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女频频道 > 《庶道难》 > 正文
第274章 出嫁
作者:须尾俱全

【福蝶小说网 www.orientpaperinc.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切看起来都新鲜极了。

    红彤彤的裙摆,随着轿子的一晃一摇,像水波似的荡漾着。两只珊瑚红的鞋尖从裙摆下探了出来,颜色娇嫩的并蒂莲盛开在鞋面上,好像要活过来了似的——视线只能从大红盖头的下方探出去,映入眼中的到处都是一片喜庆的红。

    噼噼啪啪的鞭炮声,时不时从不远处的前方传过来。作为大舅哥,顾明松这个时候正在前头一面行,一面撒铜钱——小孩子们高兴地尖叫着,欢腾的喜乐伴着锣鼓声,道喜声,各式各样的声音混在一起,仿佛变得轻飘飘的,直达云霄。

    顾成卉的头上还从来没有戴过这么完整沉重的一副头面呢——坐得久了,就连脖子都微微有些发酸。一边听着轿子外面的笑闹声,她不由稍稍活动了一下脖子。在轿子外跟随的忍冬立刻就发觉了,趁着喜娘不注意,透过轿窗悄声问道:“姑娘可是饿了?我在您荷包里裹了有一点吃食……”

    本来不大饿的,被她这么一问,好像倒勾起了一点食欲。毕竟从今儿个五更天的时候起,顾成卉就被丫鬟婆子喜娘们给叫起了床,又是开脸又是梳头又是上妆的好一阵折腾,连早饭也没顾上吃一口,都因为喜娘说了,怕吃了东西嘴里有味。

    顾成卉伸手摸出了荷包,果然里面包了一小块百合糕,两片蛋白。大概是叫喜娘给说得怕了,忍冬备吃食也只敢备了口味清淡的东西——顾成卉小口小口地吃完了,抿了抿嘴唇上的胭脂。

    轿子拐了个弯,将几个看热闹的路人的闲话声,都收了进来。

    “……这就是魏国公要娶的儿媳妇?这新娘子可真是命好哟!”

    “可不是吗?听说从天不亮就开始走嫁妆了,一直走到现在也没走完,啧啧,什么叫十里红妆……”

    “没走完?可是这新娘子不都已经出来了吗?”

    轿子里的顾成卉不由抿嘴一笑。

    前些时日叫国公府那么一唬,顾家几乎所有人都卯了力地给她添嫁妆。再加上国公府一多半的聘礼都给了她、安平侯府也送来了不少添妆礼——到最后一个院子竟都放不下了。这时也不论多少抬了,每只箱笼都塞得满满的,手插不进——还是终于又开了两间库房,才算是将东西都搁下了。

    顾老爷也是要和国公府置气。偏不肯先抬过去一部分——大概就是为了攒着在出嫁这一天一块儿送走,好在人前扬眉吐气一回罢!

    结果可真叫顾老爷面子上大大地有光——正像那路人所说的一般,天不亮就开始走嫁妆了,竟走到吉时到了都还没有走完——整个东城的人都听说了,纷纷扔下了手里的事来瞧红妆。顾家人一瞧这样,怎么着也不能误了吉时呀,只好叫没走完的嫁妆跟新娘子一块儿出了门。

    没想到在亲事上,顾成卉倒是难得地这么高调了一回。

    等送亲的队伍才出了东城没多久,忽然只听轿子外头的人群像是炸开了的马蜂窝似的,有人尖着嗓子直嚷嚷着:“出来了!——出来了。快去瞧啊!”

    “怎么迎出来了这么远——快走快走!”

    听声音,好像大多数是女子,似乎都激动得不成了——顾成卉正纳闷呢,轿子外的忍冬噗嗤一声笑,低声道:“姑娘。是姑爷出来迎亲了!她们这是都抢着要去看姑爷呢!”

    走在她身前的喜婆听见了,回过头来大声笑道:“嗳哟,姑娘可真是好福气!寻常新郎,哪个不是在府门口迎一迎就是了?我做了这么多年的喜事,倒没有想到新郎官儿身为国公府的公子,竟一路迎出来了两条街!这日后小两口,哪还有个不恩恩爱爱。和和美美的!”

    忍冬听了这好听话儿,小脸都放起了光。

    送嫁队伍里人人都是一脸与有荣焉的模样,路上看热闹的,可却是另一番心境了。

    一身喜庆的红衣,似乎冲淡了沈晏安往日身上的肃杀之气——他黑色星辰般的双眸微微地眯着,专注地望着大红花轿来的方向。刀刻一样深邃鲜明的面容。被他不自觉浮起的微笑给柔和了许多——不经意的目光一来一回间,都有一种叫人怦然心动的魄力。只是静静地在那儿一站,沈晏安已经吸引了几乎所有人的目光。

    “这新娘子上辈子是烧了什么高香?怎地竟有福气嫁给那么样的一个人……”

    “国公爷的公子,生得如此人才……我生下来二十年,可从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男子!”

    交头接耳的议论声。在沈晏安迎上来的同时,也传进了花轿里。

    “新郎官儿,若是我能做你一夜妻子,便是第二日死也甘愿!”——一个尖利得有些泼辣的声音忽地叫了起来,惹起了人群一片笑声和起哄声。

    顾成卉也忍不住笑了出声,忽然又想到那可是自己的夫婿了,不由又翻了一个白眼。

    多了一个沈晏安,路上的平民家的大姑娘小媳妇们,竟一路跟着送亲队伍,一直走到了魏国公府门口。

    感觉到轿子停了下来,顾成卉立刻有点儿紧张了。她正了正红盖头,又抹了抹衣摆,正襟危坐——只听外头喜娘喊了一声:“下轿啰——”

    一支喜杆挑起了轿子的门帘,紧接着,一只大大的红绣球被放进了顾成卉的手里。她从盖头下看着红绣球,正不知所措呢,喜娘又笑着道:“新娘子随着它下轿罢!”

    她这才发现,红绣球的另一端还系着一条长长的红绸。

    下了轿,红绸的另一端,是一双皂青色的靴子。

    ……“新娘子跟着走呀!”喜娘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

    一切都这么鲜活真实,却又好像隔了一层水似的模糊不清——带着忐忑、紧张,以及一点点小兴奋的顾成卉,略有些茫然地迈开了步子。

    胆战心惊地跨过了火盆,她被沈晏安手上的红绸一路领进了喜堂。

    前世在电视上听过了不知多少遍的“一拜天地——”的声音,真真切切地在顾成卉的身边响起了——好在出嫁以前,这些礼节都已经学过一回了,她此刻也不至于慌了手脚,只拘谨地随着身旁的沈晏安的动作,有板有眼地拜过了三拜。

    “礼成——”

    随着这一声高喊,顾成卉知道自己再不是闺阁中的少女了。

    从今以后,她就是沈晏安的妻子了——荣辱相伴,一生一世。

    ps:

    谢谢花蕾的粉红,和了如嫣妹子的又一个平安符~~!

    这还不是大结局哟,后面还有一章哟~~~求大家给我一个完本满意度~~~~

    我知道最近有点自由散漫得荒芜了

    请大家不要趁机复仇……嘤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