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万能建筑之王 > 正文
277 果然是你
作者:速命

【福蝶小说网 www.orientpaperinc.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刚刚的画面一幕幕在心里闪过!

    冲锋枪和神秘女人究竟是什么人?

    方南的判断,他们不是一伙的。

    冲锋枪们明显是要置人于死地,杀光所有人才好。

    而那个神秘女人,以她的身手,真想要杀人估计就是方南也拦不住。

    奇怪的是,她竟然一个人没杀,只是劫走了钟一涵,逼自己去找她。

    这个女人,肯定是和赤焰有关的。

    方南只能想到这么多。

    这边警方已经封锁了现场,医院的救护车也开来了好几辆。

    今天的事极为恶劣,因为来吊唁的人中不少是香港政界、商界、娱乐圈的大人物,殡仪馆灵堂里也发生了枪战、爆炸!

    可以说,这是香港许多年来最严重的一次恶**件!

    方南看到香港警务处第一副处长凌国雄也来到了现场。

    这时候,电话再次响起。

    是方南自己的电话,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

    方南心里一动,迅速接下。

    “哥!”

    戴曼儿的尖叫随即响起,叫得方南心都碎了,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小曼...”

    电话那头戴曼儿的声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尖锐的男人声音。

    “小子,你挺能耐的。行啊,你不是挺有钱嘛,给你三个小时筹集10亿汇入我指定账户,筹不到就等着收尸。”

    “你是什么人?我哪有那多钱?”

    “我是什么人你不用管。你的人现在在我手里!记住,别报警!你会没钱?哈哈哈...钟家有啊!”

    “三个小时时间太短了,喂...喂...”

    电话已被挂断,方南的吼声引起了钟正岳、凌国雄的注意。

    “怎么了,小方?”

    方南没有直接说,而是把钟正岳拉到了一边。

    “小曼被人绑架了!”

    “绑架?谁干的!”钟正岳一脸震惊,女儿刚被劫走戴曼儿又出事了,今天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方南摇头,他是真不知道,自己的仇人也就是那么几个。谁会这么做呢?

    李家还是赤焰!

    那个神秘女人应该是赤焰的人。她既然约了自己晚上去清芸路厂房,那就应该不会是她了。

    难道是李家?

    方南一下子想到了李永伦那实在是没有必要的一扑!

    一下子,他好像把把握到了点什么!

    “叔叔,能帮我查查李永伦住在什么地方吗?”

    钟正岳道:“不用查。他住在州际酒店。他踏进酒店的那一刻就有人汇报我了。你怎么怀疑是他呢?”

    方南听他的意思。似乎对自己怀疑李永伦有点不理解。

    他简单把刚才李永伦那像是作秀的飞扑救钟正岳的过程给说了。钟正岳听得脸色严肃了起来。

    “你确定你看到的?”

    方南迎上他询问眼神,坚定的点头。

    “那一扑绝对是没有必要的,我能看得清楚。李永伦的角度也能看清,我确定他救人不是目的。”

    救人既然不是目的,那目的是什么?

    自然是为了在所有人面前展示李永伦向钟家赔罪的诚意,如此一来,他李家等于获得了舆论、大众的支持。

    也直接让后面发生的事不会有人怀疑到他们身上!

    刚才方南那么一说后,钟正岳最先的反应就是怎么会是李永伦做的。

    最不引起怀疑的,也许就是最最可疑的!

    此刻方南这一说明,钟正岳立刻联想到很多事。

    李永伦高调入住钟家旗下的五星级州际酒店,再加上他今天吊唁的表现,李永伦是不是一直在演一出戏。

    而这出戏,最大的受益者已经呼之欲出。

    李家、李永伦!

    钟正岳和方南都是头脑精明的人,两人瞬间把事情前后都想通了。钟正岳想通的基础是对方南的信任。

    “如果刚才我们被冲锋枪射死,只要手脚擦干净,谁也不会怀疑是李永伦派人干的?”钟正岳双眼眯成了一条缝。

    “那帮杀手的事我不好说,不过他有嫌疑。”

    “你觉得小曼的事也是他做的?”

