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总裁的债务新娘 > 正文
大结局
作者:小乔825

【福蝶小说网 www.orientpaperinc.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穆天华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慌乱过,他就是怕安兰出什么事,才吩咐凌风去处理那些事情,自己一刻不离的守在她的身边。

    她的情绪看上去还算稳定,偶尔还会浅浅的微笑,和他闲聊一些别的事情,甚至主动跟他说过去那件事她已经解开了心结,让他放心。可是,可是就在方才,她还笑意盈盈的跟他说饿了,半撒娇的想要吃点东西,等他从厨房端了点心出来的时候,人就不见了。

    整个房子里空荡荡的,只有他一个人的回音,这让他愈发的心慌。里里外外确实找遍了以后,他挫败的发现安兰真的走了。她会去哪里,天啊!如果她出了什么事!他不敢再往下想。拿起手机一遍遍的拨,可是传来的始终是关机的提示。

    “凌风。”放弃拨打那个号码,转而拨给好友,“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动用你所有的情报人员也好,翻遍整个B市也好,一定要把安兰给我翻出来,一定!”

    电话那头的凌风愣了愣,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人挂了电话。看着嘟嘟作响的电话,他苦笑着摇了摇头,自己这是什么命啊!看来这回,穆天华真的是爱惨了。爱情最大,理解一下吧!秦盛很庆幸的发现自己的银行帐户还是好好的,一颗悬在半空地心总算踏实了许多。这才有精神去思考,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一连串的事件绝对不是巧合,那么到底是什么人在背后捣鬼。而又有什么人能够有这样的实力呢?忽然想到了袁梦音,不对,她不可能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事情,那么……穆天华?他有这个实力吗?难道自己低估了他?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有些不耐烦地顺手接起电话。

    “盛,我想见你。”居然是安兰的声音,秦盛愣了愣,转而高兴的说,“兰兰。你在哪里?”

    “我想见你!”电话里的声音依旧固执而执着。

    “好,好!”秦盛很快的答应着。“那你在哪里,我现在过去接你。”

    “不用了。”安兰拿着手机木然地说着,“三十分钟内,我在上次的那个沙滩等你。你一定要来!”

    抬腕看了看表。时间应该差不多。秦盛很快地发动车子道。“好。我一会儿就到。你等我!”

    挂掉手机。安兰顺手按了关机键。她现在坐在公车上。目光迷离地望着窗外。趁着穆天华去给她做吃地地时候。她偷偷地溜了出来。很顺利地赶上了一班公车。连老天也在帮她。不是吗?

    放在衣兜里地手下意识地握紧刀柄。里面藏着一把从屋里带出来地水果刀。她已经想好了。要和秦盛同归于尽。

    爱了一场。恨了一场。这么多年了。最后换得了这样一个结局。到底该怪谁?怪秦盛吗?还是怪自己有眼无珠识人不清?

    苦笑着。眼泪却掉了下来。好不容易寻来地真爱。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让她知道真相。为什么老天要对自己这么残忍。那些照片。那些画面。让她怎么活下去。怎么面对这样完美地穆天华。

    她配不上他。他值得更好地姑娘。天华。忘了吧!

    闭上眼睛,她深吸一口气,决定在今天把这一身地耻辱给洗刷干净。下车走向柔软的沙滩,她这次穿了平底鞋,会比较方便做事。秦盛一定不会想到她会这样做,安兰胡思乱想着,往湖边越走越近。

    秦盛开车赶到地时候,便看到安兰双手插在裤兜里远远的站在湖边地一块大石上,微微的风拂起她白色的裤脚,看上去飘逸而美丽。

    虽然开心安兰主动找他,但是心里还是有些疑惑的,这么着急的找他,为什么呢?难道回心转意了?一边想着,一边往安兰的方向走了过去。

    “兰兰……”他小心翼翼的轻声唤着,她蓦然回首,对着他嫣然一笑,恍惚间,似乎又回到了很多年前。那时候的他们,是多么的快乐。

    “盛……”安兰轻声的唤着他,缓缓向他伸出了一只手。

    秦盛迷离了双眼,痴迷的看着美丽动人的她,紧紧握住她递过来的柔荑,跨步随她一起站到了那块大石上,从身后轻轻的环拥着她。

    “兰,怎么了?”抵在她的颈项处,他轻声的问。

    忍住想拨开他的冲动,安兰低声道,“我,我还是忘不了你。我放不下,真的放不下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盛,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这席话让秦盛简直是心花怒放,这些日子他追逐的,等待的,就是她这一番话,可是他心里仍然有些困惑,几天而已,安兰仿佛变了个人一般,就算是想通了,总还是觉得哪里怪怪的。

    见他没有回答,安兰转过身仰头望他,一双清澈的眼睛里写满了焦急,“怎么,你不愿意吗?你是嫌我曾经和穆天华住在一起,对不对?”

    “怎么会呢,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我是太高兴了!”秦盛连忙说道,看着她柔弱的眼神和娇艳有如花朵的樱唇,情不自禁的凑了上去。

    辗转反复的啃噬着那甜美的滋味,正心驰神往的时候,突然感到背上一阵刺痛,登时推开了她,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

    伸手去摸那个疼痛的来源,一手的湿濡,放到眼前,满眼血红之色。秦盛又怒又痛,指着她道。“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为什么?”安兰大笑,眼角却扑簌簌的落下泪来,“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如果你要娶别人,又为什么要强暴我。还要拍出那样羞辱我的相片!”

