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0、 老婆美美哒
作者:唐筝

【福蝶小说网 www.orientpaperinc.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自从住院以来,平日里唐笑是不太重视自己的形象的,毕竟她现在是一个病人,要想每天精心打扮,也是不大可能的事情。

    不过因为晚上公公成宽的到来,唐笑还是不得不稍作整理。

    不照镜子不知道,当成烈将镜子拿到她面前时,看到镜子里那个面色苍白长发凌乱的女人,唐笑一下子崩溃了。

    “好丑……”她捂住脸郁闷地说着,不愿意再看镜子一眼。仿佛镜子里面有一只吃人的恶魔似的。

    “哪里丑了?”成烈完全不觉得,伸手去拉女人捂住小脸的手,却被对方死死抗争着。

    “我都不知道原来我最近这么丑……太郁闷了。”唐笑声音闷闷地说着,如同一只将头埋进沙子里面的鸵鸟一样,压根不想起来。

    “谁说丑了?”成烈正色道,“在我眼里,不化妆的老婆是最美的。”

    唐笑声音仍然十分的沮丧:“少骗我了,我知道我一点都不好看,没有萌萌那么青春靓丽,没有任菲琳那么楚楚可怜,更没有谢家姐妹那么让人惊艳了……”

    越想就越是情绪低落,原本还觉得自己算清秀可人,谁知道住了这么一阵子院,每天蓬头垢面的,竟然这么难……所以,成烈到底每天是以一种什么心态来面对她这张丑八怪脸的呢?

    “小笨蛋,你比她们都要好看一万倍。”成烈说的极其认真,“我成烈的女人,当然是世界上最美的。要是你不够美,我怎么会跟你结婚?”

    唐笑闻言愣了愣,将头从手掌心抬起来:“真的吗?”

    “真的啊。”成烈点头,“当初我就是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被你的美貌所震慑,才对你恋恋不忘,不惜派人追查你的下落,最终在你和别人领证的前几分钟把你给抢回了家。”

    成烈言之凿凿,让人无法不去相信他说的字字属实没有半句虚言。

    “少骗我了……”唐笑还是一点儿都不信,“你要是颜控,哪里会看上我啊。”

    “不信就算了。”成烈表示自己很无奈,“反正我已经跟你说了。你在我心目中是最美的。爱信不信。”

    唐笑知道现在计较这个也没用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挽救一下自己的形象。

    对于她这种行动不便的病人来说,要每天干净整洁已经很不错了,还想光鲜亮丽,那基本是不可能的了。

    “老婆,我先帮你洗个头吧。”看出了唐笑的担忧,成烈自告奋勇地说。

    之前成烈也不是没帮唐笑洗过头,经过多次实践,成烈早已经驾轻就熟了。

    唐笑知道现在不麻烦自家老公,也没人帮自己做这个了,只得点头同意。

    成烈用轮椅推着唐笑去浴室,然后在唐笑头发上打上洗发水,帮她轻轻地按摩头发。

    可能是因为太舒服,没一会儿唐笑就微微眯起眼睛。

    成烈看着唐笑这幅模样,笑道:“你现在这个样子,和我们今天在外面看到的晒太阳的猫咪一模一样。”

    唐笑说:“我倒是很愿意做猫。”

    “好,下辈子我陪你做猫。”成烈笑着说。

    “说话算话,不准反悔。”

    “当然了,拉钩。”

    成烈沾满泡沫的手指和唐笑的手指拉在了一起。

    唐笑眯着眼露出微笑:“你对我太好了,有时候我都觉得自己像在做梦。”

    “那糟了,恐怕你要做一辈子的梦。”

    “我愿意。”唐笑很快说道。

    成烈停下动作,伸手在唐笑挺俏的小鼻尖上点了一下,一小坨白色泡沫停在了唐笑的鼻尖。

    唐笑从对面的镜子里面看到了,自己觉得好笑,也没有伸手去擦:“我好像米老鼠啊。”

    “那我就是唐老鸭。”

    “哈……”唐笑被逗得再次笑出声来。

    成烈帮唐笑仔细地搓洗了一头乌黑的长发,还耐心地将头发梳理的很顺滑,这才调节水温,慢悠悠地帮唐笑冲洗。

    唐笑从镜子里看着成烈的一举一动,心道成烈有时候细心的都不太像一般的男人。

    在她的印象中,男人都是很不屑于做这种琐事的。

    比如她的父亲唐震天,他在家里几乎从来不做家务,就算是在他和自己的母亲感情最好的时候,也只是偶尔在母亲收拾完碗筷后帮着洗两只盘子,就算是这样,母亲也会连声夸奖父亲,柔美的面容上露出幸福的微笑。

    在这个国家内,仿佛老一辈的人都默认了男主外女主内,但是,女人注定就只能当一个家庭主妇吗?而那些为了家庭牺牲自我的女人,真的会获得幸福吗?