    “我在这边只有李家和赤焰两个仇人,现在我差不多排除赤焰下手的可能。”

    在心里,方南也开始怀疑那帮冲锋枪们是李永伦指派的。

    “绑匪怎么说?”

    “给我3小时,要10亿赎金!他可能会发账号给我,叔叔...我...”方南欲言又止。

    钟正岳道:“3个小时紧了点,我现在就帮忙联系钱,如果再来电话你拖他们一阵。”

    方南心里一惊,10亿的巨额赎金就这么解决了!

    钟正岳毫不犹豫的就是要拿给自己!

    “看什么!你把一涵给我找回来,我整个家产都是你们的!”

    方南也不矫情了,认真的点头。

    钟正岳这是认可自己女婿的身份了。

    “叔叔放心!只要我还活着,我一定救出她!”

    两人在这边聊了很久了,凌国雄处理完事正走过来。

    方南忙道:“叔叔,我开一涵的车出去,去瞧瞧李永伦,我总觉得他有问题。你帮我跟警方招呼一下。”

    他是现场目击者,也下手杀了不少人,按照惯例警方必然会留下他协助调查。

    “找李永伦?你要小心,如果这一切都是他做的,那这一次他肯定会格外小心,你一定注意安全。”

    “我知道。警方那边...”

    “没问题,有我!”

    钟正岳说完。直接迎着凌国雄走过去,两人说了几句,过程中钟正岳指指方南,凌国雄看着方南点了点头,跟身边一个警察交代了几句。

    方南走到郑秀雅身边拿过钟一涵的包,从里面拿出车钥匙,一路小跑穿过殡仪馆,走到前面的停车场。

    一路上,警察看到不少,只是在看到是他后。没有人拦阻。

    开动阿斯顿马丁。方南的目的地是洲际酒店!

    他还记得酒店前台的电话,报了姓名后直接问李永伦的情况。

    接电话的正好是那晚见过的前台白洁,方南钟家女婿的身份这两天已经见报,酒店里的员工更是看到了方南与钟一涵神态亲密。对方南说的话自然全部答应。

    白洁查了查说李永伦刚回酒店。他包下了整个26层。自己住的是其中的2626号总统套房,还没有出来过。

    方南挂了电话,车速提的极快!

    手机就放在手边。随时可以接听。

    半个小时后到达酒店,还是没有新电话进来。

    他没有把车直接停在酒店的停车场,而是停在了很远处,然后去旁边的男装精品店买了件带帽的夹克和裤子、鞋子才出来。

    刚才在灵堂里一直拿了柄匕首在身,此刻方南把匕首插在了腰间。

    脏衣服被他打包放回了车里。

    做完这一切,方南头戴帽子低着头走向州际酒店。

    边走边打电话,还是给前台白洁打的,方南告诉了她自己现在的装束,让她只通知门童一声不要拦着自己,其他人谁都不许说。

    方南还交代了,如果酒店有人发现他装束奇怪,请白洁帮忙掩饰一下,白洁当然一口答应。

    “有入耳式对讲器吗?”方南最后问。

    “有的,您需要?”

    “给我准备一个,你交到门童手上,看到我进门后直接给我。然后你帮我看着26层的走廊监控,我需要你帮忙。”

    “好的!方先生放心!”

    方南正要挂电话,想了想又道:“一切都ok的话,你下个月升做大堂经理,不用站前台了。”

    “啊...我马上就把您说的事全部办好,谢谢方先生,谢谢。”

    方南收了电话,对白洁的表现很满意,有时候必须得抛出一点甜头才能让别人更好的帮你做事。

    他之所以这么小心,是因为他担心李永伦有眼线布置,不能让他提前知道自己已经来了。

    果然门童没有拦阻,还悄悄塞给他一样东西。

    方南直接进了电梯!

    他依然带着帽子低头,奇怪的样子有点让人担心,不过好在电梯里除了他只有两三个人。

    按下的不是26层,而是27层。

    出了电梯,方南转身进入楼梯间,侧耳听了一会。

    不是他不想用神识,而是今天使用次数太多,现在还没有恢复至最佳状态,再说他也想留在关键时候使用。

    楼道里一切正常,没有什么异常。

    “26层有人吗?”他问白洁。

    “有!四个人,黑色西服,非常彪悍!”白洁的声音迅速传来。

    “好!”

