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九皇妃》 > 正文
136 容的囧事
作者:黄姜

【福蝶小说网 www.orientpaperinc.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幕降临,王府外的流水席开宴,早早就聚集起来的布衣百姓,江湖草莽,纷纷把酒言欢,或有人引吭高歌,或有人拍大腿说趣事,气氛热烈如火。请使用访问本站。舒睍莼璩

    碗筷碰撞声,碗酒碰撞声,劝酒声,饮酒的咕噜咕噜声,声声交织,令原就沸腾气氛,更是灼热无比。

    便是走在王府内院,要去找寻轩辕珏的楚华容,也能轻易感受到府外的热烈氛围。清丽的容颜,大大地舒展开来。

    与民同乐。

    昭示天下。

    就轩辕珏那样安静内敛的人,能做到如此张扬狂放的程度,也太不容易了。

    楚华容笑笑,心中铭记轩辕珏对她的用心。

    府外热烈昂扬的高喝声,随着楚华容的愈加深入,渐渐变小,变轻,直至几不可闻。

    半晌,书房尽在眼前。

    想到轩辕珏竟闷在书房里,不肯出来吃饭。楚华容又是噗嗤一笑,令紧随其后的飞荷及其他粉衣婢女莫名。

    原以为叫轩辕珏出来,会费一翻功夫。结果当岐凌通报,禀明楚华容来意时,轩辕珏竟安安静静地走了出来,这一番干脆的举动,直接让楚华容准备好的劝说之词没了用武之地。

    膳食上桌。

    轩辕珏异常安静,也异常沉默。

    对此,楚华容愣了下,旋即明了,轩辕珏肯出来跟她吃饭,不代表他已经从下午的事情中回神了。抑或是,他是回神了,但显然不能释然。

    楚华容咽下口中的糖醋排骨,又将手中银箸搁置一旁,张口欲要开解:“你……”

    不想轩辕珏同时出声:“我……”

    两声撞在一起,又默契地同时选择沉默。

    “你先说。”

    “你先说。”

    又是异口同声。令一旁伺候着两人用膳的丫鬟一头雾水。

    最后,楚华容率先开口,打破僵局:“说吧,我听着。”

    轩辕珏敛眸,白皙修长的手,轻轻抬起。楚华容挑眉,还不待她开口发问,一旁伺候的丫鬟便鱼贯而出。须臾间,偌大的房间,便只剩轩辕珏与楚华容两人。

    轩辕珏低头垂眸,不去看楚华容此刻的表情,而是瓷碗中晶莹的米粒,犹豫着说道:“这是个误会。”

    这话说得不着边际。难得是,楚华容却瞬间听懂了,听懂他是在解释,他平日里,并不会去看那种j书,还做手札。

    顾念着轩辕珏的面子,楚华容心中憋笑,从善如流道:“嗯,误会。”

    “我是第一次看那种东西。”

    并没有如她所想,时常翻看那种j书。轩辕珏抿唇说了一句,生怕她不相信。

    “我知道。”楚华容暗笑。就冲他先前连怎么接吻都不会的样子,让她相信,他有看j书的恶趣味,她也不相信。

    午时她那样说,只是因为太过惊讶。

    “真的。”

    轩辕珏复又强调了一遍。清越的声音,不复以往的舒悦,转而有种焦躁的情绪在里头。

    丢脸至极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亦担心楚华容真将自己看成轻浮之人。

    这样,不合他的预期。

    就如同楚华容在他心里的样子,是完美无瑕的。他也想在她的心中,只留有好的看法。

    而今……

    轩辕珏狭长幽邃的凤眸,暗了暗。

    连番的强调,楚华容再看不出轩辕珏的心思,也就傻到家了。艳红唇瓣紧抿,克制住心中想要爆笑的冲动。

    似是知晓楚华容的压抑隐忍,轩辕珏愈发沉默。

    见此,楚华容红唇紧抿,倏然起身,在轩辕珏诧异的眸光中,疾步走出房间,深深地呼吸了几口清新的晚风。

    凛冽凤眸里的笑意,那样的璀璨夺目,几是融碎了漫天繁星。她背着轩辕珏,深深的呼吸。

    瘦削的肩膀,一抖一抖的。

    那样的颤抖……

    非哭即笑。

    轩辕珏更加沉默。

    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

    楚华容憋笑,憋得肚子都疼了。清丽的容颜,也因着憋笑,涨得通红。令退出门外随时待命伺候的一众奴仆莫名其妙。

    居然一本正经地跟她解释这个?!

    楚华容笑到流泪。午时她还以为轩辕珏是因为丢脸才呆愣的,现在看来,或许丢脸是有一部分,但更多的,是在意他在她心中的形象。

    楚华容抖了抖肩膀。

    虽然他对感情懵懂的模样让她诧然,但,不可否认的是,她还就稀罕这样的他。

    形象?

