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卦魂 > 正文
第二百零三章 影怪现身
作者:都摩

【福蝶小说网 www.orientpaperinc.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三人之中,仅是一个男孩出手就有这么邪性的法力,冯睿心中深感不妙。

    手撵黄符,甩向前方在草地上打滚的三个人。说来也奇,符咒一粘上那三个大汉,幻觉便消失了。可人也吓得不清,其中一个还口吐白沫抽了过去。

    “看见小爷我的厉害了吧。”欧阳乾叉着手臂,不屑一顾的说着。

    “睿儿~”冯名爵在后面叫住准备亲自上手的冯睿:“记得我和你说过的话吗?他们都不是常人,不行就别打了,把人放了吧。”

    冯睿回头看了看父亲:“放心吧,我有分寸。”他心知现在还没到最关键的时刻,所以一早为张遥准备的天罗地网不能用在这三个人身上。

    他向后一招手又叫上来三个人,这次提前将护符贴在族人身上。

    欧阳乾的幻术起不到作用,双方便换成了近身搏斗。岳离的功夫没得说,震也相当不错,敌人虽强悍却占不到半点便宜。乾是最吃亏的,身材瘦小,要不是架着他伸手敏捷早就被撂倒了。

    张遥站在远处观望,手心都已攥出冷汗。

    “龚大哥,我拜托你件事儿。”

    龚云山点点头:“我明白,你去吧,我们三个会去救那个女孩的。”

    张遥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他,拍了拍云山的胳膊,转身往场地中央跑去。

    冯睿见张遥出战,自己也迎着他走去。

    两个人绕过潘震他们打斗的位置,偏离着往赛道方向走。距离差不多有十多米时同时停下脚步。

    “冯睿,我们之间其实也没什么大的愁怨,我这个人一向主张能用语言解决的事尽量别动手。所以你现在把董波放了。以后别在害人,我们是不会骚扰你族人的。”张遥还想着用和平的方式解决这件事。

    冯睿听他这么说,眯起凤眼仰天长笑:“你这么天真我都有点舍不得杀你了呢。”

    张遥皱起眉头,心中不悦,好说好商量看来是不行,只能武力解决了。

    “张遥~你死之前我不妨告诉你个秘密,你知道董波是谁吗?”

    张遥疑惑的看着他。完全不明所以。

    冯睿微微一笑:“其实你们也真算是她家的救命恩人,三十年前你的那位朋友在我父亲手里救走的就是董波的父亲,现在你明白了吧。转来转去你们都不过是在干涉我们人狼族内部的事情。”

    “哦~~”张遥恍然大悟。原来中间竟然是这么一种关系。“那就算是你们自家的事也不能胡来,人家就想过平凡日子有错嘛?”

    冯睿一抬手示意他不要说了:“作为我人狼族后裔从生下来的那一刻就要心怀复仇的心,为我祖先无辜死去的亡魂找回公道。”

    张遥无奈的瞅着他:“你脑子被灌水了吧,如果我现在跟你讲。这世上真的有轮回。你们那些几百年前早就死了祖先或许都投胎到了汉人身上。外一又被你们送回去了,你说你是不是傻?”

    冯睿被他这么一说,一时语塞,不知怎么回答:“我..我不管..我从小就是被这么教育的,所以我只信祖训,不必废话了。”说着他双手摊开两沓黄符,集于当中,铸就短杵。

    张遥也在挎包里把七宗剑的剑柄拿出来。随手一甩将空包扔向远方。

    冯睿左手握金杵,右手拿三张黄符立在面前。口中念咒,黄符朝着张遥快速飞来。抬起金杵紧跟着在眼前一转,三张黄符瞬间化为三支金箭。

    张遥抬手一挥七宗剑应声弹开,手握剑柄腕部一抖,回手就把那三支金箭斩断,符文燃尽黑色的灰飘散与空中,随即消失不见。

    “你拿的是什么?”冯睿从没见过这么特殊的武器,刚看张遥拿出来的时候只以为是个和金杵差不多的东西,没想到一眨眼的功夫就变出了剑身。

    “这个?”张遥用一直手拖着剑尖摊平在面前:“它叫七宗剑,专门用来对付恶人的。”

    “恶人?哼、自古以来都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如果你今天死在这,我也可以拿了你的剑然后说你是恶人。”

    “那到也是,不过公道自在人心,我们应该也算这世上懂得多一些的人,你难道就不怕下地狱吗?”张遥的话字字戳中冯睿的心扉,不知不觉竟然有点开始动摇了。

    “我..我不怕!我倒是想看看你能不能下地狱。”说着他双手握杵猛的扎向地面。

    一时间草地之下升起浓浓白烟,爆炸声接连不断的传出。原来整个赛马场都被布满符咒,即使打不过也要和对手同归于尽,冯睿竟然早就抱着这样的决心而来。

    张遥也没料到他会用这招,看着远处还在搏斗中的伙伴们,白烟很快就会扩散过去,到那时想跑都来不及了。

    顾不得太多,张遥屏气凝神开启护盾,握紧剑柄直冲向冯睿面前。他要夺下金杵,或者只有这样才能停止地下符文的自曝。

    冯睿站起身一只上手摊开十几张黄符,另一是手在伸向嘴边,狠狠咬破,用自己的血重新画符。

    在人狼一族中,婴儿从出生的那刻就能看出是不是当祭师的材料,因为他们天生血里就有构建法力的因素。血符也就自然成为十分厉害的咒术。

    张遥没想到自己的盾竟然挡不住这符,剑法虽然可以挡开一些,可是无意中被粘到就会留在身上,左手掌背不小心碰到一张,黄符瞬间消失,手背上就会留下一个发光的印记,手也麻木的无法动弹。

    渐渐的左边半个身子都开始不听使唤,张遥也是越打越急,集中全身的灵想要破开这咒术。

    突然几条黑影从他脚下串出,贴地而行,将冯睿围在当中。

    张遥见过这些东西,它们是在灵山上跟山鬼打仗的八个影怪。

    八个身影同时现身,也让冯睿大吃一惊,想跑早已为时已晚。几个家伙分分钟就把他淹没在黑暗之中,张遥想要制止却不知道怎么操控。

    左边身体上的符咒开始慢慢化为乌有,他赶忙跑过去,用七宗剑先将地面上的金杵勾了出来。

    地上的白烟还没到震他们那边就停了下来,他又走向冯睿旁边,黑影主动贴地回到张遥的影子中消失不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