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她的港湾
作者:李月瑶

【福蝶小说网 www.orientpaperinc.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清晨,心蕊还在睡觉,从忘记关上的窗子闻见了从窗外飘来的香味:“嗯!好香是早饭吗?好想吃!”心蕊如幽魂一般被香味吸引到餐厅。

    “唔!好香啊!”萧阔睡眼迷蒙的走下楼。

    “是心蕊亲自下厨吗不然怎么会这麽香?”坤王亦被香气吸引来到餐厅,但是看到心蕊正穿着睡衣坐在椅子上,他就知道,自己错了。

    “是云弄吧!难怪啊!她的手艺可是神界屈指可数的呢!”萧阔赞赏的望向厨房的方向。

    云弄吗?是啊,好手艺啊,他很赞赏她呢,坤王殿下,你的心已经偏向她了吧。心蕊趴在桌子上,若有所思。

    “咳咳!”坤王清清嗓子,做到主位上。

    “好了!大功告成!”云弄将一盘盘精美的饭菜端上桌子,最后她坐在玄的左侧。“大家开动吧!”

    “那我不客气了!”萧阔拿起碗大口大口的吃起饭菜。

    坤王也开始吃。

    心蕊每吃一口饭菜就觉得自己越不如她,所以,整顿饭下来,心蕊如同嚼蜡,吃得不知饭菜是和滋味。

    坤王注意到心蕊的表情:“蕊儿!不舒服吗?”

    “啊!是不是哪里不对呢?是不是我的饭菜做得不可口?”云弄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不是,是我自己的问题!我吃饱了!先回房间里了!”心蕊放下碗,走向楼梯。

    “蕊儿!”坤王急忙站起身想去和心蕊一起。

    云弄也站起身,但可能是由于起身太急脚一下子踩到了裙摆:“啊!”

    坤王皱眉:“麻烦!”坤王揽住云弄的腰,而这一揽便呈现出了一个非常暧昧的姿势。

    “噗!呃……”萧阔的筷子掉到桌子上,嘴里的饭喷出好远。

    心蕊回过头,看到的就是:云弄被坤王揽在怀里,云弄的屁股紧紧的贴在他最私密的地方。

    心蕊的眼眸暗淡了,是这样吗?在她的面前就做出这麽露骨的动作吗?

    看到心蕊表情僵硬的看着他们,坤王心里感觉到不妙,他连忙松手,由于他的手放开了,云弄重重的趴在地上。

    “云弄!”萧阔迅速将云弄扶起,看到她的额头流血了,他的心为之一紧:“要赶快包扎,否则你的脸会留下疤痕的。”萧阔抱起云弄,虽然云弄挣扎着想挣脱,但是萧阔警告的眼神,让云弄不再敢挣扎了。

    心蕊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继续走上楼梯。

    “蕊儿!”坤王拉住她:“我是怕她摔在地上,所以……”

    “嗯!”心蕊拿开他的手:“我知道!”她给他一个微笑。

    “真的吗?你不会胡思乱想吗?”坤王定定的看着心蕊的眼睛,想从她的眼睛里得到一丝丝的讯息。

    “嗯!”心蕊消失在楼梯尽头,她轻轻的关上房门。

    坤王不相信她没有胡思乱想,他深知她的倔强性格,所以他隐去身形给随她来到房间。

    心蕊虚弱的躺在床上:“呵呵!是我自作自受吗?把她放进来是我的错误吗?坤王真的是和人间的公子哥一样吗?”众多的问题回旋在她的脑海,所有与他的回忆都一幕幕闪现在眼前。

    玄站在房间的一角看着床上的心蕊痛苦的抓紧被子哭泣,他好想上前抚摸她的头,好想将她揽入怀里,可是不行,心蕊不会乐见自己的脆弱让别人看到,所以他握紧拳头,艰难的制止着自己不去接近她。

    心蕊闭上眼睛,想将一切关于他的回忆关闭。

    这时,响起了敲门声:“心蕊,我可以进来吗?”

    心蕊起身开门:“当然。”

    云弄走进屋内:“对不起,刚刚是个误会,我刚刚是踩到了裙摆,早知道我就换一条短点的裙子了,抱歉,让你误会了。”

    “你不用跟我道歉,我的心理从来没有爱过他,他只是我名义上的未婚夫而已,没有其他。”

    “你说什么!”坤王咬着牙出现,愤怒的看着眼前着个伤害他的女人。

    心蕊惊讶的看着突然出现的坤王:“你不知道偷听是一种不道德的行为吗?”

