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奇异天空 > 正文
第二百九十二章:接二连三的打击(终结篇)
作者:重名

【福蝶小说网 www.orientpaperinc.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本书的最后一章了,终结篇.能陪着重名,到这一章的朋友,重名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只好再续汗水,再接努力,再写一本,继续蹂躏大家的眼睛,人物还是这个人物,但故事发展的场景却是不同,目前此书正在架构之中,很快可以和大家见面.再次感谢大家的.虽然明知自己水平有限,但重名就爱这一口,如果影响了大家的欣赏水平,那重名只能说句很抱歉,然后继续影响,嘿嘿.

    然后天生把枪塞到背后,从掩体里走了出来,一直走到柴可夫的车边,柴可夫用枪指着天生道,“他想要什么?”

    天生道,“宝石,他说那些你从柯里那买来的宝石是他的,所以你必须还给他。否则他是不会罢休的。”

    “可是那些宝石我是花了大价钱买来的。”

    “你可以找柯里把那些钱要回去,他又没有死。”

    柴可夫看了看那边车上的柯里,可是等他回过头来的时候,天生的手里多了一把枪,柴可夫一惊,枪声就已经响了起来,柴可夫的手就像麻花在油里炸开了一样,手掌中弹,枪也掉在了地上。

    歇特,柴可夫骂道。

    天生用枪指着柴可夫道,“把宝石交出来,我放过你,要么现在死。”

    柴可夫看着天生道,“FUCK,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最好现在把我杀了,要不然我一定会把你找出来,强奸你一百遍。”

    天生冷笑一声,一枪托磕在他的脑门上道,“那是以后的事,现在带我去拿宝石。”

    宝石被柴可夫放在了住处的保险柜里,而他的住处到处都是他的手下,天生并没有给柴可夫手下可趁之机,取出宝石后安全离去,柴可夫的命并不值钱,值钱天生也不会要,留着让他与柯里狗咬狗去。

    为了减少麻烦顺利回国,天生直接与领事馆取得了联系,FBI有打算在天生上机前对天生进行传唤,但是有了领事馆的保护,FBI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也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天生离开。

    刚回到国内,天生就生了一场大病。

    体内就像有了邪火一样,火烧火燎的。部队派来了最好的医生,在首都医院开了最好的病房,将军下了严令,不允许天生损伤一根汗毛。但是天生的高烧却一直不退,整个人也神志不清起来。

    老家的父母也千里迢迢地赶了过来,当大家听说,天生原本就是有些痴傻的,再一联系医生的诊断,倒相极了精神病的症侯。又过了一个多月,天生的烧退了,可是经过医生的诊断,天生已经变成了白痴一个,对外界什么反应都没有了。天生是特战基地的知名人物,出了这样的事情,大家除了挽措,再也找不到其他的办法。天生被送进了首都第一精神性疾病医院。

    事情当然不是大家想的那样,天生心火攻心之下,无上功走火入魔,浑身经脉倒置,整个人早就失去了控制,如果不是脑海中始终有一道黑气把头脑保护起来,天生就算不死,被成白痴是铁定的事实。

    经脉的倒置让天生被的疯狂起来,浑身的气力好似比修习无上功的气力大了几倍不止。而且还在来断地增加,就好像非要把她的身体撑爆不可。在进入精神病院的第三天,天生终于弹压不住与日俱增的功力,终燥动起来,天生冲开了精神病院的围墙,冲进了川流不息的车流之中。

    天生不停地跑着,身体却并没有因为高速的奔跑好受一些。思思,思思,你在哪里,天生在国华大学女生宿舍下面大喊着,没有思思,思思早就毕业了。一定是在家里,一定是在家里。

    天生冲进了胡同,冲破了紧锁的门,这里是思思的家,确实是思思的家,可是没有人,没有人,怎么可能,邓老,邓父,邓母呢,你们都在哪里。天生喊着,惊动了邻居,一个邻居试着说,你是谁,你找谁。天生狂叫着,叫着邓思思的名字。

    邻居道,死了,全家都死了。一家人一晚上全死了。抢了很多名画,院子里血流成河,可怜的思思,被人先奸后杀,好在警察抓到了犯人,判了死刑。

    天生愣了,呆了,傻了。不,不可以,不可以,老天爷你太不公平了,有什么事情,你冲我来,你冲我来。

    莹莹,黄叔,容容。

    不行,你们千万不能出事,千万不能出事。难道那个老家伙说的对,就算逃过了一劫,也会恶梦连连,厄运缠身。可是,可是我的身体已经死了,为什么,为什么。

    没有人给天生解答,天生冲进了名苑,警报响了起来。那是谁?是黄亮!对是黄亮,名苑的领班,对就是他。黄亮的电棒打在了天生的身上,电棒弹起来飞出好远。天生抓住黄亮,猛烈地摇晃起来,黄亮,你是黄亮,我是天生啊,我是天生。黄莹呢,黄叔呢,容容呢?他们人在哪里。人在哪里。

    黄亮被摇的有些发傻。‘你说的是李容?’

