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都市透视眼 > 正文
第一八七章 命运这个王八蛋!
作者:红肠发菜

【福蝶小说网 www.orientpaperinc.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八七章命运这个王八蛋!

    晨曦渐褪,随着太阳的升起,气温直线上升。(牛文小说~网看小说)

    校园林荫路旁的长椅上,王卓和秦思晴并排坐着,小姑娘在用脚尖拨弄着一朵盛开的蒲公英花。

    她的两条腿瘦不露骨,线条柔润,呈健康的小麦色,上面是牛仔短裤,下面是刚过脚踝的短袜,将一双**完全的展现出来。

    王卓的双眼盯在这双漂亮的腿上,心思却飘到了别处,他此时正在揣摩着,要不要借这个机会和曾祥国攀攀交情,以获得一些好处。

    很多时候,王卓并不市侩,但人在俗世身不由己,就连少林寺的出家人都无法免俗,何况他这个过惯了苦日子的小伙子,人脉的重要性,他比很多同龄人要了解的更加透彻,因为要是没有秦靖中这个忘年交,没准他现在已经在惠海的追杀下,亡命天涯了。

    所以王卓现在考虑的不是攀龙附凤之嫌,而是有没有这个必要,能获得什么好处。

    被王卓盯着看,秦思晴本来还挺害羞,有些两颊泛红、举止失措,可是她很快发现,王卓的目光集聚不对,心思也早就溜号了

    真是岂有此理秦思晴心中窘嗔,哼道:“王卓哥哥,想什么呢?”

    “哦”王卓顿时回神,想了想,笑道:“我在想,看病号应该买水果好呢,还是鲜花好?”

    秦思晴无奈的摆了摆手:“他是ICU病房,鲜花和水果都不让拿进去的。你还是省省吧。”

    “那也不能空手去吧,礼数不周啊。”王卓挠头。

    秦思晴呵呵一笑:“他们谢谢你还谢不及呢,哪还在乎你带没带礼物?”

    “哎?有了”王卓忽然想起阮明清母女,小女孩曾初才六岁,给她买些礼物不就行了?

    把这个想法一说,秦思晴立刻称好,这年头看病号带东西确实需要动脑筋,但给小孩子买礼物就太简单了

    “我就不能和你一起去了,我爸说,稍晚一些他可能会和我一起去。”秦思晴解释道。

    王卓想了想,点头说好。以秦学的级别,曾祥国的儿子生病,他是没有必要去探望的,但因为女儿是见义勇为行为的参与者,他过去露个面,即有面子又有情分,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对了,你今天的这身打扮很好看,以后要再接再厉。”

    临走前,王卓就这么没头没脑的夸了一句,令秦思晴一个上午都在患得患失,猜不透王卓哥哥为什么突然夸人,也想不通自己这普通的一身打扮,到底哪里好看。

    少女情怀总是诗,王卓可不知道自己随意的一句话,就害的市长千金胡思乱想了好久。

    课间的时候,王卓给昨天救人时认识的学姐冯淼打了个电话,问她是否一起去看病号。

    “我还是不去了吧,中午有一家医院要到学校来面试,最近还要准备答辩。”冯淼说道。

    王卓笑道:“咱们江洲医学院还愁找不到工作吗?面试的机会还不有的是。”

    “呵呵。”冯淼苦笑道:“你不知道,我们化验专业的竞争很激烈的,而且我的答辩也不顺利,现在都要愁死了。”

    王卓想了想,觉得好人总该有好报才对,便半玩笑半认真的说道:“那你更应该和我一起去了,那个曾院长和咱们附属医院朴院长的关系相当好,没准你这一去,不光答辩的事只需要朴院长一句话,没准工作都有着落了呢。”

    冯淼犹豫了一下,想到昨天看到朴院长亲自迎接曾祥国的场面,也觉得王卓此言在理,便同意了。

    当两人来到医院的时候,各路人马都已经赶到,其中有曾家和阮家的亲友、江洲的地方领导、还有相关方面的专家,曾岩的手术做了将近十个小时,虽然暂时是成功了,但后续情况并不乐观。

    忙碌的曾祥国听说王卓和冯淼来了,连忙亲自接待,冯淼手中的一束鲜花倒还罢了,王卓却拽着一只灰太狼的氢气球,让他不由得愣了愣。

    “曾伯伯,我这是给小初买的。”王卓解释道。

    原来是哄小孩的。曾祥国想起昨天一直哭个不停的孙女,叹气说道:“让你费心了,小初和明清在一起,我一会儿让他们来。”

