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这座大门通异世 > 正文
第三百五十五章 外甥女结婚
作者:搞不懂童话

【福蝶小说网 www.orientpaperinc.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身处两国,一家人好几年才能见一面,虽然现在网络发达,随时随地都能开个视频,但这远不能缓解老妇人对自己外孙和女儿的思念之情。

    一顿饭在欢声笑语中结束,青木理惠和老妇人在厨房收拾残局,江流儿陪岳父聊天。

    这么些年,在青木理惠的影响下,江流儿早已经能够用日语进行日常交流了。

    “前段时间,在山的那边发生了地震,听新闻说死了好几个人,哎。”话题不知不觉引到这上面,老人摇头叹息一声。

    不只是这里,因为处于太平洋板块和亚欧板块的交界处,所以整个国家经常发生地震。

    江流儿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便坐在那里静静听着。

    “对了,听说有玉石商人在这次地震中发现了一种很奇怪的石头,专家说这是一种从未被发现过的矿石,目前有人出价几百万日元收购,只是为了收藏,还真是令人羡慕啊。”

    江流儿对他的话颇为好奇,以人类现在的能力,竟然还会有刚发现的矿石?

    他把自己的疑惑问了出来,老人摇摇头说:“专家说是地震把这种矿石从地底深处送了上来,具体的我也不知道,你要是感兴趣的话可以上网搜一下。”

    江流儿说自己只是随便问问,但在独处时,他还是掏出手机开始在网络上搜索起来。

    输入关键词,搜索引擎弹出来几条新闻,江流儿随便点进去一条。

    “近日,川赖市发生6.0级地震,死亡三人,失踪四人,共16.3万人受到影响,一位玉石商人在自救的过程中,无意间在荒野中发现了一块此前从未见过的玉石。”

    “这块玉石通体呈蓝色,晶莹剔透,观赏价值极高,目前,这块玉石被一位神秘富豪卖走,下落不明。”

    文中有几张配图,是当时那个玉石商人拍的。

    拇指大小,晶莹剔透,能够通过石头清楚地看见后面的情景。

    江流儿眼睛微眯,神情有些玩味,他认出了这是什么石头。

    即便十几年没有见到,但这个模样早已深深刻在了他的脑海里,正是蓝晶!

    关掉手机,江流儿躺在床上思索。

    先是通讯石,再是蓝晶,越来越多异世界的造物出现在这个现实世界中。

    而且这十几年间他遇到了太多离奇的事和人。

    他心中已经有了猜想,但并没有过多在意。

    这时候,青木理惠走了进来。

    刚洗完澡的她楚楚动人,生完孩子后身材也没有任何发福,反而越发动人。

    隔着薄薄的一层睡衣能够清楚的看见她腹部的腹肌,江流儿伸手从背后搂住她。

    “别闹,吹头发呢。”青木理惠拍开他不老实的手。

    江流儿不依不饶,二人渐渐来到了床上……

    一个年过完,生活再次回到正轨,江流儿回到自己的岗位,为了还房贷而努力工作。

    **木在不知不觉间已经长大,江流儿的鬓角也爬上了白发。

    一家人的生活就这么平凡而充实的向前走着。

    江流雨已经结婚,并且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只不过她搬离了这座城市,前往那座充满魅力的魔都。

    江流儿会在闲暇时间过去看看她,但二人一年也见不了几次面

    时间就这么平淡的过了二十年,江流儿也成功抱上了一个孙女。

    年近六十的江流儿已经过上了退休生涯,将自己一手创办的设计公司全权交给儿子处理。

    青木理惠在几年前遭遇了一场车祸,虽然生命并无大碍,但往后的日子只能和轮椅为伴了。

    今天天气很不错,江流儿推着青木理惠行走在一座郁郁葱葱的公园里,多年的平淡生活让他的心也变得平平淡淡,现在已经没有任何事情能够让江流儿的心惊起波澜了。

    “今天流雨的女儿结婚,咱们早点出发吧。”青木理惠回头说道。

    江流儿点点头,声音苍老的说道:“不急,待会青木就回来了,让他来接我们。”

    青木理惠的声音也很苍老:“好,记得让他把咱孙女带上,好久都没见到她了。”

    “恩。”

    过了一会,**木从远处走来,手中牵着一个蹦蹦跳跳的小女孩,一个外貌端庄秀丽的女人跟在他旁边,那是他的妻子。

    “爸,妈,咱们出发吧。”

    “好。”江流儿应了一声,推着青木理惠朝公园外走去。

    来到一辆车前,汽车门自动打开,**木把青木理惠抱上车后座。江流儿年纪大了,抱不动青木理惠了,所以从几年前这个工作就由**木代替了。

    坐在车后座,江流儿锤着自己的后背。长年累月的坐在办公室,让他的腰间盘突出越发严重,最近就连站着都有些痛的受不了。

    “智易,设定目的地:姑姐家。”**木对车载人工智能吩咐一声后便松开了方向盘。

    他调转座椅的方向,和江流儿聊着天,青木理惠和儿媳妇坐在一起,看着活泼的孙女在中间嬉笑打闹。

    几个小时后,车子到达目的地,许久不见的江流雨出来迎接。

    她身旁还站着她的家人,看到江流儿一家的到来很是开心。

    “哥,怎么每一次见面你都老一些,才六十不到的年级硬是被你活成了七十多岁的样子。”一见面,江流雨就忍不住吐槽。

    虽然嘴上嫌弃,但眼神中透露的担忧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了的。

    这是他们兄妹五十多年培养出的感情,毕竟血浓于水。

    江流儿笑着摇摇头:“我跟你是比不了,现在一身伤,还能站着就已经不错了。”

    “呸呸呸,竟说些不吉利的话,咱们先进去吧。”江流雨接过轮椅,推着青木理惠进屋,一行人也跟着进去。

    一进屋,江流儿就看到一个身形枯槁的老人坐在上座,便走过去打招呼:“爸,最近身体还好吗?”

    他的声音很大,但对方没有任何反应,看来是没有听清楚。

    江直树今年已经85岁的高龄了,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

    仿佛有一道无形的屏障把他隔开,和前面热闹的人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老人的老伴在几年前因为癌症去世了,老人原本还算硬朗的身体便急剧直下,直至卧病在床。

    当得知今天是他的孙女的婚期后便朝着也要来,原本为了老人的身体考虑,江流儿拒绝了他的请求,但老人非要来,江流儿也只得无奈的答应了。

    为了路上不出现什么意外,江流儿让**木提前一天把老人送到魔都。

    婚礼是中午十二点开始,现在已经十一点了,众人开始前往酒店。

    江流儿在后台看到了一身洁白婚纱的外甥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