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都市透视眼 > 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说翻脸就翻脸
作者:红肠发菜

【福蝶小说网 www.orientpaperinc.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百零五章说翻脸就翻脸

    月票有木有?和新书月票第10名差61票,红肠要抓狂了,有木有?

    此时王卓还不知道自己的老同学和她的三个同伴,正拿自己作为谈资,在变着花样的冷嘲热讽呢。(牛文小说~网看小说)

    他一边晒着秋日暖融融的太阳,一边在回想着初中时代的陈年旧事,想起自己打跑了一群校外的小地痞,顺便给被他们骚扰的邓娇解围的事,不由得莞尔一笑。

    那个时候的邓娇就已经人高马大了,比当时的王卓还要高上半头,上体育课的时候笨拙的引人发笑,想不到现在居然做起了汽车模特了,真是沧海桑田世事难料。

    三四年过去了,王卓也由过去那个没心没肺的愣小子成长为了一个洞悉人心的睿智青年,回想往事他终于发现,原来当年邓娇是对他有好感的,而且还暗示过数次。

    如果那时接受她的话,自己恐怕早就不是处男了吧?王卓想到这里,咧着嘴无声的笑了。

    不过那样一来,恐怕也得不到甘霖了。王卓略一权衡,便把邓娇的大长腿甩到了脑后,显然还是自家的碗公奶好嘛

    ……

    “这家店的东西不怎么样,营业员倒是真不错。”

    大腹便便的刘总一只手揽着弱不禁风美女的腰,一只手随意的揣在兜里。

    “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生意的,难道以为靠几个帅哥美女就能把东西推销出去?”孙总一边认同的附和着,一边偷眼打量王卓最先录用的那个不接受潜规则的空姐。

    见这几位客人对柜台里的东西兴致缺缺,一个帅哥售货员笑着介绍道:“几位要是想看档次高一些的东西,可以到楼上看一看。”

    “就凭一楼的这些东西,估计二楼的好高档不了多少吧。”刘总有些微嘲的笑了笑。

    “倒也未必,咱们上去看看再说。”孙总向他使了个眼色,档次不高还不好么,买来送给女人还能省一笔呢。

    上了二楼,四人微微有些意外,孙总率先笑道:“想不到这家店的老板倒是个有趣的人,这二楼的装修很有意境嘛。”

    “不错,这样看来,我倒对二楼的商品有些期待了。”刘总顺着话风,不露痕迹的把自己刚才的失言圆了回来。

    当四人走到展柜前时,刘总才知道自己真是看走眼了。楼上和楼下的商品完全不是同一概念,楼下的商品多数是些小首饰、仿品、玩件,很多属于旅游纪念品的档次,而楼上的却是真家伙,第一张展柜里摆的就是一排A货翡翠蛋面

    “这些都是真的吗?”邓娇随意看了一眼其中一个平安扣的标价签,不由十分意外。

    一个售货员面带甜甜的笑容,走过来说道:“小姐,二楼的商品都是正宗的缅甸翡翠A货,都是经过权威部门检验过的,每一件都有检验书、质保书和合格证。”

    “孙总,这颗蛋,好像比你的还大一些哎?”弱不禁风的苹苹指着柜台里的一颗满绿翡翠蛋面,招呼邓娇的男伴。

    两个男人上前一看,那颗蛋面可不止是大一些那么简单,它的绿色浓正阳和,苍翠饱满,相比之下,孙总手上戴的那一颗差出足足两个档次,价值绝对不可同日而语。

    邓娇数了数价签上面的一排零,找了一下没看到小数点。

    “九十八万?”苹苹惊讶轻呼:“他们是在抢钱吧?”

    男人们笑了笑,向下一节展柜走去,九十八万的价格也许是贵了一点,但绝对不算抢钱,没准还是比较公道的价钱也说不定呢。既然没实力买,还是挪挪地方吧,别站在那里露怯给人看笑话了。

    见男人们表现的有些怪异,苹苹也品出不对来了,悄悄拉了拉身边的邓娇:“小娇,孙总的那颗蛋多少钱来着?”

    “什么蛋不蛋的,多难听。”邓娇剜了她一眼,小声说道:“孙总的那颗戒面是十八万买的,不如刚才的那一个。”

    苹苹露出明了的表情,知道自己刚才是失言了,宝石的价格她也略知一二,失之毫厘差之千里,看来刚才的那一小粒东西,还真值将近一百万啊

    邓娇向她使了个眼色,举手撩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手臂落下时,指尖在脖子前轻轻横拖了一下,苹苹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心领神会。

    大款就在身边,放手宰吧

    ……

    “你让我身不由己地狂热、额额,我地爱、赤luo裸——”

    唱着荒腔走板的中古流行歌,肥龙金成友大摇大摆的来到了盛世王朝门前,先热情到过分的和高海河打了声招呼,才走进了店内。

    若在平时,他肯定要先在一楼转悠一圈,调戏调戏美女再说,不过他今天来是有正事要做的,所以直接上了二楼。

    “刘总,我戴这个手镯,好不好看呀?”

