西房里的幺娃。我看这女娃娃,品性容貌都是上等的,就想替我这两个小孙儿求亲,让她随意挑,她中意谁,就是谁!老哥哥,你看可好?”

    杨均天虽早有准备,倒也被张精文这番诚意打动,张报辰和张报宁其实是张家最出众的两个子弟,若是作了别家的女婿,他实在也眼馋,忍不住回头叫道:“小岳,幺妹,你们过来。”

    就知道会出这种狗屁事!杨幺肚子里暗骂一句,一步一蹭跟在杨岳身后,走到几位主事之人面前。

    杨均天笑道:“幺儿,原本你们婚事自是由你们爹爹作主,如今你爹爹、大哥、二哥不在,就只好让你三哥拿主意了,他年纪虽不大,却是亲手把你养大的,当作得主的。”转头又向杨岳问道:“小岳,你看挑谁做你的妹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