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这座大门通异世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杀死那摩加
作者:搞不懂童话

【福蝶小说网 www.orientpaperinc.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战斗还在继续,那摩加原本迅捷的身影此刻显得有些缓慢。

    它太累了,轰炸已经持续了半个小时,而它也高速移动了半个小时,此刻已经有些体力不支了。

    “信号离线!”

    大屏幕上再次出现红色的几个大字。

    负责照射的预警机被魔兽鸟给摧毁了。

    “再换一架,继续。”梁海冰冷的声音响起。

    飞行在远处的一家预警机立刻抵进照射,魔兽鸟再次看到目标,毫不犹豫的立刻冲了过来。

    预警机上的机炮发动攻击,同时变换位置,和对方周旋,不过在换位置的董事激光也始终照射在那摩加的额周围。

    不只是预警机,那些魔兽鸟还在悍不畏死的撞向空中的亮光,想要用身体当下那些攻击那摩加的导弹。

    “轰”一枚装载了高爆弹头的导弹在那摩加附近爆炸。

    虽然那摩加在爆炸前移开了一些,但是还是被冲击波和破片波及。

    一枚弹片高速旋转这径直撞在那摩加身前的防御罩上。

    那原本坚不可摧的防御罩忽然裂开一丝肉眼不可见的裂痕。

    注意力全部都在躲避轰炸上的那摩加根本没有注意到这道小裂痕。

    天空中忽然垂直落下一发炸弹,径直朝着那摩加飞去。

    跳在空中的那摩加来不及调整方向,被直接命中。

    撞击瞬间,弹头部位瞬间向外伸出一节空心铁管,空心铁管中同时喷射出一股高温热流。

    这是一枚穿甲弹。为了对付那摩加,梁海把所有东西都试了个遍。

    巨大的撞击力加上高温切割,将那摩加压着重重撞在地面上。

    撞击形成了一个深坑和漫天的烟雾。

    等了片刻,等烟雾散尽,那摩加躺在地面上一动不动,胸口剧烈起伏,显得很痛苦的样子。

    众人都注意到,他身上那原本淡蓝色的防御罩已经消失不见。

    “防御罩破了?!”所有人心中都惊疑不定的响起这个问题。

    每个人都不敢相信,但是是就摆在眼前。不得不信。

    “防御罩破了!”江流儿忽然一声大喊,惊醒了指挥室内的众人。

    “偶~偶~”欢呼声响彻整个大厅,人们激动地互相拥抱跳了起来,甚至有人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高强度的轰炸持续了三十分钟,众人都已经绝望了,那摩加的防御罩硬的让他们绝望。

    但现在,它破了,有希望杀死那摩加了,有希望结束这场人兽战争了。

    都城内的议事大厅中,众人完全傻了眼,包括阿索莫。

    异世徒的火力让他恐慌,这半个小时的高强度攻击,看的阿索莫那叫一个心惊胆颤。

    这样的攻击如果落在都城,落在皇宫的头顶,护国法阵能够防御得住吗?

    阿索莫紧张的抬头看了看房顶。

    “陛下,看样子,他们真的成功了。”底下的一名大臣咽了咽口水,颤颤巍巍的说。

    “我看见了,不用你提醒。”阿索莫语气冰冷,淡淡的瞥了眼那个大臣。将那个大臣吓的立刻匍匐在地上,浑身直打摆子。

    没有理他,阿索莫挥袖离开了议事大殿。

    “情报司,跟我来一下。”阿索莫头也没回的淡淡说道。

    ………………

    失去了防御罩的那摩加要脆弱得多,绿色激光直直的照在那摩加的头上,那架预警机已经被几架战斗无人机保护在了中间,天上敢靠近的魔兽鸟都被无情的射杀。

    躺在地上的那摩加双眼无神的看着天上那越来越近的亮光,眼中极其人性化的流落出一抹绝望的神色。

    长长叹了一口气后,它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它太累了,累的连眼皮都已经没有力气睁开了。听着耳边的呼啸声,那摩加的眼角流出一滴眼泪。