    楚华容小小地咳嗽了一声。其实,轩辕珏还真没必要担忧这个。

    完美的外表,出众的头脑,绝俗的武艺,轩辕珏似乎格外得老天眷顾,完美得不似真人。她一直很欣赏他的。

    但是在感情这一块……

    楚华容笑弯了眼,他在她心底,早就是个懵懂的小矮人了。他再怎么跟她解释,也弥补不了他那单薄的情感。

    一时间安静。

    昶王府内院,轩辕珏坐在屋中,透过大开的房门,看着屋外耸肩不止的楚华容,精致的容颜,有点沉重。

    待楚华容舒散心中欢乐后,转身回到屋中,见到的便是轩辕珏这样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红唇勾起,她笑着说:“轩辕珏,其实你在我心中,还是很好的。”

    说完,楚华容径自点头,肯定了自己的话。

    轩辕珏:“……”

    “用膳吧。”

    沉默了半晌,轩辕珏终是选择转移话题。只不若,那味同嚼蜡的模样,看得楚华容肚子抽疼抽疼的。一是憋笑,二是无奈。

    楚华容再度搁下银箸,想了想,她还是说不出我就稀罕这样的你来安慰轩辕珏,于是择了另外一种方式说道:“轩辕珏,我告诉你个秘密。”

    听到楚华容说到秘密两个字,轩辕珏心中再是郁卒,也不由提起了兴致,洗耳恭听。

    “什么秘密?”他追问。

    楚华容勾唇,毫不犹豫地揭开自己小时候的囧事:“我以前是个爱哭鬼。”

    轩辕珏微愣,薄唇轻启,就想反驳,却在看到楚华容眼底无伪的神色,咽下到口的不可置信。

    他凝视着楚华容,眉宇微敛:“看不出来。”

    三岁看老,反过来,亦当如是。她如今的模样,很难让人相信,小时候的她,会是个爱哭鬼。

    心中如是评析,轩辕珏对楚华容的过往,真的感兴趣。那是他不曾参与的时光,有种遗憾,更多的,却是没有错过的欣喜。

    轩辕珏轻轻一笑,暂且抛开心中的尴尬,好奇道:“怎么说?”

    楚华容笑眯着眼,将自己的糗事毫不吝啬地和盘托出:“比如说,被教书先生说了一句,我就在课堂上哭,哭到下学为止。”

    轩辕珏眸光微睁,有些不可思议。

    从鲜血开道而出的人,心理不该如此脆弱!

    “事实就是这样。”楚华容笑着摊手。看着轩辕珏讶异的神色,眸中笑意更胜。

    “还有呢?”轩辕珏追问。

    “还有啊,”楚华容支手,回忆着自己爱哭的过往:“小时候被别人剪了个西瓜头,一路哭着回集中营。”

    “西瓜头?”轩辕珏不解。

    楚华容想了想,实在想不出可以替代的词语,不由起身,“走,我画给你看。”

    轩辕珏点头应允,不再用膳,同楚华容一起并肩行至书房,看着她熟练地提笔蘸墨,看着她几笔勾勒出一个小小的人儿

    无暇惊叹楚华容奇异的画技。轩辕珏只被那奇怪的小人儿吸引住了,一眨不眨地看着。

    简笔的小人儿,额上的刘海一刀划过,露出了眉毛,且高出眉毛寸许。

    而她的两边的头发,也像是被一刀理过一般,整整齐齐的,几乎与那刘海齐平。鬓角的头发,短的不可思议。

    “这……”

    轩辕珏哑然,“好奇怪。就像是半个西瓜罩头一般。”

    楚华容点头,看着笔下丑陋的西瓜头,嫌弃道:“这就是西瓜头,十分难看的西瓜头。”

    若是可以,她都不想要有这样耻辱的回忆!她宁愿跟集中营的几个家伙一样,剃个寸头,也不要这种傻不啦叽的西瓜头!

    更令她觉得丢脸的是,她竟然因为这,还哭了一天的鼻子!后来更是被那五个笨蛋拿来取笑。

    轩辕珏失笑。一种窥探到楚华容儿时秘密的窃喜,浮上心头,倒是将楚华容所说的重点给忽略了。

    楚华容仔细瞧着轩辕珏的神色变化,见他终于开怀,心中也是一乐,嘴一勾,她继续说道:“看,你不完美,我也有缺憾。”

    轩辕珏微怔,隐约明了她说这话的目的。

    果真,楚华容的下一句话便是:“人无完人。你在武学政治等数个领域里是各种翘楚,但是情感单薄。我虽然理性,但却有很多不堪回首的往事。这爱哭的性子,就是其中之一。”

    轩辕珏仔细地听着。

    “你如何,我心中早已有数。你在意我对你的看法,我很开心。但是过分在意,以致于让你自己不开心,我就不能接受了。”

    轩辕珏微默,须臾,他开口说道:“你刻意贬低自己,便是为了损毁你在我心中的形象,让我觉得平衡,继而开心?”

    虽是问句,却是陈述的语气。

    楚华容点头。

    她是喜欢他在意他。但是因此不开心,她也看不过去。

    轩辕珏遗憾于在她心中留有瑕疵,那她就告诉他,她也非完人。既然彼此都有缺点,谁也别嫌弃谁,谁也别为此伤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