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的祖先是蚩尤 > 正文
第215章 攻击防御【11】
作者:爱雷云

【福蝶小说网 www.orientpaperinc.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天易木戒从休斯顿离开之后,就急着赶往去狄波顿的飞机.

    其实在杜门红一这里,两人通话后狄波顿的楚长风早就知道了消息,二人相互小续几句,杜门红一就带着一把钢制武士刀离开了休斯顿空军基地。

    天已大亮,易木戒搭乘早航班赶往狄波顿,可是没想到,自己一到那里,居然空军基地入口几百米外已经全部戒严了!

    “该死,这怎么回事?难道真是我在那边说漏了什么,叫人知道他们两个老小子是潜伏卧底的了?”易木戒咂舌摇头,心里一阵不安,由于担心楚良在大陨石坑里被基地教官收拾,致使多吃了不必要的苦头,他就赶紧准备启程返回东南亚。

    然而身为地狱亡魂师首席一二的黑手教官,楚长风和杜门红一早就回到了这里,至于是怎么这么快就跨越了太平洋,这还是个谜。

    丛林高处,在树上之巅,杜门红一一手抱着武士钢刀,一手举着很大一只火龙果,边吃边不屑的说:“喂!你到底是见还是不见呐?八成人家就是奔着你来的,这里有什么不好,练一身的本事,还能逍遥法外,难不成继续留在你那个中国?挣钱养家还是去坑蒙拐骗?一个学堂都没读过一天的傻小子,能有什么出息。”

    楚长风一身漆黑的斗篷,看不到正脸,但是能感觉到一点寒意,他肃立在树梢枝头,头也不回的冷冷道:“把你的鬼样子遮起来,人脸面具天亮之后就会消失,别光说我,你那边的情报搜集的怎么样了?”

    杜门红一冷哼一声,把手里的火龙果往上一抛,抬手拔刀就砍,挥舞几秒,月下刀光辉映,东南亚的午夜,来的稍稍延迟。

    被他切成碎渣的火龙果淅淅沥沥如雨般落下,红一甩手把钢刀扔出去,钢刀直逼长风背后,长风抬手一抓,两根手指捏住了刀身。

    “刀柄里边有个数据卡,记录了休斯顿美空军的详细资料,切~~本来还想砍几个人再走的,照你的意思,把我的少校公寓炸掉就赶回来了,怎么样?够意思吧。”

    长风听红一说完,反手一送,钢刀飞回红一的身边,红一起身旋转一周,钢刀接住,暗红血色的斗篷瞬间裹住全身。

    大陨石坑中一片寂寥,楚良和阿洛赛郁闷无比的离开了中心营地,朝着几天前的来路,直行走向地热沼泽,阿洛赛知道楚良不甘心,但没办法啊,人家八星管教已经下了逐客令。

    终于来到沼泽岸边,楚良驻足那里,回想着当时自己带头从沼泽中游过来的一幕。

    切~~楚良心中暗暗觉得自己无能,明明是个毛头小子,装什么尾巴翘上天的能手。现在倒好,也知道这地热沼泽不用游过去了,被除名,就得滚蛋,想到这里,不甘心也只能认命。

    “走吧!”楚良沮丧的说道。

    阿洛赛该说该劝的都说了一大推,撇着嘴,跟着楚良开始沿着沼泽岸边前行,从南边绕过去,两个人再爬上二、三英里高的峭壁,就能看到来时的丛林。

    丛林里,长风拖着斗篷的襟摆在地上,沙拉沙拉的画着地面,朝着基地大楼的方向走着。

    几个隐蔽在暗处的狙杀队成员,纷纷从地堡和荒草窝里边站了起来,行佣兵军礼,长风就像没看见一样的继续朝前走着。

    “鬼眼大人回来了?!哦天呐,黑手教官穿了斗篷,是要开始审判了吗?估计新人学员这次闹的动静有点大了。”

    一名狙杀队成员抹一把脸上的泥水,替大陨石坑里的新人佣兵感到悲哀。

    另一个身上穿着吉利服的狙击手,摇头咂舌道:“什么呀,蓝火纵队长叛变了,雷火正要准备跟咱们地狱亡魂师对决呢,校长着急各部高层回来,是要大开杀戒了,这都不懂,你是不是在泥汤里泡傻了?”

