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斯诺利亚传说 > 正文
31
作者:夜莺不唱歌

【福蝶小说网 www.orientpaperinc.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31堪国北方五百年历史的酒庄“解忧堡”,所产烈酒兑上桃子汁及冰泉水被北方贵族引为时髦,称为“解忧酒”。“酒为欢伯,除忧来乐。”金青年淡定地喝下那杯浅嗅便知名贵的液体,“我的任务跟这杯酒一样,大人。”伊克副团长警告过要提防执政官的饮食,不管美酒还是水烟都包藏着危险。迪墨提奥别无选择,幸好圣医女给他预先服用过野生紫藤复配成的解酒药。年轻客人渐渐展露的大方令人满意。如同贵妇们喜欢看花园里的梅花鹿,它们再小心翼翼也抵受不了糖果的诱惑——欣赏猎物啜饮美酒的优雅,给执政官带来别具一格的满足感。华伦斯坦轻扬半边嘴角,因通宵加重的眼袋牵扯出几条**的皱纹:“你很好闻,不过这酒会让人味道更好。”“……”虽然努力地用脸上肌肉挤着回应,迪墨提奥还是无法阻止恶寒冻僵身体。华伦斯坦不但语言破坏力强,行动也很震撼。他拉起青年的手,意外地现刚洗完温水浴本应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居然浑身冰冷。“风大了,到我卧室去,那里有壁炉。”“……我的荣幸。”迪墨提奥终于成功地让嘴唇裂开一条缝,却被对方自动理解为内向。“你知道为什么我没理会你同伴吗?”充满爱的中年男士一边走,一边细喁轻地引青年说话。被问者保持沉默,但眼神合作地注视着问话者的后脑勺,等待对方迫不及待地说出答案。宫里专门学的堪地亚那语带着北部腔。只是说太快母语痕迹就会明显。听力也比不上银翼精纯,只好接受大家建议,采取“沉静恬淡,少言顺从”地伪装。“你是新手吧?没有比新手地红晕更吸引人的了。而且……”年轻客人竖直耳朵仔细听着。“我更喜欢朴实羞涩、有点土气的可爱家伙。”不肯打扮的人悔得肠子都青了。如果时光逆流,他甚至不介意与银翼一样披纱挂彩。男执政官的房间除了普通锁,居然也有开门咒。[谢大神!]迪墨提奥松了口气。他现执政官随手关上了门,这表示此门可以从里面打开。第二个惊讶则是房间的照明也是水晶瓶里的玫瑰盐,门一开,便散着洁雅光线。“那扇门和这些灯……”注意到英俊客人惊疑的视线,主人炫耀地介绍:“罗兰索王的几间起居室。都有这些神奇的装置。”“如果不念您刚才说地话便无法开门吗?”得赶紧学会开门咒。“是的,来,我教你开这扇门……”男主人肉麻地献完殷勤,才引导客人坐到床沿。红蓝是国旗的基调,红色更是堪国人热衷的贵色。红花蓝底的幔帐金丝垂绦,蓝花红底的绸罩拽地。床宽七肘,放着四个大枕头。满透“香巢”本色。年轻客人幅度细微地搓了搓手。“你地手是武人之手。”华伦斯坦看似漫不经心的一句,可圈可点。“我同时也是近卫,学过一点……”迪墨提奥感谢女土狼面授机宜。在吃晚饭时,他主动坦承自己不是阉伶,而是从小杂耍卖艺。后来才进入撒缪儿家地孤儿。“干燥、宽大、微糙。”执政官大人脱去华丽的官服外套,只剩下短绒的羊毛内衣喜欢这样的手。大小、力度和触感都是最棒的。”骑兵队长脸上微赧,心中连续开骂:[欲仙没门,欲死绰绰有余。]陶瓷着清脆地磕碰声,鼻端钻进麝香地余韵,客人耐不住好奇斜眼扫去:床头梳妆枱前,男主人正往一个水晶浅碗里倒进清幽幽的金绿液体,似乎是最上等的橄榄油,然后滴进几点香精。“这是快乐地通行证,你不认识?”搅拌液体的手突然停下。迪墨提奥觉察这可能是试探:“那些香气……”模棱两可的好处是能让对方在心里替你圆好没有说完的话。“我敢保证,即使是国王也用这个。”中年男人有点心虚,他最高级的香料用完后还没补货。“诚如您说。”青年不得不承认,银翼叮嘱过的办法很有效——在不知情的时候,可以恰当地假装高深。执政官对邀请男客到私人房间还是低调的,他亲力亲为,从壁炉里掏出热炭,再放进铜炉暖床。古老的石砌壁炉上方立着罗兰索王的画像。画前供奉着银瓶鲜花。迪墨提奥惊奇地现,这位盾朝之祖有令人印象深刻的俊秀五官。“你眼中的颜色比较高贵。”翠眸美男子被中年欲男痴迷的眼神恶寒了一下,可话题难得,硬着头皮继续说:“我在酒馆里听过很多守林人祖先的传奇,好像说城堡在罗兰索王之前就存在了。据说是守林人的地下宝库?”“守林人的宝库有两个,在城堡里的不过是收藏世俗之财的小库,不值一提。”华伦斯坦倒出两杯解忧酒,递了一杯给客人,自己也喝了起来。迪墨提奥假装慢条斯理地呷着酒,嘴里其实在滔滔不绝:“这里有神奇的开门方法,即使有宝库也不需要钥匙了。”喝着酒聊天可以进一步淡化口音不纯带来的猜疑。“钥匙与锁都是表面功夫,真有本事的盗贼,直接撬锁或者砸门。”执政官自得一笑,搁下杯子,“但守林人古老的宝库,据说都有森林女神的秘法,没有相应钥匙开门,宝库会从内部摧毁。我看他们自诩为森林女神的守林人,确实有点神奇之处。如果你不急走,也可以带你慢慢见识。”“我会当这是旅游。”“宝贝,不要再探讨庸俗的宝藏。你不热吗?”酒力让男主人浑身烫,双眼灼热。他有些奇怪对方的平和。“是有点。”客人从善如流地答。“不要再谈其它,我们只谈‘欢娱’。”求欢者摸出一圈造型独特的钥匙迅放到抽屉里,把身上最后的衣物解开,“让自己凉快点吧。”土著姑娘眼睛毒辣,透过笔挺的官服就能看出虎背熊腰下其实真的充满了板油。臃肿松驰的中年男子呼着酒气,撩起那抹赤金,说了一句惊世骇俗的话。“看到你,我就像从镜子里看到了年青时的自己——我们有一样美丽耀眼的金。”忍无可忍,无须再忍。骑兵队长转身,左右开弓,男执政官应声倒地。“你之前说什么来着?哦对,你还提到了‘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