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刀剑相投几时休 > 正文
(十五)我的母亲
作者:高作清

【福蝶小说网 www.orientpaperinc.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三刀用她那一脸无辜的哀怨眼神儿看着朱龙飞,好象成心乐见朱龙飞出丑一样。

    朱龙飞感觉很怪,说不清是窘迫还是难堪。“娘──”他心中有一种冲动,这个词几乎脱口而出。他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自小对“娘”这个镂心刻骨的名词无限向往,但是,当他想呐喊出这词时,却突然间失去勇气,失语了。

    三刀看出朱龙飞难堪,也没想让朱龙飞太难受。忙不迭地安慰那老太婆道:“娘,他不是你儿子,是三刀朋友。”

    老太婆闻言怅然若失,愣乎乎的象失魂一样没了精神。

    朱龙飞眼见这老太婆身穿百绽布祆,这件布满补丁的衣服实在脏得不象话,好象很久也没洗一样,其实这种衣服即使洗也洗不干净,特别是衣服的双袖,绝对让人触目惊心,好象是屠户粘满猪油的抹布,油光发亮,显然是鼻涕唾液长期润湿的结果。如果这老太婆坐在街头,一般人一定认为她是个乞丐。这老太婆与乞丐唯一区别是她的头发经过梳洗,她的头发显得还有些章法让人觉得她不是个乞丐婆子。但她愁眉苦脸的模样仍然是很难看。

    难为这三刀把这老太婆当成娘,并钻到她怀中撒娇。

    “她天天坐在这儿等她儿子回来。”三刀对朱龙飞说。

    “大…大…娘,你…你…儿子干那一行的?”朱龙飞象只土鳖一样,傻乎乎地问及此事,对于这件事,他既好奇,又怕知道结果。结果肯定让人难受,朱龙飞也有这个准备。

    老太婆沉默片刻,忽哭了起来,含泪说:“我三个儿子,一年前给官府拉壮丁,都抓去潞州修城池去了,至今未归……也没有片言只字回家。这村上的男人都给官府拉壮丁去了,一个都不见回来,不知死活。”

    后梁跟河东藩镇李克用在潞州交战,战争呈胶着状态,双方陷入拉锯战。这场战争双方都打得很惨很痛苦,累日经年,致使后梁跟河东两个军事集团的士卒都普遍感到绝望沮丧,士气低落到极点。双方都有士兵因为厌战而自杀。但朱温和李克用都想凭此一战成功,拒绝退兵,他们残酷镇压从前线溃退下来的将士,几乎是一队一队地斩首。没有退路的士兵,只能憋在夹河血腥屠场中承受煎熬。

    朱龙飞非常清楚被官府抓去潞州修城池的人会有什么结果。所谓去潞州修城池,其实是把人赶到那里填沟塞壑做肥料。这老太婆的三个儿子既被官府抓去潞州修城池,只怕凶多吉少,有去无回。

    家中没有男人,剩下这个孤苦伶仃的老太婆,确实叫人看见难受。朱龙飞在这老太婆家中转了一圈,眼见这老太婆的家象个猪舍,茅草屋顶到处是脸盘大小的洞孔,那泥墙也给雨水冲刷得支离破碎。

    这还叫什么家?满目疮痍,惨不忍睹。看来后梁王侯将相都疯了,简直不让人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