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阎王算 > 正文
101、番外傲世东方----东方傲(12点以后大修)

【福蝶小说网 www.orientpaperinc.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章忠告:18岁以下慎入,虽然不是黄色的,为避免清纯的少年堕入魔道,还是表看咯!蟹黄期间,所以成人版的只能放到今天晚上12点,12点以后的,改成儿童版。(*^__^*)嘻嘻!

    我叫东方傲,从记事起,就拜絮儿为师。那是一个不苟言笑,处事怪异的美丽女人。她很严厉,我经常带这满身的伤痕哭着入睡,不过在星星密布的夜晚,她常常会带着我坐在房顶上,遥望夜空,这个时候我可以试探着靠过去,有时候她会摸摸我的脑袋,甚至带着我在天空飞翔。

    看着河流山川在身下飞速的略过,惊讶得不得了,这绝对不是简单的轻功,觉得师傅简直就是传说中的神仙,对此,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因为也没有机会告诉别人,只有我一个人,没有师兄弟,甚至没有朋友。

    再长大些,知道师傅原来是替飞云国的皇亲训练暗影的,每个皇室人员一出生,我们就会派出一个影子暗中保护他,只听他一个人的号令,终身不为人知,一直,到默默地死去。

    继续下去,做了师傅的侍童,学习如何侍寝,也做了影子队的队长,学习如何令别人臣服,按照师傅教我的方法,对他们进行训练,包括怎么做个男宠,因为主人的需要就是我们存在的价值,对这一切,没有抱怨,只是认真而麻木地做着自己该做的事。

    师傅可能真的是把我当作儿子看,或许我是比较好的床伴,没让我去做影子,我是这么想的。

    只是,每次伺候她之后,她会长久地凝视着我,我有些不愿意,但也没太多的表示,默默地替她清理之后,自己也洗洗睡。师傅的容颜,很多年都没有变化,所以侍寝的时候也没有多恶心,但是只要她不召唤,我绝对不主动挑逗她,有时候在她需要的时候,我还会吃点药,好在她需求并不多。

    那一天,师傅说,让我去云府做侍童。我觉得有些屈辱,做下人并没什么,但是做侍童,还是有些担心,为无数个人无数次的侍寝经验告诉我,我的身体,比较容易接受女人。还好,一切都没有想象中的严重,听下人们说云飞扬和他大哥都不喜男色。有时候我想,就这么过一辈子,暗中保护云飞扬,也不错。

    二少爷回来了,还带回一个极美的女子,我第一次看到比师傅还要美的女人,随着她的转动,原来,云府里还有一个平常我从未注意的小人儿弱儿。

    她特别在何处,我也不知道,她不甚漂亮,也不丑,很瘦,让人一见就想与她亲近,但是莫名其妙地生出些胆怯来,我心动了。那双淡漠而温柔的眼睛,总是在我眼前晃,只要一个不小心,笑意盈盈的双眼就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扰得人彻夜未眠。

    元宵节那天晚上,我知道她去了相思湖畔,几乎疯狂地搜寻每一个角落,见不到踪影,她的花灯,随意地放在河边的一个大石头上。远远地,望着云氏兄弟旁边出现一个红色的身影,我心一跳,随即按捺下冲过去的想法,别人的风花雪月,与我无关。师傅招我回去的时候,我很伤心,惟一一次表白的机会,就这么没了。

    我冷冷地看着顾天娜带来一个蒙着双眼的男人。无论是从身形还是肌肤,都看不出他的性别,这就是我的猎物了。我有些奇怪,师傅害怕得要死的人,就是这个娇弱无力毫无武功的伶官一样的男子么?我按照师傅的吩咐,给他戴上那只奇怪的手镯。在拿开蒙布的时候,我的心,噼噼啪啪地乱跳,好几次暗自调息,效果不大。是他!就是那个云府的弱儿,虽然身高体形面目都变了,我还是知道是他!见他受了伤,我脑袋一片空白,忍不住迁怒顾天娜,如若不是她一直忠心耿耿,师傅对她极为器重,我会一点一点撕烂她,吞下肚去。

    后来居然他将师傅的异能不知道怎么样给封住了,却又让我悄悄送信给活神医,我照做,随后跟着师傅回到了飞云国继续训练暗影。师傅明知道潘忆归和弱儿关系密切,还要冒险,这一次,师傅几乎丧命,虽然我没看见他们只见的战争,但是师傅的绝望明明白白地表示她输了,师傅终于用我的自由换了她一条命,和不知道等待了她多久的活神医远离尘世。

