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幺妹 > 正文
第四十章 洞若观火
作者:邹邹

【福蝶小说网 www.orientpaperinc.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杨幺看着帐子里漆黑一团,轻呼道:“你不点灯么?”

    话音未落,一点孤灯亮起,玄观微笑着站在横几边,向杨幺招手:“四妹妹,你过来。”

    杨幺暗抽了一口气,力持镇定地走了过去,玄观低头附在她耳边道:“虽是不担心那些人还有精神来偷听,但事关重大,我的身份不能暴露,你——靠近些。”说罢,吹熄了灯。

    杨幺知道他说得极是,她自家也宁可被报恩奴抓到她和玄观有奸情,也不愿意玄观的这重身份被揭穿。

    杨幺被玄观牵着坐在了营帐中央厚厚的毛毯上,让他牢牢圈在怀里,听得玄观呼吸在耳边回响,杨幺不免也湊在玄观耳边道:“杨岳去找你了?”

    玄观轻声道:“正是为了你们的事,我才来的。”

    “你——怎么打算?”

    “自然是保存实力为上,天完重兵正在江陵,无力回援岳州,你们两家的人和流民又不一样,打一个少一个,何必打这种明知必输的战?”

    杨幺顿时大喜,忍不住轻笑出声,玄观扭了扭头,把杨幺搂近了些,继续道:“你也是运气不好,怎么就来了这里?你和报恩奴的事——”

    杨幺大惊,忍不住扯住玄观,哀求道:“潭州那事你别和杨岳说!表哥,我也不想和报恩奴成亲。你帮帮我。”

    玄观久久沉默,杨幺知道如今能帮她一把的就只有眼前这个人,不免软声唤道:“表哥。我求你了。”仰头看向玄观。

    杨幺在黑暗中的眼力甚好,玄观正静静地看着帐门,面色冷竣,似在为难些什么。

    杨幺心里惶急,咬咬唇,轻声道:“表哥,如果你这回能帮我。以后再有什么事,我——我一定都听你的,好不好?“

    玄观长叹一声,转过头看,在黑暗中与杨幺对视半晌。低头在她耳边道:“你是我未过门的妻子,你许了这些个诺,怎的不用这个来求我?”

    杨幺一愣,结巴道:“爹爹……爹爹说……”双手却不禁从他身上滑开,稍向后退了退。

    玄观不过轻轻扶着她的腰。在她耳朵边笑道:“你我心知肚明的事,别在我面前扯旁的。我也不和你计较这些。但你总需心里有数。报恩奴的事大可放心,我虽是答应他替你们两家在王爷面前美言,可没答应他联姻之事。”顿了顿道:“他自家也是全没有想着,这联姻的事可比封万户难多了。”

    杨幺见玄观没有旁的意思,也镇定下来。思索片刻,在他耳边说道:“原是我急得糊涂了。他们蒙古人也不可能真正信任我们汉人,北边的汉户还好说。咱们南人更是入不了他们的眼了。万户、千户地到底只是个官称,奴才却还是奴才,与王室联姻却是大大的不一样的。”

    玄观点点头,放开杨幺,转身在横几上倒了两杯水,两人慢慢喝了,此时外面的喧嚣更甚,惊呼喝采声不断传来,“蒙古人的摔跤又开始了。”玄观微微叹道,“在船上晃了几天,也寻不到一个清静。”

    玄观放下水杯,依旧把杨幺纳入怀中,头搁在她肩膀上,细细道:“若是太平时节,你们婚事倒也易成,如今这形势不由人,处处汉人都在造反,湖广地汉人义兵千户、百户封了几十个,不过也就是换这些土豪不明着支敌。倒是河南那边的蒙古、汉人地主率领地乡兵方是实打实地替蒙古人打天下。你可知察罕贴木儿?”

    杨幺微微点头,叹口气道:“河南道颖州也尽出英雄,刘福通是厉害,倡驱元,举事被现了还能占据颖州,没想到却逼出了察罕贴木儿和李思齐这两个有本事地河南地主,若是没有他们的襄助,在河南路压制刘福通,脱脱也不能放手攻打襄阳王权和徐州的芝麻李。”

    玄观面上也却无甚失意,道:“徐州若破,刘福通独木难支,淮北之地怕是大势已去。”

    杨幺听他口气平淡,忍不住细细看他,却听他笑道:“虽说都是白莲教却互不隶属,原也是与我们无干。”

    杨幺忍不住道:“表哥说哪里话,若北边红巾军形势不好,蒙人腾出手来集聚江浙、湖广、江西、广西兵力围剿天完,可要如何?”