    对,对就是李容,李容,我的老婆,对,她在哪里,她在哪里。

    ‘听说被人毁了容了,眼睛也瞎了,大学没有读完就回去了。’天生跌坐在地上,眼睛被得空洞了,黄莹呢,黄莹呢?

    ‘谁是黄莹?我不认识,什么姓黄的女孩,你是不是说司机的女儿,对我记起来了,是司机的女儿,出了车祸,确实是那样,被一辆大卡车,听说一家人都在车上,真是惨啊,不过,你是谁?你问这些做什么?’

    天生不敢再听下去,还有丽姐,对,我还有丽姐,她一定在那座房子里等着自己吧,一定是的。一定是的。

    天生冲进小区,冲进了他们买的那间房子。

    是彭春,是彭春。

    你姐姐呢,丽姐呢,丽姐呢。

    放手,你这个疯女人,你怎么进来的,啊你把我家的门撞坏了,你赔你赔。

    丽姐呢,丽姐呢,快告诉我,丽姐呢。

    你是谁,为什么问我姐姐,我姐姐已经死了。

    天生啊了一声,心如死灰,不——

    是被她的男朋友杀死的,都怪那个天生,如果不是他,就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天生在厨房找到了一把刀,一把菜刀。

    你要干什么?来人啊,杀人了,杀人了。

    警察从名苑一路跟到小区,听到彭春的呼喊声,冲了上来。天生举起刀架在脖子上,眼泪终于流了出来。

    彭春吓呆了,她没有想到这个疯女人居然想要自杀。可是那刀却怎么也扎不进他的皮肤,连一点痕迹也没有擦出来。天生在房子里急的啊啊大叫。

    我就是天生,我就是天生啊,我该死,我该死,求求你们,打死我吧,打死我吧。天生对着警察狂叫着,彭春早就吓呆了。

    警察打听到精神疾病中心跑出来个疯子,看来现在找到了,他们当然不会开枪。

    他们不开枪,天生却要走了,天生扔掉刀,挤倒了十来个警察,一路狂奔而去。

    快快,抓住他,TMD,这是女孩吗,简直就是一头母牛,噫,人呢,人上哪去了,跑得这么快,快跟上,真是倒霉,碰上这种事。

    报仇,我要报仇。是谁,是谁,刘民,对是刘民,他在哪里,我要杀了他,杀了他,他在哪,贞贞,我来给你报仇,对,那个山庄,一定在那个山庄。

    天生跑着,不停地跑着,别墅就在山间。

    几声枪响,子弹挨着自己打在了土里,那是警告的枪声,枪手很准。天生没有理会,直接冲进了别墅里,身上挨了几枪,可是并没有见到有血流出来。从吧台里冲出来二个人,手里拿着手枪,天生冲了过去,一抬手把一个人甩到房子的另一端,摔的极死。用手抓起另一个人,道,刘民,刘民在哪里。

    那人指了指楼上,天生一错力,把那人的喉管捏平。楼上,有几个人冲了下来,被天生扔下了楼梯。在一个房间里,天生找到了刘民,刘民发疯似地把一匣子弹打在天生的身上,天生弗然无事,‘你是谁,你他妈的到底是谁?’

    你强奸我们家贞贞的时候,你就应当知道我是谁,我是天生,对我是天生。

    天生踩住面如死灰的刘民,撕下了刘民的手臂,骨头上带着肉,直往下淌血。

    刘民被天生嗜血的眼神吓的忘了痛苦,只顾着发呆。

    天生又撕下了刘民的一只腿,然后狠狠地把刘民的头踩进了地板,把刘民的头骨踩得粉碎。

    天生走了,枪声没有停息,远处来了几辆车,下来了好些个人,有唐少杰,有吴波,虎哥,还有吴法,居然还有王浩天,不过王浩天是坐在轮椅上的。天生冲了过去,几个人拦在了她的前面。天生一把推开,大叫道,浩天,浩天,是你吗,是你吧。

    天生冲到了王浩天身边,把王浩天提了起来,许多人都抬着枪,王浩天抬着手,示意大家不要开枪,盯着天生眼睛道,‘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在这里没有人知道我的真名。’

    我是天生,我是天生啊,我不认识我了吗。

    王浩天一手捏在天生胸前,然后道,‘除非你做了变性手术。’

    天生提着王浩天就跑,大家在后面追,有人往天上开了几枪,但是没敢朝天生这边打,怕伤到了王浩天。天生跑进了山里,跑了良久才停下来,浩天,我没死,你好好看看,我没死,我是天生,我是天生,我受不了了,我快要死了,我快要死了,我好像要爆炸了一样,我杀了刘民,我杀了刘民,是她害死了贞贞,我都听见了,你也被他们下了药。哈哈,贞贞,你听得见吗,贞贞,我杀了他了。

