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心要让你听见 > 正文
第七十一章 年少轻狂
作者:囧囧兔

【福蝶小说网 www.orientpaperinc.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黎雪雅看着自己扇了罗颂两计耳光的手,用力过度,手掌已经通红,隐隐还有些火辣辣得疼。

    雨越下越大,狂风极力咆哮着,车内寂静得陌生,一路上罗颂再也没有跟黎雪雅说过一句话,黎雪雅很想下车,她感觉气氛前所未有的尴尬,她和罗颂之间仿佛已经隔了一座山,以往的种种再也回不去了。

    可罗颂并没有呵斥黎雪雅下车,只是满脸愤懑地看着前方,一直到了云岩小区黎雪雅和筱菜家住处的单元楼门口。

    罗颂将车停下,神色变得有些冷漠,但头没有望向黎雪雅,阴冷道:“你可别误会我是专门送你回来的,我是来找筱菜的。”

    “都这么晚了,你不回家吗?筱菜也已经睡了啊?”

    “是啊?都这么晚了,我找筱菜当然是睡觉咯,你以为呢?”罗颂忽然轻蔑地笑着。

    “你……”黎雪雅心中悲愤,手中拳头握得紧紧的。

    罗颂又面现嗔色,对着黎雪雅吼道:“还耐着不动是想干嘛?还不快下车,难道你陪我睡觉啊!!!!”

    黎雪雅怒目圆睁,举起右手又想向罗颂挥下时,心颤抖了,狠不下心打下去,心里对罗颂有太多愧疚怎么忍心再伤害他。

    罗颂将脸向黎雪雅靠近,忽然一阵狂笑,“你打呀!有本事你就打呀!反正我最近挨得耳光也不少了!”

    黎雪雅吓得出了冷汗,手颤抖着,缓缓放下,扭头打开了副驾驶座门便下车了,临走时黎雪雅只说了一句话,“真的连朋友都不能做了吗?”

    罗颂冷哼一声,“朋友?休想!我们从今以后只是同事!”

    黎雪雅俏脸黯然泪下,将副驾驶座上的门摔去,便伤心地跑回了家。

    罗颂卸下伪装的面具,看了看车上的时间每分每秒他都要抓紧,顿时悲伤涌上心头,心里还挂记着那件事,他赶紧停好车就跑去筱菜家。

    罗颂连敲了几声,筱菜的家门依旧没有人打开,罗颂拿起手机拨打了筱菜的手机号码……

    “丁叮当,丁叮当,丁儿吗小叮当……”

    筱菜已经睡熟了,被手机铃声突然吵醒,她不情愿地拿来一看,是罗颂!心里又开心又生气,她思索着到底要接还是不接,她还是按耐不住对罗颂的思念之情接听了电话,话语愤愤,“罗颂,你找我做什么?你还嫌把我羞辱得不够吗?”

    罗颂软下了态度,温柔道:“我就在你家门外,我来接你上门,从今以后我们就是正式男女朋友,你从此就是我罗家媳妇。”

    “你说什么,你在我家门外?”外面还下着暴风雨,筱菜担心罗颂会着凉,赶紧跑到客厅替罗颂将门打开。

    门一打开,罗颂眼角下那条伤口清晰可见,脸上又多了几道红指印,罗颂神色有些冷酷,筱菜不由吓了一跳,还没等她回过神来,罗颂一把抓住筱菜的手,话语急促道:“马上跟我回家!!”

    “别,我穿得还是睡衣,”筱菜有些娇羞,又觉得哪里不对,面现怒色,“你根本就不爱我,我跟你回家做什么?”

    罗颂将门关上,双目狠狠地盯着筱菜,眼里不是柔情而是欲火和愤怒,筱菜不由胆寒。

    一只精致修长的臂膀揽过筱菜的腰寂,双手又紧紧地将她箍在怀中,正要吻下去,筱菜脸泛红,心跳到了嗓子眼儿,这是她梦寐以求很久的画面,又意识到这是客厅,被妈妈看到了可不好,忙羞涩娇滴地说着,“颂颂,别,别,这是客厅,一会儿我妈妈看到了!”

