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你有什么理由不帮我
作者:舒蕊

【福蝶小说网 www.orientpaperinc.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还好…

    至少她所担心的那些事情没有发生…

    只要没事就好,总算脱离危险了。

    颜心悦脑子里面忽然间融入了很多的画面,犹如走马观花般的忽然间闪现,她的身子不受控制的晃荡了一下。

    少年白皙而好看的手指覆上了她的肩膀,看似没什么力道,其实已经将她的整个身体都揽进了自己的怀中。

    “颜颜,怎么了?”他的声音温柔,难掩担忧。

    颜心悦也说不出来心里面那种沉重的心悸,似是如涨潮了的海水般就要将她彻底吞噬,心总是不停的隐隐作痛。

    “我还好。”

    还好来得及,还好都没事。

    刚才冲进去那一瞬间,她的脑海里面闪过了许多的画面。

    倒在血泊里面的却不是谭俊秀,也不是言玉,而是她自己!

    那一片血泊中倒着的少女,单薄的身体,看上去有一种诡异的美…

    抬眸看,发现眼前如玉般好看漂亮的少年眼中尽是难以掩饰的担忧。

    她故作轻松的朝他扯了扯嘴角,“我没事,只是腿突然间软了一下,可能是刚才坐得太久了,有些麻了。”

    言玉眼中带着一丝探究,半信半疑的点头。

    他知道颜颜不愿意说的事情,即使他再怎么刨根挖底也是没用的。

    “那些人都已经被扣到了警察局去了,现在警察已经介入这件事情,已经轮流问话了。”

    颜心悦眼睫毛遮住了她眼底那些隐晦难懂,凄凉悲伤的神色。

    她现在终于明白了上辈子的自己为什么一直到死去心里面都是悲哀难过的,以至于她那些不算真正回忆的回忆都是夹带着悲伤的。

    所以,从一开始她虽然忘了上一辈子自己的所有记忆,可潜意识里面总是有一种莫名地抵触。

    莫名地隐晦声音在提醒着她,不能靠近言玉,不能与他接触…

    原来,上辈子的自己也是在这个巷子里面被人正捅到了肚子上面,深度昏迷,不过,她被伤的时候,她已经二十九岁了。

    一直到言玉临死前才醒过来,一醒过来就听到这么个噩耗,她懵了。

    更加令她痛彻心扉,形如死尸的是医生说造成言玉死亡的原因是因为他疲劳驾驶,疲劳过度…

    是因为那段时间里她的生命线起起伏伏特别的大,他的公司又忽然的出现了问题,他为了能够更好的照顾自己,公司医院两头跑,根本就没休息好。

    怎么可能不疲劳过度?

    迷迷糊糊间她从医院的楼梯上摔了下去。

    当场死亡。

    她永远都不会忘记,她耳边所充斥着言玉母亲的严词厉色,和她那恨极了的厌恶仇恨。

    “你就是我儿子的克星,他生着的时候,为你劳心劳力,打点你照顾你,他死了的时候,居然还将留给了你百分之十公司的股份!”

    “你怎么不去死,你才是最应该死的,你活着就是在拖累别人,现在好了吧?你终于克死了我的儿子,你开心了,满意了吗?”

    那一声声的辱骂,诅咒,歇斯底里的质问,她永远也不会忘,也不敢忘!

    *

    学校最近的一个咖啡厅里面,那个一直很看重自己容貌的贵妇人,如今眼底居然也冒出了一片青影来。

    颜心悦不无讽刺的想着,或许梁振天还没能够看清楚自己枕边人心里面究竟在打着什么算盘吧?

    又或许梁振天是知道,江燕心里面所打的那些小九九算盘,不过是顺水推舟,想要渡过这一劫。

    一直到现在也心愿始终想不通像梁振天这样子的身世地位,究竟为什么当初会选择娶了江燕?

    且不说江燕已经有了自己一个这么大的女儿,就说江燕根本就没有一个可靠后台大的娘家。

    便是长相也不是很出色,甚至眼皮子也很浅!

    当然,江燕在梁振天的面前还是伪装的很好,至少后母装的还是很贤良淑德的,她不知道梁振天究竟有没有看出来江燕的伪装?

    但,颜心悦想着,就算以前没有看出来,经过这一次的飘摇风雨,只怕梁振天都得看清楚江燕那心底的贪婪巨兽吧?!

    当然,

    这些事情都不是颜心悦最关心的事情。

    “这次的事情是不是你安排的?”

    “不是…”

    江燕心里面顿时咯噔了一声,眼皮子更是不受控制的,猛跳了好几下,双手死死的攥紧手中的那个LV手提名牌包,做好了指甲的双手,都被她这用力的力道给攥成了青白色!

    颜心悦默然,目光看似漫不经心的掠过了她死死攥着手提包的双手。

    嘴角扬起了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真的不是?那我大可以放心了,那些人都被我送去了警局相信,过不了多久,警察就会有所进展,到时候警局一定会来消息,那些人被问话,就算再怎么嘴硬,我就不信在蹲大牢和老实交代,便可减刑的两者间,他们会选择继续嘴硬!”

    江燕原本就坐如针垫,忐忑不安的心,被她这么随意的撩拨了一下,这下更是坐不住了。

    简直恨不得,立马就提包走人,打电话…

    “你不要骗我!”

    颜心悦闭了闭眼睛,两行清泪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滑落了下来。

    “这么多年,我感觉自己就像是生活在一个天大的笑话中,你这一次在那些人过来,又是想要从我的身上得到什么?”

    江燕面容一僵,或许是因为被颜心悦给拆穿了,反而更加冷静镇静了。

    她冷冷的讽刺道,“如果不是因为你那天拒绝了我,我又怎么会做出这样子的事情来?”

    “说到底,你同学不过是在代你受罪!”

    颜心悦蓦然笑了,和着眼泪一起的仰头笑了,那种诡异而又可怖的笑容,让人无端的升起了一股寒意,自脚底散到了身体四肢各处。

    她眸子冷然,“只是因为我拒绝了你,所以你就要做出这样子的事情来吗?”

    “对,我生了你,我养了你这么多年,生育之恩大过天,养育之恩大过天,你有什么理由不帮我?”

    江燕面容怪异狰狞的吓人,眼中的疯狂,看的一清二楚。

    <!-- chuanshi:23252518:236:2019-02-27 10:14:5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