    “你?”不敢相信的看着她,秦盛不明白她怎么都知道了。

    “是,我都知道了,我都看到了,你满意了吧!”安兰哭着大喊。“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疼痛让秦盛地脸几乎都要扭曲了。他一把扑上前去掐安兰的脖子,“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为了我们的将来!你,你要我死!那我们就一起死!”

    秦盛的力量本比安兰大地多。但是由于受了伤,一时间竟是僵持不下,滚成了一团。

    “住手!”穆天华赶到以后看到的就是这样令他胆战心惊的场面,与此同时,凌风等人也都开车赶到了。

    见到情势不利,秦盛忍着痛拼力一翻身,一手钳住了安兰的脖子。“你们要是敢动一动。我就掐死她!”

    穆天华心疼的看着一脸苍白地安兰,愤怒的对秦盛说。你要是敢伤她一根汗毛,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

    “秦先生。我想,应该让您知道。您地那家公司,现在恐怕已经濒临倒闭的危险,而你手上所有的远扬的股份,袁小姐已经在方才地董事会议上全部收回,至于您刚察看过的银行账户嘛,很遗憾的通知,由于您作为法人的那家公司有严重的偷漏税行为,已经被冻结了。”凌风一字一句的说着,饶有兴味的看着秦盛地脸色一点一点变黑。

    秦盛不肯相信地摇头,“不,不可能的,不会地!你们一定是在骗我,你……你是谁?”

    “我是谁你不必知道,只不过你错就错在,太贪!”凌风继续往下说,“你已经得到了袁梦音,也得到了远扬,为什么还要侵蚀远扬,而另立门户呢。既然已经爬到了至高点,又什么还要对安小姐纠缠不清呢?”

    “不,你们不懂,你们不会明白!”秦盛的大脑已经陷入一种近乎崩溃地状态。

    听到这一切,安兰已经没有什么感觉,她只轻声的说,“我只想问一句,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我……”秦盛因为扯到伤口,痛的眉头一皱,“因为我要娶袁梦音。”

    “可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安兰不明白。

    “我太了解你!如果因为我移情别恋而和你分手,你是不会原谅我的。但是,如果你被……我离开你,你不但不会怪我,还会恳求我的原谅。”秦盛的话让在场的人都大吃一惊,“这样,我和袁梦音离了婚,得到想要的一切,你还会回到我的身边。”

    说到这里,突然转头狠狠的瞪着穆天华,“是他,都是他!我没想到他会横刀夺爱,而你这么容易就被他迷惑了!我是爱你的啊,那么爱你!你怎么能够和他在一起!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

    “那我又算什么?”袁梦音流着泪走了过来,“你把我当成一颗棋子,一个工具。好,我不怪你!可是我肚子里有了我们的骨肉,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我给了你所有,可是换来这样一种结局,你怎么对的起我?”

    “我……”秦盛一时语塞,看向她微微隆起的小腹,慌乱的摇头,他的精神防线已经彻底崩溃了,“兰兰,相信我,我是爱你的!我还特意让人去买了你那套小套房,想要以后给你一个惊喜,我那么爱你,你要相信我!”

    原来……安兰叹了口气,爱与恨早已分不清孰轻孰重,她看着精神恍惚的秦盛,转头对穆天华轻轻一笑,“对不起,你值得更好的!”然后一手按住秦盛掐住她的那只手奋力往湖里跳去,“我们一起离开吧!”

    “兰兰……”“老公……”

    众人惊叫着扑上前,一时间慌乱成一团。

    尾声:

    “你那天居然敢这样对我,你知不知道我的心都搅成了一团!真是狠心,没有你我怎么活得下去!”穆天华捏着她的鼻子,直到现在,他想想还心有余悸。

    安兰摸了摸被他捏过的鼻尖,微微一笑,“现在不是已经没事了吗?话说回来,我没想到那湖那么浅。”

    “傻瓜,那是湖边!”他笑着说。

    “那你还担心,你也是傻瓜!”不甘被说,安兰回了他一句。

    “我是关心则乱,当时心里如一团乱麻了,哪里想得到那么多!”他拽了拽她的头纱,“该出去了吧!”

    安兰点点头,“袁小姐依然在等他?”

    “唉,没想到梦音那么执着!”叹了口气,秦盛被安兰刺的那一刀并不深,但是多项罪责在一起,也判了十五年,当然,这是凌风的功劳了。可是没想到的是,袁梦音居然坚持一个人要把孩子生下来,坚持等他,这份痴情也让秦盛悔不当初。

    “我说你们俩有完没完?不要结婚我回加拿大了!”身为伴娘的张沁接到消息赶回来,却有一个意外的发现。

    安兰和穆天华相视一笑,“你才舍不得回呢!”

    “你们在里面干什么呢?”凌风不耐烦的拽着领带,当伴郎也就算了,要命的是伴娘居然是那个女人,在加拿大疯狂追着他,说他适合做小说的男主角,好不容易躲开她,没想到她居然是小嫂子的死党,还追到这里来了,命苦啊!

    “这就来了!”安兰扣住穆天华的手,忽然想起来什么,“对了,我那房子你又买回来了,那我欠你的钱还没还清。”

    “用这辈子来还,如何?我的债务新娘!”吻了吻她的额头,他一脸深情的说。

    “好像是我亏了,我的债权老板——老公!”在他惩罚性的轻咬下,她改口唤道。

    张沁无奈的摸摸额头,“你们俩快点,客人都来了!”

    相视一笑,携手往外面走去。爱情里,又有什么谁欠了谁的。日子,还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