    至少对于唐笑的母亲来说,为了一个男人放弃自己的一切,为了这个男人生儿育女操持家务任劳任怨,最后换来的,也不过是几年的幸福时光。

    当这个男人一朝变心,曾经为了和他在一起而抛弃一切的她,甚至毫无招架之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男人带着新欢入住自己的家中,她因为没有工作,没有存款,连争取一下自己女儿的抚养权的机会都没有。

    她走了,她为了男人为了家庭所作出的牺牲,没有为她换来任何的报酬,她走的时候,只有一只装着她自己衣物的行李箱。

    唐笑还记得,那只行李箱里面的衣物,也大都是穿了好几年的。

    她的父亲唐震天身为男人,粗心到完全没有发现自己老婆身上的衣物已经过时了,他以为自己给了老婆足够的家用。但是要维持一个家的日常开销,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呢?

    想到往事,唐笑不禁一阵唏嘘。

    女人总是为了爱情自愿放弃一切,可是爱情稍纵即逝,爱情真的值得女人放弃一切去追随吗?

    吹风机的风在耳畔温暖地吹着,唐笑被吹得困困的,成烈便摸了摸她的脑袋说:“想睡就靠在轮椅上睡一会儿,我待会儿叫你。”

    唐笑摇摇头说:“不睡了,白天睡得太多晚上会睡不着。”

    “恩,也好。”成烈挠了挠她轮廓秀美的小耳朵:“说会儿话?”

    “好。”

    吹风机的声音停止了,成烈将干发帽戴到唐笑头上,在她面前蹲下来,深黑的眼眸与她平视着:“不要担心。”

    “嗯?”唐笑呆了呆,“我没有……”“忘了我有读心术了?”成烈笑了一声,“你心里想什么我都知道。”

    唐笑咽了口口水,颇有些忐忑:“就不能假装不知道吗?”

    “可以。”成烈悠然道,“你不希望我知道的,我就假装不知道。”

    唐笑感觉自己好像还是没能占到什么好……没办法,这就是智商压制啊。

    推着唐笑回到卧室,成烈看唐笑坐在床上发呆,刚刚干掉的长发柔顺地披散在肩膀两侧和背上,更衬的她整个人小小的。

    也许是因为瘦了吧,现在的唐笑看起来比以前还要惹人心疼一些。

    知道她心里还在因为即将到来的他父亲而感到不安,又因为自己形容憔悴而缺乏自信,尽管成烈是真心实意地认为老婆现在的形象没什么不妥,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人尤甚,想了想,他还是叫了小李护士来帮忙。

    当小李护士带着一套孕妇专用的化妆品出现时,唐笑整个人都傻掉了。

    “成少夫人,我来帮你化个淡妆,好不好?”小李护士笑眯眯地说。

    “不……不用了吧?”唐笑眨了眨眼,坐在床上朝远远站在书架旁找书看的成烈望过去,成烈却假装没接收到她的目光,自顾自地继续挑选着书籍。

    小李护士已经被成烈叮嘱过,自然知道该怎么做,她温和有礼地在唐笑床边坐下来,从化妆盒中拿出一片化妆棉说:“只是一点点隔离霜之类的,再擦一点点口红,让气色变得好一点。”

    为了见公公而特地化个妆显得有些刻意,但是只是让气色显得好一点的话,就无可质疑了。

    这下唐笑总算没有再拒绝,只是颇有些不好意思地对小李护士说:“那就麻烦你了。”

    “不麻烦,这是我应该做的。”小李护士诚恳地说道。

    小李护士手法娴熟,一面在唐笑脸上涂涂抹抹一面和唐笑讲一些医院里面发生的趣事,原来,不少孕妇在临产前都不想让自己的老公看到自己不化妆的样子,为了让这些有特殊要求的产妇美美地生下胎儿,小李护士特意买了这样一套化妆品。

    当然,口红一般都是用病人自己的。这方面成烈也很细心,在小李护士来之前就让李肃去附近商场买了几只热门色号回来。

    只用了十几分钟,一个简单的妆容便完成了,照小李护士的说法是只上一点隔离霜,其实还是画了眉毛和阴影这些简单的修饰。

    再一次对着镜子时,唐笑总算没有先前那么沮丧了。

    成烈看到重新变得光彩照人的老婆,心里自然也是高兴不已的。

    不过,让大家始料未及的是,就在这时,成烈的父亲成宽打来电话,说临时有事来不了了。

    窗外,此时大雨滂沱,对于父亲没有任何理由就临时爽约,成烈虽然多多少少有些不快,但是也没有多说什么。

    反倒是唐笑听说之后,对成烈说有可能是因为大雨所以在路上耽搁了。

    提心吊胆了一天,没想到最后成烈的父亲竟然突然来不了了。唐笑心中五味杂陈,有种不知道何时又要被公公宣判死期的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