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冷墨 > 正文
番外2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作者:蓝应修

【福蝶小说网 www.orientpaperinc.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怎么不抹干头发?”早已沐浴过的玄蔚支着下巴斜躺在床上,不满地对刚从隔间走出来的玄墨挑了挑眉。

    “过来。”一把扯过走近床边的玄墨,接过他手中的布巾,不厌其烦地一遍遍地擦着他的湿发。

    “嗯哼……”舒服地眯了眯眼,玄墨顺势趴到了玄蔚身上,蹭了蹭那结实而富有弹性的胸膛。

    感觉到玄墨那小猫般动作的玄蔚有一瞬间不自然地疆硬了身体,手上的抹布差点掉了下来。

    “好了。”不过玄蔚也很快恢复过来就是了。

    “先别睡,喝了这碗汤,滋补养生。”揪起快要睡过去的玄墨,从床头一旁的茶几拿过一碗漆黑的汤药递了过去,昏暗的灯光之下是玄蔚温柔中带着一抹不可察觉动机的眸光。

    看到递到嘴边那一碗已经喝了十多天据玄蔚的说法是滋补养生的汤药,玄墨眼中快速惊过一抹深思,随即将它端了起来,一口喝尽。

    “是不是很苦,嗯?”说这话的时候,玄蔚已经靠了过去,伸出舌头一下一下地舔着玄墨的嘴角。

    “还好。”没有空间闪躲的玄墨只能被动地承受着玄蔚那若有若无的“安慰”。

    “我来试试……”一个使力将玄墨扳倒在床上,性感的红唇随之而覆上,一开始是轻轻的吮吸,待到身下之人终于微微张开唇齿之后猛烈地侵了进去。

    连半个角落也不放过,闯入温热之地的舌头毫不客气地烙下自己的痕迹,卷住那想要逃避的舌尖,紧紧地纠缠在一起,让两人的气息盈满彼此的唇齿之间。

    好不容易等到玄蔚放开双唇。玄墨脸色涨红地软摊在床。“你想闷死我吗?”

    “墨儿不想要吗……”顺着脖颈吻了下去。此刻地玄蔚妖媚得如一朵盛开地曼陀罗。让人不禁迷醉其间。

    “啊……”玄墨还没来得及回答。胸口上一股又酸又痛地感觉让他不自觉地喊了出声。

    “墨儿喜欢吧……”不轻不重地啮咬着嘴里那颗红红地朱果。同时双手也毫不空闲地一把将那碍眼地单衣掉掉。只剩下单薄地亵裤松垮垮地系在腰间。少年光滑地肌肤在灯光之下闪着一层动人地色泽。

    “混帐……”无力地任由身上之人吮咬着身体。玄墨似有不甘又像默许一般地别过了头。

    “墨儿只要乖乖地享受就好了……”偷偷地暗笑了一声。玄蔚轻抚了玄墨敏感地腰间一下。不其然地感受到底下身躯微微地颤抖。

    “要做就快点。别拖拖拉拉——”还没说完整句话,那在自己身上四处点火地手不知何时已经来到那未被陌生人碰触过的地方。

    “哼……”少年未经过洗礼的身体根本禁不住这般直接的刺激,不到片刻,那稚嫩的器官已经在玄蔚熟练的摆弄之下溢出些许青涩的白液,不过却在最后被恶劣的手掌堵住,想要舒发却不能得到的煎熬感让玄墨瞪大了蓝黑地双瞳。

    “放开……”不自觉地充盈着薄薄的水气的眼瞳委屈地望着玄蔚,那少见地示弱让玄蔚恨不得立刻化身为狼,狠狠地冲进底下之人的身体。

    不过玄蔚还是按捺住了,因为他知道等待过后的果实会更加甜美。“吻我。”

