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心要让你听见 > 正文
第五十二章 阴谋
作者:囧囧兔

【福蝶小说网 www.orientpaperinc.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七月第一个周来临,生产曲块的产量增多,原因并不是因为公司经济效益日渐好转,而是随着天气炎热,发酵房的曲块到验收期时各项指标均达不到最佳标准。由于公司近年来经济萧条,各个酿酒车间已经连续两个月没有奖金收入,因此对成曲的需要也不多。

    制曲车间严主任已经接到公司下的文件,将在下个月,也就是八月份,制曲车间全体员工将放一个月的热季假,因此七月份将抓紧争取把八月份的产量也生产完。这样一来,公司除了把八月份的工资打给员工以外,就会省下其他的很多资金,比如平时发放的奖金,生活费等。

    公司还下发了另一个文件,由于制曲车间员工过剩,每个班组几乎超员两人以上,对于此事公司阶层上级领导已经命严主任统计筹划员工分配名单,被分配的员工将调到包装车间,这个车间大部分都是女员工,近些年,包装车间“老龄化”严重,年年退休数十人,班组人手短缺,针对这一问题公司王总裁决议将制曲车间多余的员工调到包装车间。

    潘良瑞所经营的班组多出五人,除开已经调去扫曲库的黎雪雅和肖云,组上还有三人。

    潘良瑞老谋深算,这些人事调动的事儿每个班组长早就知晓,只是严主任命他们必须把紧口风,之前没有一个人走漏过风声,就怕员工们起哄闹事儿,如今被调离的员工早就列在名单当中早已经上交至严主任处,任她们还敢把他怎么样?

    赵鸿,徐秀莉,杨旭这三名女员工平时潘良瑞甚是不看好,因其工作不踏实,偷奸耍滑,他早就想把三人开除班组,之前一直没有机会,如今机会来了,潘良瑞毫不犹豫地就把三人报上分配名单中,至于其余的两人潘良瑞自有打算。

    最近二道曲岗位工作上出了些纰漏,潘良瑞的巡查工作更是盯得紧,他不光是注重质量也更注重安全,尤其是郝志多因工作上的事情经常跟潘良瑞较劲儿,潘良瑞对此人也是忍无可忍,但郝志多毕竟是二道曲岗位负责人,他也拿郝志多没有办法,只能时常监督他们的工作。

    郝志多和程漠然正在发酵房热火朝天的翻着曲块,由于产量增多平时只翻四间曲块,如今要翻六间曲块,光一间就要翻转960块曲块。

    “我说老死人,要放一个月假,你准备怎么玩呀?”郝志多一边干活一边问道。

    程漠然一言不发,眉头紧锁,专心地盯着自己手上的活儿干着,不想理睬郝志多,他是个节约的主儿,哪里懂得享受,除了挣钱养家根本不会想过玩儿之类的,哪里像他每天乐得自在。此时他身上的秋衣又浸湿大半了。

    郝志多叹了口气,忍不住关心道:“现在你家小幺妹走了,以后可没人递水给你喝了,反正啊,老子是不会递水给你喝的,自己那么狠心,哼,老子才懒得管你!”

    “干活废话还是那么多,难怪你经常被领导骂,你这脾气改改吧!不然潘良瑞会找你麻烦的,到时候我可不会出面帮你!”程漠然冷冷道。

    “你个老死人,老子跟你说东你扯西,是,老子就是一文盲,土农包,哼,老子懒得跟你这个死人说话!!”郝志多有点生气了,郝志多最近挨了潘良瑞的骂,心里本来就不痛快,想找程漠然排解排解,没想到自己的哥们儿也那么没“情调”。

    程漠然与郝志多快翻完一间曲块了,郝志多选了一块曲块将其侧立,拿起手上的钻眼钉,双手使劲儿往那硬邦邦的曲块里面钻眼儿,双臂的肌肉都隆起了,终于钻好眼儿了,郝志多将温度计插进钻了眼儿的曲块里,随手就把那根钻眼钉往发酵房外一扔。

    “啊!!!!!谁扔的?”潘良瑞刚好路过,那根钻眼钉落在了他的脚上,刺破了皮肤,鲜血流了出来。

    程漠然听到叫声放下手里的活儿,跑出发酵房外,看见潘良瑞的脚背流满了鲜血,表情痛苦不堪的样子,心里着急,这该死的郝志多又闯祸了,还好他有随身带纸巾的习惯,他急忙走过去,递了一张纸巾给潘良瑞,“领导,快擦擦血吧?干了就不好弄了!”

    “是谁扔的?我反复警告过你们多少次,工作中要注意安全,你们不听,非要等血的教训来告诉你们吗?你说是谁扔的,这回我绝不轻绕!!”潘良瑞已经是怒火中烧,眉毛都气绿了。

    郝志多听到发酵房外面有动静,跑到门边偷偷瞧了一眼,只见潘良瑞正在用纸巾擦着脚背上的鲜血,一脸恼火的样子,心想完了完了,这回肯定死翘翘了,平时自己乱扔也没砸到过谁,谁让他潘良瑞三番五次往这儿跑的!