    从此后,我就跟在弱儿身边,看着云飞宇的痴情,也曾退缩、犹豫,但不敢奢求太多,看着他,足以。

    最美丽的日子,莫过于在僧呀火山的生活。我目睹着他一个一个匪夷所思的技能,每天我都静静地吹箫、练功、给他酿酒。看着他迎着夕阳打开门扉,姣好地面容或犹豫或欣喜,我们坐在葡萄架下,喝酒、聊天,他心情好的时候,会看我舞剑,或是拿过萧来吹,说实在的,他吹的箫声,实在不敢恭维,全是闷闷的嘶哑的声音,这时我就会从背后环住他,手把手教他,解释着送气的要诀。贴着他瘦小的脊背,摸着丝绸般的小手,我恨不得他一辈子学不会。

    “挽素斋”的那个晚上,突然看不到他,我的心莫名其妙地跳个不停,疯狂地一处一处地找寻着。那日密室,虽然他带着面具,我也清清楚楚地看到好多人的眼流露出狼一般的神色,恨不得扒光他的衣服,将他压在身下,虽说他有的是手段,但很多时候愿意自己受苦也不使用,至于为什么,他不说,我也不问。

    恐慌越来越逼迫我的心,让人感觉喘不过气来,我根本不能想象倘若他出了什么事,我会怎样。终于找到他时,却看到花慕容的手伸进他的衣襟,他的睫毛在脸上投出的阴影一闪一闪,水嫩得几乎透明的脸颊,映着火光红成一片,小巧可爱的耳朵暴露出一片春色,清纯妖媚的眼底泛起雾气他,动情了,根本没有看到我的到来。

    我一直以为早已平静如水的心动了杀机,脑里根本来不及想好要怎么做,“桃花劫”已挑断那人的宝剑,抵在他的咽喉处,弱儿惊恐地望着我,艳绝的双目就那么看着我,看得我前所未有的绝望,我知道,这个人,杀不得。

    他哭着,他一哭,连三月的温暖也冰凉透心。总有千万句责难,也随着他的泪烟消云散。

    “我不想活了!”他跳起来抢过“桃花劫”就往脖子抹去,我急忙在他白皙得能看到血管的手腕处轻轻一弹,“桃花劫”叮当落地,在地上弹了弹,躺在那里,沉寂得象我破碎的心。你真的爱他么?看着一向有着淡然神色露出小女子一般的委屈神态,我的心,好痛,只有花慕容能让他活过来,活得如同有普通人一样的情感,我和云飞宇,都没有办到,花慕容做到了。或许,我该去会会花慕容,看看他有没有能力保护好我的弱儿。

    他这几日都窝在房里,我带着恋曾不去打搅他,潘忆归在他身旁闹闹叨叨地说着什么。夜了,明天就该是花慕容出手了,我犹豫着,是不是再看看弱儿呢?他是不是还在生气?

    他来了,低低地唤我,拉着我的手回到房里。他让我走,我的弱儿,我不会走的,要走,也不是现在。

    他踮起脚,颤栗着贴上我的唇,带着他泪水的味道,苦涩却芬芳,小小的身子细细密密地战抖,像个受惊的小兔子般惹人怜惜。我捧着他的脸,丝丝的秀发如水般从我的指缝里滑出,尽量轻柔地吻着他。

    他喉咙里不真实地发出一声低吟,如般琴弦般回旋低叹,小巧的舌头滑入我的口中,我有些犹豫,他那么纯洁美好,而我,无论是身体,还是双手,早已肮脏不堪。

    攀上我的脖子,仿若责怪我一般,捉住我的舌头猛力一吸,我低哼一声,连灵魂都被他吸进去了,情不自禁地狠狠地搂着,将他粉嫩的舌困在我的嘴里,反复挑逗品尝。面对心爱的人儿,我发觉完全不需要多年训练的技能,就已经将自己和怀里的人点燃,他身子软软地,和我贴得密不透风,丝绒般的小手迷迷糊糊地从我的腰际往下,我用仅余的一丝理智捉住它,不坚定地提醒着他。小人儿轻咬着我的耳垂,不耐地扭扭身子,如一束火苗,将我的仅存的疑虑烧得一干二净,或许,以前的种种,都是为了这一天而准备的。

