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万能神笔 > 正文
第四百九十三章 到家
作者:月下菜花贼

【福蝶小说网 www.orientpaperinc.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韩涛知道韩德修和韩飞霞被打之后。

    顿时就怒火滔天。

    一刻都不停留,也没收拾任何东西,打电话让吴浩送来了一辆车,直接开车回家。

    韩涛的家距离江北市区并不太远,不到二百里的路上。

    韩涛开车一个半小时,就到了县城。

    到了之后,韩涛才掏出手机给韩贵琴打了电话。

    此时陈贵琴正在病房内喂韩德修喝酒。

    手机突然响了。

    陈贵琴放下水杯掏出一看是韩涛打过来的,于是急忙对着韩德修说道:“是小涛打过来的。”

    “这事千万不要告诉他。”

    韩德修再次嘱咐,他不想让儿子担心自己影响了学业。

    再者他是了解自己儿子脾气的,别看平时不吭不响的,性格跟自己差不多,倔强的很,他真害怕韩涛一时冲动去找人算账,肯定会吃亏的,所以他不想让韩涛知道这事。

    再说了让韩涛知道后,也解决不了问题啊!只能多一个人气愤,多一个人忧愁。

    “嗯,好。”

    陈贵琴也是不想让韩涛知道。

    然后她就接通了电话,平稳了一下心情之后,说道:“小涛啊!怎么这个时候打来电话了?”

    一般情况下韩涛都爱晚上打电话的。

    “妈,你在哪呢?”韩涛问道。

    陈贵琴回道:“哦,我在地里干活呢,马上就要麦收了。”

    韩涛听后,真的有发火的冲动,但是不忍吼叫出来,带着责怪地道:“妈。你还想瞒着我啊!”

    陈贵琴听后心中咯噔一跳,然后看了韩德修一眼,不自然地说道:“小涛,你说什么瞒着你啊!”

    “我什么都知道了,快告诉我,我爸和我姑在哪家医院。几号病房,我现在已经在县城呢。”

    韩涛快速地说道。

    真心的担心爸爸和姑姑。说话的语速比平时快了许多。

    “啊……”陈贵琴一惊,随后面露难色,只好说出了韩德修所在的病房。

    挂了电话,陈贵琴皱着眉头对韩德修说道:“小涛他什么都知道了。”

    “谁告诉他的?”

    韩德修问道。

    “我哪知道啊!”陈贵琴回到。

    “嫂子,待会小涛来了之后,你一定要好好劝劝他啊!可别让他冲动,现在那边的人肯定有所防范的。”

    一旁的韩飞霞担心地说道。

    “恩,我知道。”

    嘴上这么说。陈贵琴心中却担忧着。

    可不会忘记,两年前的那件事。

    两年前,韩德修也是因为家庭的纠纷和别人吵吵了起来。

    最后,韩涛恰好回家,知道那件事后,拎起家里的铁楸就去对方家里了。

    忘不了韩涛当时发怒时的样子,他们韩家的人,真是都是那个样子。平常都温文尔雅,一旦亲人受到伤害之后。那发起怒来,简直完全失去理智,跟疯子似的。

    陈贵琴真害怕会旧戏重演,要知道这一次对方背景那么大,若是韩涛冒然是找人家算账,那铁定会被送进局子的。

    陈贵琴无比的担忧着。想着待会要怎么跟韩涛说。

    思考间,韩涛推开房门直接闯了进来。

    当看到病床上满脸伤痕的韩德修和坐在一旁眼睛肿的老高的韩飞霞时,顿时就心中绞痛。

    “爸,姑姑……”

    韩涛有些硬咽说不出话来。

    陈贵琴急忙握住韩涛的手,说道:“小涛你别激动。你爸和你姑他们没事的,都是皮外伤。”

    陈贵琴没有说出,韩德修的胳膊和肋骨都断了,是为了暂时先稳住韩涛的情绪。

    韩涛使劲的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说道:“都出这种事了,你们为什么不告诉我啊!”

    韩涛看着韩德修的样子,不忍心发火了,他真的有些生气。

    “你们就这么一个儿子,不告诉我,你们准备告诉谁啊!”

    韩涛说着说着就想哭了。

    “小涛,你别哭啊!我们也正准备告诉你呢,这不还没来得及嘛!”

    陈贵琴急忙说道:“你先别激动,听妈说,这次你一定要听妈的话啊!”

    陈贵琴劝解着。

    她紧紧攥着韩涛的手,唯恐他和上次一样,扭头跑出去找人去算账。

    韩涛这次没有那么冲动,耐心的挺着陈贵琴把事情的经过全部说了出来。

    了解细节之后,韩涛更加的愤怒。

    拳头握的啪啪作响。

    “小涛,你爸没事的,这件事等你爸出了院再说,对方是有背景的,人家两个儿子都有本事,不能硬来了,咱们可以告他们去,但是不能闹事啊!”

