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这座大门通异世 > 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 菲兰亚来访
作者:搞不懂童话

【福蝶小说网 www.orientpaperinc.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江流儿眉头微皱,对方的动作让他有些发怒,敢在这里动手?

    他现在体内有暗伤用不了魔法,但是他丝毫不担心对方真的会动手。

    会议室内隐藏的那些武器对于普通人来说极其隐蔽,但是对于感官敏锐的魔法师来说却很显眼。

    这些武器配备苏星研发的动态跟随系统,激光将会在他们发动攻击的前一瞬贯穿他们的脑袋。

    但是江流儿还是拿出自己的小手枪警戒。

    现场气氛一触即发,但是风暴中心的二人仿佛感受不到这股变化似得,右手还保持着握手的姿势,脸上的笑意丝毫不减。

    “我们当然不会让贵方白白受累,二十万蓝晶将会有一半是贵方的慰问金。”诺诺卡笑着说。

    “可是我们为什么不以受害人的身份,将这项条件加进条约里,独占二十万蓝晶呢?”梁海脸上同样笑容灿烂。

    “梁将军,胃口太大的话小心消化不良,魔法师联盟可是拥有96个成员国。”诺诺卡笑容不变,但是语气有些严厉。

    他这话就是**裸的威胁了。

    “巧了,这句话之前卡德拉和亚国都跟我们说过,但是很遗憾,他们没能看到我们消化不良的样子。”梁海松开手,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而且好像这件事是你们求我们,怎么听你的语气好像我们已经了答应一样?”梁海说道。

    “哦?那么……”

    “放肆!”

    诺诺卡刚想说些什么,梁海忽然面色一凝,猛地一拍桌子,大吼出声。

    气氛更加紧张,众人剑拔弩张。

    江流儿注意到,那三人已经蠢蠢欲动了。

    对方有四个人,都是高级魔法师,自己只有一个人,还是一个不能使用魔法的废物,绝对不是对方的对手。

    虽然有武器系统坐镇,但是为了梁海的安全,江流儿不能冒险。

    他悄悄按下警报器,让外面的卫兵进来。

    “哗啦哗啦……”

    一阵枪械碰撞声响起,众多士兵举枪警戒。

    “梁将军,这是什么意思?”诺诺卡脸上的笑容消失,少见的换上一丝凝重。

    “什么意思?哈哈,你还问我什么意思?占便宜占到我们华国的头上,你们胆子也太大了吧。难道卡德拉和亚国的下场你们看不见?”梁海蔑视的看着诺诺卡,自顾自的点燃一支烟。

    诺诺卡没有说话,一时间场中众人全部静止不动,等待着事件的进一步发展。

    正当众人都捏着一把汗的时候,诺诺卡忽然大笑了起来:“哈哈,梁将军果然有大英雄气概,既然如此,那这件事就算了,何必搞得这么严肃呢。”

    梁海扔下烟头,同样哈哈一笑:“开个玩笑而已,别当真,行了,今天就到这吧,明天在详谈。”

    再次握了一下手,诺诺卡带领众人离开。

    出了会议室,后方一个年轻男人连忙追上前方的诺诺卡。

    “叔叔,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说了,在正式场合要叫我领主大人!”诺诺卡怒瞪了那人一眼。

    男子畏惧的缩缩脖子,显然有些惧怕诺诺卡。

    “我们都在互相试探,对方的底线我们已经知道了,现在需要根据这个底线在修改一下之前的计划就行了,但是我没想到这个梁海竟然如此无赖,完全没有一个大国将军的气量和城府。”

    提起梁海,诺诺卡明显很是无奈和气愤。

    “哦。”男子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诺诺卡看了他一眼,叹口气说:“你爸让你跟我出来见见世面,增长一下阅历,以后不管你有什么情绪都要藏在心里,决不能表现在明面上。”

    “叔……领主大人您看到了?”男子试探着问道。

    诺诺卡拍了他一巴掌:“你刚才那个表情,不是瞎子都能发现,只是人家懒得理你而已。”

    男子尴尬的挠挠脑袋:“我以后再也不会了。”

    “这次收获了很多有用的情报,需要赶紧传回去。别再耽搁了。”说完,诺诺卡跟随士兵快步离开基地。

    会议室内……

    “梁将军,我们好像并没有赚到钱吧?”待众人散去,江流儿这才开口问道。

    刚才梁海和首长通话的时候他就在旁边,听到了首长处理这批货物的方法。

    “呃……好像是啊?”梁海楞了一下说。

    内部消化确实没有转到任何钱。

    “不过这都不要紧,这批魔法道具的科研价值可是要远远超过它们的商业价值。”梁海拍拍江流儿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做人呐,眼光要放长远。”

    对于梁海的话,江流儿只是翻了个白眼,并没有作答。

    “这群魔法师联盟的家伙试探的手法还真是低级。”现在只有梁海了,江流儿也不见外,直接坐在他旁边。

    “来一根?”梁海递给他一根烟。

    江流儿伸手接过,然后点上。

    “虽然低级,但这却是最快速的方法。行了,不说他们了。”梁海享受的抽了一口烟。

    “你妹妹的情况怎么样?”梁海话锋一转,唠起了家常。

    “情况还在恶化,不太乐观。”提起妹妹,江流儿的心情就变得十分沉重。

    目前唯一的治疗办法就是更换心脏,但是合适的心脏他直到现在都没有找到。

    条件实在是太苛刻。

    梁海没有说话,只是拍拍江流儿的肩膀给他安慰。

    两个男人默默地抽着烟,气氛有些沉闷。

    “滴滴滴……”

    梁海胸口的通讯器忽然响了。

    “喂?什么事?”他拿起接通。

    “梁将军,菲兰亚派人来了。”

    “菲兰亚派人来干什么?”梁海疑惑的自语一句。

    “估计也是来合作的吧。”江流儿想了想说。

    “他们现在在哪?”梁海问士兵。

    “在uv-302分基地,他们想要进入禁区,被我们给拦下了。”士兵迅速汇报情况。

    思索一会,梁海说:“带他们来基地。”

    不论如何,对方也是一个大国,他们必须要慎重对待。

    挂断电话,梁海发现江流儿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有什么事情这么可乐?”梁海也跟着乐了起来。

    “我发现人还真是一个骨子里犯贱的物种。”江流儿自嘲般摇头失笑。

    “哦?怎么说?”梁海看着江流儿。

    “当初我们刚来的时候,谁都想来咬两口肉,现在我们漏出了肌肉,对方一个个都跟哈巴狗一样找了上来,你说这不是犯贱是什么。”江流儿目光中有一股莫名的情绪。

    梁海抽着烟,没有答话。

    “趋利避害乃动物本能,但完全遵循本能,就只能是一只野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