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落幕(结局)
作者:贺兰才人

【福蝶小说网 www.orientpaperinc.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和我的警花上司第一百二十三章落幕(结局)

    好吧,我承认烂尾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烂尾比太监更加令人厌恶,毕竟太监还会给人一种希望。当然,对我这本书抱希望的人都是好同志,虽然注定不会太多。经过这次的教训,我在考虑是不是换个马甲,因为我没有打算从此不写了。不过踌躇了好一阵,我决定继续用贺兰才人写下去,不过这一章却是这个故事的结束了。

    在飞机上看天空,感觉就像钻进了棉花糖里面。郑欣然此刻感到无比轻松,花了很长时间来思考,发现自己还是不够成熟,实际上女人可以在很多方面表现出伟大,并非是离了男人就活不了。

    感觉外面的云彩变化的乏味了,郑欣然又躺回座椅上。她已经快二十七岁了,青春韶华早已是过去的时光,人家说女人到了二十五岁以后就开始衰老,郑欣然并不同意这个说法,应该说是成熟了才对。想一想就觉得自己很伟大,怀着六个月的身孕居然还敢独自去旅行,不过究竟是多长时间的旅行,她自己也说不清楚。二十岁之前她纯的就像一张白纸,没有谈过恋爱。不过二十岁之后她把所有的激情都补回来了,轰轰烈烈的谈了一次,不论结果如何她都是有收的小腹时,她感觉的到是温馨。

    想起肚子里的小生命,她不得不想起那个人,在数万英尺的高空想念那个男人的时候,她觉得没有太多的难受了,也许过个一两年之后我会回来找他,并且告诉他,你的孩子健康活泼的成长着,仅此而已……这大概就是一个淑女到熟女的转变过程吧,让我们祝福她!

    春南市,沈孝柔安静的看着已经整理好的行李箱。仿佛很踌躇。犹豫了良久才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相框。她看着相框哑然失笑,自己的恋爱仿佛就是为了一张照片的纪念,从第一次喜欢的男人开始到现在,在每段新的感情开始之前,她都会保留一张值得纪念的照片。不过,她其实也只是经历了两段感情而已。这其中真真正正的投入的。还是和宁欢那个混蛋,所以她故作潇洒的想法并不能作数。在她把和宁欢拥抱的照片放进行李箱的那一刻,她的心里正在深深的刻印着那个男人的名字。

    很安静的天气,虽然还要过一个礼拜才离开,沈孝柔却掩饰不住自己的激动。她觉得自己的选择很正确,也很大方,一个成功女性的心态她完全掌握了。把东西收拾好了以后。她开始觉得无事可做,当一个人心情激动的时候无事可做实在是种折磨。所躺在床上打算用睡眠来混过这段无聊的时光。不过就在她真的要睡着的时候。电话铃声又让她像弹簧一样蹦了起来。

    沈孝柔一直在等着宁欢的消息,虽然她掩饰的很好,可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时候突然接到这个电话。差点让她情绪失控。宁欢所处的环境很安静,他的声音也前所未有的平静。显然这个家伙知道沈孝柔即将离开了,难道他会在这个节骨眼上表达什么吗?然后让他们的故事又陷入一个可怕的轮回?在听到宁欢的声音之前,沈孝柔心理面居然还有这样的期待。

    可是宁欢还是亲手把这出电影的大幕拉了下来。

    “一路平安!”熟悉的声音,陌生的开场白。这句话让沈孝柔突然感到很生气,难道这个混蛋是抑制不住的得意吗?他终于可以放心的和郑欣然在一起了,而我这个绊脚石也很有自知之明的离开……由此可见,沈孝柔还不能算成熟,她依然停留在小女人的心态里面,不过,这样也未必有什么不好。

    关于自己跟宁欢说了些什么,沈孝柔已经不记得了,她的脑子里只留下宁欢在电话的那一端淡淡的说:“我现在在一个很安静的的方,这个的方让我能够冷静下来思考,我觉得自己确实是个二十多岁的男虑的很周到,好吧,我承认到现在我都在逃避自己应该面对的一切,所以你的离开是我的解脱!”

