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
作者:绯色

【福蝶小说网 www.orientpaperinc.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宅子的面积不算小, 布局上算是比较常见的类型,景黎与苍麒在里面转了一圈, 没费什么功夫就发现了唯一一个被阵法所保护着的院落。?

布置下的这个阵法杀伤力不大,主要还是防御作用, 所用阵法也不是什么高深晦涩的, 看起来,这处院子里的东西, 并不是什么珍贵的宝贝,但对于慕容家人来说,却有些不同的意义。

景黎心底隐隐有所猜想, 只不很肯定, 而等踏进院子, 推开那两扇紧掩的木门后, 入目的景象确认了他的心中所想。

这是一间类似祠堂的地方,里面竖着一些牌位, 昏昏黄的烛光被风吹动, 一明一暗。

和外面的满地灰尘相比, 这里就显得干净了许多, 但还是能看出已许久没有人来, 没有一点生气。

桌上的这些牌位呈阶梯状由上往下递增,景黎粗粗一数,大概有十四五个,最顶端只有一块牌位,上书慕容雄三个大字, 笔力遒劲,牌位前,有一盏细长螺纹状的墨绿『色』小灯,灯里的火苗早已熄灭,看着冷冷冰冰。

视线左右一扫,下面的这些牌位前皆有一盏类似的墨绿『色』螺纹小灯,无一例外,里面不见一点火星,整个桌案上,唯独最底排,右手起倒数第二个牌位前有火光闪动。

慕容翩跹这个字静静的被镌刻在黑紫『色』的木头上,随着火光的跳动而忽明忽暗。

虽然形式上有所不同,不过这些螺纹小灯的作用应该和宗里的魂灯差不多,也就是说,慕容家现在就剩下慕容翩跹一个人了吗?

这点倒是在来之前不曾料到的。

景黎想了想,在屋里转悠开了。

整个宅子里其他地方都没什么不寻常的地方,就只有这间祠堂外布置了阵法,从安全系数而言,怎么也是这里最高,想要藏什么东西的话,这处祠堂无疑是最佳选择。

储物袋在修真界的普及程度堪比穿越前的手机之余民众,只是和手机有价格之分一样,储物袋也有贵贱之分,最上等的那种,铭刻着高阶阵法和符文,其本身就可以当做一件法宝,且就算主人身死,别人也别想取出里面的东西,当然,这一类的价值之高,也是可以想见的;而最常见的那些大众货价格自然要便宜的多,但除了储物之能外,最多再加几个小小的符文上去,基本除了放点东西之外,没什么用处了。

慕容家以前在超级世家手底下办事,背靠大树好乘凉不假,但要说他们手上有多高级的储物袋景黎却是不信的——再厉害的世家,也不至于土豪到连高阶储物袋都拿来随手打赏;而且,根据夏岚所言,慕容家中修为最高的慕容雄也不过才是金丹修士,怎么想也不会是那个世家最得力的心腹,得主家另眼相待的奖励可能『性』太小。

又加上他们这一伙人都是不走正路过来的,如果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藏在某个地方,比直接藏在身上,更来得安全些。

凭借着以前从电视剧中看来的套路,景黎在屋里几个常见的藏匿之地寻『摸』了一阵,最后在放牌位的桌案底下找到了一个暗门。

打开之前,先检查了一下有无陷阱,确定安全无虞后,景黎才将那块石板起开,发现了里面的一只锦盒。我在闹,你在笑

景黎一边吐槽着慕容家要藏东西竟然连阵法都不布置一个,一边伸手去拿那锦盒。

那只锦盒又小又扁,还不及成人的半个巴掌大,也不知里面装了些什么。

甫一入手,景黎就觉得有些不妥,掀开盒盖一看,里面空空如也,什么东西都没有。

“这是,被人拿走了,还是慕容家故意放了个空盒子在这里,吸引人注意?”

