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万能神笔 > 正文
第五百八十四章 出大事了
作者:月下菜花贼

【福蝶小说网 www.orientpaperinc.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夏飞只是普通人一样,无法感应到韩涛的实力是否提升。

    但是他看到韩涛之后,也是有一种感觉韩涛有什么地方和以前不一样了。

    吴真陪着韩涛在夏飞的村庄呆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就离开了,带着甄强,屈龙,曹子山离开了迁西,回他们该回的地方了。

    临走时,吴真握着韩涛的手,千嘱万咐等韩涛有时间了,一定要去找他,说他藏了一瓶百年的好酒,要和韩涛共享。

    韩涛急忙说一定一定。

    在吴真走了之后,韩涛也回到了宾馆。

    公孙哲和杨台再次见到韩涛之后,两人清晰的感觉到韩涛的力量又更上一层楼,宛如神明一般,高高在上,神秘莫测。

    自然少不了对韩涛恭喜的话。

    上官静秋陪着韩涛吃过午饭,她就回家去了。

    有些话,有些事,两人还是没有说开。

    即使知道是短暂的分离,但是韩涛也不舍得上官静秋走。

    韩涛没有急着离开迁西,因为他舍不得离开上官静秋。

    心中很是矛盾,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就在韩涛一个人躺在床上,犯愁之时,远在江北市的胡家,发生了一件大事。

    胡老爷子在参加老战友聚会,回来的路上被发生了车祸,医院抢救无效,宣告死亡。

    这个消息瞬间就轰动了整个江北市的上层所有官员及商人。

    市公安局长的胡晓军的父亲被车撞死了,这……绝对是爆炸性的新闻。

    并且撞人者逃逸,至今还没抓住。

    整个江北市的公安武警交警全部出动,直接封锁了整个江北市,展开地毯式的搜查。

    专业人员可以判定出,这不是一起意外的交通事故。而是一起凶杀案,凶手是有预谋的。

    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竟然不怕死的敢撞死公安局长的父亲,也是党委的老干部。

    在医院中,挤满了高层警察和一些高层的官员。

    当医生宣告胡老抢救无效之后。

    胡晓军猛然痛喊,“爸……”

    全体警员摘帽默哀。一些和胡晓军走的较近的官员,都默默流泪。

    市委书记兼胡晓军的发小兄弟赵基中,也心痛的流泪不止。

    “爸,你别走,你别走,爸……”

    胡晓军整个人都崩溃了。

    胡老的身体硬朗的很,昨天还和胡晓军在一起喝酒,今天却阴阳两隔,让人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这种打击让胡晓军难以承受。

    顷刻间。医院内乱成了一团。

    各部门领导直扬言,要抓住凶手,但是抓住凶手又有什么用呢,人都已经死了。

    “爸,你还没看到你的孙子,你怎么就走了,爸,你不是做梦都想看到你孙子长什么样吗?你的孙子马上就要出生了。你怎么不等着看他啊!”

    胡晓军的妻子也是痛哭不止,有几个女士在旁安慰他。千万别动了肚里的胎气。

    胡老的死已经是胡家的一个打击了,若是她肚子里的孩子再有个三长两短,那胡家就彻底的完了。

    胡老走的太快了,早晨一家人在一起吃饭的时候,胡老还乐此不疲的给胡晓军妻子肚子里的孩子起着名字,而现在才过了短短的几个小时。这人说没就没了……太突然了,这种痛苦让人难以承受。

    胡晓军已经哭的没力气了,瘫软的坐在地上,整个人都快疯掉了。

    胡老的身体上被盖了一层白色的布,已经被蒙上了脸宣告死亡。

    胡老也不是被撞死的。他出了车祸是不假,但是只是把他撞伤了,导致他死亡的原因是胸口中弹,打中了心脏。

    不错,对方手谋杀,没撞死胡老,接着又补了两枪,一枪打在肚子上不至于毙命,另外一枪打在心脏上,这是死亡的原因。

    医院方面也是束手无策,他们已经尽了最大努力了。

    胡晓军整个人都崩溃了,趴在胡老的尸体上大声的喊叫着,似想让父亲再一次的醒来。

    父亲一直那么严厉,他一直都很听父亲的话,这次他任性了一次,使劲的晃着胡老的身体,就是想把他吵醒。

    哪怕他醒来之后,打自己两巴掌,踹自己两脚都可以,只求父亲能醒过来。

    但是胡老再也听不到他的呼喊了。

    赵基中和市长急忙上前把胡晓军拉到了一边,“晓军,你就让胡伯安息吧!别吵了。”

    赵基中说着话,眼泪忍不住的流,赵胡两家的关系一向很好,胡老一直都是赵基中尊重的长辈,胡老突然死亡,他也是十分的悲痛。

    奈何,他权力再大,这个时候也是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胡老离开他们这些人。

    吴老,江北大学的老校长,也就是方飘飘的外公,和胡老是好兄弟,好战友几十年了都在一起,正在方飘飘家和方杰明下棋的他,突然接到胡老死亡的消息。

    顿时间傻了,一口气差点没接上了。

    “爸,你怎么了?”