    这是一句很让人气愤的话,沈孝柔觉得自己就像一块被用脏的抹布一样,所以她想愤怒的吼几声,不过很快心底一个声音告诉她:我要冷静,我要表现得毫不介意,我要优雅的和这个混蛋说再见,然后让他去后悔。心理暗示的效果很明显,沈孝柔想,也许宁欢就是巴不得被自己臭骂一顿来减轻心里的内疚,好吧,我绝对不会称你的心意。

    她正在心里张罗一些尖酸的语言来讽刺一下宁欢,却听见那头的声音很怪,仿佛是哭音,不过也只是一瞬间,电话那头又响起了宁欢爽朗的声音,是那么平静,甚至还带有一点点开心的说:“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沈孝柔不禁拍了拍自己的额头,笨丫头不要幻想了,他根本就没有把你当回事。好吧,我们干脆一点说再见吧!

    “也许……”宁欢的声音有些犹豫,这让沈孝柔仿佛了解了他的意思,飞快的回答说:“也许我们还会是朋友?好吧,我答应你这个弱智的要求,我承认我们会是朋友,不过以后最好不要再让我收到你的任何消息!”说完这句话,沈孝柔感到有些惊讶,自己太冲动而口不择言了,其实没有必要这样决绝的。欢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好吧,我明白了,但还是祝你一切顺利!”

    可恶,这个家伙什么意思,已经下定决心了?沈孝柔对于宁欢这种淡淡的礼貌感到异常恼火,她对着电话说了声再见,狠狠的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宁欢舔了舔嘴角微咸的眼泪,喉头哽咽着,缓缓的说出一句:“其实,我从来没有一刻曾忘记过你!”他转过身拭去眼角的泪水,把电话递出了铁栅栏。看守他的老警员微微的摇了摇头,接过电话说:“年轻人。知错就改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你吸取教训,家里人会原谅你的!”老警员见过很多在看守所里流眼泪的年轻人了,他每次都会说同样的话。

    宁欢看了看冷冷清清的看守房,这里的确很安静,却让他抑制不住的想起很多往事。仿佛这个的方就是打开一切轮回的钥匙。不过这次他没有被拷在板凳上。身上也不止围了一条围巾,可是他知道再也不会有个美丽的女警察等在审讯室里鄙视他了。

    就是这个铁窗。仿佛每一间看守房的布置都是一样的,透过那点微弱的光,宁欢的身体有些颤抖,轻轻的哼了起来:“愁啊愁,愁就白了头,自从我与你呀分别后,我就住进监狱的楼。眼泪呀止流。二尺八的牌子我脖子上挂呀,大街小巷把我游,手里呀捧着窝窝头。菜里没有一滴油……”

    又是一声熟悉的声音从铁栅栏外面传了进来:“别嚎了,提审你了快出来!”宁欢苦笑着摇了摇头。是不是命运让他把这开始当作结束?是的,我爱那个美丽的警花,可是我不能一直对她说对不起……

    沈孝柔躺在床上很犹豫,是不是该给宁欢打回去,她看着电话记录里的陌生号码,只是按一个键的力气,她却怎么都提不起来。这时候电话响了起来,沈孝柔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接通了电话。

    “你好!想不到我会给你打电话吧?”电话那段居然是郑欣然的声音,沈孝柔未免多疑的以为她是带着一种炫耀而给自己打电话。所以她的回应有些冷淡。

    郑欣然显然明白这是她们的心结,她笑了笑,仿佛回到了从前那个魅力四射的时光,温柔的说:“我其实一直都不太明白我们之间的关系,但应该不算是苦大仇深吧!”

    听着郑欣然温和的话语,沈孝柔的心情放下了一些,喃喃问道:“你…你有什么事吗?”同时脑子里冒出一个天真的想法,她应该不会邀请我当伴娘吧!

    不过郑欣然的回答显然有点出乎她的预料,“我?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想要打电话给只是觉得走之前应该说点什么,而那个对象应该是你,可是现在我却又不知道该和你讲什么!”

    “走?去哪里?你现在在哪里?”沈孝柔大声嚷起来,她觉得事情开始变得不可思议起来,郑欣然却咯咯娇笑起来,“我在机场,马上就要登机了,所以就这样吧,孝柔,其实得到或者失去未必能说明一切,我想问你,我们争了这么久,到底是谁得到解脱了,或者说是谁胜利了?”留下这个不知所谓的问题,郑欣然挂断了电话,给人一种翩然而去的感觉。

    沈孝柔颓然的坐到的上,一种挫折感深深的向她袭来,为什么,她又比自己快了一步,干什么她都比自己快一步,就算是离开,她仿佛也潇洒的多。沈孝柔觉得自己是个失败者,那种无力的感觉实在太难受了。到底是因为爱情,还是因为郑欣然的离开。也许就是那种争夺才让自己爱的那么深,以至于自己一直都没有在意爱的那个人本身,而是关于争夺的结果,可是当相争突然变得无聊的时候,她才发现一切都是那么的无稽。