    “放开……”猛烈地喘着气的玄墨从来不知道眼前的男人会如此之可恶。

    “吻我,不然就永远不放开。”玄蔚承认自己的确很恶劣,但谁叫他的墨儿是如此的可爱呢。而且过了今天还有没有这个机会他根本保证不了。

    “果然是混帐……”在心底暗暗地低咒了自己当初的决定,玄墨无奈地扯过玄蔚地颈脖,本着豁出去的心态狠狠地吻了上去。

    交缠的双舌紧密得没有一丝空隙,小小空间里的温度越升越高,两颗心脏紧紧靠在一到,甚至能让彼此听得到跳动声,那是一种灵魂共呜的感觉,美好得让人难以忘怀。

    “哈……哈……”

    耐力明显弱上几分的玄墨第一个忍不住地首先挣开了玄蔚,急促的呼气声可以显示出主人刚才是多么的投入。

    “脱掉我的衣服。”跟玄墨同样陶醉于刚才地深吻的玄蔚显然没有打算给玄墨喘息的机会。一个使劲加重了手掌的力道,再度下令了另一个命令。

    而这次玄墨也懒得反抗,抑或也反抗不了,咬着牙,用微微颤动着的双手伸向玄蔚的腰带,一个轻扯,将本已松垮的衣衫脱掉,顿时,一具早已熟悉无比却依然显得惑人的躯体显现在玄墨眼前。

    或许是气氛使然。玄墨仿佛着了魔一样一寸一寸地抚上了眼前的身体,甚至不受控制地咬了过去。

    “呵呵呵……”玄蔚愉悦地笑声毫无意外地响起,“看来我地墨儿对这具身体很满意呢。”

    再度将玄墨压到身下,此刻的玄蔚也少了几分镇定,行动之间多了几分急迫。

    “让我出来,嗯……”重重地鼻音凑到玄蔚耳边,玄墨挣扎在外的右手轻轻地扫过玄蔚的腹部,有意无意地停留在那里摩挲,也不意外地听到一声闷哼。

    “墨儿……”额头不由自主地冒出几滴热汗。玄蔚看向玄墨的眼神越发深邃。

    哼。谁说只有他一人按捺不住的,玄墨忍住体内的酥麻继续移动右手的右手,玄蔚另一只手将玄墨翻了过去,从床上的角落里掏出了早已准备好的东西。

    “哼,卑鄙……”连猜都不用猜都知道玄蔚手中拿的是什么,还有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玄墨只是撇了撇嘴放松了身体,反正到了这个时候也无法阻止这个男人的。

    手上沾着晶莹的软膏来到了那个紧闭的穴口,玄蔚安抚地吻着那具即使放松了却依然本能地颤抖着的身体,“墨儿,交给我好不好?”

    到被上,玄墨没有回头,淡淡的回应小得几近让人听不清,但那发红的耳根却是在彰显主人的紧张。

    慢慢地一根一根指头探了进去,直至玄墨再无痛感,直至玄蔚再也忍受不了。

    “哼……”真正结合在一起的那一刻,两人的双手紧紧地交握着,四目相对的眼瞳里不单有着,更是满载深情。

    没有感情,终究只是发泄。

    两颗心的靠近,再多的痛楚,再多的忍耐,也会盈满快乐。

    激情过后,被清洗过后抱回床上的玄墨看到玄蔚走进了隔间,捉过白天穿过的衣服站了起来,走到窗口处。

    就着月光从衣服里掏出两团纸莲花,将其中一朵拿了起来伸出窗外,轻风吹过,那纸上不易察觉的白色粉末一点也不剩地飞走。

    也亏他策划了那么多天,连这种下春药的事也做得出,以为他不知道那碗汤做了手脚,还是以为那么厚的一层粉末是假的。

    不过算了,只要觉得幸福,很多东西都是无所谓的,在上面还是下面其实也不是太重要。

    而玄蔚究竟是真不知玄墨早就识破了他的“阴谋”,还是同样知道了只是顺势演下去或许只有天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