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1章 滚吧狐狸精
作者:唐筝

【福蝶小说网 www.orientpaperinc.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老公……”

“怎么?”

成烈好看地看着两只手勾着自己脖子,整个人吊在自己身上的小女人。

“老公,要亲亲。”

唐笑眯着眼笑。

成烈没说话,低头爽快地在唐笑嫣红的唇瓣上亲了一下。

成烈身上那股熟悉的男性荷尔蒙气息扑面而来,唐笑把持不住了,又往成烈身上凑。

可是这次成烈把她从自己身上扯了下来。

唐笑皱着眉,一脸的不爽:“……?”

“快去睡吧,你喝多了。”

成烈淡淡地说。

唐笑噘着嘴,对于这个冷淡的成烈十分不满。

不应该啊。

自己难得这么热情如火,他凭什么一副清心寡欲的样子啊?

难道他不喜欢自己了,对自己没兴趣了?

唐笑待在原地,委委屈屈地瞪着成烈。

成烈摸摸她的头,轻声说:“睡觉去。”

唐笑站着不动。

成烈胃疼了一晚上,严凌的生日会散场后去洗手间吐了一次,碰见李冰洁后又伤了手臂,当时快速止血后只简单做了包扎,此刻能够感觉到又在渗血,再耽误下去,恐怕会从衣服的布料里透出来。

成烈不想让唐笑知道这些。

于是,他低头亲了亲唐笑的额头说:“乖,我今天有点累。”

“……好吧。”

唐笑伸手摸了摸成烈的脸颊,觉得他好像又瘦了,灯光下脸色也有些苍白。

又下意识地心疼起来,凑过去亲了他的嘴唇,怕自己忍不住,亲完就转身朝浴室走去。

听到洗澡间传来哗哗的水声,成烈才回卧室,从床头柜的最下面一层抽屉里翻出一只药盒,倒了两粒药在手心,也没来得及倒水,直接丢进嘴里吞了下去。

他闭着眼在床边坐了一会儿,胃疼才稍微缓解一些。

接着,他又去客厅翻出医药箱,动作极其迅捷地处理了手臂上的伤口。

尽管有些草率,但,至少能够撑过今晚。

在唐笑出来前,成烈已经换好了家居服。

而唐笑在浴室泡了个热水澡后,酒精上头,晕晕乎乎地走到床边,直接躺下去睡着了。

次日,唐笑醒来时,已经是上午十点,旁边的枕头是空的,成烈早已经出门了。

忍不住伸手摸了摸,旁边的床上没有一丝温度,看来,他

应该出门很早。

唐笑有些怅然地躺在床上,心想,要是早一点睡醒就好了,早一点醒来,还能在他出门前亲亲抱抱呢。

接下来几天,成烈要么不回家,要么很晚回来,唐笑知道他忙工作,心里有情绪,也只能憋着。

好在马上就七夕了。

唐笑想,以成烈的性格,七夕肯定要和自己单独过的。

为了七夕,再忍忍吧。

到了七夕这天,正好是周五,唐笑一整天心情都很好,她估摸着,成烈晚上肯定要给自己一个惊喜。

下班前,她给成烈打了个电话,成烈并没有接。

心里莫名有点不安,想了想,又给成烈在微信上留言,问他什么时候回来,结果左等右等,还是不见回音。

怎么回事?

唐笑犹豫着,想再给成烈打电话,但又怕他在忙,想来想去,只好作罢。

这天下午比较清闲,基本没什么事,越是这样,唐笑越是煎熬。

因为一旦闲下来,她便忍不住想,成烈到底为什么不接她电话,也不回她消息?

又想到几天前,自己喝醉了酒主动想和成烈发生关系却被拒绝的事,唐笑更加心烦意乱。

难不成……成烈真的厌倦了她?

都说一个男人如果不接电话不回消息,一定是不想接,不想回。

都说男人忙起来,就算再没时间,对自己心爱的女人,还是能腾出回一句消息的时间的。

难道,他就真的忙到回消息的时间都没有?

哪怕真的忙到不可开交,上厕所的时间总有吧!

就不能在去洗手间的时候顺便回一句?