把盒子拿在手里仔细检查了一遍,仍然毫无所得的景黎不禁纳闷的晃了晃手里的盒子。

“不至于如此。”苍麒摇了摇头,看了眼被打开的暗格,打出一道法诀,落在暗格之上。

很快的,一幅动态投影就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对哦,都把这个给忘了。”景黎挠了挠脸,没再关注手上的空盒,与苍麒一起看向投影。

半昏半明的浅灰『色』调充斥着整个画面。

暗格的位置在桌案的底下,又有一大块锦缎遮盖着,光线昏暗也不足为奇,更遑论这间祠堂里的光线,本就不甚亮堂。

这片浅灰『色』存在了好一会,终于,有一阵匆匆的脚步声传入画面里,随即又有一道亮光出现——有人将盖在桌案上的锦缎掀起来了。

一张看着有些面熟的脸出现在画面里,脸『色』苍白,神『色』慌张,眼神中尤待一丝惊惧,呼吸声也显得有几分急促。

景黎看着画面中慕容翩跹慌慌张张的将暗格打开,将锦盒从里面取出,打开看了眼里面的东西,松了口气,忙把锦盒塞进腰间,塞了一半,动作蓦地顿住,迟疑了一下,还是打消了原来的主意,将锦盒里的东西取出后,又将空盒重新放回了暗格里,只拿走了里面的东西。

也正是因为慕容翩跹的这一举动,让景黎看清了那锦盒里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那是一方白『色』的锦帕,上面依稀写什么一些东西,然那锦帕是折叠着的,慕容翩跹又不曾将其抖开,故而无法知道其上记载的内容,倒是因着角度的问题,能够在那方锦帕的折角位置,看到一个“仙”字。

拿了锦帕之后,慕容翩跹没有多留,很快就离开了祠堂,消失在画面里。

在这之后,画面就继续浅灰,直到他们的到来。

也就是说,除了他们之外,其他人并没有来过这里么?

景黎歪了歪头,他本来还以为画面里的慕容翩跹行事那般慌『乱』,是因为有人在后面追赶,可从投影里看,这间祠堂在她走后,他们过来之前,并没有其他人来过。

还是,慕容翩跹从这出去,就和对方撞见,直接将东西抢走,这才没有再进来的?

“至少不是在此。”

苍麒示意景黎看向门外,“既是没有被破坏,就不曾在这里动过手。”

景黎这才注意到,自己无意识间将心底的疑『惑』脱口而出了,这会听见苍麒的话,细细一想,也确实是这么回事。证道天外天

慕容宅里除了因为长期无人打扫而堆积起的尘埃之外,并没有什么被毁坏的痕迹,不单是内部,就连宅子外部,包括周围那些房舍,看起来也都好端端的,如果真的遭受过什么,修补的再怎么好,也总是会留下些痕迹的。

既然都没人在追赶她,那慕容翩跹那么慌张是做什么?

景黎越发困『惑』起来,很有些莫名其妙。

一只手忽然按在他头顶,不轻不重的『揉』了『揉』,“无需多想,将人寻到便是。”

……也是,他们来这的目的又不是为了调查慕容家的没落史,而是来找人的。

其他的,管她呢。

想到还有另一个地方还没找,景黎就更不想在这浪费时间了,抬脚刚想走,忽的一顿,迟疑道,“师兄,你说,这附近的人,会不是知道些什么?”

假设,慕容家对轮回之境的消息都是从他们原先依附的那个超级世家那得知的,那么原水庄其他人会不会也知道这件事呢?毕竟以前一起共事,甚至还一起叛徒,这里面若说没有点猫腻,怎么也说不通吧。

苍麒还未及回答,忽有所感,“有人来了。”

从走进慕容宅开始,他就有留一丝神识在外,未免原水庄的其他人有什么动静,此时,来人虽还未进慕容宅大门,但以他的感知力,自是能够分辨出对方究竟是路过还是专程来此。

更何况……

“咦?现在?”

慕容翩跹没走时没见有人过来,这会慕容家都没人才过来,这也太迟了些吧?

*

为了避人耳目,特地从后山绕过来的慕容翩跹一边注意着周边的情况,一边向着家里走去,待走到围墙下,眼瞧着附近没什么人影,不会有人发现自己,足间一点,身形如羽『毛』般飘起,再落地时,人已站在围墙之内了。

院子里的草木,因为长期无人打理,早已疯长的不成样子,看起来杂蔓丛生,几乎找不到一个落脚之下,哪里还有一点以前那花团景簇、争相斗艳的样子。

慕容翩跹不禁叹了口气,以前那么热闹的一大家子,现如今,竟然只剩自己一个人了。

想到此节,准备直接去自己以前所住房间的慕容翩跹脚步渐缓,回头看了眼阳光下愈见衰败的屋檐,想了想,还是改变了方向,向祠堂走去。

既然都回来了,那便去看看吧,除了自己,又还有谁会为他们添上一点香火?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520,给所有号上的酒吞都买了皮肤,和茨木穿情侣装23333

紫陌离箫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0 08:38:42

谢谢紫陌离箫小天使的地雷,么么哒(づ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