    ‘你真是天生,你真是天生,你怎么变成了这样?你这些年都在哪里去了。’

    天生在地上打起滚来,王浩天被扔在了地上,只能坐着动也动不了,刘民把他的二条腿打断了,从此他就再也没有站起来过。

    天生抽出王浩天手里的枪,道,杀了我,杀了我。

    王浩天没有动,天生把枪塞进了嘴里,直到把弹匣打完,可是接下来吐出了一嘴的弹头,王浩天相信,这确实是天生,只有天生身上才会发生这样的奇迹。

    ‘不,你不能死,你还有仇没有报,李容,你还记得李容吗?那个王义宾,是王家父子把她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还有邓思思,你知道邓思思吗?警察只抓住了凶犯,但是这后面有黑手,那个方晶亮,如果不是他告诉那些人,邓思思家有名画,那些人又怎么可能去杀了她们全家;那个米达,你还记得吗,她来找过我,她被王义宾强奸了,她回了法国;大哥,这些仇你没有报,你不能死啊;你有一个儿子,你知道吗?记得吴丽吗?你有一个儿子,你们天家唯一的血脉,唯一的血脉。你不想看看他吗?’

    天生在地上挣扎着,远处有人往这边赶着,是唐少杰的人追上来了,他们是来找王浩天的。

    浩天,我走了,我要去报仇了,我要走了,然后找个地方自生自灭,不要来找我,我不想活下去了。不想再活下去了。我会死的,会死的。

    天生走了,消失在林海之中。

    第二天,王家父子被一个疯女人杀死的消息,震惊了都城,接下来是方家。

    所有的警员取消了休假,武警也抽调了相当的力量来围捕这个疯女人。但是这个疯女人就向空气一样消失了。消失了。

    吴法拍了拍天生的肩膀道,‘走吧,走的越远越好,没有想到,你还活着。’

    吴法亲自把天生送到了上海,交到了阿方的手里。

    吴法与阿方保持着五米的距离,二人看了看,转身走了。

    阿方安排天生与吴丽见了面。

    ‘你真得是天生?’

    你恨我吗?

    ‘看在咱们宝宝的份上,我不恨你,他还没有名字,你能给他取个名字吗?’

    让他姓天,他是天家唯一的后代了,叫他天一,谢谢你,谢谢你。

    ‘为什么要谢我,我应当谢谢你才对。’

    天生至始至终没有看吴丽怀中睡着的孩子,有四岁了吧。

    天生看着阿方道,帮我个忙,放了吴丽,让她自由的生活。

    阿方点了点头。

    天生找到了李容,没有了无上功,天生跟本没有办法帮到她。

    走,跟我走,我带你去找你的父亲。

    李容跟着天生走了,带着李正的骨灰。

    冰山上,天生狂吐了几口血,终于撞烂了那道冰门,这几天稍稍平息的燥气再一次冲动起来,李平不在,天生知道,但是他答应要帮李容做到的事情,他一定要做到。

    天生要走,李容在天生的身后叫着,天生没有理。李容扔过来了一个方形的小黑盒道,‘不管你是谁,或者你就是天生,我谢谢你。’

    天生惨然一笑,下意识地接住那个小黑盒,走了。

    天旋地转,天生记不清自己多久没有睡,也记不清自己跑了多久。这里哪里?水库,是水库,天陵水库?天生跳进了水里,水冰凉的,天生看着上面的天空,星光闪闪。

    天生大笑,凤凰涅盘,在这里开始,注定要在这里结束,天生脱光衣服,站在勾连离去的地方,一道灵光闪现,对了,就是去‘阿迪星’,重生。天生在四个角上放下那四颗晶石,拿出小黑盒,不停地看着它,阿迪星在哪?阿迪星在哪?小黑盒就像个魔鬼一般,黑影在天生的眼前扩大,再扩大。一颗星星亮了一下,天生便知道那就是阿迪星。

    身体快要撑不住了,天生的眼睛天眩地转。

    走吧,走吧,没有什么可以留恋的了,走吧,忘记这里的一切,放弃所有,放弃一切,自己从来不曾有过。

    思想与身体失去了联系,身体就在天生的眼前四分五裂,落在了滩涂上,跌在了水中。天生的灵魂被一团黑色包着在空中飘起,一团白色的光雾在爆裂的身体里滑了出来,没有地方去,哀叫着钻进了黑色的雾中,钻进了天生的脑海里,这是至阳至圣体里的阳气,此刻与天生原本的至阴至圣的阴气完全的融合在一起。那团黑雾想来便是黑暗之君,它保护着天生的灵魂不至消失。

    天生念动了口诀,一道青光一闪而灭。

    一个小小的黑盒,掉在地上,掉在了四颗晶石的中间。

    天空下起大雨,一时磅礴起来。水库里的水慢慢地增长着,七天七夜以后,地球上,再也没有留下任何天生的东西。

    (全书终,欲知后事,请见重名‘奇异天空’系列丛书之第二部——黑白人生之横行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