唐笑越想越是烦躁,干脆把手机倒扣在办公桌上,深呼吸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

偏偏这时候穿着白大褂,戴着成烈送他的复古眼镜的严凌从门口晃了进来。

“下班啦下班啦,今天这么特殊的日子,还坐着干嘛?不赶紧回去跟你们家烈子约会啊?”

“嗯……他还没下班呢。”

唐笑勉强笑了笑说。

“不会吧?”

严凌吃惊了一把,又见唐笑略显烦躁的眼神,安慰道:“放心吧,他肯定会回来陪你过节的,实在不行,你就跟着我们一块儿出去浪,气死他!”

“那倒是不用,你们去玩吧,不用管我啦。”

唐笑心里自然是愿意相信成烈的,努力让自己平静下

来,她朝严凌笑着说:“我准备回家等他,你们今晚玩的开心哦。”

“当然当然,你们也是~哈哈哈。”

见唐笑没事,严凌便放心了。

疗养院的所有同事几乎都出去参加聚会了,唐笑独自回了宿舍,坐在客厅给自己切了盘水果吃,吃完后,从包里翻出手机,屏住呼吸看了一眼,却发现成烈还是没有回电话也没有回消息。

这感觉太难熬了。

唐笑也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无法忍受成烈的一丁点忽视。

不由得怀念起两人刚结婚的时候。

那时她哪里会在意成烈有没有主动给自己发消息呢?当然更不会在意成烈有没有回复自己的消息。

那时候,她的心思都在工作上,成烈对于她来说,只是个突如其来的结婚对象。

她没想过自己会真的爱上成烈,也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变得如此患得患失。

和成烈结婚三年,也算是一起经历了许多风风雨雨,可为什么,还是这么害怕失去他?

唐笑啊唐笑,你是不是太在乎他了?

唐笑怔怔地坐在沙发上,过了许久,听到了自己的答案——

是。

她非常非常地在乎她。

毕竟,她是一个没有家的人。

在这个世界上,她没有什么亲人,朋友也寥寥,成烈对她而言,无疑是最最重要的人。

她当然知道这样很没出息,可是,对于她来说,成烈又是亲人又是家人又是朋友,她怎么能够失去他?

她铁了心要一辈子和他在一起。

她永远永远也不要和他分开。

想着想着,她觉出了自己的傻气。

爱情,哪里是一个人的事情啊。

她爱他,不愿意和他分开,焉知他是不是也一样?

他对她而言是全世界,那么她对于他呢?

她并不确定。

唐笑越想越是心烦意乱,手指下意识地抠着沙发,等到她回过神来,才发现沙发上的罩布已经快要被自己抠出一个小洞来。

“呼……”

她松开手指,坐在那里长长地舒了口气,想了想,还是决定再给成烈打电话——

她没办法维持淡定,没办法继续等下去。

哪怕他觉得烦也好,她没办法控制住自己不主动和他联系。

唐笑拨通了成烈的电话,心惊胆战地听着手机内传

来几声“嘟——”之后,电话终于被人接起。

那一瞬间她简直不能相信是真的。

“喂?成烈你——”

她一句话还没说完,忽然听到那头响起一道熟悉的女声:“是大嫂吗?”

唐笑愣了愣,几乎怀疑自己拨错了号码。

把手机从耳边拿下来,仔细看了看,是成烈的号码没错啊。

那为什么,接电话的人会是一个女人呢?

按道理,成烈很讨厌和陌生人有身体接触,更不会将自己的私人物品放在别人那里。

这是怎么回事?

总不会……成烈真的在外面有什么情况吧?

唐笑一下就慌了:“你是谁?”

“我是沈飒。”

那道女声平静地说。

唐笑长眉拧起,更觉得诧异。

“沈飒?成烈的手机为什么在你那儿……成烈人呢?你让他接电话。”

焦灼的情绪让唐笑没办法控制住自己的语气,她并未意识到,自己说话比平时要急躁许多,甚至“让他接电话”这句话,在对方看来,几乎带着点命令的语气了。

“抱歉,现在不行。”

相较于唐笑的急躁,沈飒说话慢悠悠的,更像一个胜利者——

唐笑也不知道为什么,脑海中会冒出胜利者这个词语来。

难道是因为她过于烦躁不安,所以才会将沈飒当成一个假想敌?

