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都市透视眼 > 正文
第三零二章 百分百女孩!
作者:红肠发菜

【福蝶小说网 www.orientpaperinc.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零二章百分百女孩!

    完成了王卓通过丁刃交代下的任务后,那个男业主悄悄的消失了。

    当警方现案有蹊跷的时候,却现找不到这个最重要的现场当事人了,而调查后现,此人原来只是楼下房子的一个租户,才入住没几天,出事之后就再也没有人看到过他

    “这货不会是捡了几根金条跑路了吧?”

    警方这么分析着。

    可是他们很快又现了一个问题,漏水之事另有蹊跷,现贵重物品和现金的房子压根就没漏水,勘察楼下的房子后警方现,当天的汪洋大海极有可能是失踪业主人为制造的假象,为的就是骗取物业和民警的信任,打开楼上的房子

    案件顿时变得扑朔迷离起来,但最重要的还是查出那笔巨额财富的来龙去脉,这才是当前的要目标。

    ……

    天气晴朗,郑铭顺局长的心情却像电闪雷鸣般的暴躁。

    五百万现金,价值近三千万的珠宝,就这么长腿一样的跑到了警方的手里,那可是他耗费了近半生的心血,强取豪夺吃拿卡要横征暴敛而来的,就这么没了

    “你盖的是什么鸡霸房子”

    他此刻非常非常想给花园小区的开商老总打个电话,骂一个狗血淋头,居然莫名其妙的房屋漏水,这房子的质量也太差劲了

    是的,郑局长现在还不知道漏水事件是有人故意为之,警方在这上面留了个心眼,隐瞒了案情信息。

    正因为警方隐瞒了这一重要信息,使郑局长产生的错误的判断,他还以为这只是一场意外,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惦记上了,正打算想办法弄回那笔财产呢。

    “愚蠢看看你买的那个破房子吧”郑局长先是把老婆臭骂了一通,然后给他的一个开商朋友打去了电话。

    不愧是一市的财政大管家,领导的贴心小棉袄,久经斗争考验的郑大局长,他很快就和那个朋友达成了秘密协议,朋友拍胸脯保证,会尽快帮他拿回那笔财产,安全无患。

    开商朋友开车走在路上,郑局长打电话吩咐老婆,回家把那套房子的房产证和相关的身份证拿出来

    局长夫人立刻开车回家,生这么大的事,她也是心情忐忑,平时在老公面前的高姿态早已不知去向,比家里的小保姆还要听话。

    半小时后,郑局长接到了老婆的电话。

    “铭顺,不、不好了房产证什么的那些东西,全都不见了”

    “什么?”

    郑铭顺瘦小的身体顿时爆出极其强大的力量,他从豪华的办公椅上腾的站了起来,险些撞翻了面前那张五千多块钱采购来的办公桌

    局长夫人的声音透着恐惧:“没、没了全没了”

    “操”郑铭顺气得一拳捣在桌上,对着手机咆哮道:“在家等我,我马上回去”

    ……

    “就为了堵你个车位,你就这么搞他?”

    说话的是关盈盈,此时她笑得像一朵盛开的野百合,光辉灿烂。

    “你们能不能换个花样?”

    王卓苦笑着直摇头,这两天大家说的最多的就是这个车位的话题,他的耳朵已经快要磨起蚕子了。

    这时,还是齐非说了句公道话:“这种人就是罪有应得。”

    王卓立刻把她奉为知音,献上一个飞吻。

    房间里顿时笑作一团。

    此时,就在郑大局长家隔壁单元的顶层住宅内,王卓正在开一个家庭聚会,也可称为meprty,又简称“轰趴”。

    当然了,不是用他的5o号钢炮轰趴美女,因为场面确实比较复杂,不仅有齐非、关盈盈在,连甘霖、思源和孟氏姐妹也在

    “不过话说回来,你们想过没有,这个郑局长会判什么样的徒刑?”甘霖突然说道。

    关盈盈立刻嘻笑着接道:“管他呢,这就是得罪咱们王卓的下场”

    “你还有完没完。”王卓哭笑不得的探身过去,要呵她的痒。

    关盈盈笑哈哈的躲到了一边,甘霖对他们这样打闹也没有吃醋的感觉,她知道关盈盈和王卓的相处时间比自己可能还要多些,不管这是姐弟之情还是男女私情,也早就存在了。

    “不会给你带来什么麻烦吧?”齐非关切的问道。

    “不会。”王卓正色答道:“下手的是个退休的反扒专家,从广南省专门请来的,警方根本查不到。他动手的那天思源暂停了小区的录像系统,事后用伪造的录像顶替了上去,天衣无缝。”

    甘霖也问道:“那个冒牌的男业主呢?”

    “到韩国出劳务去了。”王卓嘿嘿一笑:“等他回来的时候,省领导都换届了,谁还管这桩陈年旧案呢?”

