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作者:绯色

【福蝶小说网 www.orientpaperinc.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等苍麒抱着景黎从水池里出来,已经是大半个时候之后。

    景黎在誓成之时便直接晕了过去,苍麒这会也不欲再叫醒他,替他将衣裳穿好之后,依旧将人抱回石床之上。

    苍麒这会心情颇好,侧身坐在床沿端详了人片刻,忽然想起件事来,心念一动,手中已多了一件东西。

    这东西原本是准备最后一场拍卖会结束之后,便回客栈炼制,送给景黎的。谁料半路杀出个田家老祖,只能不了了之。

    他这回闭关出关之前,倒是将这对铃铛给炼制出来了,与景黎以前那对式样一般无二,铃身上也一样刻了景黎的名字,只是把另一个人的给去了。

    苍麒看了眼手里的铃铛,将它系到了景黎腰带上,正欲收回手,指尖忽的一顿,目光从后者手指上的储物戒上扫过。

    一道白光闪过,一块传讯符出现在苍麒手里。

    苍麒挑了挑眉,指尖在传讯符上一触即离。

    *

    施思不远不近的跟在白蔻身后,两人之间隔了数丈远。

    街上人不少,虽然不太利于跟踪,却也方便了她隐藏身形。

    施思一边小心的跟着,一边想着自己等的人什么时候能到——

    由商陆和山柰两个从中牵线,她上个月已顺利进了内门,成为内门弟子。

    想着不能辜负了两位师兄的好意,且她自身也是个有志气的,便在进了内门的第二日就去天枢阁接了数桩任务,既堵了那些人的口,也能多刷贡献值。

    因为接的任务不少,施思一直在外面待了近一个月才归,尽管身体早已疲惫的很,但所接下的那些任务却亦都完成了。然而最后一个任务地点是在一片瘴林,她在其中颇费了一些周折才顺利脱身,只是身上却弄的很有些狼狈,原准备替换的衣服也没剩下。

    姑娘家都爱干净,好不容易顺利完成任务回来,要她就这么一身脏兮兮的回宗,却是不愿的,便想着在这城里买几身衣裳,谁料到那么巧,竟叫她瞧见白蔻了!

    那次阴山试炼因为白蔻之故,险些全毁。不单单是原本跟着她的那几个弟子折损了,就连赶过来救人的景黎都被她坑了一把,弄成那样,而她们几个当时在场的,也都差点葬身火海。

    而作为罪魁祸首的白蔻竟然趁她们注意力都在如何救助景黎身上时跑了,甚至在阴山试炼结束之后,更是连宗门都不曾回去,不知逃到哪里去了。

    虽然她与商陆两人回宗之后,有向执法堂诉述过阴山中所发生之事,但偏偏作为当事人的白蔻与景黎却一个都不在,便是有她们几个作证,终究太过片面,此事又涉及两位亲传弟子,执法堂的明清真君便道等两人回来之后再说。

    ——景黎定然是被苍麒带走疗伤去了,可白蔻却就这么逃出生天,她却实在是不愤。

    谁知今天竟然在这遇见了白蔻,施思立时便毫不犹豫的便跟了上去。

    她跟了白蔻这多会,瞧对方从这条街到那条街,漫无目的的闲逛,便猜测对方一时半会不会离开这里。

    也不知道白蔻消失的这段日子是在哪得了机缘,此前她们两人境界相同,她这数月为了能进内门,加倍苦修,好不容易日前才在瘴林里突破了一级;谁知今日见到白蔻,后者身上气息不同往日,自己竟是感觉不出对方修为了。

    施思心下一凛,知晓对方怕是已经突破筑基,成就金丹了,更不敢大意,不远不近,小心翼翼的跟着,不敢叫对方发觉,准备等人来了再动手——

    发现白蔻行踪,且自己一个不是对方对手后,她便马上传讯给了商陆两个,想了想,又给景黎也传了个讯。

    她其实也不确定景黎现今是否在宗内,只是想着先和对方知会一声,怎么说,对方才是最大的苦主。

    因着这座小城离九华宗虽是不远,却也是不近,估计商陆和山柰两个赶来怎么也得等到明天了,施思心里虽有些着急,但看白蔻一副闲逛的架势,又抬头看看天『色』,料想白蔻今晚估计不会再出城,便稍稍放下心来。

    眼错不见,白蔻便进了一家酒店,施思远远瞅了几眼,眼见着白蔻跟着店小二上楼了,才跟进店里,要了白蔻斜对角的那间房——眼下又不是什么紧要的日子,酒店里的空房多的很,自然不会订不到想要的房间。

    白蔻自进了房,便不曾再出来。

    施思竖着耳朵听了一阵,除了送酒菜的小二之外,那间房里再无人进出,一直提在心口的气终于散了,晓得今晚不会再出什么变故,只需等明早商陆他们来就行。

    因想着明天还有一场硬仗要打,施思只留了一丝神识在外,注意斜对角房里的动静,径自调休去了。

    *

    酒菜送上来时,白蔻正好沐浴完,扫了眼桌上精致的菜肴,不甚满意蹙了蹙眉,心里实在是腻烦的很。

    “一个个死皮赖脸的靠上来。”白蔻坐在桌边,满腹郁气,恨恨然道,“真是不要脸!”