    聊了几句曾岩的病情,果然如王卓预料的那样,除非出现奇迹,否则曾岩至少也要落下一定程度的后遗症,而且是无法预料的,大脑是人体最复杂的器官,天知道手术会影响到哪里,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性情大变、失忆、痴呆、植物人,一切皆有可能。

    “对了,秦思晴怎么没和你们一起来?”曾祥国问。

    王卓微笑答道:“她父亲稍晚一些可能要来。”

    “哦哦哦”曾祥国顿时明了,点头道:“那就难怪了。”

    “冯姐也马上就得回去了,她是今年的毕业生,学校中午有一场小面试会,机会怪难得的。”王卓随口把话题扯到了冯淼身上。

    果然,曾祥国就势问起了冯淼的情况,详细了解之后,叫来秘书送冯淼回学校面试,救子的人情可不是派秘书送一趟就能还上的,想必冯淼的毕业答辩和就业问题是有着落了。

    这时,阮明清推门进来,曾祥国便起身说道:“明清来了。王卓,你们先聊,我还有事就先不陪你了。”

    和王卓对面而坐,阮明清勉强笑了一下:“昨天的事真是太感谢你了,我已经听小初爷爷说了,要是没有你帮忙,曾岩现在肯定已经不在了。”

    王卓微笑道:“我是学医的,救死扶伤是天职,遇到这种事帮一把也是应该的。”

    阮明清认同的点了点头,一夜未睡的她天亮后才合眼,只睡了一个小时便自己醒了,此时神色已经比昨天憔悴了不少,身上穿的还是昨天的那套衣服,上面还压出了几道褶,不复往昔雍容。

    她本以为王卓等人走后就不会再来了,所以刚才听说王卓和冯淼来了,多少有些错愕。

    昨天王卓等三人不告而别,作风很像施恩不图报、做好事不留名的雷锋风格,让她感激之余还有种亏欠的感觉,打算事了之后,再回学校找到他们三人报答一下。

    听说来了两人,她旋即就想到了原因,八成是公公曾祥国的身份传到了学校那边,对方觉得不该错过这场机缘,才去而复返的。

    其实她还真的猜对了,如果曾祥国的身份低一些,王卓还真不会再来医院,虽然她的**风采能让王卓一包眼福,但还达不到让王卓专程来看的程度。

    “对了,小初呢?这个气球是送给她的。”王卓拽了拽手里的灰太狼气球。

    “她跟姑姑出去散心了。”阮明清苦笑说道:“小孩子还不懂事,不想让她太早接触这些事。”

    “我理解。”王卓点头道:“那这只气球就由你转交吧,希望小初的爸爸能像灰太狼一样坚强,战胜病魔早日康复”

    阮明清这才明白灰太狼的喻意,心说难怪不是喜羊羊,这种时候真没什么可喜的,倒是灰太狼相当符合眼前的情况,这个王卓果然是有心人。

    “那我就代小初和她爸爸一起谢谢你了。”阮明清接住气球,把绳线在手掌上绕了两圈,用力握紧。

    “那我就不打扰了。”王卓起身说道:“看来你这里也没什么我能帮上忙的,我就不多坐了。”

    “留个联系方式吧。”阮明清连忙说道:“回头有空了,我也好带小初上门道个谢。”

    “道谢就不必了。”王卓笑着拿出张名片,单手递给她:“串门的话我倒是很欢迎,而且我的店里有些东西还算不错,我想会有一两件和阮姐相配的。”

    听上去像是让阮明清上门消费的样子,但阮明清当然不会这么想,因为王卓的那辆车就值一百多万,显然不是唯利是图的小商人,阮明清知道就算自己上门买东西,也肯定能享受优厚折扣的。

    双手接过名片,阮明清听王卓又说道:“曾哥的病恐怕一时半会儿好不了,阮姐你想开一些,别把自己也累坏了。”

    阮明清连连点头,泪水不知不觉就有些盈眶,和王卓摆手告别。

    出了医院,王卓禁不住了口气。

    刚才到医院时,他就用透视眼隔着ICU病房看了曾岩的情况,曾岩的头上还插着导流管,身上挂着无数医疗器械,旁边还有呼吸机之类的辅助机械,他的大脑在手术中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损害,一条命已经十去七八。

    平心而论,以曾岩现在的情况,也许死了才是解脱,如果不死,就是病人遭罪、亲属受累的局面。曾岩就算活下来,也是生不如死,不可能再享福了,而那样他的所有家人都要跟着遭受痛苦,尤其是阮明清,年纪轻轻就要守活寡,而且又要伺候丈夫又要照顾孩子,这辈子就算完了。

    想到那个成熟如蜜桃般的美丽女人,就要被生活的重负所压垮,怜香惜玉的王卓心中怅然,命运这个王八蛋,它咋就这么不给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