    “真好玩……”孟生娣一直带着笑容坐在旁边旁听,虽然很多东西她听不懂,但能跟着参与这种话题,她就觉得很开心了。

    而她的姐姐孟生楠则领会到了较高的层面,这座城市有数百万人口,而执掌这几百万人财权的官员却被王卓不费什么力气就拉下马了,这样一种庞大的力量令她有种高山仰止的感觉,对王卓的崇拜也更深刻清晰起来。

    ……

    齐老爷子大寿的前一天,小有名气的开商仇松海到公安局报案,自承是那些警方现并带走的现金和珠宝的主人。

    他还带来了一个木讷的农村老太太,以及房产局给老太太出示的房屋所有权证临时件,以此证明老太是出事房产的主人,而那些现金和珠宝是他寄存在里面的。

    仇松海以为自己替郑局长抹了这次屁股之后,就可以傍上这棵大树,将来有取用不尽的好处了,却不知郑铭顺现房产证丢失之后已经变成了惊弓之鸟,安排老婆立即回乡下老家去取藏在那里的护照和相关的重要证件,准备在拿到仇松海要回来的东西后立刻跑路了。

    据说,外逃贪官平均每人携带了亿元财产,郑局长一直以此为目标,坚持不懈的努力着,但他现在已经没机会继续向这个目标奋斗了。

    总计不到四千万的资产,郑铭顺知道这笔钱在加拿大或澳洲只能做一个产阶层,远不如自己在国内过的滋润,直接下定逃跑决心的那一刻,他才后悔自己犯下的这个错误,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还不如平时清廉一些,在家乡作威作福作人上人更舒坦呢

    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这种东西,他就算想拿这四千万去交换,也没的买

    ……

    在甘霖等知情人看来,王卓是先找了个反扒专家,从郑铭顺家找到了房产证等材料之后,再通过房产证顺藤摸瓜,现那五百万现金和贵重珠宝的。

    其实她们弄反了顺序,王卓是先现了郑铭顺藏匿的财富,才找来专业人手盗取了藏在郑局长家壁柜下的地板夹层的房产证和银行卡等东西,后面的顺藤摸瓜步骤他只是随口那么一说,压根就没有实行。

    在这件事,思源是居功甚大的,王卓答应送她一辆汽车做奖励,而她居然选择了昌河铃木的北斗星,一款顶配都用不上七万块的平民车,不知有什么猫腻。

    夜晚,郑大局长一家人的不眠之夜。

    王卓躺在浴缸里泡澡,顺便和甘霖通电话。

    甘霖突然想起一事,说道:“对了,你知道郑铭顺和咱们班主任郑老师的关系吗?”

    “哎?”王卓顿时一愣,诧异的说道:“这我还真没听说过,他们什么关系?”

    郑枝秀当年对王卓也是照拂有加的,她和郑铭顺一样姓郑,又都是那副矮瘦的身材,这让王卓不禁有些怀疑,二人是不是真有什么血缘关系

    “他们是堂兄妹。”甘霖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郑老师的爱人在市委组织部做科长,听说也是郑铭顺帮忙才升上去的。”

    “那倒未必。”一边惊讶于郑铭顺和郑老师之间的关系,王卓一边向甘霖做政普:“组织部的科长虽小,也不是一个财政局长能安排得了的位子,这件事没准郑铭顺出过一些力,但绝对不是他能够一手促成的。”

    “政治交易嘛,我爸经常说的。”甘霖嘻嘻一笑,又说道:“如果郑老师知道是你在背后搞他的堂哥,找你求情的话,你怎么办?”

    “我只喜欢从背后搞你。”王卓的笑声带着几分促狭的暧昧。

    甘霖嗔道:“去,聊一聊就下道了,和你说正经的呢。”

    想了想,王卓淡淡的答道:“我不会给她求情机会的,连知情的机会都不会给。”

    沉默良久,甘霖才轻声问道:“如果这个贪官是我的哥哥或爸爸呢?”

    王卓微微愕然,不知怎的就想到了自己那个不靠谱的老爸,苦笑说道:“如果是你爸,我会掏自己的钱帮他把这些年来积攒下的脏屁股擦干净,然后一脚把他踹到国外去,让他这辈子也别回来”

    甘霖顿时大受感动,把温暖脉脉的藏在心底,嘴里笑着轻啐道:“胡说什么呢,你才是脏屁股呢”

    “是吗?”王卓出像影视剧大魔头般的桀桀笑声,低声揶揄道:“那下次你帮我把它搞干净,好不好?”

    搞干净而不是擦干净,一字之差,意思可就千差万别了脸嫩如甘霖,只偶尔在情深意浓之下放纵过那么一两次,哪能听得了他在电话里聊这个?

    “死王卓,臭王卓,你自己搞自己去吧”

    一阵娇嗔之后,电话很快传来一阵断线的忙音,王卓想像着甘霖此时红着脸踢蹬被子的可爱样子,畅快的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