    顺着脸庞流到鼻翼,划过嘴角,在脸庞的边缘处重新凝聚成一滴眼泪。

    “滴”眼泪落到地上,溅起一点泥土。

    “轰”炸弹落到地上,溅起漫天血肉。

    那摩加死了,粉身碎骨,血肉洒满森林,混进泥土中,将在大地重生之时滋养那些草籽树苗。

    基地前线的战线上,轰隆的炮火声忽然停了,不知情的战士们一脸懵逼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原本不畏惧生死也要前进的魔兽忽然四散奔逃,在炮火声中有的强大的魔兽甚至直接逆流而上,将沿途挡路的其他比它小的魔兽直接撞飞,消失在视线里。

    战士们停下了手中的枪,看着那些无头苍蝇般的魔兽。

    只有前面壕沟里的火焰还在不停燃烧。

    “停止攻击,原地待命。”耳机里突然传来命令声。

    “这样的话,危机算接触了吗?”梁海问江流儿。

    “兽王已经死了,下一任兽王诞生至少在十年后,至少在这十年内不会再有这种异常的兽潮了。”江流儿点了点头。

    “那就好。”梁海长长舒了口气,开始吩咐打扫战场。

    这些魔兽肉可是好东西啊。

    科学家已经检测过了,这种肉蕴含了大量和魔素相同的未知元素,在理论上确实是可以帮助修炼魔法。

    “晚上用这些魔兽肉做顿晚饭,好好犒劳一下战士们。牺牲的战士好好安葬,家属也要安慰好。”梁海吩咐一声就去休息了。

    他实在是在累了,从发现兽潮开始到现在已经有六天时间了,这六天他都没有好好休息。尤其是这两天,更是一觉都没睡,早就累得不行了,硬是靠着一口气撑着才没有晕在指挥台上。

    “偶对了”梁海福然想起了什么。“康伟你负责一下,做好基地的防御事宜,防止卡德拉在这个时候来攻打我们。”

    现在确实是卡德拉进攻的好时机,经过六天的高强度战争,物资损耗严重,人员疲惫不堪,正是及其虚弱的时候。

    “是”康伟应了一声。

    他知道这是梁海在放权给他,他作为梁海的秘书,一直以来只负责文职事情,但这并不代表康伟没有任何军事素养。

    事实上他可是当年军校毕业的高材生,在行军打仗方面也是很擅长的。

    虽然梁海只是让他负责基地的后续事情。

    接下来的事江流儿就没有在参与了,他也太累了。现在很需要休息。

    ………………

    在阿索莫自己的寝宫内,面前正匍匐着一名男子。

    “让你调查的事情,怎么样了?”阿索莫问那人。

    “回王上话,已经调查清楚了。”那人回答。

    “说”

    “是,那人叫江流儿,最早被发现在亚国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是村长上山时捡回来的,后来在艾依佛学院招生考试现场被发现很有魔法天赋,便被考官带回了艾依佛。在艾依佛学习了三年半。直到前不久忽然消失,在他消失的时候据说,整个城市都有一股剧烈的魔法波动,前不久我们的人在侦查异世徒的军营时发现了他,当时他正在使用魔法,这让我们很是奇怪,异世徒是不会魔法的,于是我们着重调查了一下他,结果就在艾依佛的学生档案里发现了资料一片空白的他。”那人滔滔不绝的说着。

    “我怀疑,他就是异世徒,并不是我们之前猜测的叛徒,只是因为某种原因来到了这个世界,又因为某种原因突然回到了异世界,在他回去不久后,世界之门就打开了。”那人继续说道。

    阿索莫沉默了,他在思索,这种种事件之间究竟有什么关联。

    “王上,军机大臣求见。”侍从的声音忽然在门外响起,打断了阿索莫的思考。

    阿索莫没有任何不耐烦,应了一声:“带他进来。”

    “是”

    侍从应了一声之后不就,军机大臣就被带了进来。

    “王上”那人一见到阿索莫就匍匐在地上。

    “有何事?说!”

    “王上,臣想问,此时攻不攻打异世徒的军营?他们此时正是人疲马乏之时,正是进攻的好时机,此时攻打,定能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军机大臣问道。

    “哎”阿索莫长长叹了口气。“不可,时机还不成熟。”

    “王上,臣斗胆问,为何?”军机大臣抬头看着阿索莫。

    “等着就是,退下吧。”阿索莫挥了挥手。

    那人还想再问,但看到阿索莫的表情后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应了一声便退出了房间。

    “时机,真的还不成熟啊”阿索莫再次长叹一声,看向了手中的卷轴。

    “江流儿,也许你将是我破局的关键”低声呢喃一声,阿索莫放下了卷轴,和情报司的司长商谈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