    苹苹正举着手腕,在阳光下试戴着一只冰种飘花的阳绿手镯,这只手镯标价二十八万,刘总显然是不可能买给她的,她只是试戴一下过过瘾而已。

    “好看,苹苹这么美,戴什么都好看。”刘总已经在暗自嘀咕了,看这小妞的架势,自己今天恐怕要出血了

    另一边,邓娇则比较务实一些,她在挑选一颗平安扣,说是准备拴在手机上,其实这不过是一个让男人花钱的借口罢了,几千块钱的平安扣拴在经常丢的手机上,那才叫败家呢。

    挑着挑着,她忽然把目光落在了一只晴水的四季豆上,这颗豆荚上面只有两粒胖胖的豆子,颜色中正柔和,呈一种惹人喜爱的嫩绿色,举在阳光下细看,里面无斑无棉,是一颗难得的好豆。

    邓娇一眼就喜欢上了这颗豆荚,可是看到价钱她为难了,一万八,男人恐怕不会给买吧。

    “我看这个扣子就不错。”孙总不动声色的拿起一粒平安扣,价钱才三千多块,还是很容易接受的。

    邓娇还没说话,身旁突然传来一个惊喜的声音:“邓娇?你怎么在这?”

    邓娇扭回头一看,一张又肥又白的大脸正在向她笑,这个胖子够眼熟的,肥龙?

    “金成友?”

    “对啊是我哈哈,什么风把你给吹到这来了?”

    肥龙一边说一边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一眼邓娇,连声赞道:“真是女大十八变呀,幸好我有火眼金睛,要不都认不出来了一看你就混的不错,手表是香奈儿的吧”

    邓娇得意的一笑:“你倒挺识货的。”

    “那当然”肥龙大言不惭的一点头,看到邓娇手里的四季豆,笑道:“怎么,看好这个了?觉得贵就和王卓说一声,让他给你打个折”

    一旁的苹苹听了肥龙的话,故意打趣道:“怎么说?认识王卓还可以打折呀?”

    孙总和刘总对视了一眼,无声的笑了,两人已经把这个胖子划到了弱智的范畴,这么大的公司会给一个门僮折扣权么?简直就是笑话嘛

    “那当然啊。”肥龙哈哈一笑,对邓娇说道:“这几位是你朋友吧,别人的面子不好使,你邓娇来了他王卓还能不给面子吗?当年你俩的关系咱们班谁不知道啊是不是?哈哈”

    他一边说,一边还暧昧的向邓娇挤了挤眼睛,好像生怕邓娇忘了她和王卓当年的关系一样。

    “哎,我问你的不是这个啊。”苹苹没好气的说道:“我是问你,那个王卓不过是个保安罢了,他有什么权利给我们要折扣?”

    “保安?”肥龙诧异的愣了一下,目光快速扫过邓娇等四人,顿时猜到了真相。

    合着这几位是狗眼看人低,根本不知道王指导的身份,把他当成这里的保安了啊?肥龙暗暗冷笑,心说好你个邓娇啊,别人看不起王指导也就罢了,连你也跟着落井下石,亏得当年王指导还救过你一次,你还暗恋过他小半年呢,这是傍上了大款,良心都被狗吃了吧

    “怎么了老弟,”刘总见肥龙迟疑,在一旁笑着揶揄道:“难道你以为这么大的生意,连一个门僮也有把高档商品给顾客打折的资格么?别的地方我不清楚,在这条南京路上我还真没听说过呢。”

    “你没听说过的事多得去了。”肥龙毫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给他,心里暗骂了一声傻*,冷笑说道:“门僮怎么了?门僮照样有资格轰你出去死胖子我告诉你,从现在开始,这家店已经不欢迎你了,快走吧”

    刘总好悬没被他气得背过气去,这胖子真是脸变得比二月天还快,说翻脸就翻脸啊死胖子?拜托先看看清楚咱们两个到底谁胖好不好?

    孙总冷笑一声刚想说话,楼梯口处突然出现了一个铁塔般的身影,正是刚才站在门口的那个两米多的大个子。

    他大步来到肥龙身边,气势雄浑的那么一站,瓮声瓮气的说道:“几位,我们老板说了,店小招呼不周,怕怠慢了贵客,你们还是请回吧。”

    孙总到了嘴边的冷话还没说出口,顿时被严严实实的堵了回去,敢情那个胖子不是胡说八道,这他**的是一家什么样的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