    坤王不理会她的话,双手用力抓住心蕊的双肩:“有胆将刚刚的话再说一次!”

    心蕊被坤王弄疼,再加上心理的反叛因子作祟:“我不爱你,不爱,永远都不会爱上你!”心蕊对他的爱已经被愤怒淹没,她现在能看到的,就是他弄疼了她,就是他偷听她和别人说话,这是她不能允许的。

    “阮心蕊!”坤王怒喝一声,将她扔上床:“你最好搞明白我将是你的丈夫。”

    云弄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愤怒的坤王,她吓得连忙跑出心蕊的房间。

    心蕊跌倒在床上:“你这个偷听别人说话的小偷,我绝对不会爱上你,你这个自大狂!”

    “你、、、好,我会让你后悔的!”坤王转身摔门离开。

    心蕊无力的闭上眼睛:“他何时变得如此暴怒无常?那个拉着她衣袖的小男孩真的是他吗?”

    这时,门又被他打开:“今晚来我房间,我会将你我的事情做个了断!”

    心蕊疑惑的起身看向已经关上的门:“了断?是要说清楚的时候了吗?”

    坤王愤怒的走进房间关上门:“该死,可恶!柳心蕊你居然无视我的存在,居然敢这样对我,柳心蕊,我一定要让你说出我要的那句话,哼!”玄愤怒的将一盏台灯摔像墙角。

    夜晚,当她打开房间门,想去隔壁房间的时候,她似乎听见她隔壁的房间,也就是玄的房间里有一些奇怪的声音:“也许在发脾气吧!”心蕊安慰自己。

    “嗯!王,不要,嗯!”一个女人的声音清楚的传进心蕊的耳朵里。

    心蕊犹如被晴天霹雳打中,她瞪大眼睛愣在当场。

    “呵呵!云弄,乖一点,不要乱动呢,那样我可是会很兴奋的。”他的声音同样清楚的传进心蕊的耳朵里。

    心蕊的心好痛,好痛,那痛楚迅速自心中溢出,布满全身,她艰难的迈步,朝走廊的另一端走,只想快点逃离这里,不要再听到这里的每一个声音。

    她不爱他,她不爱他,他和谁亲热都和她没有关系,因为她不爱他,她不在乎他,她从来都没有把他放在心上,从来没有,从来没有。

    心蕊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她不在乎,可是她越是告诉自己她不在乎,她的心就越痛,她不明白,为什麽坤王有了云弄还来招惹她,她只想做一个平凡的女人,只想和爱她的的人在一起,为什麽,为什麽她这麽一个小小的要求,上天都不允?

    心蕊每走一步,都像是拖着千斤大石一般,她疲惫的靠向墙,想皆由墙的支撑力让她走到走廊的尽头。

    她不想看见,不想听见,不想想象,不想知道坤王的房间里到底在发上着什么事情,不想不想。

    心蕊的努力最终白费,她虚弱的顺着墙壁滑落,没想到就在这时,一股力量将心蕊吸进了一个房间。

    “啊!”心蕊轻呼,随后她又将嘴捂住,因为她不想让别人看到她的脆弱,尤其是坤王。

    心蕊勉强站起身:“咦?那是什么?一支悬在空中的笛子?”心蕊慢慢接近那支笛子,想看清那笛子的样子。

    笛身通体翠绿,笛子的两端分别精细的刻制了一个标记,首部刻了一个心月标志,是一颗翠绿的心里刻着一个满月,尾部刻了一个星月标志,是一弯月牙的尖上顶着一颗星星,星星朝下的两个尖连出两个圆环,圆环上带着一个金黄色的蝴蝶样式的穗儿:“星月之心?我的朋友!”心蕊的心好似平静了许多:“我还有你啊,我的朋友!”

    笛子在上下跳动,好像在让她拿起它一样。

    “你还是那样漂亮!”心蕊伸出手,拿起它。

    “碰!”坤王突然闯了进来:“心蕊不要!”

    在心蕊握住笛子的那一刻,心蕊顿时感觉自己的全身充满了力量,觉得自己好似脱胎换骨一般。坤王的痛呼让心蕊不禁望向他。坤王,虽然在你的心里我有很重要的位置,可是我却不是你的唯一,这是我不能接受的,而且,我不想让自己再亏欠任何人,也不想让自己再让情这个字摆布了,所以,永别了!