    那次阴山试炼,因为出了异火一事,她心知回宗之后,恐怕难以讨好,便索『性』在试炼结束之后,没回宗门,直接跑去了东陵州南域,决计等风头过了再回去不迟。

    虽然肇事逃逸,但白蔻并不很担心,再怎么说她也是明真的徒弟,明真肯定会替她从中周旋;而且,她依稀记得,在南域的某处,有一处藏宝洞,正好前去一探究竟。

    她在南域待了没几天,闻人异便来了,主角身上的气运确实不凡,她找了数日无果的藏宝洞,闻人异到那地方不多会,便觉得异样,顺利进了那处藏宝洞。

    不单收货了许多宝贝,自己还因其中的灵丹,顺利结丹,成为金丹金丹修士了。

    原本这一路顺风顺水的,白蔻还挺高兴,谁知道原着的『尿』『性』这么大,他们两个汇合没多久,就有小妖精接二连三的找上门来了。

    一个哭哭啼啼的口称求闻人公子相救;一个拿着所谓的祖传丹方,邀请闻人异去她家做客,顺便为她摆平某些障碍;还有一个刁蛮的女人……

    对于这些妄图勾引闻人异的女人,白蔻向来是厌恶至今的,若非闻人异至今仍未有哪位亲近的红颜知己出现,她定然要杀鸡儆猴。

    原本以为自己这么日防夜防,怎么也能赶走那些个小妖精了,谁知道那些女人竟然跟说好了似得,一个个如同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其中一个还是她印象中颇有些地位的原后宫,白蔻若是能忍的下去,那她也不姓白了。

    偏偏这次闻人异不知道怎么被鬼『迷』了心窍,竟然答应了女人要跟他走。

    一想到那个女人以“事关重大,实在不便让第三人知道”为由,硬生生的把闻人异给拉了过去,更可气的,闻人异特么的还同意了,还说会尽早回来,然后就跟那女人跑了。

    白蔻气的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一想到自己独自一个人在这里时,还不知道那两人在远处干着什么勾当,心里就止不住的怒火中烧。

    该死的矮冬瓜!该死的种马文!该死!

    从景黎开始,一个个不断的上线,一个个都想要和她抢人!

    好不容易景黎眼瞎,看上了苍麒那个早死的炮灰,把妖族小公主这条线给蝴蝶了,结果又跑出来这么多。

    一桩桩,一件件,打从穿越之后,就没有一天是顺心的。

    更让她烦躁的是,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出了岔子,许多地方,都变得和原着不一样了,就好像这回把闻人异带走的那个女人,她明明记得那女人是后来才出场的,那时候闻人异应该是化神期高手了,才能和那女人一起去夺宝,现在闻人异都还没成婴,对方却这么早就早上门来了。

    除了这些接二连三冒出来的情敌,更让白蔻担心的剧情的偏离。

    现在已经有许多事都偏离了轨道,和她记忆中的原着不尽相同,本来就群狼环伺,要是再失去剧情这个作弊器…….

    白蔻烦躁的揪起桌布,细细思索起来,究竟是从哪里开始偏离剧情的。

    思忖半晌,似乎是从苍麒平安回来,且带回了那个小妖女开始的。

    难道是这里出了岔子?

    白蔻自言自语着,正苦苦寻思这其中的关联,忽觉身体一麻,竟是不能动了。

    白蔻心下一惊,立时尖叫道,“谁?!出来?!”

    喊了半天都没一点动静,越发心慌起来——这么大的动静都没人来,显然房里已经被人下了禁制了,不管屋里发生什么事,外人都不会知道;再一想到自己连对方是何时来的都不曾发觉,就被定住了,更是不安起来,自己近日又不曾与人结怨,对方究竟是为何而来。

    白蔻此人,因为上辈子的事,苍麒原本就对其不喜,如果想要看能不能引起对方身后的线,他也不会留她这么久;

    之后又因为异火一事险些害的景黎丧命,苍麒当然不可能再放任她,不过是因为对方先一步跑了,没能遇见,才暂时作罢罢了。

    今天看到施思给景黎的传讯,得到了白蔻的下落,苍麒自然是马上赶到此地。

    以苍麒的修为,别说是住在斜对门的施思毫无所觉,就连待在屋里的白蔻都没能发现。

    苍麒过来时,正好听见白蔻的自言自语,原本并不以为意,只准备早点将事情解决了回九华,却因为从白蔻口中听见景黎的名字而暂时收手,听了那么一耳朵,结果,白蔻愤然之言中所透『露』出的诸多信息,着实令人意外。

    上辈子,他的确是在沧澜秘境中受了重伤,回宗后便闭了关,不曾参加之后的比武大会,更在不久后的灭门事件中身死;但是,这些事,白蔻是怎么会知道的?

    苍麒面无表情的听着耳边白蔻的抱怨,眸『色』渐深。<!-- 88:39729:15933787:2019-01-09 02:53: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