    “要不咱俩换换?我去地堡,你他ma的趴在烂树叶子下边试几天。”

    八星这里见到了统领管教泰罗·坦诺,他把关于楚良和阿洛赛的情况说明之后,泰罗表示赞同:“虽然我们很避讳这种事,但是发生在高级教官的身上可就不一样了,你做的很对,那个澳洲姑娘和稀释能力的小子现在怎么样了?”

    营地外边的直升机,搭载了所有新人之后,开始缓缓朝着大陨石坑的西边天空飞去,冰魂迪斯他们几个,正被司娃丽用狙击炮管巴雷特押着回地窟寝室,身后跟随的五名丧尸,仿佛并不喜欢这个姑娘。

    屋内,八星仰躺在沙发上,脏兮兮的两只大脚往茶几上一搭,手里把玩着军刀说:“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的项目吧,二合一?哼~~吃不了兜着走。鬼眼回来啦,嗨嗨,校长那边还好说,现在谁强谁弱,很明显了吧,不是所有黑手都有被挟持的可能。况且,雷火的尤尼克是跟私人之间有仇恨的,我的人去按部就班,接下来就看你的人好不好使了。”

    泰罗耸着肩:“哎哟哟,是吗?说的跟真的似的,我倒是巴不得这几个孩子赶紧离开这鬼地方,哪一个死了都不好交代。哎,有兴趣没?蓝火的人还在认生,要不,你去调教调教?”

    八星从沙发上窜起来,伸着懒腰打着哈欠:“哎呀~~我啊,我还是看我的那帮兔崽子去吧,现在估计都离开这儿了,人家都跑了,落到最后我们自己上演大反派,还是你去管吧,另外别忘了跟我那几个白痴通个消息,祝你好运!泰罗。”

    楚良和阿洛赛正趁着夜色开始朝着峭壁的高处攀爬,这一次,不知道怎么的,这些藤蔓感觉又湿又滑,而且黏糊糊的十分恶心,阿洛赛一边爬,一边甩着手絮叨:“他娘的,什么情况?怎么跟要腐烂了似的,该死,咱俩不会爬着爬着掉下去吧?”

    “啊?哎哟…你能不能说点发财的话啊…我的老天爷,怎么这么累呢?”楚良大喘着粗气,感觉自己的体力不支,看几眼自己头顶上一两米高处的阿洛赛,心想他怎么一点也不觉得累呢?

    楚良不怕藤蔓会断,也不觉得这些开始变的黏糊糊的东西多么恶心,他就是感觉自己现在呼吸困难,浑身像是坠了铅块儿。

    阿洛赛脚底下一滑,几个藤蔓碎裂的枝桠掉落下去,他急忙大喊:“哎哎小心……”见到楚良一只手抓着藤蔓,身子往一边一甩,躲过了掉下来的碎枝桠,他这才长舒一口气。

    但是看到楚良整个人浑身都湿透了,而且脸色在夜下看上去黑乎乎的,阿洛赛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和头发,觉得雾气并没有把自己的身上打的太湿,怎么楚良的迷彩装都贴身了呢?

    “哎你没事儿?怎么我感觉你快要掉下去了似的?”阿洛赛有些着急的问着,他立马朝一边的藤蔓挪了挪,准备滑下去看看。

    楚良抬头一看,见阿洛赛正往自己这边下滑,他正要制止的大喊。

    谁知远处一声高呼:“找死的小崽子们!你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两个人还没来得及看向声音的来处,突然身体周围一阵剧烈的热lang……

    “轰——”巨大的爆炸响起,两个人只觉得身体周围被热lang包裹,岁石飞沙如同冰雹一样,却又完全没规则大小的击中了身体,划破皮肉,脸颊,还有身上的衣服……

    此刻下落的二人,阿洛赛浑身生满了巨大的红色獠牙,做以防御,然而楚良,心里却想着:我是要结束生命了吗?为什么?是你们叫我滚的啊?狙杀队?拦路虎?还是又一次的恶意整蛊?

    下坠,跌落,整个人在藤蔓峭壁之间翻滚,热lang让自己的鼻孔和肺管喘不过气来,太热,太疼,太累了,以至于浑身像一坨死肉正在任人宰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