    玄观冷冷一笑,“我南教已经称帝,刘福通却还在四处寻找韩山童之子韩林儿,宋徽宗八世孙,当为中国主,若真是如此了,将来免不了又是一场楚汉之争,我南教可不想做项羽!”也不待杨幺再说,柔声道:“四妹妹,那些蒙古人喝醉了只会乱来,今晚就宿在我帐中罢,外头的事自有我替你打点。”

    杨幺犹豫半晌,只得点头,报恩奴方才趁着酒意与那两个媵婢**,实在是让人胆寒。

    杨幺想起一事,扯着玄观的衣袖道:“表哥,我三哥他什么时候来?”玄观看了她一眼,站起身点灯,牵着杨幺走到帐中深处,坐在榻边低声道:“也就是这几日。只不过,你们家还有一桩难事。”

    杨幺偏头看向玄观,只听他苦笑道:“杨、张两老实在是被杨岳、张报宁他们苦劝方才同意附元,但早说了他俩两人不要封号,便是全族上下,也没有人应这个事。杨岳自家都为难。没有万户地名头,一是免不了被蒙人所疑,二是无法名正言顺占据地盘,若是接了这封号,在族里未免叫人低看了一眼。”

    杨幺大大一愣,“卟哧”笑了出来,“我们两家的人,真是既要做婊……”猛地停了口,讪讪看着玄观。

    玄观摇摇头:“我自头一回见你,就知道你花花肠子多,如今看来,仍是小看你了,你也别太损,我思量着,张家还好说,张报宁是个想得明白的,长房几兄弟不接,他乐得接下。杨家就麻烦了,长辈们都不要,年轻一辈又有谁越得过杨岳和杨天康?不说相二哥是个死心眼,便是你大哥,朱家‘义士’地名头他也是不能丢的。”

    “天康哥是个二愣子,他肯定是不要的,杨岳——”杨幺咬了咬唇,“他是明白人,知道必要接下才行,但不仅两家人,岳州、潭州的人都看着他呢,虽是力小势弱没法子,明着屈服,总是让他们心里头犯嘀咕。”

    玄观点点头,笑道:“其实我们也白操心,还有谁能比杨岳思量得清楚?等着就是罢。”

    说罢又笑道:“便是为了族里的公议,杨岳也不会同意和威顺王府结亲,你又有什么好急的呢?

    杨幺原是细细思量着封万户的事.闻言却不免大喜,站在来对玄观一福,笑嘻嘻道:“多谢表哥提点。”

    玄观微笑看着杨幺,“你只需防着报恩奴,他是个得宠的,义王又是他嫡亲的哥哥,打小没什么不到手,若是急了,什么事也是做得出来的。”

    杨幺心里欢喜,不在意道:“他不过是一时新鲜,他父王不同意,又不是我们家推阻,他能如何?等杨岳一来,我就走了,这辈子都不用再打照面,省得我装得辛苦。“

    玄观也起身走到杨幺身边,瞅着她道:“你居然也是个明白人,我起先还想着,若是你要死要活想做王子妃,我和杨岳还不得求爷告奶地替你打点?“

    杨幺听得此言,自家思量,突地抿嘴一笑,“说得好听,杨岳也许还会,你可就没这么好了。定是要告诉我爹爹,让他骂我一顿的。”

    玄观见她笑得妩媚,也不免伸手轻轻点了杨幺的额角,瞅着她道:“原是个被惯得没边的人,我还不够好么?但凡你要做什么,我可打回来过?为着你那些糊涂心思,订个亲都要变来变去,我可说过你一句?”

    杨幺心里一惊,勉强笑道:“表哥说的什么?”

    玄观盯着她看了半晌,摇摇头,“劝你还是息了那个心,他原是个浑金璞玉样的人,何必惹他呢?”

    杨幺脑中一晕,脚下软,连退三步,慢慢坐回榻边,不敢抬头与玄观对视,手指在衣袖下死死抓着锦垫,嘴里尤是笑道:“表哥说的我不明白,表哥,我累了。”

    玄观只是一笑,指着帐口近旁的一张床道:“我睡那里,你在这里放心休息罢。”

    杨幺躺在床上,凝视着帐口床上的背影,慢慢伸手入怀,反复摸着怀中的匕,却不敢出一丝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