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心要让你听见 >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吵架
作者:囧囧兔

【福蝶小说网 www.orientpaperinc.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趁着越萍妈妈还没有下班回家,黎雪雅再次“潜进”妈妈房间,打开床头抽屉,里面的存货仍然堆积如山,黎雪雅毫不犹豫地抽出一打手套,拿出后一看却让黎雪雅有些轻微地皱眉头,她拍打了下灰尘,手套已经明显陈旧发黄,不像才发时那么白那么干净,不过质量依旧,只是希望程大哥别嫌弃才好。

    家里的劳保用品存货多也亏得越萍持家有道,况且黎雪雅也知道妈妈平时不仅节省还很抠门,自己把家里的“财产”拿给别人她定会说少道短,极力制止,于是黎雪雅得先把这一打手套藏好。

    越萍下班回家了,脸上笑嘻嘻的,手里还拿着一张宣传单,一跨进家门,大嗓门儿就呼唤,“雪雅,快出来,妈有事儿跟你说!”

    黎雪雅刚把那一打手套藏在自己卧室的柜子里,就慌慌张张地跑到客厅,回应道:“妈,什么事情啊?”

    越萍笑得不亦乐乎,连忙把手里的宣传单递给黎雪雅,道:“你看,这是裕达房产的宣传单,过几天裕达房产就要开盘了,听说还是现房,而且比其他房价低,妈已经交了五万块排号了,就等着房价出来,要是价格真那么便宜的话,妈就给你弄一套回来,到时候你和思豪结婚就有新房住了!”

    黎雪雅对买房倒是没有任何意见,可是妈妈一提林思豪自己就来气,“您想买房就买房吧,干嘛扯上林思豪,我和他八字都没一撇呢?再说人家家里条件那么好,怎么可能稀罕您的房子?”

    越萍嗔怪女儿,“怎么?你没跟他出去约会啊?思豪这么好的孩子你还挑剔个什么?”

    “您就死心吧,他根本就没有约过我,人家那么好的条件八成是没有看上我,您还操心房子的事儿,哈哈,过几天我还是亲自陪您去裕达房产挑一所您喜欢的房子供您养老得了!”黎雪雅也没有忽悠越萍,这说来也奇怪自从跟林思豪相亲后,他确实没有主动约自己,再说自己报读成教的时候所有的详细资料全都交给他了,林思豪既知道自己的公众qq号,也知道自己的手机号,微信号,不过都没有通过以上方式联系过自己,除了上次通知自己参加成考培训以外。

    “这林思豪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啊?你那天不是跟他聊得好好的吗?怎么他就没看上你呢?”越萍有些失落,纳闷儿。

    黎雪雅也假装叹了口气,垂丧着脸,说道:“妈,你也知道咱家就一工人家庭,人家林思豪的父母可是省城退休的市公务员,而且他本人也是重本大学毕业的硕士研究生,为人德才兼备,长得也五官端正,可你女儿我除了长得可爱点,其余一无是处,咱们就别攀高枝了好吗?我亲爱的老妈!”

    越萍更是苦着一张脸,叹道:“好好的女婿怎么就没了呢?妈今天接到裕达房产的宣传单,还兴奋了好一会儿呢?本想着裕达房产开盘了,妈就去给你们买套房子!”

    “妈,您就别操心了,您老了,咱们倒是可以买套新房自己住,改明儿我陪你去裕达房产看看。”黎雪雅安慰着越萍。

    越萍有些失望地点点头,进了电脑房玩起了电脑。

    关于妈妈接到裕达房产的传单,黎雪雅也觉得有些奇怪,以往房产开盘都是先集资再修房,怎么这裕达房产是修好房再卖房呢?难道说裕达房产的老板很有钱?黎雪雅也不愿多想了,有套新房也不错,既然妈妈喜欢,那就去弄一套回来!

    女儿跟林思豪的事情吹了,越萍一下子就失落到谷底,她平时最爱玩偷菜,如今连这个游戏都没有心思玩了,不知怎得就浏览起了空间动态来。

    她就这样一条一条往下拉着,漫无目的地看着那些消息,终于看到女儿前些天发表的说说,再往下看有一个叫mrmouse跟女儿的对话,内容竟然是要手套。

    这些对话虽然没有任何出格的地方,可疑心病重的越萍知道这mrmouse肯定是个男人,只是在自己的空间里浏览只显示了网名,她想如果用女儿的空间浏览就一定能知道这人是谁?越萍有些怀疑女儿是不是背着自己谈恋爱了才故意跟自己说林思豪不约她。

    于是越萍登陆了女儿那个网名为“鸭梨”的qq,点进空间,直达说说那一栏,第三条说说下正是她与那mrmouse的对话,令越萍暴怒的是mrmouse居然是程漠然?!

    不知道过了多久,越萍都快把这个男人忘记了,她记得女儿说过他考上了酿酒车间副主任,最主要的是他离过婚,这丫头怎么又和他缠上了,还有手套又是怎么一回事?

    越萍情绪激动,神情暴怒,冲到客厅,看到女儿正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机,大吼,“黎雪雅,我是说你怎么对林思豪心不在焉的,亏得你妈我今天还想跟你们买新房,原来不是思豪不愿意,我看是你不愿意跟思豪在一起吧,说吧,你空间说说里跟那程漠然的对话是怎么回事?手套又是怎么回事?”

    黎雪雅被妈妈的怒吼吓得有些胆颤,千防万防没想到却忘了自己的公众qq越萍是会经常查看的,怯怯道:“不是这样的,林思豪确实没有约过我,至于手套的事,程漠然平时帮过我很多忙,跟我干过很多活,还经常替我在潘良瑞面前说好话,平时也不像其他员工那样老欺负我,刚好他假期手套被盗,我就给他点儿手套作为报答!”黎雪雅不管三七二十一,把那些有的没的全部都说了一通,妈妈爱信不信。

    越萍这才息怒,又厉声问道:“你跟程漠然真的没什么?你又给了他多少手套?”

    “当然……没什么,我跟他就是同事嘛,您之前不也说过只要我跟他没什么就可以随便聊嘛,至于手套我准备给他一打,明天带去!”

    “什么?一打手套?那可是十双啊?给这么多,黎雪雅,我真是白养你了,你个吃里扒外的臭丫头,你知道吗?这些存货都是你老妈我平时辛苦存下来的,自己都没舍得用,你给别人倒是舍得,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一个蠢东西,真是气死我了!”

    “我不管,我偏要给他一打手套,我都答应给他一打手套了,绝对不能食言!”黎雪雅一向信守承诺,答应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不管妈妈反对与否。

    越萍怒目而视,逼问,“说!是不是把手套藏起来了,我非要找出来不可,我就是不许你给这么多!”话一说完,越萍便天翻地覆地找着,可怎么也找不到,脸色越发焦躁,一边找一边骂人,“老娘把家里翻个底朝天,就不信找不到!”

    黎雪雅心里急得要命,可千万别被妈妈找到才好,如果被妈妈找到了,明天就不能带去给程大哥了,自己答应过得事情可就要食言了!黎雪雅可不想做个言而无信的人!

    越萍找了好一会儿,依旧找不到,累得喘气,“老娘不找了,我告诉你,下不为例,这次你就给他吧,下次不许给这么多了!”

    黎雪雅转忧为喜,对着越萍呵呵道:“谢谢妈妈!!”

    “哼,还谢!气死老娘了!”越萍虽脾气暴躁,可却是刀子嘴豆腐心。

    黎雪雅心里暗暗偷喜,怎么可能还有下次,就算有下次,自己也不会再笨到让您看出破绽呀!这叫做吃一堑长一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