    我爱他吗?沈孝柔陷入深深的迷惘。关于这个问题,恐怕也是大多数人不敢深究的迷惘。两个女人就这样结束了自己的浪漫,或许她们会找到新的爱情,或许她们还会回不会忘记。

    郑欣然蜕变了,她真正的走向了成熟,本身就是一个温婉美丽的人,她所欠缺的就是一段投入的,苦涩的爱情,现在她有过了,在我看来,无论过程是怎样的,这个结果已经足够。沈孝柔是盛气凌人的,至少在她脑子里只有不切实际的爱情幻想的时候,她是带着荆棘绽放的玫瑰,但这些荆棘磨掉以后,她的美艳正在开始,至于真正的成熟,还有一段很长的路。

    故事就这样到了尾声,实际上也不算是个结尾,毕竟讲故事的人没有让大家觉得这个故事动人。好吧,还有最后一点尾巴。

    宁欢很顺利的从看守所里出来了,就像第一次一样,展示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新的开始。和心爱的人结束了,那么应该对另一个心疼的人负责人。但是在这之前,他还有一些事情要做,比如小李的突然去世。如果要仔细的说,那将是另一个故事了,一个小警察,一个妓女,一个很辣的女孩……好吧,除了爱情,更重要的是这中间还有很多的秘辛。

    宁欢对这些全然不知情,但他知道一点,小李很健康,所谓的不治之症实在很玄幻。既然如此,宁欢新的生活支点,就是要弄明白这件事情吧,就像他第一次从看守房里出来,生活的支点是和两个女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大家,陈安平结婚了。在这个故事里一直跑龙套的他,没想到最后却修成了正果。宁欢参加了他的婚礼,确切的说是浅井洋美和他的婚礼,不要奇怪为什么他们会走在一起,因为宁欢也不明白,所以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疯狂。值得一提的是,陈安平是坐在轮椅上结婚的,不过他很自信的告诉大家,他还能够站起来,只是一个小小的意外而已,不过在他喝醉了的时候,他对宁欢说:“我没有想过要自杀的,是真的不小心掉下去了!”宁欢不明白他的意思,这个故事的视角一直是在宁欢的身边,如果把这个喝醉了的残疾龙套作为主角的话,也许是另一段轰轰烈烈的故事,比如浅井洋美一直耿怀于心的那个男人是不是就是陈安平,而陈安平在见到浅井洋美之前已经和两个女人纠缠的很深,总之,也是一个很乱的故事。所以,生活就是这样的,每一个人都会有故事。

    最后宁欢建议陈安平吃点威尔刚,如果两条腿站不起来的话,那就努力让第三条站起来吧!

    最后,我们给一个结尾的镜头,宁欢一个人走在有些清冷的街道,那已经是夏天了,就在那天晚上他知道了小李为什么会死(其间的过程已经是另一个故事了,如果有外篇的话,我会详细说一说的,包括平那个超级龙套),所以他连夜去祭奠了他,在墓碑前他流了一些眼泪,很遗憾啊,直到小李死了,宁欢才知道他的全名叫做李奇峰。

    然后他就向郑欣然的家走去,他觉得只要走进那间房子,他的责任将会变得更大,所以他走的有点慢!不过他太慢了,不知道郑欣然早就离开了,在宁欢的心里一直以为郑欣然很柔弱,甚至夸张的想她才是那个离不开自己的女人,不过实际上,我们只看到宁欢的幼稚。

    晚风把人行道上一些花瓣吹落,这仿佛印证了一个真理。生命就向这些花瓣一样,有的被风吹到了香案上,有的被吹进了茅坑,不过,不管吹到了哪里,所有的一切其实已经安排好了。

    在郑欣然那间布满灰尘的房间里,有一张大而坚硬的纸板放在显眼处,那是郑欣然留给宁欢的道别之语,已经静静的躺了很久很久了,不过郑欣然坚信宁欢会去的,也会看到的,而这也就是我们的结局

    不管郑欣然在纸板上写了些什么,宁欢都会看到了,无论他在夜风里走的多么慢,他总会走到那个房间,然后发现那些留言和郑欣然离开了的事实!这就是全部的故事。(完)

    PS:我对用这样的方式来感谢读者们能够读完它,谢谢大家!(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