    陈贵琴心中担忧的就是韩涛忍不住的去人家家里找人家。

    韩飞霞也跟着劝说了两句,宁愿说自己也有错误,也不想让韩涛做傻事。

    韩涛自然知道他们心中的担忧,若现在自己扭头去收拾那家人,他们肯定会担心死的。

    韩涛现在变的成熟了,不想让父母过于担忧,所以忍着气陪着三人说了一会话,说自己不会冲动的之类的话。

    …………

    于此同时,在张家。

    张家二儿子张斌,以前是个有名气的混混,后来不知道怎么着呢乡长的女儿发生了关系,然后就结婚了。

    他现在依仗老丈人的势力,已经不在道上混了,做起了生意。

    现在在县城开了两家厂子,并且还有两家酒店,成了一个小老板。

    表面上是退出黑 道了,但私下却还是和黑 道有些关系的。

    今天张斌带着媳妇回家了。

    他们的父母现在是享福了,什么都不用干,就有大把的钱花着,见儿子回来,他老爹张万振给儿子买了几个菜,爷俩喝了几杯。

    张斌吃的五大三粗的。脖子上挂着一条大金链子,唯恐别人不知道他现在富有。

    他从小就爱打架,真不怂,用拳头打下了一片天下,手下有着一帮弟兄。

    现在又娶了乡长的女儿自然是水涨全船,在加上他大哥在市政府的关系。他在县里也算是一号人物了。

    黑白两道都得给他几分面子。

    “爸,若那娘们再来捣乱,就拆了她家的房子,狗日子的敢来咱们张家捣乱,弄死他……”

    张斌不屑地说道。他使劲的抽了一口烟,然后从鼻孔里冒了出来。

    “哼,这次打的他们进了医院,谅他们也不敢来了,那臭娘们总是跟咱们张家过不去。我早想收拾她了。”张万振哼了一声说道。

    现在他也是吃的肥头大耳,满身的赘肉,坐在那里跟弥勒佛似的,

    “你想收拾谁就收拾谁呗,在村里,你看谁不顺眼,收拾就行了,没事。有你儿子给你兜着。”

    张斌狂妄地道。

    在这一亩三分地上,他却是有嚣张的资本。

    “现在除了那寡妇。谁还敢惹咱们家啊!”张万振说道:“一个个见到我都跟孙子似的,喏,你看那墙角的酒和烟都是别人给我送的,他们巴结咱们张家还来不及呢,谁敢惹咱们啊!”

    张万振喝了一口小酒,一副很拽的样子。

    张斌嘿嘿一笑。可以想象凭借自己和大哥的能量,老爹足可以在十里八乡横着走了。

    “那寡妇和他哥出院之后,我再找人收拾他们一顿,他们就彻底老实了。”

    张斌又说道。

    “算了,也打他们一顿了。只要他们识趣的不敢吱声,我就放他们一马,若以后再他吗的敢跟我们家过不去,拆她家房子。”

    张万振狠狠地道。

    “我还真想不通,那一米的地方你争过来有什么用。”

    张斌摇头笑着说道。在他心中韩德修和韩飞霞跟蝼蚁没什么区别,他想收拾的话,一句话,就会把两家子逼上绝境。

    “我就是赌的那口气,以前你和你哥没本事的时候,谁能看重咱们家,那时候没争过她,我就憋了一肚子的气,别小看那一米的地方,咱们的房子朝边上扩展一米,就宽敞多了。”

    张万振现在什么都有了,其实也不在看重那片大点地方了,但是呢,谁让韩飞霞以前惹过他们张家呢,就要拿那说事。

    张斌摇头一笑,他才不管老爹是对是错,根本不会想这个问题,他只知道谁惹了他们张家,谁就得倒霉。

    过了一会,张斌接了一个电话,就带着媳妇走了,说是去和人谈投资的事。

    他走了之后,张万振又美美的喝了一口小酒,对着一旁的媳妇说道:“我这辈子啊!是一点出息都没有,但是我有这么两个有出息的儿子,谁敢小看我,哈哈哈……”

    ……

    医院已经动手术接好了韩德修身上的骨头,韩涛也不用再特意治疗,只是帮助韩德修巩固了一下伤口,让他好的快一些。

    韩涛可以的压制心中的怒火,让自己装的平淡一些,也不怎么动气,了解了一下那家人的情况。

    韩涛心中冷然,这次不管对方是什么背景,他们都别想活的太自在。

    竟然有人欺负到自己的姑姑和父亲头上了,韩涛怎么会轻易放过他们。

    有些人就是不开眼,就是找死,韩涛眼中的杀气一闪而过。

    “小涛啊!你千万不能冲动啊!等你爸好了咱们再说。”

    陈贵琴还耐心的劝说着韩涛,唯恐他做出什么傻事。

    年轻人都爱冲动,他知道韩涛看到韩德修伤成这个样子一定是很心痛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