    我一点点地亲吻,慢慢褪去他的衣衫,密密的睫毛如受惊的小鸟般轻轻抖动,绯红的薄纱染红了白皙的身子,我的手探到他的腹部时,小小的身子突的缩成一团,抓住我的手,传递着犹豫,我用舌尖挑开他紧咬的下唇,轻咬着若隐若现的喉结,他发出一声颤音,悠悠地往后靠去,松开双手,如同樱花般的指甲深深地嵌入我的肩膀。

    我继续亲吻着他,将他有些发僵的身体吻得如水一般柔软,这才慢慢褪去同样绯红的褥裤。他慌乱地睁开眼,含羞地将双手合拢放在下腹想遮挡,我轻轻拉开他的手,咬着他的耳垂说:“乖,放松点。”粉红,乖巧可爱地立着,晶晶亮的带着丝丝**泛着光芒,带着未经人事的羞涩。

    强忍住自己的欲求,俯下去,用舌尖来回拨弄了两下,下面的人儿瑟缩了一下身子,从捂着嘴的指缝里发出惊讶的低呼,我一只手从下面搂住,他的臀柔软而有弹性,一只手都可以捏得严严实实,锁住,往上一抬,丝绸般的粉嫩整个没入我的口中,小心地避过牙齿,温柔地包裹着,强烈地吸吮着。他口中发出类似哭泣的声音,小手狂乱地舞者,想将我拉离,捉住他晶莹的脚踝轻轻一提,将他修长的腿放在肩上,滑嫩直入我的咽喉深处,不停地吞吐着,引来身下的人儿如同裂帛般的呜咽,断断续续的声音回旋飘荡。

    伴随着他越来越主动和狂乱的扭动,火烫的身躯发出迷离**的一声压抑的呼喊,没有任何刺激的我,紧紧地将头埋在他身上,同时和他飞翔在春夜……

    我咽下,舔舔舌,带着些许菠萝的香气,是菠萝吧?以前在僧呀的时候他弄来的一种水果。小小的胸膛急速喘息,黑色的头发被汗水浸湿,我用唇将他嘴边的发丝衔到一边,贪婪地望着娇媚**地脸,其时这个时候才是真正地夺人心魄,这种媚态,或许我不是唯一能看到的,但是我是第一个看到的人。

    他有些含羞,试探着握住我,红唇轻咬着我的身体,生涩地环住我的腰,试图把自己交给我。滑嫩的掌心那般美好,我倒吸一口气,昂然挺立,不舍却坚定地将他拉开,水汽弥漫的眸子不解地望着我,我抵在他的肩膀上小声说:“不要,我不配。”

    “东方……”他的声音柔软中透着疼惜。

    我把持住自己动摇不已的心,我的身子,已经不配拥有他了,第一个拥有他的是谁?云飞宇还是花慕容?吻住他的不满,手指探进自己的身后。

    虽有滋润,久违地疼痛,还是让我微微皱皱眉头,轻轻将他放在身上,他小脸红红地趴着不知所措,我笑了一下,引导他进去,他从牙缝里漏一丝颤音,小小的身子一软,我连忙将他拉住,慢慢带着他律动,渐渐地,他不再需要我的带领,疯狂地低呼着我的姓,尖尖的小指头在我身上留下一道道火辣地热情……

    整个晚上,小小的人儿如同贪吃的孩子一般,令人惊异地聪明,灭顶般地吞噬着我的理智,我只是死死地守着自己,不让自己的肮脏濡染了如同梦幻般的纯洁。

    “天亮了。”他说。

    我这才发觉,他的眼眸有些红,但是不象别人的眼里红丝密布,是整个的眼底发红,却看不到红血丝,更显得瞳孔乌黑水润,含情脉脉。

    上台之前,他牢牢地抓着我的手不放,我笑笑,小心地掰开他细长的手指,我不会伤了他的,我的弱儿,让你难过的事,我一样都不会做。

    胸口一凉,剧烈的疼痛弥漫开来。“桃花劫”,果然应了这个名字。

    模糊中,熟悉而稚嫩的怀抱让我安心,一切疼痛消失无踪,他的泪落尽我的眼,很好。

    他冰凉的手指放在我的额上,突然间,我明白了。昨晚的疯狂,原来是最后的温暖,不要哭,弱儿,这样很好,我会听命于你的母星,无论分离多少个日月,我终究会回来,无论你在何方,我都会穿越岁月和你相伴。弱儿。

    “弱儿不哭,昨天晚上……不要生气。”不是我不要你,是我没有资格,只能好好地待你,将自己交给你。意识开始消散、聚拢、消散、聚拢,我吃力地抬起手,想再摸摸那闪着柔润光泽的红唇,天,彻底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