也许……沈飒和成烈根本没什么呢。

沈飒是喜欢成烈不假,但她也不是没见过沈飒,她其实……不算是一个有心机的女孩。

再说,就算她主动引诱成烈,成烈难道还会上钩不成?

她应该相信自己的老公,不是那种人。

她在心中告诫自己。

可是,另一个声音又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

如果他们两人真的没什么,为什么沈飒会接成烈的电话?成烈为什么会默许沈飒做这种事?为什么?

唐笑越想,心里就越是迷茫、困惑、不安。

“……为什么不行?他人呢?”

她紧紧地攥着手机问。

“他今天很忙,大嫂,你就别等了,今天他应该不会回去的。”

沈飒不紧不慢地回答。

唐笑的瞳孔猝然紧缩了。

“你说什么?”

“……”

沈飒没说话。

唐笑手指用力到几乎要把手机捏碎了。

“你让他接电话。”

她几乎一字一顿地说。

“对不起,他现在没办法接电话……”

沈飒语气中带着浓浓的无奈,仿佛唐笑正提出一个极其无理的要求一样。

唐笑想再说点什么,可忽然觉得,无论再说什么,都好像是自取其辱。

她的心很乱。

到底怎么了?

成烈为什么忽然这样?

她找不出答案来。

也许是因为她的手指攥得太紧,所以在无意间,竟然碰到了挂机键。

通话终止了。

她下意识地想再拨过去,但又似乎,没这种必要。

为什么会这样?

她实在是想不明白。

她是不是,要失去他了?

上次就觉得他不对劲……

果然,他已经不爱她了么?

可是……

回想起平日里的点点滴滴,她又无法相信,他真的不爱她了。

难道是因为,男人其实都是演技派吗?

所以他平日里对她的那些温柔,都是演出来的吗?

也许,在与沈飒的朝夕相处中,他早就与沈飒有了默契,也早就和沈飒相互依赖相互喜欢了。

唐笑茫然地坐在沙发上,心想,要真是这样,她是不是该退出啊?

没准,沈飒真的更适合他呢。

她和他在一起,他父母压根就不同意,他本可以过从前那种住豪宅开豪车衣食住行都有人伺候的生活,偏偏跟着她蜗居在这个小小的宿舍内……也许,他早就受不了了。

他们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啊。

唐笑啊唐笑,你真的天真地以为他会陪你一辈子吗?

凭什么呢?

你究竟有什么资本让他一直留在你身边呢?

她想着想着,眼中涌现出泪花。

手指一松,手机“啪嗒”一声掉在了地板上。

“因为爱情,不会轻易悲伤,所以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样,因为爱情……”

手机铃声忽然响起。

这是上次在KTV和成烈一起合唱过这首歌后,她设置的手机铃声。

她的心一颤,眼睛也瞬间亮了——

是成烈打来的吗?

她飞快地捡起手机,看向屏幕。

然后,上面显示打来电话

的人是晓茹。

她的心一下子又重新跌落谷底。

“喂,晓茹。”

她闷闷地接起电话。

“笑笑,七夕快乐!你和成烈在一块儿吗?你们俩在哪里约会呀,哈哈哈。”

手机里传来晓茹那元气满满的声音。

“我……”

唐笑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说实话。

但毕竟是多年的闺蜜,没等唐笑开口,晓茹马上就察觉到了她的不对。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怎么感觉你状态不对呀!”

晓茹马上追问道。

“晓茹……”

唐笑的眼泪刷一下掉了下来。

真奇怪,以前也没这么爱哭啊?

现在怎么越来越脆弱了,难道是因为习惯了依赖成烈吗?

唐笑暗骂自己不争气,但还是忍不住一边掉眼泪,一边和晓茹说了实话。

“成烈没回来,我给他打电话,他也一直不接,发微信也不回……然后刚刚又打了一次,接电话的人却是沈飒。”

唐笑以前和晓茹提起过沈飒,所以,就直接说了沈飒的名字。

季晓茹一听,马上就炸了:“卧槽!怎么回事?难道成烈和那个叫沈飒的小婊砸好上了?麻蛋!他要真敢干这种事,我季晓茹绝对饶不了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