    “领导,我也不知道谁扔的,我和志多在一起干活,钻眼钉还在发酵房里呢?”趁潘良瑞没有注意,程漠然赶紧回了发酵房,将发酵房窗子上方的另一个钻眼钉拿下来递给了郝志多,小声道:“拿着,该干嘛干嘛去,还好他没看清楚,要不然你不得骂死!”

    “嘿嘿嘿嘿……”郝志多贼贼地笑着,表示自己知道错了。

    随即郝志多装模做样,若无其事地又抱着另一块曲块在那里钻眼儿,“你怎么还留了一根钻眼儿钉啊?没想到你小子挺聪明的啊?”

    “知道你经常出纰漏,不过再有下次我可救不了你!”

    “嘿嘿,你好聪明,老子终于知道你家小幺妹怎么那么喜欢你了!”

    程漠然一脸无语,“别提了,行吗?都什么时候了,说话分点场合行不行?”

    “切,说中你伤心事儿了吧!”

    潘良瑞一瘸一拐地走进程漠然与郝志多的发酵房,手里还拿着那根钻眼钉,怒道:“郝志多,是不是你扔的?”

    “嘿嘿,老大,我这手上有一根呢?”郝志多急忙说道,将手里的那根钻眼钉拿给潘良瑞看,但心里心虚得要死。

    “是啊,领导,我和志多一直在干活,他一直坐在地上钻曲块眼儿呢!”程漠然淡定自若的回应着。

    潘良瑞不好再说什么了,刚才他也没有看清楚是从哪间发酵房里扔出来的,也不知为什么这程漠然每次一说话,潘良瑞总要給他点面子,也许是某一方面他似乎感觉要比程漠然矮一截似的,因此今天自己的脚被砸也只有自己认栽了。

    潘良瑞坐在发酵房里的草帘上,望向正在搭草帘的程漠然与郝志多,突然笑着开口道:“呵,这最近车间人事大调动,我们班组就要调出五人,由于今年扫曲库的是班组员工,所以其余两人应该是十月份调离车间。”

    郝志多一听心下着急道:“你的意思是黎雪雅和肖云不回来了啊?”

    “是啊!”潘良瑞眼睛故意瞅着程漠然,见程漠然面无表情,还是认认真真干着活,又问道:“程漠然,你有什么看法吗?”

    “领导的安排,我没有什么看法啊。”程漠然淡定地笑了笑,他知道潘良瑞是故意这么问的,他此时心里不好受,可是必须要把情绪伪装起来。

    “呵呵,那肖云做不了半年就退休了,她走了倒是没什么,就是可惜了黎雪雅那丫头,年纪轻轻地,本来我还打主意把她留下来的,呵呵,不过想想,还是算了,随她去吧!”潘良瑞故意在程漠然面前说着,试探性的口吻。

    程漠然依旧面不露色,一言不发,专心地干着自己手上的活。

    “老大,这黎雪雅你不是一直都挺喜欢的吗?干脆把她弄回来吧!”郝志多赶紧说道。

    “弄回来?你又带着她瞎胡闹?没门儿,黎雪雅最近的表现你也不是不知道,班会开小差被记过,上班还迟到,无缘无故地非要跟你们一起翻曲块,难道不是你郝志多出的馊主意?”潘良瑞明着是骂郝志多,实则是指桑骂槐。

    “哎哟,老大,那个我……嘿嘿,小丫头愿意跟我们一起翻曲块,我又怎么好意思拒绝呀?再说她现在走都走了,你还追究干嘛呀?”郝志多嬉皮笑脸道。

    潘良瑞又望了望程漠然,依旧面不改色,诡笑了一声,“哼,你能把你自己管好都不错了,还管别人,今后黎雪雅是不会回来了,看你以后还找谁瞎胡闹。”潘良瑞话说完一瘸一拐地又走出了发酵房,又去别的地方巡查工作了。

    直到潘良瑞走出了发酵房,程漠然紧绷的身子一下子趴在了草帘堆上,眼里流出各种复杂情绪,耷拉着脑袋,一句话也不说。

    “老死人,怎么啦!怎么啦!”郝志多着急地使劲儿拍程漠然的肩膀。

    程漠然缓缓抬起头来,“没事儿。”话语低沉至极。

    “没事儿,瞧你这张苦瓜脸,我看就是有事儿,这下好了,别说四个月后才能见面,这下是再也看不到了,你高兴了,哼!”郝志多一来气就骂程漠然,怪他不好好珍惜。

    “那么多年的兄弟,难道你不理解我吗?潘良瑞刚才一番话分明就是说给我听的,你当真以为他是在骂你,这种环境下我跟雪雅根本就不可能,你明白吗?”

    “哎,好吧,怪老子考虑不周,你不是有她联系方式吗?以后约出来玩儿?”郝志多又开始出馊主意了。

    “行了,别闹了,我跟她不可能,这一辈子注定就是有缘无份,以后你别提了,再提我就翻脸!”程漠然虽面不改色,但口中已经有怒气。

    “好,老子不管你,让你自生自灭!”郝志多也懒得管程漠然了。

    以郝志多的性子根本就考虑不到事情的严重性,他的观念里就是你喜欢就去追,其余的管他三七二十一,而程漠然凡事都考虑得很周到,顾虑多了,内心自然就会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