    “那我们就去你房间。”

    “啊,颂颂,这。。”筱菜脸羞成了一个红苹果,不过她心里期待着。

    罗颂一把将筱菜横抱起,筱菜娇羞地低下了头,罗颂就这样抱着她就进了房间。

    罗颂脱掉了上衣,**着身子,鲜滑白皙的美背和胸脯结实性感,心中的欲火和悲愤混然交织在一起正需要一个发泄的“工具”。

    罗颂猛地将筱菜摁在床上,性感的嘴唇舔舐着筱菜的脸颊到脖颈处的每一寸肌肤,他疯狂地掠夺着,没有片刻的温柔。他又覆上了筱菜的唇,疯狂地亲吻着,失了理智,像个魔鬼一般侵略着她,也许那“吻”与其说是在吻,不如说是在咬。

    筱菜被罗颂死死地压在身下,她有些喘不过气了,可她想继续享受着不想打断罗颂疯狂的动作,但她已经感觉到嘴唇被罗颂咬破了,一丝咸腥流到了口中艰难地咽下。

    罗颂的欲火烧得更加猛烈,他一边疯狂地亲吻着筱菜,一只手解着筱菜睡衣上的纽扣,将睡衣朝两边一掀开,诱人的锁骨分明,美肩细滑,双峰半露。罗颂饶了筱菜嘴唇,又朝脖颈下疯狂地掠夺着她每一寸肌肤,用力地吸吮着,舔舐着,罗颂疯狂地如失了理智般在筱菜身上狂动着,怎么都停不下来。

    筱菜硬生生感到了疼,抿了抿被咬破的嘴唇,咸腥感还在。

    罗颂疯狂地掠夺似乎还不满足,人仿佛已经变成了野兽,变成了魔鬼那样狰狞可怕,试图扒光筱菜全身的衣裤,一直做到那最“出格”的一步。

    “颂颂,不要,不要!”筱菜使劲挣脱着将罗颂的身体,恐慌道。

    罗颂停不下疯狂的动作,还在继续掠夺着,筱菜继续挣脱着,“颂颂,别这样,我们还没结婚,不可以做这种事,会……会怀宝宝的!”

    罗颂停下了疯狂的动作,他双手忽然撑在床上,看着身下被自己蹂躏了一番的筱菜,心中愧意油然而生,忽然冷笑了几声,心里流露着,罗颂你真是可笑,她把你当成了别人的替代品,你自己又把筱菜当成了她的替代品。

    罗颂累了,翻身瘫在了床上,直喘着气。

    筱菜慢慢地从床上起来,衣服已经有些撕裂,**还半敞着,**以上与锁骨间红色吻痕清晰可见,嘴唇还在流着血,她深情地看着瘫在床上的罗颂,这疼痛的幸福感来得太突然,以前罗颂连吻她一下都不愿意,她虽感到奇怪,但不想打破这种美好,所以什么都不想问。

    罗颂脑海中想到了那件事情,心中急促,忽然起身,迅速穿上衣服,走到房门前,背对着筱菜冷道:“你现在相信我是爱你的吧!快把衣服穿好,马上跟我回家,我在车上等你!”

    罗颂走到客厅,扭开防盗门便下楼去了。

    筱菜看着自己这满身的“伤”,找了一件纽扣封颈的短袖衬衣和长裤迅速换上,嘴角甜蜜地笑着,心里还在回味着刚才的幸福,从今以后她只属于罗颂一个人了。

    罗颂极速开着车一直到他家楼下,他停好车,已经心急如焚,急忙拉着筱菜往家中跑。

    罗妈,罗爸以及舅妈,舅舅他们几个已经围在外公病床前痛哭流涕。

    罗颂松开了筱菜的手,泪眼婆娑地走到外公跟前跪下,泣声道:“外公,我把您的外孙媳妇带回来了!”

    筱菜这才意识到罗颂为何如此急匆匆带她回家,原来他外公快要病逝了。她急忙走到罗颂外公病床前同罗颂一起跪下慌乱无措中叫了一声,“外公!”

    老人费力地睁开眼睛,苍老的手艰难地抬起摸着罗颂的脑袋,音调低沉至极,罗颂握住外公的手,将耳朵贴近外公乌黑的唇边,只听外公说道:“颂颂啊,外公马上就要死了,你跟那姑娘表白了吗?”

    “外公,她就在这儿呢?她叫筱菜,是你的外孙媳妇。”罗颂赶紧将筱菜靠外公更近一点,让外公看得更清楚一点。

    老人看了筱菜一眼,激动又费力地摇着头,表情难堪不已,嘴唇蠕动着欲要说什么,罗颂又赶紧将耳朵靠近外公唇边,“颂颂啊,你违背了自己的心意,选了一个自己不爱的人,你的眼光外公最清楚,想当初外公跟你取名为罗颂,就是希望你能像沈从文老先生笔下写的‘傩送’找到心爱的‘翠翠’,可是外公后来才知道‘傩送’跟‘翠翠’是没有在一起的,他们卷进了三角恋情,谁都没有得到幸福,早知道,外公就不该跟你取名叫罗颂,外公悔啊!”

    “外公,你别说了,我是爱筱菜的!你相信我!”罗颂激动着不停地说着善意的谎言,希望外公能够走得安心。

    老人止不住的摇头,老泪众横,他心里明白罗颂是骗他的,可是看着外孙这满脸的伤就知道他为情所苦,老人心里怎么放心得下,怎么走得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