    方杰明看着吴老的样子给吓坏了,急忙站起来,扶住吴老,他才没从凳子上摔下去。

    “爸,你别吓我,你怎么啦?”

    方杰明看着吴老的嘴唇铁青,双眼发直,一时间彻底的慌了,“快来人,快来人哪!”

    他这么一喊,别墅内的佣人纷纷跑了过来,看到吴老的现状之后,一个个也都慌了脚。

    在家的方飘飘,听到外面的动静,飞快的跑出来,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了?

    她跑到客厅,就看到了吴老的样子,魂都差点吓飞了,“外公,外公,你怎么啦!”

    飞快的跑上前去。“外公,你别吓我们,爸,我外公怎么回事啊!”

    方杰明苦着脸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下着棋好好的,突然接了一个电话。也没说话,就成这样了。”

    “快叫救护车,救护车……”

    别墅的人都乱了阵脚。

    就在这时,吴老突然打了一个嗝,身子一颤,像是挺了过来,脸色也瞬间好多了。

    就在方杰明和方飘飘愣神之际,吴老的眼泪哗一下子流了出来,老泪纵横。突然大叫,“老胡啊!你怎么说走就走了呢?你个王八蛋。”

    “怎么回事?怎么骂起胡爷爷来了。”

    方飘飘心中疑惑非常。

    方杰明也是一下子就愣住了,急忙说道:“爸,你没事了把!”

    方杰明一直待自己这个老丈人当亲爹看待,吴老刚才的样子确实把方杰明给吓坏了。

    下一刻,吴老一下子站了起来,流着眼泪朝外走。

    “爸,你干什么去?”

    方杰明急忙追了出去。

    吴老边走边抹着泪眼。来到一辆汽车前,直接对着方杰明说道:“快开车。快开车,你胡伯伯不行了。”

    他说话的声音都变了。

    胡伯伯不行了?

    方杰明一听顿时就心惊肉跳,怎么回事?

    他也没时间问,也不知道该问谁,吴老现在情绪很不稳定,问了他也说不清楚啊!

    不敢耽搁。飞快的上车,然后掉头就出了别墅。

    开车的方杰明扭头看了吴老一眼,说道:“爸,你别过于难过啊!胡伯,怎么了?你说什么没了。”

    吴老伤神过度。有气无力地道:“你胡伯,不在了。”

    “什么不再了啊!前天你们不是还在一块喝酒的吗?”

    方杰明心中一跳,“难道胡伯他?”

    方杰明还是不敢相信,他可是知道胡老的身影硬朗的狠,怎么说没就没了。

    “刚才有人给我打电话说老胡他,他……被人用枪打死了。”

    吴老的情绪一直都很难平静。

    他和胡老是生死兄弟,也可以说是穿一跳裤子长大的,已经有好几十年的感情了,不是亲兄弟胜过亲兄弟。

    胡老的死,他怎能不心痛,怎么能不难过。

    被人用枪打死了?

    方杰明后背顿时冒凉气,什么人竟然这么大的胆子,同时一股怒气也上涌。

    一踩油门,飞快的赶了过去。

    呆在别墅的方飘飘有些傻眼了,她刚开始没读懂,外公走时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什么胡伯伯不在了?

    他反应了一会,忽然想到了什么,难道是?

    方飘飘想到此时,也是无法淡定了,不会是胡爷爷死了吧!

    他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然后他试着问了一次,别墅内的佣人,都点头说道,可能是的。

    得到大家的认可,方飘飘心中咯噔一跳。

    天哪出大事了。

    她可是知道外公和胡老的关系有多铁,怪不得刚才那个样子呢。

    方飘飘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里,很想跟过去看看,但是很显然,他现在不是去的时候,顿时就犹豫了起来。

    在这个时间,京城的开国元勋姜国,坐私家车从外面回来,今天他带着两个小孙子去长城玩了。

    他精神抖索,步伐有力的走进四合院。

    大儿子姜正在,看到姜国回来,正在院中树下乘凉的他急忙迎了上去,“爸,你回来啦!”

    “嗯,今天带这两个小家伙,玩的还蛮开心的,只是这俩家伙太调皮了点,我都有些看不住他们啊!”

    姜国说话中气十足。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

    满面红光,精神抖擞,玩了一个上午,还这么有精神实在难道。

    谁能想到就是这个老人在一个月前,差一点就病死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