    当心蕊握住笛子的那一霎那,笛子放出万丈绿色光芒,直飞天际,同时心蕊也被这强大的力量震飞出去。

    “蕊儿!”坤王飞身接住已经瘫软的心蕊:“叫你别碰,为什麽不听?你为什麽不听?”坤王紧紧的抱住心蕊。

    心蕊望着坤王,想起刚刚在他房门口听到的声音,

    嗯!心好痛!心痛得她几乎都快喘不过气来。

    她痛的流下眼泪,但是她却笑了,她笑得好苦涩,看起来好难过。

    心蕊强忍疼痛伸出手摸坤王的脸:“你好可恶……我刚刚发现…我…已经爱你…爱得不…不能自拔,可惜你的骄傲和你的花心是我不不能接受的,所以假如一切可以重来,我希望永远不要记得你……”心蕊的满意的闭上眼睛,终于可以解脱了,终于可以不再记得他了,终于,终于!

    心蕊暗中握紧笛子,她在心中默念:‘星月之心,我以你主人的身份命令你,封住我对关于坤王的一切记忆。’

    星月之心发出绿色光芒,将有关坤王的一切记忆慢慢的封印!

    “蕊儿!”玄痛苦的摇晃已经没有知觉的心蕊,痛苦的大喊出声。

    “为什麽!为什麽!蕊儿,告诉我,是我错了吗?是我不应该永幻影来让你愤怒吗?蕊儿,对不起,对不起,我以为你会嫉妒,会激动的对我大喊大叫,会在冲动之下说出对我的爱恋,我没有想到,你会用这种方法来惩罚我,蕊儿!蕊儿!”他悔之晚矣、、、、、、

    星月猛地惊醒:“那就是我被封印的记忆?”

    王母娘娘来到她身边:“你想起来了吗?那就是你被封印的记忆,这下你知道为什么坤儿会对你死缠烂打了吗?因你是他的爱恋啊!”

    星月却摇头:“不,娘娘,我是他的姨娘,这一点是不容忽视的,也请您记住。”星月现在有些后悔了,她后悔自己不该来,否则那些记忆一定会继续封印下去,现在她将一切封印揭开了,她的心突然变得好乱,对那个男孩也有了说不出的怨恨,她此时此刻该以什么样的身份定位自己呢?

    “月儿!”王母娘娘无奈的看着逃走的星月:“劫数就是劫数,没有哪个人会不经历劫数而逃离,你也一样。”

    星月逃出瑶池,哪知道,瑶池外等待她的是她最不想见到的人。

    坤王憔悴的看着星月:“星月!”他顾不得许多,上前紧紧的抱住她:“我好想你,好想好想,你最后在我房门口听到的是我制造出来的幻听,我以为你会愤怒的冲进去,我没想到你会逃开,对不起,我伤害了你,不论你怎样罚我,我都认了,所以,求你,不要逃离我!你最后说的那些话,让我的心都碎了,现在见到你,我只求你让我爱你,让时间来证明我对你的爱,好不好?”

    他的这些话,让星月好不容易筑起的高墙土崩瓦解,她的眼泪瞬间滑落:“我不爱你,不爱,不爱!”

    他笑了,他小心翼翼的将她抱在怀里,用深情的眼睛凝视着她:“好,不爱,你的不爱对我而言是玉露琼浆,你的不爱对我来说就是天下间最甜的话语,我爱你的不爱!”低头吻向她的唇。

    他的话让她非常讶异,她没想到他会如此,也没想到自己的心会因见到他而狂跳,想想自己,逃了多久了?问问自己的真心,是不是真的对他平淡如水?答案是不,既然两者有情,互相折磨还有意义吗?算了,她也累了,不想再逃了,眼前的这个胸膛,足以成为她的港湾,她,还是停泊了吧!

    她没有挣扎,而用双臂抱住了他的脖子,与他一起沉醉。

    逃了几千年,追了几千年,从心里的障碍一分分变矮,到爱墙高筑,里面有眼泪,有阻碍,也有欢笑和最后的相爱,天下间的有情人有哪一对是一帆风顺平平坦坦,只希望她们跟星月一样,到了最后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港湾,和一片属于有情人的花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