    方南轻轻走下楼梯,在楼道间与外面走廊有一扇带玻璃窗的防火门,门上方有一根装饰过的管道穿过,看样子应该是消防设施管道。

    他在门上玻璃笃笃的敲了两下,然后手一撑墙壁就跳了上去,双手攀住门上的消防管道,人挂在了管上,在门下根本看不到他。

    敲玻璃的声音被走廊里的保镖听到了,一个人狐疑着走了过来。

    他透过玻璃窗左右看看没看到人,皱起了眉头,把防火门一把推开走进楼道。

    楼道里还是没人,他骂了一句正要回去。

    方南已经从天而降,手掌正好斩在那人脑后供血大动脉上!

    眼睛一斜,那人立刻昏迷!

    方南把他放在墙根下,蹲在防火门下面,又伸手敲了敲玻璃。

    “草!什么玩意?”

    楼道里剩下的三人中互相看看,其中一个明显是带头的嘴角斜了斜,那两人走向了防火门。

    三个人明显有了戒备。

    “我靠!andy倒下了!”一个保镖大喊,顿时三人警惕起来。

    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方南已经伸手在门上狠狠一推!

    砰!

    钢制的防火门重重的撞在那人额头,还没等他喊出声来,方南的手已经掐住他的脖子一捏,他也跟着软倒。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

    剩下的两个保镖几乎是下意识就拔出腰间的手枪,方南一个蹲身单腿一扫,又放倒一人!

    同时一道光芒从他手中飞出,直取另外一个持枪的手腕处。

    放倒的那人方南也没放过,一掌拍在他脑门位置,直接昏死过去。

    匕首也扎中了最后一人的手腕,手枪落地后他刚要张嘴喊痛,方南身子箭一般窜过去,从地上捡起了手枪,一下子戳在他的嘴里。

    顿时,那人嘴里呜呜着不敢喊出声。

    他的眼神中露出恐惧之色,骇然的看着方南。

    刚才这几下,方南出手是在太快,兔起鹃落的根本不给他们反应机会!

    这丫的还是人嘛!

    “哇!方先生,你太厉害了!”耳边适时传来白洁的惊呼声。

    方南对着远处的摄像头比划了一下,随即反手枪把敲在最后一人脑袋上,他眼皮一翻软倒在地!

    方南收了匕首和一把手枪,立刻把这三人都拖到了楼梯间,走廊里空无一人了。

    “帮我看着走廊,有人进来立刻通知我。”

    他说完这话,走向走廊中间的2626号房!

    里面有哗哗的水声。

    除了水声,方南没有听到其他人声。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他咬了咬牙,万能开锁术加持两秒钟就轻松打开门,闪进房间后就带上了门。

    水声来自里面的一间卧室里,看来是有人在卧室里自带的洗手间冲澡。

    这一次方南听到了一人的呼吸声,夹杂在水流声中。

    方南知道,这一定就是李永伦了。

    他应该还不知道方南已经潜进了屋里,方南眼神一转,立刻在另一间卧室里的衣柜里躲了起来。

    两三分钟后,水声停了,方南听到脚步声响动。

    “钟正岳、方南...哼!”

    是李永伦的声音,他在喊了两人名字后重重的哼了一声。

    方南瞬间就听出其中的恨意,看来李永伦果然不是表面所表现出来的对钟家的诚意。

    他的把握又大了几分!

    半天没有说话声,方南听到李永伦在那边卧室里走了几步就没动静了,可能是坐下或者躺下了。

    “喂?什么!”

    李永伦在接电话,他随即大声加了出来,语气里惊怒交加。

    “全军覆没!钟正岳一点事没有?那小子离开殡仪馆了?你找的人就这个水准!你怎么不去死,你不是说绝对不会失手...”

    李永伦急了,声音提高了很多。

    而躲在衣柜里的方南一瞬间明白了,那帮冲锋枪就是李永伦找来的。

    果然是你!

    老小子,你够狠够阴险啊!

    方南恨不得一步跨出来把李永伦直接扔下26层。

    此刻的他,咬牙切齿中!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